首页 > 西藏文化讲堂 > 第二讲

  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始末

摘要:半个世纪前在西藏发生了一场深刻社会变革——民主改革,废除了封建农奴制,这一事件成为西藏历史发展的根本转折。西藏民主改革后,按照我国《宪法》规定,西藏人民同全国各族人民一样,成为国家的主人,享有法律所规定的一切政治权利。2009年是西藏平叛,即西藏农奴解放、民主改革五十周年纪念。我们一起回顾在50年前发生的历史事件,也通过西藏经济的飞速发展来感受平息叛乱和民主改革的深远意义。
主题词:民主改革  飞速发展
时间:2009-03-10
主办:中国西藏信息中心 西藏文化网

友情合作:
中国网

 
 

  主讲人:张小平

  1965年毕业于中央民族学院少数民族语言文学系藏文专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原副总编辑。1995年7月成为中直机关首批进藏干部,任西藏广播电影电视厅副厅长。2001年7月回京。退休后曾兼任《中国藏学》杂志执行主编,西藏民族学院兼职教授。现任中国西藏信息中心和西藏文化网总编辑、中国西藏文化保护和发展协会理事等。40多年来先后数十次进藏采访,足迹遍及青藏高原,是中央台的第一位登山记者。主要作品有《雪域在召唤——世界屋脊见闻录》、《民族宣传散论》、《天上西藏》等。担任《西藏风云》制片人之一。1994年,获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证书。

 

 
[中国网]:

各位朋友大家好,欢迎来到中国网,这里是中国访谈·世界对话。半个世纪前,雪域高原西藏进行了一场深刻的民主改革,它成为西藏发展史上重要的转折点。今年是西藏民主改革50周年,今天我们为大家请到的嘉宾和西藏差不多结缘了半个世纪,今天他将带我们重温那段历史,也将向我们讲述西藏的过去与现在的新西藏。为您介绍今天的嘉宾:中国西藏信息中心、西藏文化网总编辑张小平先生,您好!

(2009-03-10 13:57:21)
 
[张小平]:

您好,中国网的朋友们好,中国西藏信息中心、西藏文化网的朋友们好!

(2009-03-10 13:57:42)
 
[中国网]:

欢迎您做客中国访谈。很多关心西藏历史的朋友们都会特别留意59年这个年份,它对于西藏来讲是有转折性的历史意义。当我们关注这个年份的时候啊,也不得不关注在它之前的年份,因为会对这个事件有直接的影响。我们应该从哪些年份开始关注西藏呢?

(2009-03-10 14:00:44)
 
[张小平]:

今年是西藏民主改革、平息叛乱,也就是解放百万农奴50周年。西藏的当代历史是一个整体,民主改革和平息叛乱是在1959年进行的,而西藏的和平解放是从1950年开始,1951年签订十七条协定。所以民主改革、平息叛乱这段历史,应该是从1951年十七条协议的签订,甚至更早的时候谈起。

(2009-03-10 14:01:22)
 
[中国网]:

我们注意到50年10月6日,进藏的人民解放军发起了昌都战役,后来是这样评价的,“它为和平解放西藏出现了新的契机”。为什么这么评价?

(2009-03-10 14:01:34)
 
[张小平]:

谈到在签订十七条协议之前而发生的昌都战役时,离不开当时的国际、国内的背景,特别是离不开原西藏地方政府在当时的所作所为。大家知道,西藏是我国西南边疆的一块非常辽阔而富饶的土地,帝国主义的势力从100年前就开始注视着它,妄想有一天能够纳入他们的势力范围。所以从100多年前开始,在帝国主义势力的影响下,西藏的上层内部就出现了亲帝国主义的势力。可以说,近百年来,西藏内部的爱国势力和分裂势力一直在进行着尖锐的斗争。

(2009-03-10 14:02:04)
 
[张小平]:

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大陆基本都获得了解放,只有台湾和西藏还没有解放。在这种情况下,西藏的解放肯定要纳入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和中国人民解放的总体的战略格局之中。但是由于受到帝国主义势力的影响,由于西藏反动上层的反动本性决定,所以在中央政府确定要解放西藏这样一个大势所趋的行动面前,西藏地方政府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来阻挠西藏和平解放,阻挠西藏走向进步和光明。

在这段时间,西藏确实发生了很多事情,这些事情都使得中央要高度警惕,因为西藏的反动上层在走着一条想把西藏从祖国领土分裂出去的道路。比如说从1942年开始,西藏地方政府成立外交局,它本来作为中国的一个地区性省份,它是没有权利单独对外进行交往的,但是它成立了外交局,这说明它已经表现出了一种强烈的要搞独立的愿望。

(2009-03-10 14:02:17)
 
[张小平]:

