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西藏多棱镜 > 梦圆他乡 > 文章

京萨:绝症压不垮的藏族女军医

周东浩 向刚尔 朱航满    发布时间: 2013-09-13 15:59:00    来源: 解放军报

绝症压不垮京萨


绝症压不垮京萨 毛会彬摄

  京萨,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烧伤整形科医生。2009年初,在一次检查中,京萨被确诊为肝癌,而且是晚期。她是该院历史上第四个不幸罹患肝癌的医生,而之前的那3个人从发现到去世都没有超过半年。

  京萨所在单位在北京航天桥西侧200米处,紧挨着马路,每天来这里求医的人络绎不绝。2008年隆冬,烧伤整形科又迎来了繁忙期,很多人也都想赶在节前做完手术,好利用春节长假在家休养,恢复体力。每每这时,也是京萨最忙的时候,有时一天要做好几台手术,一站就是大半天。过去一整天手术下来,她也不觉得有多累,可最近京萨却越来越力不从心了,经常累得瘫在椅子上不想动,而且胃疼得寝食难安。看着日渐消瘦的京萨,领导和同事劝她检查身体或休假调养,她这才想起来自己已有两年没做全面体检了。

  春节假期刚刚结束,病人从外地陆续赶过来。京萨在一个星期之内又收治了9个病人,她强撑着身体不适认真地做好每一台手术。她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我今天下手术后去抽个血,明天抽空去化个验。“常规的检查没发现问题,而自己的身体明明在每况愈下,我是要生一场大病了吗?”京萨沉吟道。尽管她不愿意往坏处去想,但她还是决定作一次肿瘤方面的检查。

  那天天空并不晴朗,牛毛般的细雨密密麻麻地下个不停,是入春来的第一场雨。京萨和往常一样交班、查房。她回到办公室正查看当天手术安排,突然,一阵电话铃声打破整个病区的宁静。

  “京主任,您的病理报告出来了,请过来一趟”。这时的她才恍然大悟,想起两天前的检查该有结果了。

  “我现正准备上手术,明天过去拿报告吧”。京萨说。

  “不行,你必须马上过来,手术留给其他人做。你真是不要命了!”电话那头传来十分严肃的声音。放下电话,京萨显得有些迟钝,莫非体检真出了什么问题?

  京萨接过报告,一串可怕的书写文字映入她的眼帘:“肝部长出12×16cm肿瘤”。凭着医生的职业敏感,京萨一下惊呆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是看错了?慌乱片刻之后,她恢复了镇定。在一边的病理科专家面对着京萨,沉默无语。

  “是不是弄错了,还是诊断有误?”京萨目视着眼前这位专家。

  “从做B超的X光片来看,我们的确发现你的肝上长了一个肿瘤,而且比较大”。专家说。

  顿时,京萨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嗡嗡作响,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愿相信这是事实。她揣着病历诊断书,没有告诉家人,默默地向自己的病区走去,她的脚步越来越沉重,仿佛整个人掉进了万丈深渊。

  为了进一步论证病情的真实性,京萨决定再做一次全面复查。

  当天下午,京萨做完最后一台手术,向在医院门口等候她的丈夫走去。为不引起丈夫的怀疑和看出破绽,京萨在大门口拐弯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迎上来的丈夫打开车门,京萨强装出一丝笑容。坐在车上,京萨怎么也不敢多看丈夫一眼,目光始终凝固在远处。她摇下玻璃,任凭带着凉气的风吹乱她的头发。她想起春天会使万物充满生机,绿色象征着生命,而自己正处于人生最美好的时节,怎么就很快要和这个她无比热爱的世界告别了呢?她多希望上午得知的一切是“假的”或是“不准确”。丈夫似乎看出了她的心事,于是便问:“亲爱的,今天结果出来,怎么样?”

  “死不了,放心吧,上帝不会让我这么早就去上天堂,还有那么多患者需要我手术呢。”京萨说完扭过身子朝丈夫一笑。

  丈夫感觉妻子说话有些异常,怀疑是不是真出“大事”了,他将车靠在路边停了下来,认真地对着京萨说:“快告诉我检查结果!”

  京萨知道丈夫是个认真的人,尤其在这个事情上再隐瞒下去只能给他带来焦躁和不安。于是说,明天我再去301医院作个检查,最后才能确定。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京萨早早起了床,她没让丈夫送,一个人悄悄搭上公共汽车到了301医院。医生带她到体检室抽完血、作完B超等各项检查后,京萨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她希望今天的检查结果能推翻昨天的检查结果。人闲着心里更着急,京萨一如既往地在手术室忙碌着。不知是几个小时还是十几个小时后,京萨做完最后一例手术,一位肝病专家将她叫到了办公室,赫然在目的检查结果表明,她是“肝癌晚期”。

  担心还是变成了现实。那一刻,京萨一阵眩晕,一下瘫坐在凳子上。十几分钟后,她揣着病历往外走。一步三思,她的脚步越来越沉重,她想了很多很多,最终也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得了这么个病。还有患者等着她手术,她对自己说,我不能就这样倒下……

  那天,做完手术,开好医嘱,给助手交代好术后护理事项,京萨跟往日一样又有条不紊地处理了几件工作上的事。当办公室只剩下她一人的时候,她关上门。需要帮助的患者可能帮不上了,亲密无间的同事可能再也见不到了,自己的生命可能就要画上一个休止符号了,悲痛伤感之情油然而生,生性刚强、很少掉眼泪的她此时再没能控制住自己,大哭了一场……

  第二天,她没有去参加每天的交接班,而是直接去了病房住院。“想着我要是坐在办公室等着大家交接,我肯定会哭。”

  全面检查后,京萨问医生:“‘五一’节我还能跟你们一起过吗?”

  “没问题。”

  “那‘十一’呢?”

  ……

  在场的医生一片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