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藏文化讲堂 > 第十七讲

  西藏当代美术发展现况

主要内容:韩书力从西藏当代美术的缘起、题材与种类、创作成绩、 队伍的构成等四个部分,全面地介绍了西藏当代美术从神本走向人本的发展过程。
  西藏当代美术逐渐形成一支以藏族为主体的当代美术创作队伍,创作了一批回望传统文化、表现时代变迁和人文精神状态的作品,并初步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以材料技法、造型程式、创作理念为一体的西藏风格样式。
  在开明的政治环境、良好的经济环境,浓郁的藏传佛教文化环境,和现代化多元化的社会主义文化氛围中,西藏当代美术取得了相当的成果。
关键词:西藏当代美术 神本 人本
地点:北京品众国际文化交流中心
时间:2010-07-10

 
 

 韩书力

  一级美术师。现任西藏文联主席、西藏美协主席、西藏大学名誉教授。1948年生于北京,1982年毕业于中央美院民间美术系研究班。其作品屡获国内外大奖,连环画《邦锦美朵》获第六届全国美展金牌奖;《佛印》获加拿大国际水墨大赛金枫叶奖。1975-1996年间,得到吴作人指导,并合作油画《金瓶挚签》。曾先后在台北、巴黎举办个展,在澳门、东京、多伦多举办联展。著作有《西藏艺术雕刻卷》、《西藏艺术集萃》、《韩书力绘画集》、《韩书力布面重彩画》等。

 

西藏当代美术发展现况


一  西藏当代美术的缘起
  由于西藏极为特殊的人文背景与自然环境,在西藏和平解放之前,西藏的美术是附丽于宗教的。具体说,就是西藏传统美术的创作、目的、主旨是受宗教信仰启迪,为宗教信仰服务,是庙堂美术家与民间美术家世世代代的创作主旨、供养方式和养家糊口的生存手段。尽管前后藏区、青、甘、川、滇藏区的绘画流派众多,但画家们古往今来依据的仍旧是一本本严格的宗教造像经,而难越雷池。

  如此,我们便发现,在广袤的雪域大地上,有浩若烟海的表现佛地天国的宗教壁画、唐卡与雕像,但却很难看到一幅,甚至是一角具备单纯审美意义的文人绘画。这正是神本主义文化生态的一大特征。
  所以应该说,西藏当代美术的产生还是近半个多世纪的事。它经历了和平解放、民主改革、文革、改革开放、西部大开发等几个重要的社会发展阶段,逐步形成了,这种形成应该说是一种磨合、组合,从集体无意识到画家的文化觉醒和艺术觉醒,这样一个过程逐渐形成一支以藏族为主体的当代美术创作队伍,创作了一批回望传统文化、表现时代变迁和人文精神状态的作品,并初步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以材料技法、造型程式、创作理念为一体的西藏风格样式。

  与一切文艺创作一样,西藏当代美术的起步、成形与逐渐成熟,也同样受制于或得益于西藏的政治环境、经济环境与文化环境的影响。正如大家所了解的那样,西藏当代美术曾经经过八年封闭保守的政教合一的社会环境、封建农奴制、四年的民主改革与社会主义教育和十年文革期间的社会大动乱的政治环境。前后加起来共22年的特殊的政治时期,客观地说这时期的西藏美术的进步和创作成绩乏善可陈。那个时候大的环境,我自己的理解,所谓西藏当代美术的创作,也只是内地为政治服务写中心、画中心、宏光亮的边疆版。但是,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党的民族、宗教文化文艺政策的一步步落实,西藏美术家的创作天地也日益宽广。至于经济环境也很有趣,我们知道,改革开放以前,或者说中央四次西藏工作会议之前,西藏的经济环境很差,地方政府没钱,广大农牧民群众温饱都成问题,但由于信仰使然,每家每户都会供奉唐卡佛像,从而也就促成了巨大的民间绘画市场的形成,这也是供需关系使然。另一方面,在拉萨,日喀则等地的市区,多式多样的画廊画店也开张营业,八九十年代作品多以美元标价,问津者一开始多为外宾,最近多为人民币了,更多地以赴藏旅游者为主了。

