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藏文化讲堂 > 中国藏族英雄史诗格萨尔

中国藏族英雄史诗《格萨尔》

主要内容:降边嘉措老师的讲座是在2002年举行的,至今已有9年。期间,包括降边嘉措在内的专家学者大力推动史诗《格萨尔》的研究,在国家和社会的支持下,普及、宣传、传承这一朵历史悠久的文化奇葩。
  这个9年前的讲座,深入浅出地介绍了《格萨尔》的特点和魅力,展示了中国政府和中国学界为保护、传承《格萨尔》所作的巨大工作,也将其研究和传承置于国际交流的背景之中。
关键词:史诗 格萨尔 英雄 藏族
地点:百家讲坛
发布时间:2011-08-02

 
 

  降边嘉措
  男,藏族,1938年生,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巴塘县人。1955年毕业于西南民族学院。研究方向:藏族史诗《格萨尔》;藏族文学。1956年10月任中央民委翻译局翻译。1958年到民族出版社从事藏文翻译和编辑出版。1980年夏,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少数民族文学研究所副研究员,主要从事藏族英雄史诗《格萨尔》和藏族当代文学的研究和翻译。在“六五”、“七五”和“八五”期间,连续三次担任国家重点科研项目《格萨尔王传》搜集整理和学术研究的项目负责人和学科带头人。1990年评为研究员,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少数民族文学系的硕士生导师和博士生导师。

 

  
  编者注:降边嘉措老师的讲座《中国藏族英雄史诗<格萨尔>》是在2002年举行的,至今已有9年。期间,包括降边嘉措在内的专家学者大力推动史诗《格萨尔》的研究,在国家和社会的支持下,普及、宣传、传承这一朵历史悠久的文化奇葩。2009年,“格萨(斯)尔史诗传统”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即是对这部史诗的价值以及中国各届对史诗所作工作的充分肯定。现任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的诺布旺丹说:“近十年可以说是《格萨尔》走向世界的十年,是《格萨尔》研究从宏观进入微观的十年,是《格萨尔》从学者视野走向大众视野的十年。”

  这个9年前的讲座,深入浅出地介绍了《格萨尔》的特点和魅力,展示了中国政府和中国学界为保护、传承《格萨尔》所作的巨大工作,也将《格萨尔》的研究和传承放置于国际交流的背景之中。 

同学们好!

  今天我跟大家讲藏族英雄史诗《格萨尔》。大家知道《格萨尔》是一部活形态的,至今活在人民群众中的一部伟大史诗。

  在讲《格萨尔》之前,我想简单介绍一下,同学们可能都很熟悉,什么叫史诗,史诗是什么样一种文学体裁。古希腊的哲学家和文艺理论家亚里士多德在他的《诗学》里用整段的篇幅来介绍叙述史诗,史诗在古希腊语言里叫什么呢?就叫故事。和藏语的“仲”是相接近的。古代人讲的历史,以诗的形式来讲自己民族的历史就是史诗。古希腊还有另外一个伟大的思想家和哲学家柏拉图,还有赫拉斯他们这些人都在从事文艺理论研究的时候,研究了古希腊的《荷马史诗》,还研究了当时活跃于希腊半岛的那些行吟诗人,从中提炼出、概括出影响后世的,至今对文学创作有影响的重要的诗学理论和美学理论。 无产阶级革命的伟大导师马克思、恩格斯在他们从事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的时候也同样研究了希腊史诗和《荷马史诗》。他们从中阐述了文艺发生和发展的基本理论。马克思对《荷马史诗》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他说这是一个不可企及的范本和高不可及的一个典范。思格斯说《荷马史诗》是希腊人从野蛮时代进入文明时代的一个重要的遗产。