到了1947年开泛亚洲会议,在印度开这个会议。在这个会议上,西藏代表团是以一个独立的身份参加的,它挂出一个雪山狮子旗,意思就是它的国旗。实际上,“雪山狮子旗”也是藏族在海外很多地方打的旗帜,是他藏军的一种军旗,和国家、政权毫无关系,第一次它在泛亚洲会议上亮相。而且他们还炮制了一张地图,这个地图把西藏划在中国领土的外围,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当时的中国政府代表据理力争,最后使他们拿掉了雪山狮子旗,同时也撤掉了地图。

(2009-03-10 14:02:32)
 
[张小平]:

但是他们搞分裂的步伐一直没有停止。比如到了1949年6月,噶厦地方政府发动了一场规模很大的驱汉事件,就是把当时中央政府驻在拉萨的办事处和机关的所有人员,包括学校、气象局、电讯的人全部驱逐出境,这是一个更大的分裂祖国的行为。当然,这个行为也受到了全国人民的坚决抵制。

在这之后,它又派出了亲善使团到世界各国进行游说,来讲述西藏独立如何如何。后来由于中央政府的坚决抵制,外国势力看到在这种情况不能明目张胆的支持西藏,所以最后也流产了。但在这同时,西藏政府加紧了抵抗人民解放军进入西藏的步伐。在这段时间他们一个是扩军,增加了1万名藏军,同时把藏军的队伍从11个代本,就相当于11个团,扩充到16个团,所以它在积极的做准备。

(2009-03-10 14:02:56)
 
[张小平]: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他们除了军事上做准备之外,而且在昌都还杀害了从四川到昌都准备去拉萨劝和的、希望西藏当局能够和中央人民政府举行和平谈判、和平解放西藏的代表,著名的格达活佛,他们把他毒死了。这一系列的事情说明他们分裂祖国的步伐,他们阻挠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阻挠和平解放西藏的步伐在加快。

在这种情况下,发动昌都战役就是为了以打促和。因为经过这场战斗,时间很短,但是把藏军的主力都击溃了。地方政府看到这种情况,他们当然无法抵抗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强大力量。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才同意派出和谈代表到北京,谈判关于西藏的前途和未来的问题。

(2009-03-10 14:03:04)
 
[中国网]:

您刚才讲这场战役打掉了反动势力的主力,为和平解放西藏提供了新的契机。51年签订了您多次提到的十七条协定,当时签订这个协议的时候,国外和国内的环境是什么样的?

(2009-03-10 14:03:26)
 
[张小平]: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他们除了军事上做准备之外,而且在昌都还杀害了从四川到昌都准备去拉萨劝和的、希望西藏当局能够和中央人民政府举行和平谈判、和平解放西藏的代表,著名的格达活佛,他们把他毒死了。这一系列的事情说明他们分裂祖国的步伐,他们阻挠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阻挠和平解放西藏的步伐在加快。

在这种情况下,发动昌都战役就是为了以打促和。因为经过这场战斗,时间很短,但是把藏军的主力都击溃了。地方政府看到这种情况,他们当然无法抵抗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强大力量。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才同意派出和谈代表到北京,谈判关于西藏的前途和未来的问题。

(2009-03-10 14:03:45)
 
[中国网]:

您刚才讲这场战役打掉了反动势力的主力,为和平解放西藏提供了新的契机。51年签订了您多次提到的十七条协定,当时签订这个协议的时候,国外和国内的环境是什么样的?

(2009-03-10 14:04:25)
 
[张小平]:

当时签订和平解放西藏的十七条协议是在1951年5月23日,51年时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新生的一个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刚刚诞生不久,这个时候处在冷战的高潮。帝国主义的势力一直想把年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扼杀在摇篮里,所以他们在1950年就发动了侵略朝鲜的战争,他们的矛头直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同时,他们在东南沿海出兵台湾,占领了台湾,这就对中国形成了一个包围的态势。而西藏是他们整个战略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是西南地区,如果他们设法把西藏控制住,让西藏分裂出去,他们就在中国整个周围形成一个包围圈。

所以这是一个很严峻的形势。如果把西藏分裂出去,这就涉及到中国的主权问题,涉及到中国的领土完整问题,所以中央人民政府理所当然的要采取坚决维护国家主权的立场,这就促成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的和平谈判,签订了十七条协议。这个协议经过的时间不长,虽然中间有过一些波折,但是最终很圆满的签订了协议。

(2009-03-10 14:04:45)
 
[中国网]:

签订协议以后,中央帮助西藏做了很多的工作,是这样吗?