  至于文化环境,似乎更易理解。人们常说,西藏是歌舞的海洋。其实,西藏也是造型与色彩的海洋。美学家腾守尧先生认为:“影响美术家的社会文化因素,并不仅仅是他所属的流派和学校的系统教育,还有其他的渠道。如家庭和他从小生活的社会圈子等等。”西藏当代美术家的内在文化心理结构在现在社会的大环境中渐渐成长和成熟,“成为一幅幅经验图式”,影响着美术家的创作思维和作品风格,同时也为西藏当代美术总体风格的形成奠定了审美基调(传统与现代,神话与现实,精神与物质的相生相克)。当然,除了这种视觉文化氛围和审美心理结构等软性环境外,还有一些硬性环境,如文化文艺机构,文艺院校以及如吴作人基金会等不少海内外协会、基金会对西藏当代美术的关注、扶持。

二  西藏当代美术的题材与种类

  这也是一个说不完的话题。

  去年,由中国美协主办的《灵感西藏》在国内外引起巨大反响。我们知道,以一个地方题材为主题举办如此大规模的展览,在中国尚属首次吧。还有两个现象也能说明西藏题材的魅力。一个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国内重要美术家中有不少人曾经创作过西藏题材的作品而且一举成名;第二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国内重大美展,西藏题材的作品都占有相当比例。我想占有十分之二三的比例,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而且有不少展览的奖项特别是主要奖项,颁发给创作西藏题材的美术家和美术作品。在西藏本地,美术家们始终在挖掘西藏题材的文化底蕴,更有些美术家不仅关注本地文化现象,还注目于世界性文化思考和终极性人文关怀。从目前已经面世的作品来看,藏传佛教、雪域自然风光,藏族节庆民俗,西藏社会热点,民族文化交汇碰撞,人性思索与人类走向等题材,都受到藏地美术家的关注和表现。当然其中也有人热衷于装置艺术形式,热衷于工具材料材质探索的创作。后者多出于更年轻的艺术家之手。



韩式黑画 韩书力  


  三 西藏当代美术的创作成绩
  西藏当代美术的创作成绩,主要体现在作品、作家的获奖,社会及媒体包括批评家的关注度和认知度上。近30年间,西藏各民族美术家创作的作品先后有15件作品先后获得五、六、八届美展的金质、银质、铜质奖和重要的专题性美展的优秀作品奖,像全国青年美展、军事美展、建党周年美展,都是专题性美展,他们的意义和影响也是很大的。另外,西藏在30年间,有3件作品获得国际性的金质奖和特别荣誉奖;先后有16件作品获得自治区的政府奖,也就是大家都熟悉的西藏珠穆朗玛文艺基金会的基金奖。这个成立以后,西藏自治区政府就把它列为政府的文化文艺奖;先后有2人分别获得首届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的奖励,像在座的丹巴绕旦教授,就获得了首届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奖和黄胄艺术基金奖励;还有17部图书画册获得国家图书奖和台湾地区的图书金鼎奖。
  
  此外,还有不少好的作品没有获得评委会的青睐,但它们或是被国内重要的艺术机构、学术机构所收藏研究,或是被重要的典籍收录,或是不断被业内人士谈及,或是能够影响填补西藏当代美术史某方面的空白空缺,或是能够给西藏美术界带来观念性的转变和引导。其实,这是更有意义的获奖。
  
  经过三十多年的创作实践,西藏本地美术家逐渐形成了比较稳定的创作群体,其成员有的来自民间,有的来自院校。他们有的使用国画工具,有的使用藏画唐卡工具材料,有的使用油画工具材料,还有自行研制工具材质的,但却都是在“布面”上编织描绘自己的艺术理想。


  
“骑射图”/计美赤列 布面重彩 2003年(图片来源:中国西藏信息中心)