  从马克思、思格斯这些论述,我们可以看到什么样的一个问题呢?就是史诗有两个特点,史诗英语叫EPIC,藏语翻译成NIANLAOJI,它有两个特点,有两个重点的特点是什么?第一它产生在人类的童年时期;第二它的作者不是一个人或者是一群人,而是整个民族,是人民性的,是群众的创造。 这是一个史诗区别于其他作品的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所以马克思在评论希腊史诗《伊得亚特》的时候,他说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宏伟的史诗。大家知道黑格尔是被思格斯称赞为“这是阿尔卑斯山上的一个宙斯”这样一个伟大理论、文艺理论家。他在著名的《美学》这样一部鸿篇巨制里,专门用第三卷的篇幅来阐述史诗理论。他认为一个史诗有什么特点呢?它能够反映一个民族的历史,是展示民族精神的一个博物馆。我们可以说我们的《格萨尔》就具备了这样的品格和这样的气魄。它能反映藏民族的历史,反映藏民族发展的历史,是展示藏民族精神的一个宏大的博物馆。

  第二个问题我就讲,世界史诗与中国史诗。在很长一个时期内,大家认为中国没有史诗。黑格尔在他重要的著作里面也讲,他说中国无史诗。中国的散文很发达,诗歌很发达,但是中国没有史诗。他们当时就认为主要的史诗就是刚才讲了,一个是希腊的史诗。希腊史诗产生在地中海一带希腊半岛,可以称之为海洋史诗;再一个就是印度的史诗。印度史诗它产在平原地区,在森林地区,可以说是森林史诗。而我们的《格萨尔》产生在雪域高原,可以称为雪域史诗。从刚才讲的,从史诗来讲,人类最古老的史诗,现在发现的就是巴比伦的史诗叫《吉尔伽美什》,它是一个考古学家发现的,在一个古城堡里,发现了这样一部伟大的史诗。但是因为它是残缺不全,是刻在一个宫墙下面的墙上,写在泥砖上,一共有三千多行。这是最古老的人类迄今为止发现在巴比伦史诗,也就是现在伊拉克地区。第二部就是《荷马史诗》。《伊利亚特》和《向德修记》这是《奥德赛》也有翻译成《奥德赛》的,这是《荷马史诗》,产生在地中海地区,希腊半岛。再就是印度的《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这个就是这五部史诗,在过去被文学上称之为五大史诗。

  在这之前认为中国是没有史诗,中国是史诗的贫国,但是当时主要是因为我们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我们的社会发展很不平衡。这样的话,我们作为主体民族的汉族是一个早熟的民族,中华民族的历史主要是汉族有历史的历史,从夏开始的话有文字的历史已经有五千多年的历史。过去五千年的中华文明,现在二十世纪下半叶开始,在夏商周断代工程考古证明,中华民族有文字的历史还早一些,早到什么(时候)?有将近六千年的历史,不是五千年文明古国,而是六千年的文明古国,就是说没有产生史诗这样一些文学体裁的土壤和环境。但是我们的社会是发展不平衡的,我们是个多民族的国家,在一些其他边疆少数民族地区还停留在部落社会,这样的话史诗就在那儿产生了而且流传下来了。而过去由于语言的障碍地理环境等等,不为外界所知,所以他们认为中国没有史诗。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对史诗(越来越重视)实际上是在十七、十八世纪,外国一些学者已经注意到中国的史诗这样一种重要的体裁,而藏族学者对史诗的研究是更早了。但是后来广泛被社会所承认的这种史诗或者是被发现是在二十世纪,这是文学史上一个重大的事件。

  我们中国不但有史诗,而且有很多史诗,有比如说北方民族的英雄史诗,南方民族的创世史诗和神话史诗,这样极大丰富了我们人类文明的宝库,也丰富了史诗理论。在这个里面,在所有中国的十大史诗里面,藏族的《格萨尔》、蒙古族的《江格尔》和柯尔克孜族的《玛纳斯》被称为三大英雄史诗。在这三大英雄史诗里面,最有典型意义最辉煌的最重要的应该说是藏族的英雄史诗《格萨尔》。尤其是《格萨尔》的发现整理研究所取得的重大成果,不但将改写藏族文化的历史,而且将改写中国文学史,也将改写世界文学史。无论是从学术上讲,从政治上来讲,从民族关系上来讲和世界文化交流,从整个这方面上,都具有重要的意义和影响。