(2009-03-10 14:05:04)
 
[张小平]:

是的。根据十七条协议的规定,首先要确定西藏回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大家庭中来,这就意着要把帝国主义的势力驱逐出西藏。既然把帝国主义势力驱逐出西藏,我们建立了人民政权,这样必然要引起对社会制度的改革。但是由于西藏问题很特殊,所以在十七条协议里明确规定西藏的社会制度必须改革。但是在什么时候改革,怎么改革,首先要由西藏的领导人同意,即使是广大的群众要求改革,也要由西藏的上层领导人同意才能进行改革。所以,在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的初期,由于保存的原有的封建农奴制的社会,所以进藏的解放军和干部是不能按照在内地工作的方法来开展工作的。

(2009-03-10 14:05:29)
 
[张小平]:

比如对西藏现行的机构要保留,现行的统治者还要让他们照样让他们做官、做事,老百姓受苦,我们还不能马上把他们从水深火热里解救出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是做一些影响群众、发动群众、教育群众,同样也是影响上层、教育上层的工作。这样的工作最有效的就是要给广大群众办好事。

当时就涉及到农业生产问题,遇到困难了,政府就发放无息的贷款,这就使得农业生产能够正常进行。同时,派了医疗队,给老百姓看病。因为西藏的医疗条件很差,包括上层,更包括广大老百姓,他们缺医少药,当时平均的年龄才35岁,我们派出了很多医疗队,不光是在城镇,而且到农村去,给广大群众看病。

(2009-03-10 14:05:38)
 
[张小平]:

同时,我们帮助修路。比如我们在50年代一进藏,就开始修筑康藏公路,从成都到拉萨的公路,现在叫川藏公路,我们还修建了从西宁到拉萨的青藏公路。这两条公路经过几年的修建,在1954年正式通车,这使得西藏有两条大的动脉,直接和内地连接起来,这样运输物资、粮食、商品,给西藏带来了经济上的发展和繁荣。像这样的东西很多。

比如我们还派演出队,到下面宣传党的方针政策,给大家唱歌跳舞,介绍内地的情况。这些工作逐渐的使老百姓通过进藏的以十八军为主体的人民解放军,从他们的身上看到了中国共产党的政策,也看到了中央人民政府的政策,他们感觉到有一种希望,有一种曙光在向他们招手,他们希望让现行的社会制度早一点得到改变。

(2009-03-10 14:06:08)
 
[中国网]:

您刚才举例子说我们不能马上把藏民从水深火热当中解救出来,要特殊情况特殊处理。那么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中央和西藏地方政府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2009-03-10 14:06:13)
 
[张小平]:

从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到1959年西藏发生叛乱的八年中,中央政府做了大量工作。这段时间是双方都看了八年,思考了八年,也就是说将来西藏向何处去,老百姓也在想,西藏上层也在想,中央人民政府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我觉得对待西藏的前途和未来,中国共产党,特别是毛泽东主席在50年代为了西藏的和平、稳定、发展、繁荣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当时西藏大部分决策都是由毛主席深思熟虑以后才决定的。对于西藏上层,特别是以十四世达赖和十世班禅为代表的西藏上层,中央都做了大量的工作。

(2009-03-10 14:11:46)
 
[张小平]:

所以在整个50年代,中央政府和西藏地方上层,特别是和达赖、班禅的关系总的来说还是好的。特别是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以后,西藏的上层和老百姓亲眼看到这支部队和中央派出的干部在西藏的所作所为和国民党的时代完全不一样,所以他们感到很新奇,也充满了对未来的渴望。

在这个时候比较大的事情是在1954年,中央安排达赖和班禅到北京出席一届人大一次会议。这一次达赖和班禅都从西藏长途跋涉,在车站就受到了除了毛主席以外所有的领导同志的欢迎,可见中央对西藏上层和西藏工作非常重视。当时,朱德和周总理都到火车站迎接。毛主席亲自在怀仁堂接待达赖和班禅,而且多次和他们谈话,和他们交往。在外地参观结束以后,要离开北京的时候,毛主席亲自到达赖的驻地看望他,和他谈了很长时间的话。达赖自己本身也很感动,他说:我像做梦一样,我没有想到毛主席能够来看我。同时,达赖也向中央、向毛主席送了很多礼品,这些礼品有很多都是歌颂当时的中央政府,歌颂毛主席的。

(2009-03-10 14:12:06)
 
[中国网]:

我了解到,当时达赖还向刘格平副部长学习中共的党史,学习汉族的文化。

(2009-03-10 14:12:12)
 
[张小平]:

是的。那个时候面对新中国,他觉得很新鲜,有很多东西他不了解。那时他才20来岁,有一种学习的愿望。而且后来他还专门写了一首诗来歌颂毛主席,这首诗达赖到现在他也不否认,他在自己的回忆录中也提到了这个问题。

除了这段时间,就是1954年之外,到1956年西藏成立了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中央安排达赖喇嘛做筹委会的主任,让他领导筹备建立西藏自治区的工作,可以说中央对他非常信任。当时他在人大会上和筹备委员会会议上的发言,他都说支持、拥护中央政策,愿意让西藏走民族区域自治的道路。所以总体上,在这个时候和中央的关系还是比较好的。

(2009-03-10 14:12:54)
 
[张小平]:

但是事情确实有两个方面。西藏上层中间,噶厦政府里确实有一批分裂主义分子,他们从西藏和平解放一开始就进行各种破坏和捣乱活动,而且是逐步升级,一直到1959年的大规模武装叛乱。比较典型的是1952年在拉萨出现了所谓“人民会议”事件,它是以老百姓的名义出现,来要求解放军撤出西藏,中央人民政府的代表要撤出西藏。当时,围攻中央驻西藏的代表张经武的住宅,破坏街道上的设施,当时一度很紧张。

1954年达赖到北京参加一届人代会议回来的路上,噶厦政府里的索康·汪清格勒和副经师赤江就借口要了解情况,到四川的一些藏区,包括甘孜、德格、理塘等地区,在这里他们煽动老百姓反对民主改革,而且主张他们拿出武器,把人民解放军和人民政府赶走,所以就首先在四川的藏区开始策动。

(2009-03-10 14:13:08)
 
[中国网]:

因为民主改革触动到了他们很大部分的利益是吗?

(2009-03-10 14:13:19)
 
[张小平]:

是的。到了1956年,达赖、班禅去印度参加释迦牟尼诞辰2500周年的纪念活动,达赖一到印度,就被分裂势力给包围了,所以他一度严重的产生思想动摇,不想回来。周总理三次到印度和他谈话,劝他要看清走的道路,要慎重。经过反复的做工作,达赖后来还是回来了。但是他回来以后,藏区的分裂势力和反对改革势力的活动却越来越加重。

所以到了1957年,他们搞了四水六岗,成立了反革命叛乱的武装,先在四川搞破坏活动,杀害干部、群众,然后逐渐西移,到了昌都、那曲、山南,逐渐把叛乱的活动延伸到西藏。在十七条协议签订之后,中央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的关系是维持了八年,这八年中总的来说是好的,但是反对和平解放的力量,反对民主改革的反对势力一天也没有停止活动,这就促成了1959年3月的拉萨叛乱事件。

(2009-03-10 14:14:27)
 
[中国网]:

在这个叛乱事件发生不久,达赖外逃。在这个时候我们也注意到一个现象,达赖没有受到解放军的围追堵截。这是为什么?

(2009-03-10 14:14:43)
 
[张小平]:

从整个50年代,中央人民政府,毛主席等第一代老一辈的革命家对达赖喇嘛采取了争取、教育、帮助的态度,因为他那个时候毕竟年纪轻,可塑性强一些,所以希望他能够不断的思想进步,认清社会发展的前途,按照社会发展的规律,使西藏社会逐渐走向一个进步、发展的道路,所以才做了八年的工作。

但是这个工作我们不能够来决定达赖的政治态度和命运,这要由他个人来决定。在我们做工作争取他和海外的敌对势力、海外的西藏上层分裂势力对他同样进行争夺的情况下,最终他选择了出逃的道路,这是由他自己来选择的。但是即使到了这一步,党中央、毛主席仍然没有放弃对达赖喇嘛的争取,我理解这也正是为什么我们明明知道,也看到了达赖出逃,但是我们让他走了,这是我们还留给他的一个机会,我们没有就地解决,给他一个机会,我们希望他将来有朝一日思想反悔再回来。就像毛主席当时说的,我们说他是被挟持,希望他能够脱离叛军,能够早日回来。毛主席还说罗布林卡的位置和人大的位置仍然给他留着,实际上确实是这样的。从59年他出逃以后,人大副委员长的位置一直给他留着,一直留到1964年他的面目完全暴露之后才撤销的。

(2009-03-10 14:14:54)
 
[中国网]:

您刚才在讲这段历史的时候也说策划了这次动乱的贵族也是分了两部分,有一部分是赞同,有一部分是反动势力,反对西藏独立的。这些贵族您能为我们介绍一下吗?

(2009-03-10 14:16:04)
 
[张小平]:

刚才我们谈到了一个话题,我还想补充一点。中国共产党的使命是解放全中国,解放全中国受苦受难的百姓。中国共产党在中国搞革命是经过两个历史阶段:

一个历史阶段是新民主主义革命,就是民主革命。我想和平解放西藏就是完成民主革命的任务,就是驱逐帝国主义势力出西藏。但是还有一部分任务没有实现,这就是要对这个社会制度进行初步的改革。为什么西藏要进行社会制度的改革?实际上是后来我们和西藏的反动上层一个分歧的主要点。西藏社会制度要不要改革?我们认为要改革,但是西藏的反动上层认为西藏当时的社会制度是一个很美妙的社会制度,他们的意思是不能改革,永远不改革,永远保留现行的制度。但是当时西藏究竟是什么样的社会制度,我想很多人都知道,我想简单说一下。

(2009-03-10 14:16:31)
 
[张小平]:

西藏当时实行的是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社会,达赖既是宗教领袖,同样又是政权的领袖。而这些统治者本身,就是三大领主,他们只占整个西藏人口的5%,但实际上他们拥有西藏95%的土地,几乎所有的土地都归他们占有,广大的群众,就是农奴和奴隶一无所有。那个时候达赖本身就是西藏最大的农奴主。