  所以人们习见的布面唐卡、布面重彩、布面油画,几乎就成了西藏当代文化共同的名片和特点。它本身也是西藏当代美术界的集体成果。

  前面这些成果和现象,我们在这里讲可能还是自说自话。那么下面不妨转引几段外界对西藏当代美术成果的评语吧。

  我大概举了四位。一位是新加坡艺术评论家陈家紫,他曾经数次到西藏考察,他在一篇评阅文章中曾经写道:如果说西藏佛教艺术的万能效应,就在于它可以通过艺术手法虚构天国胜景诱惑激发着人们脱离世间走向彼岸追求的话,那么西藏当代绘画则从虚构神像的崇拜,转向现实观念的叙述,这些艺术家以人为本,以新的视角诠释着现实世界的众生相。

  第二段是非常知名的美术家、批评家,曾经代表中国美协到西藏指导工作的邵大箴先生。他写道:重视艺术语言的精神内涵,发挥艺术语言本身的作用,是近10年来,西藏美术创作的重要特色。西藏美术家们已经不满足于通过选择有意义的题材和描绘动人的情节来吸引读者。他们逐渐懂得,艺术语言不是可有可无的,他有着无限的表现潜力,而艺术语言的运用,包括语言本身规律的探索也包含着作者主体精神和主体性的发挥,能否掌握语言规律,和是否找到作者自我,是艺术语言成功和成熟的标志。

  我举的第三位,是曾经在西藏生活20多年,也曾经在美国生活20多年的裴庄欣。他在上个月“大美西藏”画展开幕后写道:在专业学术上,最成功,最受关注的,仍然是当代布面重彩这种绘画形式。在过去的20年里,经过一代人的坚持和努力,当代布面重彩已经形成了一个主流画派,其独特完美的表达形式与内容,是目前国内外艺术潮流中,尚未涉及到的。其中最感动我的,仍然是喜马拉雅童话中,人与神的精神对话,某种群体自我修行的实践和体验,反复自问式的介于宗教和哲学之间的永恒命题。

  第四位是中国美协的荣誉主席,也是当代最著名的油画家靳尚谊先生,在上述画展的即席发言中讲到:西藏和平解放半个世纪以来,国家培养的第二代第三代藏族画家已经逐渐成长成熟起来了。西藏的画家原来不是很多,现在逐渐多起来了。很多都接受过现代现当代的教育,并且形成了一种很好的阵容。另外,此次参展的藏族画家在自己的土地上,在熟悉的西藏生活和人物范围内有了很大的发挥,出现了多种多样形式新颖而表现力很强的艺术品。这次我看过的艺术品,既有工笔重彩,也有水墨,也有接近油画的一些风格,而且都融合了古代和现代这两种元素,创造出十分多样的艺术品。

四 西藏当代美术队伍的构成。

  西藏当代美术队伍的构成有两大板块,一个是民间以及寺院的画师,即泥塑、雕塑、壁画的队伍,这是相对稳定的美术力量。据我们的调查,目前活跃在西藏城乡包括农牧区的民间画师的总数应该在400人左右。西藏美协和西藏画院先后成立以来,已经吸收了其中20多位为自治区的美术会员,有4位是全国的美术会员。这些画家的作品虽然很难参加全国和国际性美展,但广大的藏族同胞是需要的是欢迎的。从一定角度上讲,他们以自己的艺术劳动,既能安身立命,同时也能为今日和谐西藏、人文西藏、小康西藏的建设做出积极的贡献。

  
年轻的画师赋予古老的唐卡艺术新的内涵

  说句题外话,从我们调查的结果来看,我个人也认为,这一批的民间画师画家是我们当代西藏画家中幸福指数最高的艺术群体,更有人形容他们的工作、生活、信仰是高度重合统一在一起的。还有人归纳,他们是今世来世两不误,信仰赚钱一手抓。我认为是相当和谐、相当自足、相当充满文化自信的队伍。

  另外一个版块,属于创作和创新型的队伍。大部分都是本地西藏大学艺术系现在艺术学院,还有内地的中央美术学院、上海戏剧学院、天津美术学院、鲁迅美术学院、西安美术学院,原来还有广东美术学院、四川美术学院等。全国的美术学院30年来不断地通过培训进修的形式,为藏族为主的西藏当代画家提供了受教育的很好的机遇。这些受过当代正规美术教育的群体,更多地是国家培养的,在西藏来讲是第二代第三代乃至于第四代,20多岁的同志是第四代。