  下面我就想讲第三个问题,重点地讲《格萨尔》的基本特点。我想《格萨尔》的基本特点,可以用两句话来概括,第一个它是世界上最长的一部史诗,世界上最长的一部英雄史诗;第二个是它至今活在人民群众之中,是一种活形态的史诗。一个是长,一个是活,这是《格萨尔》两个最基本的特点。我们先讲为什么说它是世界上最长的一部史诗,前面讲了,马比伦史诗《吉尔伽美什》一共是有三千多诗行,那个《荷马史诗》包括两部史诗,荷马传说是古希腊的盲诗人吟诵的史诗,一个是《伊利亚特》,一个是《奥德赛》,《伊利亚特》一共有一万五千多诗行,《奥德赛》是一万二千多诗行加起来是两万七千多诗行。再就是印度史诗《罗摩衍那》,《罗摩衍那》是一个很著名的史诗,是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由季羡林教授翻译成汉文。在藏文文献上来说,早在吐蕃时期敦煌文献里就发现了两种藏文版的《罗摩衍那》的译文版,可以说是早在一千多年前《罗摩衍那》已经翻译成藏文,可以认为这是世界上最早用其他民族文字翻译《罗摩衍那》的译本。所以《罗摩衍那》一共有多少行呢,它叫两万四千颂,歌颂的颂。这是一种梵,宗教术语,梵文的说法,一颂是两行,就是如果说两万四千颂,就是四万八千行。《摩诃婆罗多》是有十万颂 ,十万颂是多少呢,一颂是两行的话,就是二十万诗行。在《格萨尔》被发现以前人类文学史上,世界文学史上,就认为《摩诃婆罗多》是世界上最长的史诗,而享誉整个学术文化界。就我们现在收集整理到的情况来看《格萨尔》比世界五大史诗加起来的总和还要多。从我们现在收集整理来看《格萨尔》有一百二十部,将近一百万诗行,两千多万字,这里还不包括众多的异文本。什么叫异文本?我这做一个简单的解释一下。因为《格萨尔》流传广阔,在整个藏族地区流传,而且还流传到蒙古族地区和其他一些地区。但是它流传的地区又不一样,它有地区特点,有地区的风格,有艺人个人的风格,还有时代的特点,还有各种手抄本,如果把这些全部汇总起来那就更多了。但是我们所说的一百二十部是讲不同的,只是异文本,不管有多少个相近的相似的,还是只算一部。比如说《英雄诞生》或者《赛马称王》只算一部。

  从内容上(来看)的确《格萨尔》是一个结构宏伟、流传久远、内容丰富这样一部伟大的史诗。《格萨尔》之所以发展成这么的篇幅,因为《格萨尔》的结构它是一种开放性的,就像葡萄串一样越结越多。总体来说,它包括三个部分组成,一个叫《天界篇》,一个《降魔篇》,一个就是《地狱篇》。什么叫《天界篇》呢,就是天界天神看见雪域这邦的藏民在受苦受难,苦难深重,妖魔横行鬼怪,欺压老百姓,他就不忍就派天神之子推巴噶娃,让他到雪域之邦来,到岭国来成为岭国的国王,来拯救藏民族,这是《天界篇》。他的主干部分是《降魔篇》,格萨尔诞生到岭国,通过赛马称王,成了岭国国王以后,他率领岭国的百姓,降妖伏魔,征战南北,这是《格萨尔》的整个的精华部分,也是它的主题部分。第三个部分叫《地狱篇》,因为格萨尔降服了很多他的对手,降服了很多妖魔鬼怪,危害人民危害百姓的这样一些仇敌,同样格萨尔的很多英雄战将,他的英雄大将也在战争中死亡,包括他的母亲和他的爱妃珠牡都沦到地狱了。这样格萨尔他就于心不忍,他说我要升天,人民得到了幸福生活,但是我的母亲我的妻子,还有我岭国的很多战将都沦落到地狱。他就到地狱去,他去征服地狱,他把他们拯救出来,然后一起返回天界。从天上来然后返回天界,这样就是一个大圆满的结果,这是《格萨尔》的结构。