根据现在的统计,他当时有27个庄园,30个牧场,6000多个奴隶,他自己拥有大量的财富,黄金有16万两,白银有9500万两,高级的衣服能有上万件。在这样的社会制度下,寺庙要念经、法事,要用人的血、人的头骨、人的皮,这种社会制度是欧洲中世纪的制度,也相当于毛主席所说的春秋战国时期。到了20世纪50年代还实行一千多年前的落后制度,这当然不符合社会发展的规律,所以中央在十七协议里确定要搞社会制度的改革。但是由于上层势力的阻挠,这种改革一直没有进行。

(2009-03-10 14:16:50)
 
[张小平]:

中央考虑到西藏的特殊情况,一再推迟,首先提出六年不改,后来提出六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什么时候改革到时再说,中央也是一让再让。但是这些反动上层以为他们中央是软弱的,所以他们选择了时机,最终发动了这场叛乱。在这场叛乱中形成了两个阵营,有一小部分人发动了叛乱,但是更多的人是反对叛乱的,包括上层。

(2009-03-10 14:17:13)
 
[中国网]:

这些上层的利益也会受到一些影响,他们为什么能够反对叛乱?

(2009-03-10 14:17:30)
 
[张小平]:

根据我的了解,这些上层有许多是有文化、有知识的,他们对社会的发展,对外部的世界还是有所了解的,他们知道外边都在变,都在进步、都在发展,但是西藏非常落后。由于他们的地位、经济条件,使得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经常可以接触大量的外国化妆品、食品、奢侈品。

(2009-03-10 14:17:50)
 
[中国网]:

他们的思维不封建。

(2009-03-10 14:18:11)
 
[张小平]:

他知道外边的世界比西藏要发达,这是一个方面。另外,在这八年中,由于党中央、中央人民政府、解放军在西藏做了大量的工作,有很多的例子。比如说一些上层,包括后来参加叛乱的索康·汪清格勒,他的母亲生病,人民解放军的医务人员亲自到他家,给他母亲看病。在这一系列的工作感召下,不光是老百姓受到了教育,上层一些进步势力也感觉到跟着中国共产党是有前途的,将来走社会主义是有前途的。所以在叛乱发生以后,西藏的上层有相当一批人站到了中国共产党一边,站到了人民一边。

在叛乱刚一开始,有许多人携家带口跑到西藏军区大院里寻求人民解放军保护。像当时和平谈判的首席代表阿沛·阿旺晋美,还有帕巴拉、雪康。他们当时都住到西藏军区的大院里,而且雪康还亲自拿起广播话筒,向叛匪喊话,要求他们放下武器,配合人民解放军做工作。而且在地方,特别是到了山南的时候,这些叛匪也受到了当地的很多上层和老百姓的坚决抵制。

所以平息叛乱这场斗争实际上是检验了中国共产党在西藏八年工作的成绩,广大的人民、广大受苦受难的群众和绝大多数的西藏上层是拥护中央政策的,是拥护中央对西藏社会制度进行改革的。

(2009-03-10 14:18:31)
 
[中国网]:

当进入到1959年的时候,西藏就翻开了新的篇章,进入到了民主改革的热潮当中。我想这段历史您会讲的更栩栩如生,因为您差不多是那个时候和西藏结缘的,也亲眼见证和参与了西藏的民主改革。

(2009-03-10 14:18:53)
 
[张小平]:

是的。很巧,1959年平息西藏叛乱和实行民主改革,这时候我正处在高中毕业的前夜,当时我在北京民族文化宫看了民族工作展览的西藏馆。当时最震撼我的是西藏馆里介绍旧西藏的面貌,特别是广大的农奴和奴隶受苦受难的景象深深的刺痛了我。我站在展览柜前,看见那些被砍下来的胳膊,被扒下的人皮,被挖的眼睛,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黑暗的社会,这种黑暗的社会应当尽快的改变它的面貌。我们作为一个年轻人,也应当有机会投身到西藏解放的事业中。

所以在1960年报考大学志愿的时候,我填了这样的志愿,而且后来实现了我的愿望,我到了中央民族学院藏文专业学习。从那个时候到今年已经开始进入到第50个年头。实际从1960年到中央民族学院学习藏文开始,我就把我的目光投向了西藏,把我的感情投向了西藏。后来在毕业以后,也把我的事业投向了西藏。

(2009-03-10 14:19:11)
 
[张小平]:

这段时间由于工作的关系,我有机会多次到西藏,到现在已经去了40次。我觉得在一定意义上说我是新西藏的见证人。我第一次到西藏去是1963年,那是我们学习的中间,我们要到西藏去实习,到群众中间去学习群众语言,提高工作能力。所以我们就在1963年的春节过后,我第一次踏上了西藏的土地,来到了拉萨。当时正是藏历年期间,我亲眼看到已经获得解放的广大的群众的喜悦,过年是非常欢乐的。因为我们当时的驻地离八廓街不太远,所以我几乎每天都要去那里看,我还亲眼看到在做传召、考格西的情景,都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特别是后来我到拉萨郊区堆龙德庆县岗德林乡,现在我叫它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在那里连续生活了3、4个月,我们和刚刚获得解放的翻身农奴一起住、吃饭、劳动,同时帮助他们整顿互助组。当时我的感觉是一种新的生活、新的时代,使得刚刚获得解放的农奴充满了喜悦,充满了自豪。比如说他们在劳动中间充满了歌声,我和他们一起除草,一起施肥,从头到尾他们一直在唱歌。

