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西藏多棱镜 > 梦圆他乡 > 文章

京萨:绝症压不垮的藏族女军医

周东浩 向刚尔 朱航满    发布时间: 2013-09-13 15:59:00    来源: 解放军报

  京萨出生于北京,成长在拉萨。她说,她刚出生时,母亲没有乳汁,她靠吃同病房产妇阿姨的奶度过了生存危机,医院的一些解放军叔叔和好心人得知后,也纷纷为她送去营养品。为感谢这些素不相识的解放军和首都北京,母亲为她起了这个名字——京萨。

  拉萨是京萨的家乡,而问起其所属民族,她笑称是“团结族”,因为她父亲是汉族,母亲是藏族。具有汉藏血统的她,既有汉族姑娘的婉约细腻,又有藏家女儿的热情直爽。

  在母亲的善行熏陶下,京萨从小就是一个乖巧懂事的孩子。在那个“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年代,京萨家里的经济条件还不错,呢子短大衣、红色小靴子,她可以穿得像小公主一样。然而,母亲却不让京萨有任何的优越感。那一年,母亲买了劳动布给京萨做了一身新衣服,对她说:“我给你的衣服上打上补丁,你能不能穿到学校去?”京萨 瞪大清澈的眼睛坚定地说:“能!”于是,母亲就在那身新衣服的膝盖和屁股处分别打了一个补丁。第二天,懂事的小京萨高高兴兴地穿上这身衣服上学去了。

  孩提时代京萨有个梦想,就是当一名解放军。那年,16岁的京萨即将高中毕业。一天晚上,父亲将京萨叫到房间问:“女儿,你要报考什么学校?”京萨眨眨眼睛说:“报考军校,当名军医,为西藏边远地区穷苦人民治病。”父亲很认真地说:“考学是人生大事,你可得想好哦!一步走错,步步皆错,要不你就报考西藏地区的院校吧!离家近,还能照顾家人。”京萨默不作声,母亲看出了京萨的心事:“要考军校,也不拦你,自己的路自己去走吧!”就这样,京萨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军医系,为自己选择了一条终生不悔的路——做一名军医。

  离开家乡到重庆上大学没多久,言传身教的母亲又给京萨上了人生一课。一次,母亲来学校,京萨特意带母亲去市场买菜,想给母亲露一手,以示自己能够独立生活,好让母亲彻底放心。买菜的时候,京萨学着别人的样子,在称重之前先甩了甩菜上的水,又择了择不新鲜的菜叶。当京萨正得意地想和母亲炫耀自己的做法时,突然发现母亲的目光变得越来越凝重,莫名之际,母亲严厉而生气地开口说:“你能来大学深造为的是什么?学知识又为了什么?这些你想过吗?!今天你能抠这几分钱并不代表你懂得节约了或者长大了,我觉得你读大学该读懂生活的真正含义!今天你抠了这几分钱,意味着农民的汗水付出却不能很好回报,孩子,你是大学生,正是学习的最好时候,什么年龄要做什么年龄相应的事情,这不是你该去做的事啊!”

  母亲的语气虽说严肃却又饱含期望。京萨马上读懂了母亲的心。从此,课桌旁、图书馆、实验室、各种研讨会现场,随时可见京萨青春昂扬、神情专注的面孔,商场、市场,学生喜欢放松的各种娱乐场所,再难觅见京萨的身影。心无旁骛,成就学业,成就天使之梦,成了京萨生活的目标和追求。

  1983年,京萨大学毕业后分配到304医院(现在为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工作。真正走上手术台,拿起手术刀那一刻,她才深切感悟到这身白大褂所意味的责任、重托,她暗暗鼓励自己,当医生就要当一名好医生。

  刚来医院,年轻的京萨在普通外科轮转,在一个常规手术中,她给一位经验丰富的老主任当助手。早晨8点半开始,京萨跟着主刀大夫走进了手术室。岂料,手术刚开始就出现了意外,病人出血不止。只见老主任熟练地处理着紧急情况,眼神里没有丝毫惊慌。由于患者出血严重,直到晚上10点手术才做完。年届花甲的老主任走出手术室,详细交代完术后护理事项,便精疲力竭地瘫坐在椅子上。京萨的任务此时还没有完成,因术后病人病情仍然不稳定,她必须在病房看护,以防不测。这一守就是一个通宵。前后32小时,京萨没有合过眼,奇怪的是她并无倦意。因为这32小时给了京萨一次心灵的洗礼,使她真正明白了做一名合格的医生是多么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