  艺人们自己经常这么说,他(们)讲的故事里,就是上方天界遣史下凡,中间世上各种纷争,下面地狱超度亡灵。《格萨尔》这个故事,它基本上是这么一个线条。从天上天神之子格萨尔到人间来,然后降妖伏魔、造福百姓,然后完成这个业果之后返回天界。但是它最主要的(意义)就是说明战胜黑暗、正义战胜邪恶,降妖伏魔、惩恶扬善、抑强扶弱、安良除暴、造福百姓、铲除人间不平、伸张社会正义这样一个主题思想,像一条红线贯穿着整部史诗里面。正因为这样呢,《格萨尔》反映了人民的心声,表达了人民的愿望,格萨尔是岭国国王,他诞生在岭国。岭国在哪里?按照我的理解或者是艺人们世世代代(说唱),岭国就在藏族人民的心中,岭国是一种追求、是一种理想、是一种向往,向往一种太平的、公正的、富裕的、文明的这样一个安乐的安详的这种生活,人人和谐相处这样一种生活。这是反映了这样一种理想和愿望。正因为《格萨尔》了人民的愿望、人民的心声,代表了人民,这样的话呢,《格萨尔》才能够在苦难深重的藏族人民心中,尤其是处在社会最低层的劳动人民心中引起强烈的反响,引起强烈的共鸣。这是《格萨尔》能够世世代代相传,历久不衰的一个重要原因。所以我们说《格萨尔》是反映古代藏族社会的一部百科全书,的确它的内容来说,是非常丰富的。

  刚才讲了《格萨尔》主题思想,表现了《格萨尔》的人民性和它的思想性,也表现了它的重要学术价值,我们可以和希腊史诗和印度史诗相比。比如说希腊史诗《荷马史诗》它打了十年的仗,在伊利亚特打了十年的仗。打十年仗为了什么呢?争夺个美女,是一个绝代佳人,一个海伦,就是双方为了争夺一个美女打仗。古代的部落社会,就是说争战抢夺美女、抢夺财产、抢夺牛羊、抢夺土地,这是一个古代部落战争的一种不能用现在战争观、正义观、是非观来衡量古代的。当时崇尚英雄,谁能抢夺美女,谁能抢夺牛羊,谁能抢夺土地,那就是说英雄,那就能占领。所以希腊史诗讲的是争夺一个美女,为了海伦 一个美女海伦打了十年的仗。印度史诗呢,印度史诗反映的是什么,印度的宗教观念、宗教哲学。尤其像《摩诃婆罗多》,《摩诃婆罗多》是一种实际上应该像《大藏经》那种,很多种它的哲理、格言、箴言、很多历史著作、传记汇编在一起,不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当然我在这里没有毫无贬低希腊史诗和印度史诗的意思,因为希腊史诗和印度史诗,不但对希腊人民或者是印度人民,而且对世界文化的发展,都起着重要的作用,至今到现在依然起了重要的作用。我只是想说明《格萨尔》反映这样鲜明的主题,在其他的史诗里还不多见。因为当时不像现在这样,有那么多的媒体,有那么多的文艺节目可以选择,当时牧民把牛羊放出去了,晚上就在帐篷里讲故事听故事(因为没有别的事情)。

  但是故事为什么能够那么吸引人呢?我就觉得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呢就是情节曲折生动,《格萨尔》的结果很清楚,肯定是格萨尔胜利了,是他的对手失败。但是呢,为什么就是这样还能够吸引人呢?第一个原因就是它情节曲折生动,它结构故事曲折生动能够吸引人;第二个是语言生动,语言非常优美,它就在长期流传过程中,吸收了这样三大方言区各个地区语言的优点和特点,是大家都能够吸收 大家都能够理解这样一个。这是语言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这是一个《格萨尔》的语言的重要特点,也是能够长期流传的原因。