(2009-03-10 14:19:31)
 
[中国网]:

这是以前不会有的现象。

(2009-03-10 14:19:52)
 
[张小平]:

是的。后来我参加了一个乡的基层选举,我也经历了这个过程,就是选乡长,老百姓像过节一样,拿着青稞酒、酥油茶、食品,当时的食品很简单,有蚕豆、豌豆、奶渣等东西,他们欢欢喜喜的在一个大场院里坐在一起,前面是主席台,后选人坐在前面,背对着他们,每个人的背后放一个碗。他们在选举开始以后,因为多数老百姓没有文化,没有办法写选票,所以就采取拿一个蚕豆,他们选谁当乡长,就放在他的碗里面,得蚕豆最多的就当乡长,第二多的是副乡长。

整个过程群众的热情非常高,他们踊跃排队,选完以后进入了狂欢的时刻。按照西藏群众的习惯,他们过年、过节逛林卡的时候,全家人拿着吃的、喝的,坐在一起,搭小帐篷,大家一起玩,互相敬酒,大家一起唱歌、跳舞。其实我看到西藏人的欢乐,我第一次是在民主改革中间,在堆龙德庆县的贾热乡进行选举的时候看到和体会到的,我感觉确实是换了一个时代,农奴、奴隶翻身解放了,扬眉吐气了,他们才能够那么畅快的唱、跳,才能够那么自豪的选举自己的代表。所以应该说我第一次到西藏去,就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2009-03-10 14:20:12)
 
[张小平]:

后来我工作以后,由于工作的关系,我被分配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长期做记者和编辑工作,这使得我有大量的机会多次到西藏去。在70年代,西藏已经开始有了变化,我曾经也参加过康藏公路通车20周年的纪念活动。当时的路况开始有了好转,开始逐步修柏油路了,而且开始往西藏修输油管道。因为西藏是地球上地质年龄最年轻的结构,所以它的煤是不成熟的,所以它不能大量的开采出来。如果开采,大多少是泥煤,就是着的火很小,甚至点不着,所以西藏的燃料很缺。过去西藏的老百姓主要是靠烧牛粪、点柴禾,或者是砍树。从70年代开始,中央从改善民生的角度做了大量的工作,比如说公路、输油管道。当时西藏的交通主要靠汽车,这些汽车的燃料就能够得到解决。后来公路的路面不断得到改善,到现在为止,像西藏的几条主要公路都实现了柏油化,就是黑色的路面非常好。

(2009-03-10 14:20:39)
 
[张小平]:

过去我们从西藏到其他地区去要走很长时间,比如说到日喀则去,我最初去大概走一天半的时间,中间还要在江孜住一晚。但是现在柏油路4个小时就到了。我第一次到阿里去,我走了7天,是坐汽车,现在因为路况大大好转,有相当的一段路修了柏油路,修了桥。那个时候车要过河很难,现在一般两天左右就开始进入阿里地区。所以从交通上看,那也有很大的变化。

如果说西藏这些年的变化,衣食住行最明显。最近在过藏历年,你看老百姓穿的衣服,他本身就有一个习惯,就是过年换新衣服,在街上看他们的衣服非常鲜艳,五颜六色,比内地的色彩要丰富。老百姓吃的可不是原来简单的糌粑、酥油茶,是改革开放以后,西藏的蔬菜问题得到了根本的解决,特别是主要的城镇,像拉萨现在的蔬菜丰富程度不亚于北京和内地的大城市,而且非常的干净、新鲜。因为都是在塑料大棚里面种出来的,西藏的气候条件特殊,太阳日光照强,昼夜温差大,所以光和作用好,蔬菜长得就好,所以他们的蔬菜很丰富。我每次去都想到菜市场看一看,看看物价、品种、新鲜程度,每次都拍很多照片,我想把这个场面记录下来。

(2009-03-10 14:20:53)
 
[张小平]:

住的方面这些年就更不得了,特别是这些年西藏搞了民心工程,就是为农牧民做安居工程。我看到最新的数据,到去年年底,西藏已经有20万户农牧民,有将近100万农牧民住进了新的房子。新的房子大,气派,装饰的华丽是我们没有去过西藏的人想象不到的。我去过很多安居工程的新房子,大的都有100多平米,甚至更多,有的甚至能有200、300百米的居住面积,有十几间房子。雕梁画栋,过去只能是贵族、三大领主才有可能,或者在寺庙。但是我在十几年前我就第一次看到农民自己的新修的房子里画了壁画,画是农民自己新盖的房子。我就说藏族的老百姓已经把自己的新生活画进了壁画。