  还有一点,文革前,我们西藏只有两名全国美协会员,一个是西藏美协的第一任主席,达赖喇嘛的画师,安多强巴老师。还有一位是1959年中央戏剧学院美术系毕业的,西藏美协的副主席诸涛老师,朱老师还健在。西藏文联包括西藏美协是全国倒数第三个成立文联和协会的省。在西藏美协成立以后,重庆变成直辖市,海南在更后面一点。西藏美协成立以后,积极向全国美协推荐会员,1978年发展成9名全国会员。现在西藏美协前后共推荐并经过批准有近70名全国美协会员。现在我们有自治区美协会员共180名整,民族成分主要是藏族,此外有汉族、纳西族、瑶族、回族、土家族等,其中藏族会员占80%以上。这些会员既有体制内的专业的和非专业的,同时有体制外的职业画家。那么,成立8年的西藏书画院,近年间先后在海内外以及内地省市也聘请了知名画家作为特聘画师。

  总之,可以用以藏族为主体,多民族美术家团结合作来形容西藏当代美术队伍。西藏当代美术界在开明的政治环境、良好的经济环境,浓郁的藏传佛教文化环境,和现代化多元化的社会主义文化氛围中从事丰富多彩的创作活动,并且取得了相当的成果。这些成果如果放置于上亿人口的平原大省,或许不算什么,但是放在只有280万人口的世界屋脊的雪域西藏,放在从黑暗落后的封建农奴制中脱胎出来的社会主义新西藏来说,应该说还是富于光彩的。所以说,这些从神本走向人本的美术创作成果,既是中国当代美术成就的有机组成部分,也是西藏社会主义建设成就的重要组成部分,有其独特的不可取代的民族文化价值。

 

(责编:潘琼阁)

韩书力
韩书力
听众李国柱
韩书力与听众热情交流
风景这边独好
韩书力为魅力西藏油画展题词
韩书力
听众
 
  《西藏文化讲堂》是中国西藏信息中心、西藏文化网为庆祝西藏民主改革五十周年而推出的一个新栏目,这个栏目坚持“思想性、民族性、学术性”,致力于藏民族文化的传承与保护,是所有热爱藏文化的有识之士讲述西藏历史与现实,阐述独特见解与感受,展示最新学术成果的传播平台。藏族作为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在与其他民族不断交流和相互吸收与促进的漫长历史中,创造和发展了独具特色的灿烂文化。

“我们人类文明发展至今,更应该懂得珍惜生命,敬畏生命,敬畏历史,敬畏自然。”
——马丽华:西藏的自然和文化地理

“一种古老的文化传统是在特定的文化背景中形成,又在千百年的历史进程中不断被吐故纳新、繁衍发展。”
——杨恩洪:英雄史诗 《格萨尔王传》概览

“然后班禅说为什么不提第四个方案,大家愣了。他就说‘跟共产党走,和共产党合作,为什么不提这个方案。’”
——李佐民:我所了解的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大师(上)

 

  《韩书力:这个男人“嫁给”了西藏》
  韩书力自称是“嫁给西藏文化的人”。和那些蜻蜓点水一样来去西藏进行艺术写生、研究的美术家不一样,他在拉萨一待就是近30年,把青壮年搁在了青藏高原上,也亲身参与到西藏当代美术的发展中。[详细]

  《藏族美术与藏族题材美术》
  许多读者首先是从表现藏族题材的这些艺术图像中来认识或想象西部民族生活的,雪域高原百年来的社会巨变、藏族人民生活的改善和精神风貌的变迁,都在各个时期的美术图像中得到最生动的塑造与呈现。[详细]

  马丽华:《韩氏黑画》
  相异文化在交流、撞击与融会贯通那一刻,必有璀璨火花迸发;从中摄取一线光芒,照亮我们的灵感,韩氏黑画是否一个典范例证。[详细]

 
 
姓 名:
城 市: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诚聘英才  |   广告服务  |   频道导航
中国西藏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China Tibet Onlin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8336000
京ICP备 1405680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7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