  《格萨尔》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呢,就是刚才讲了两个特点,一个是《格萨尔》长,世界上最长的一部史诗;一个是至今活在人民群众之中,是一部活形态的史诗。而这两个特点,都与我们《格萨尔》的说唱艺人,藏语或者叫促肯或者叫仲巴,就是和《格萨尔》艺人有着密切的联系。《格萨尔》世世代代在这方面流传,主要就是靠艺人们在群众中,在青藏高原广阔的土地上演讲。所以《格萨尔》说唱艺人是《格萨尔》这样一部史诗最直接的创造者、最忠实的继承者、最积极的传播者。如果没有这么具有天才的、具有巨大艺术天赋的这些说唱艺人的话,这个《格萨尔》可能也就在历史的长河中淹没掉了。所以对《格萨尔》说唱艺人 在《格萨尔》流传、演变的过程中,他所发挥的作用,怎么估价我自己认为都不为过。他们的确是出身于我们人民之中,鲁迅所热情赞扬的人民诗人,是来自人民群众又返回来,为人民群众服务的人民艺术家。

  艺人有这样一些特点,第一个大家知道藏族的艺术,藏族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有一种说法,会走路的时候就会跳舞,会说话的时候就会唱歌,是个能歌善舞的民族。藏族群众里面有三大民间艺术,有三个重要的形式,一个呢就是藏戏,这是民间里面很重要的藏戏,再一个就是热巴舞,也翻译成铃鼓舞,打那个鼓,大家可能看到《东方红》里面也有它的铃鼓舞。再一个就是《格萨尔》所说的说唱艺人和藏戏和热巴艺人相比的话,演藏戏它要一定的道具,一定的场地,热巴也有一定的场所才能表演。格萨尔可以不这样,它可以在这样的礼堂里演唱,也可以在更大的广场上、草原上,当着几万牧民或者是观众演唱,也可以到各家各户,到一个家庭里、在一个帐篷里、在草原上一面放羊一面讲,所以他不受时间、地点和条件的限制,所以他有个灵活性,这是《格萨尔》艺人的第一个特点。

  第二个就云游四方、漂泊流浪。艺人一般过去,我们所了解的情况来看不住在一个地方,不像过去汉族地区在天桥,有说书唱京韵大鼓也好,说相声也好,就在一个地方天桥剧场。而藏族流浪艺人《格萨尔》说唱最大的特点就是云游四方漂泊流浪,所以这一点和史诗的流传和世界其他的史诗也一样。古希腊的史诗也好,印度的史诗,他们就叫行吟诗人。行吟诗人就是一面走路一面吟诵的诗人。行吟诗人大概是世界各个国家的史诗演唱者的一个重要特点。一般就是说《格萨尔》说唱艺人大部分在过去的话,一个是他们自己或者到处去走动到农村去演唱,他们对熟悉青藏高原的风土人情、地理地貌,也懂得那儿的方言,懂得那里群众的生活习惯和他们的疾苦和他们的感受。他们在演唱的时候把他们这些思想、他们的感受、他们自己的体验和人生体验,融合到史诗中去,所以《格萨尔》就显得更加宏伟雄壮。这个是雪域史诗,因为文化的产生,和环境很有关系。而《格萨尔》就是在青藏高原被称为世界屋脊这样一个最博大的胸怀,这样一个辽阔的草原,雄伟的雪山才能够作为背景,作为广阔的舞台。艺人们在演唱的时候,青藏高原的山山水水、山湖、湖泊,融化在他们的血液里,装在他们胸中,然后由他演唱出来流出来,就成为一种感人至深的这样一个伟大的诗篇。所以艺人的经历,对《格萨尔》的流传和演变和在这种过程中,起着重要的作用,这是它的第二个特点:就是云游四方、漂泊流浪。

  第三就是说,世人就我们了解的情况来看,我们在过去经常做田野作业,经常下乡,和艺人接触来看呢,过去艺人生活得比较贫穷,一般都出生在贫苦的农牧民群众,或者是其他的贫苦人民家庭。贵族农奴主过去把他们当成要饭的,藏戏艺人和热巴艺人要给农奴主缴人头税 藏语叫米末,人头税表示什么,表示人身依附关系,你是农奴主,我是你的奴隶,祖祖辈辈 子子孙孙都是你的奴隶。但是惟有《格萨尔》说唱艺人不要缴人头税,米末不要缴。他要缴什么呢?他要缴乞讨税,就是到处去要饭,要饭也要缴税。过去就是税收之多,说唱艺人要去缴乞讨税和乞丐一样要缴乞讨税,就从这一点可以看出艺人地位的低下,他的社会地位是很低的,所以过去艺人自己经常(说),正像他们自己所演唱的样子,能够带走的只有自己的影子,能够留下的只有自己的脚印,除此以外一无所有。他们惟一和普通的乞丐的不同,就是能够说唱《格萨尔》,有这个技艺,靠这个技艺骈演唱,然后获取微薄的报酬。所有我们艺人,在非常困难的条件下,非常艰苦的环境里,生活待遇非常微薄的情况下,把伟大的史诗流传下来保存下来一直到(现在),这是艺人很重要的特点。