拉萨现在的汽车过去大家想象不到,说西藏能有多少车,现在一去,你会经常遇到拉萨堵车的现象,因为车多了,公共汽车多了,私家车多了,拉萨私家车的比例一点也不亚于内地。我接触的很多朋友他们都有了自己的车,现在通到各地的班车都很多,他们到那个地方去串亲戚也好,旅游也好,都有车。这几年又有一个新时尚,就是拉萨的干部和人民在过藏历年的时候到内地来过,到成都过,或者是利用过节的时候到内地旅游。所以他们的生活方式,生活观念都在变化。

(2009-03-10 14:21:10)
 
[中国网]:

所以衣食住行的点点滴滴只要你能够留心,都能发现西藏巨大的变化,一小点可以折射一个大面。除了您说的这些变化以外,是不是也对汉族的传统文化有一些促进作用?比如说汉藏文化的交流?

(2009-03-10 14:21:49)
 
[张小平]:

汉藏文化的交流不是从现在开始的。因为西藏作为中国的一部分,它在一千多前就和内地有了文化的交流,经济上的交流。当然,更多的是从文成公主在1300年前到西藏与松赞干布联姻以后,这种交往更加频繁,力度更大。到了和平解放以后,特别是最近这些年,我觉得藏族和汉族的文化在西藏是处在一种融合的状态之下。一方面,西藏本身的传统文化在原有的基础上得到了新的发展。比如说画唐卡,过去的唐卡画都是宗教人物,画的是菩萨、释迦牟尼、观音等等。但是最近这些年的唐卡融入了现代的色彩,出现了“新唐卡”,它在内容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画了很多现在的生活面貌。比如说人民大会堂的壁画也是这样,壁画是西藏传统文化,但是现在赋予了新的内容。在人民大会堂的西藏厅里就有一幅很大的壁画,画的是当代的藏族群众过藏历年。这种画面会让你觉得更有生活气息,更生动,而且展现了西藏新的社会面貌。其他的方面比如语言文字、藏衣、天文历算,涉及到藏族传统文化的许多方面,都得到了很好的保持,而且在继续向前发展。

因为现代社会,各个民族之间的文化肯定是要互相交流、交融、吸收,任何一个文化不吸收外界的文化,这个文化就失去了生命力。所以现在是西藏传统文化处在新的发展高峰的时期,同时也是藏民族的文化和汉民族的文化,和中国内地其他50多个民族的文化互相融合、学习、共同提高的最好时期。

(2009-03-10 14:22:34)
 
[中国网]:

我们来回答两位网友的提问。有一位网友说:刚才在节目中提到了四水六冈,他想请问什么叫四水六冈?

(2009-03-10 14:22:50)
 
[张小平]:

实际上这是一个藏文,在藏语里面的本意是指在四川的藏区,就是康区,它的四条河和六个大的山冈,本意是这样。但是在上个世纪50年代,分裂分子拉起了叛乱武装,首先要成立一个组织,他们用四水六冈作为西藏独立的代名词,把叛乱的旗子打起来。所以我说在西藏反动上层的嘴里,四水六冈是代表着独立、背叛的概念,已经是一种政治的概念,而不是原有的地理概念。

(2009-03-10 14:23:09)
 
[中国网]:

还有一位网友说:您怎么看待流亡政府不让藏族同胞过藏历年这件事?

(2009-03-10 14:23:22)
 
[张小平]:

今年是藏历的土牛新年,按照往常的惯例,藏族老百姓早在一两个月之前就开始准备过年了,做一些前期准备。西藏过年是非常丰富的,根据我在西藏生活的经历,西藏过年比内地过年丰富的多,热闹的多。但是今年我觉得出现了一个很不正常的现象,从海外,从达兰萨拉突然间刮来一股冷风,就是他们发出一个通知,就是内地的藏族不许过年。他们说今年是黑年,黑年就不能过。同时,他以3·14一周年为借口,要为他们祈祷,所以你们就不能过年,不能够唱歌跳舞。这个事情我觉得其实是达赖集团和流亡政府做的一件很蠢的事情。

藏历年是一个民族,一个传统的风俗习惯。这个传统的风俗习惯是经过千百年广大的群众在实践生活中间形成的一种传统民俗,它不是由哪一个人来确定的节日。而现在所谓的流亡政府,这个流亡政府根本不在西藏,而且它没有为西藏做过任何一件好事,但是它却在那里指手划脚、发号施令,不让已经过上了翻身解放的幸福生活的老百姓过年,我说他们根本没有资格,同时他也亵渎了藏民族欢乐的节日。

达赖政府攻击中国政府,攻击党中央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说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破坏西藏的风俗习惯。但是恰恰在今年的藏历年,是他们不让老百姓过年,是他们违反了在千百年间最盛大节日的传统。所以从这件事情看来,他们实际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们的所作所为恰恰证明是他们在破坏西藏的传统文化。

(2009-03-10 14:23:39)
 
[中国网]: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是您对这件事情的评价。我们再来回答最后一位网友的提问。他说:请您谈一谈西藏百万农奴解放日的历史意义是什么?