  新中国成立以后,艺人们这种悲惨的命运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说唱艺人有两个特点,有惊人的记忆力。在座的有很多同学们学习英语学习外语,但是如果有他们那种记忆力的话那就不得了,英语肯定通过八级。他那个记忆力,《格萨尔》说唱艺人的记忆力特别强,他这个和他专业有关系。一个是记忆,一个有充沛的精力充沛的激情,他演唱起来滔滔不绝,要录音或者演唱,要停止都停止不下来。比如说扎巴老人他已经去世了,他是昌都地区边坝宗县的人,后来到类乌齐演唱后来到灵芝,后来到拉萨。说他(当时)在的时候,能够讲三十多部。西藏大学格萨尔研究所在记录整理,已经讲了二十五部。二十五部是什么概念呢?这一部就是这样一部书(见视频),他(一共)讲二十五部。他现在是录音,现在由西藏大学整理,由北京民族出版社出版,现在还没有完成。扎巴老人去世十多年了,这套从书还没有编撰完。(编者注:2009年北京民族出版社出版《藏文版扎巴说唱<格萨尔王传>》)。但是如果能够完成,是什么概念呢?就是这套丛书,就是说扎巴老人的说唱本,他已经讲了二十五部。这个二十五部大概有多少呢,就是大概有六十万诗行,六百多万字。扎巴老人演唱的是二十五部等于二十五部《荷马史诗》等于三部《摩诃婆罗多》。过去《摩诃婆罗多》有二十万行,认为是世界上最长的史诗,如果用字数计算有多少呢?等于五部《红楼梦》。一部《红楼梦》,曹雪芹他写了《红楼梦》他自己也不一定能够背下来。而扎巴老人他目不识丁,他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这就是艺人一个很大的特点。扎巴老已经去世了,桑珠老人他现在已经讲了,西藏社会科学院 录音整理了五十部,现在我们刚出版他的五部。这样的话,他的篇幅比扎巴老人还要多。另外玉梅也好,青海的才让旺堆正在录音,正在记录整理。所以这个量就是非常之大。而且他们比如说同样一个《英雄诞生》,扎巴老人讲的和桑讲的各有特点,这些都只算一部,才算一百二十多部。所以这些艺人的确他们是说(有)巨大的一种艺术天赋。而且刚才讲了,在希腊也好,在印度也好,这种行吟诗人已经没有了。他们演唱的《荷马史诗》已经整理成文字,已经成了经典著作,成了古典文学名著,以书面的形式在流传。而我们最可贵的是什么?就是因为至今还在群众中流传,还有这些艺人在这儿传唱。

  所以艺人群的存在,对我们无论对《格萨尔》的研究也好,对于文艺学的研究,文艺发生学的研究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一直到现在《格萨尔》的收集整理工作,进行了将近半个多世纪,这个工作还在继续进行。我们也召开了国内外的很多学术讨论会,召开了四次国际学术讨论会,现在正在准备在青海召开第五届国际《格萨尔》学术讨论会。这说明我们《格萨尔》不但在藏族地区广泛流传,已经成为世界上很重要的一个显学学科,成为我们民间民族文学领域一个非常活跃的一门学科。现在我们收集的资料,大概有五千多盒磁带,就是将近五千多个小时,就是艺人演唱的。如果分部(来计算)有三百多部,然后收集了一百多部,就是手抄本和木刻本,这是非常大的成就。另外在学术研究领域,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这是一方面资料丰富。另一方面呢,就是出现了一批研究成果。

  我们国学大师,早在上一个世纪的三十年代就发生感慨。他们说敦煌学是个辉煌学又是伤心学。因为敦煌在我们国家,敦煌学的资料在我们国家,但是敦煌学的第一批研究成果出自国外。我们《格萨尔》也是这样,《格萨尔》的故乡在中国,在长江黄河的源头,在青藏高原,藏族人民创造了这样伟大的史诗。但是科学意义上的研究《格萨尔》的第一批专著出在国外,第一批翻译成外文的译本出自外国人之手,第一个研究《格萨尔》的机构在国外在法国在法兰西学院,后来在英国也有。但是新中国成立以后,我们经过将近半个世纪的努力,这种情况从根本上彻底地得到了改变。可以说格萨尔学。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伤心学,而是一个辉煌学,而且是我们藏族人民,同时也是中华人民感到骄傲和自豪的一个学科。

问答环节

  问:降边先生,我问一下就是对于我们的说唱艺人他是怎么产生的,有人自称是神授的你对这个问题是怎么看的?

  答:关于神授因为这个翻译,可能有不太准确,我不大赞成神授这样子说法。因为藏语叫巴仲,我翻译成托梦,神授好像是神授予的。我刚才反复强调《格萨尔》是藏族人民群众创造的,是人创造的,而不是神授的。主要是在农村牧区地理环境、文化环境,然后呢从记忆遗传来说,比如说弗洛伊德讲的集体无意识这种观点。这个可以从多学科的角度来研究,我们现在这种现象还是存在的,但是怎么研究,刚才这位同学提出这个问题,还是需要进一步的研究,进行科学的阐述。但是我有一个最基本的观点,就是说这不是神授的而是人民创造的。

  问:降边先生你好,您刚才提到《格萨尔》现在在国际上也是一门显学,可是我们就想简单知道一下国际上关于《格萨尔》目前研究的一些进展和现状请您谈谈好吗?谢谢!

  答:国际上是这样,国际上研究《格萨尔》大概是有两百多年的历史,而最著名的学者在国际上有影响的一个叫达卫妮尔,法国的女士。她在藏族地区呆了八年,当时说独身主义者,她不结婚,她说要嫁给《格萨尔》。在那儿以后她就写了格萨尔超人的一生,回去以后先用英文在伦敦出版,作为她的博士论文,后来在法国用法文出版,在世界上影响很大。这个就引起了后来,就刚才讲了,第一个法兰西学院在那儿因为了她这样一个杰出的学者,就成立了一个法兰西学院格萨研究所。可以说是世界上第一个真正科学意义上的格萨尔研究所,就是在法兰西学院成立。我们和他们一直有很多交往,我也到法兰西学院进行过学术采访;他们有专家经常到中国来,到现在延续下来。法国的学术界,有一些法国青年,把达卫妮尔当成一种英雄,前一段时间他们又搞了一个电视连续剧,还纪录片。还有一些大学生,法兰西学院的学生,他不一定是搞文学的,他这种精神,这种探险精神,他们就是沿着达卫妮尔的路线走。就是到西藏地区到整个《格萨尔》流传的地区包括前苏联,他们拍了很长的电视片。电视片我当时在那个时候是用德语广播的我也听不太懂,但是看到那些镜头很受感动。法国是这样,后来芬兰、苏联、前苏联,现在是俄罗斯,现在叫高尔基世界文学研究所,那里面有专门研究《格萨尔》的,再一个像蒙古人民共和国,蒙古人民共和国科学院专门从事《格萨尔》研究。他们文学所的所长旦丁策伦,他的第一个博士生论文,就是写的《格萨尔》研究。《格萨尔》所以这样的话,现在据我们了解,目前世界上大概有四十多个国家研究《格萨尔》,但是他们和我们体制(性质)不一样。我们比如社科院少数民族《格萨尔》研究,我们就是专门从事。他们一般情况把《格萨尔》史诗当成一种百科全书,从多学科的角度,有些人是从有语言的角度,刚才讲的有些从民族的角度,有些从历史的角度,有些从宗教,有些从民族关系的角度进行研究,跟我们体制也不完全一样。但是就我们所接触世界上四十多个(国家)。我到英国去的时候,英国牛津大学剑桥(大学)都有人专门从事《格萨尔》研究。

  问:降边老师讲得很好,《格萨尔王传》这本长篇史诗是辉煌的史诗。听了以后我们觉得很兴奋。我们一般读者要看得到很不容易或者是出版一些普及本,或者在出版方面有些其他方面的宣传普及办法,所以我想问一下,这方面有什么计划没有,或者有什么这方面的想法没有?