(2009-03-10 14:23:54)
 
[张小平]:

在今年1月份,西藏自治区开人代会,把3月28日作为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以一种立法的形式确定下来,作为西藏每年的节日之一。本来西藏是一个自治区,有它的自治权,对许多事情有自己决定事务的权利,所以在西藏的节假日里,有很多和内地不一样的。比如说藏历年、雪顿节。雪顿节是夏季的狂欢节,喝酸奶、看戏,同时进行贸易活动,变成了一个全民族的盛大节日。还有一些宗教节日,现在在这些节日之外,又增加了一个新节日,我觉得这个节日不同寻常,因为它代表了一个民族的历史进步。

西藏的农奴在1959年得到了翻身解放,而农奴的解放不是西藏一个地区的特殊现象,是一个世界范围的现象。解放农奴、解放奴隶在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出现过,包括美国。美国在100多年前林肯总统的时代,就出现了大规模的解放黑奴的运动。同时在欧洲,包括法国、德国、俄罗斯都进行了解放农奴的运动。而中国是在1959年以后,随着平息西藏叛乱以后实行民主改革,才解放了百万农奴。

(2009-03-10 14:24:21)
 
[张小平]:

解放农奴的运动现在用一个节日,用一个法定的节日的形式给它固定下来,就说明在西藏发展史上,百万农奴的解放是一个具有重大意义的历史事件,值得西藏人民世世代代来纪念它。所以我说确定这么一个节日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和庆祝民主改革50周年、西藏农奴解放50周年一起列入今年西藏春天的一个盛大节日,我觉得这应当反映了西藏各族人民,也是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心愿。我们共同的心愿就是要祝福西藏,祝福西藏各族人民,祝福西藏未来更加繁荣、更加富裕、更加文明、更加和谐。

(2009-03-10 14:24:41)
 
[中国网]:

所以在今天节目快要结束的时候,又回到这个有纪念意义的年份。今天我想很多收看中国网的网友,如果和您的年龄差不多大,会跟着您一起回顾很多共同的画面。而对于像我这样的年轻人,您的讲述会让我们多了学习、梳理和了解这段历史的机会。谢谢您,谢谢各位网友的收看,我们下期再会!

(2009-03-10 14:25:01)
 
 

嘉宾介绍:
张小平
  男、汉族。高级记者。1965年毕业于北京中央民族学院少数民族语言文学系藏文专业,同年进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工作,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原副总编辑。现任中国西藏信息中心和西藏文化网总编辑。主要作品有《雪域在召唤-世界屋脊见闻录》、《民族宣传散论》、《天上西藏》等。

 
  《西藏文化讲堂》是中国西藏信息中心、西藏文化网为庆祝西藏民主改革五十周年而推出的一个新栏目。这个栏目坚持“思想性、民族性、学术性”,致力于藏民族文化的传承与保护,是所有热爱藏文化的有识之士讲述西藏历史与现实,阐述独特见解与感受,展示最新学术成果的传播平台。
  藏族作为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在与其他民族不断交流和相互吸收与促进的漫长历史中,创造和发展了独具特色的灿烂文化。

“我们人类文明发展至今,更应该懂得珍惜生命,敬畏生命,敬畏历史,敬畏自然。”
——马丽华:西藏的自然和文化地理

“一种古老的文化传统是在特定的文化背景中形成,又在千百年的历史进程中不断被吐故纳新、繁衍发展。”
——杨恩洪:英雄史诗 《格萨尔王传》概览

“然后班禅说为什么不提第四个方案,大家愣了。他就说‘跟共产党走,和共产党合作,为什么不提这个方案。’”
——李佐民:我所了解的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大师(上)

 

  宋月红:《毛泽东关于西藏民主改革的认识与决策》
  无论是应当改革、暂缓改革还是边平叛边改革,始终是在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正确认识和处理改革的历史必然性与社会基础、时机与条件、策略与步骤、性质与前途等问题,并作出符合西藏具体实际的决策指导下开展和实现的。[全文]

  《高级记者张小平:难忘与西藏的半世情缘》
  我和西藏的首次结缘要追溯到1959年,那时我是北京101中学的学生。那年,在北京民族文化宫曾举办过一个新中国成立l0周年民族工作展览。当我在西藏馆看到对西藏封建农奴制度和民主改革的介绍后,感觉特别震憾,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中国还有那么落后的地方!还有处在那样一种生存状态的人群!西藏百万农奴受到的残害深深地刺痛了我。[全文]

 
 
姓 名:
城 市: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诚聘英才  |   广告服务  |   频道导航
中国西藏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China Tibet Onlin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8336000
京ICP备 1405680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7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