  答:这个问题很好,提得很好,钟敬文老师,他就强调一方面做好《格萨尔》收集整理工作,这是世界文化宝库中很重要的珍品,另一方面要做好普及工作,普及工作我们也是在这个里面在尽尽力做着。但是这个翻译工作是很难的,翻译史诗很难。这个工作我们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所,刚才这个同学讲了现在正在翻译《摩诃婆罗多》,现在印度的两大史诗《罗摩衍那》是季羡林教授毕生之精力翻译出来七卷。而《格萨尔》正在筹备之中,希望在座的,我想很多年轻的同志,我也向你们发出呼吁,希望你们也能够参与这个工作。我们共同来做好这个工作好不好。去年十月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召开全体大会,一共有一百四十多个国家的代表参加。在这时候呢,我国的《格萨尔》被列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02年到2003年度的千周年诞生的活动。那时候在全国就在2002年到2003年度全世界一共有四十几个项目,比如包括法国的雨果诞生两百周年,还有大仲马诞生三百周年的活动,而我们《格萨尔》作为参与活动。咱们中华人民共和国就这一个项目。现在有关的活动正在积极进行。我们一定要把握好这个时期,搞好千周年的活动,推动格萨尔带来的发展,推动藏族文化事业的发展。这对我们提高中华民族的民族自尊感和自信心也好,增强祖国大家庭的凝聚力和向心力,和新活力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无论从民族关系角度来讲,无论从学术价值来讲,无论从政治角度来讲都是非常有意义的事。今天我就跟同学们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责编:徐言 录入:张素琴)

 
  降边嘉措老师的讲座至今已有9年。2009年,“格萨(斯)尔史诗传统”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现如今,《格萨尔》的保护工作已经形成了政府主导,学者与社会力量齐头并进的局面。
  现任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的诺布旺丹说:“近十年可以说是《格萨尔》走向世界的十年,是《格萨尔》研究从宏观进入微观的十年,是《格萨尔》从学者视野走向大众视野的十年。”

  尽管我们面临着《格萨尔》的口头传统濒临衰亡的严峻局面与挑战,然而挑战与机遇始终是共存的。庆幸的是,我们仍然生活在史诗活形态存世的时代,与荷马史诗、印度史诗的研究者相比,我们有幸面对《格萨尔》艺人及其演唱这一活生生的的口头传统,只要我们肯付出艰辛走向田野,就可以扑捉到这一口头传统的脉动,通过观察、记录、研究,为世界史诗研究增添鲜活的资料,以研究指导抢救与保护。
  ——杨恩洪:藏族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概览

 

  《藏族史诗<格萨尔>申遗始末》
  9月26~28日在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上,我国的《格萨(斯)尔》被批准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详细]

  《降边嘉措的翻译之路》
  降边嘉措在藏语里的意思是智慧的海洋,正好与八世达赖喇嘛的名字一样,降边嘉措也确实与达赖和班禅活佛有着不解之缘,他是我国少数几个为十四世达赖和十世班禅都担任过翻译的人。[详细]

  《诺布旺丹:<格萨尔>申遗成功是个里程碑》
  最主要是把原生态文化环境保护好,有了这个根,就像喷泉一样,水源源不断流出来。水里头掺果汁啊什么,精加工深加工,都没有影响。源头保护好,枝繁叶茂,越大越好。[详细]   
     

 
 
姓 名:
城 市: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诚聘英才  |   广告服务  |   频道导航
中国西藏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China Tibet Onlin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8336000
京ICP备 1405680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7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