诵经声中聆听现代僧人生活.jpg

许多人都对西藏僧人的生活感到好奇,在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里,他们是如何能做到安心于简单而平和的生活?当世界变化的步伐越来越快,僧人们的生活是否也随之改变?

学经·用一生追求佛学 

 
 

一名藏传佛教学经僧人的求学之路

  学经生涯是辛苦的。仁青每天凌晨五点半就开始了一天的学习,晨读近三个小时后,九点半准时到经师那里学习经文,聆听经师的讲解。十一点到十二点,学经僧人们则集中到寺庙后院开展辩经。中午稍作休息后,下午三点半继续到经师那里学习三个小时。然后是两个小时的晚诵时间,直到九点。[详细]

  一周学习六天,一年两次假

期,时长两个月,年复一年,周

而复始。一般说来,藏传佛教格

鲁派的学经僧人们经过大约18年

的反复锤炼,终于初通《五部大

论》,可以有资格考取初级格西

学位了,相当于大学本科水平。

格西复考接续藏传佛教历史

  2004年6月,格西拉让巴学位预考在拉萨大昭寺举办,这项考学制度在中断16年后重获恢复。一年后,从预考中脱颖而出的6名僧人被授予格西拉让巴学位。这批等待了太久的学僧大都已迈入古稀之年,是“格西拉让巴历史上平均年龄最大的一批”。[详细]

 

西藏僧人加央津巴的一天

  在寺外,与他同龄的年轻人业余时间或许会热衷于谈情说爱、玩网游、看电视剧,作为僧人的加央津巴最大乐趣便是读书。“我空闲的时候一般就是看书和写作。除了经书,我最喜欢的就是历史方面的书籍,读书能让我了解更多外面的世界。”[详细]

生活·寺院现代气息渐浓 

 
 

西藏藏传佛教僧人的现代化融入

  随着现代电子设备在中国市场的普及,智能手机也进入了许多藏传佛教寺院里。扎什伦布寺寺管会一名负责人达瓦扎西介绍,现在寺里很多僧人都开始使用智能手机,学经班的僧人更是几乎人手一部。“以前碰到不会的词都是查字典,现在我和同学们基本上都是直接在手机上查,方便很多。”仁青说。[详细]

  信息化的便捷让藏传佛教僧

人们更加深度的融入到现代社会

中。在年轻僧人中,使用博客、

微博和微信的人不在少数。现代

产品为藏传佛教僧人们了解世界

提供了便利,但对于部分学经僧

人来说也是一种挑战。

甘肃夏河拉卜楞寺小喇嘛的足球赛

  一月中旬,冬日里的甘肃夏河拉卜楞寺游客较少,相对冷清。在寺院一角,和煦的阳光下,四五个小喇嘛们在欢乐的踢球。场地不大,皮球也很小,用两块木板搭建的球门也仅仅一米宽,小喇嘛们分成两队,互相进攻。[详细]

 

次仁顿珠的一天 紧张、充实、快乐

  16岁时,次仁顿珠对英语产生了浓厚兴趣,但当时寺院里没有英语班,他坚持自学并经常向导游请教,英语水平不断提高。2004年4月,由次仁顿珠编译的《藏英佛学小词典》出版。2005年2月,次仁顿珠用自己的积蓄买了一台电脑,并配备了打印机。[详细]

梦想·坚守中从未止步 

 
 

郎木寺僧人上海有间“唐卡馆”

  小时候,贡乔每日在佛学院念经学藏文。闲暇时,9岁的小贡乔便静静地蹲在师父身旁看他画唐卡。“师父看我那么喜欢唐卡,就开始教我。11岁独立作画,就这样画了30多年”。贡乔的绘画技巧延续了师父的技艺,慕名而来的藏民络绎不绝。[详细]

  在繁重的学经任务之外,藏

传佛教僧人的生活可谓丰富多彩

。他们之中有人怀揣摄影梦,有

人从小爱画唐卡,在种种磨难前

,在生活的变迁中,他们不曾放

弃,一直在为梦想努力。

四川阿坝藏传佛教僧人用旦的摄影梦

  用旦说,读小学时自己从父亲那里要到了一台海鸥相机,从此就爱上了摄影。那时在儿童节给同学们拍集体照、春节时给乡里人拍拍全家福,让自己成为了当地的名人,还赚了些工费。1990年进入格尔登寺,虽然课业繁重,但用旦并未因此放弃摄影这一爱好。[详细]

 

活佛父子举办西藏图片展

  斯里兰卡总理贾亚拉特纳贾亚拉特纳高度评价了西藏和平解放后取得的巨大发展。他说,活佛十世德木·丹增嘉措父子拍摄的这些珍贵图片,是斯里兰卡人民了解西藏的一个窗口,有助于加深他们对中国特别是西藏的了解,对推动两国民间交往有着积极的作用。[详细]

艺术·绽放于指尖的精彩 

 
 

酥油花艺僧:指尖上的坚守

  “酥油花是世界上最好看、最震撼人的花”、“酥油花不是真花,但是绝对比真花还要好看。”然而,梅花香自苦寒来,酥油花是冰与严寒缔造的美丽,在异常艰苦的制作过程中,在数百年岁月的更替中,塔尔寺世世代代的艺僧们一直坚守着这门艺术绝学,有的付出了一辈子的坚守。[详细]

    在藏传佛教僧人中,有一种

僧人,从进寺那天起,其主要功

课和职责就是学习技艺、创作作

品,比如画藏传佛教八宝图、制

作酥油花,他们被称为艺僧。在

艰苦的条件下,他们坚守着世代

传承的技艺。

最独特、最精致的宗教艺术:西藏坛城沙画

  藏传佛教中有一种最独特也最精致的宗教艺术,每逢大型法事活动,寺院中的喇嘛们用数百万计的沙粒描绘出奇异的佛国世界,这个过程可能持续数日乃至数月。但是,喇嘛们呕心沥血、极尽辛苦之能事创作出的美丽立体画卷,并没有用来向世人炫耀它的华美。[详细]

 

拉卜楞僧人果洛·希热布的唐卡情结

  希热布师傅一边打造他的唐卡艺术中心,一边诲人不倦。他的学生久美尖措1997年开始学习唐卡艺术,对唐卡艺术着迷而坚定,他说:“这是一门丰富多彩的艺术,今后,我想在弘扬藏文化方面超过师傅,毕竟现在是信息时代了。”[详细]

社会·爱国爱教 慈悲济世 

 
 

活佛高僧上“两会”评述西藏寺庙新变化

  过去五年、特别是过去一年多,西藏有1000多座寺庙,通水、通电、通道路、通广播电视,寺庙维修,保护文物;以前僧尼看病难,现在不仅可享受医保补贴,还可按月领取养老金,医生还上门免费体检。宗教界委员们说,“这是广大僧尼多年来从未遇到过的好事”。[详细]

  “庄严国土、利乐有情”是

藏传佛教的优良传统,爱国爱教

历来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舟

曲泥石流、芦山大地震,僧人们

挺身而出,奔赴灾区;“两会”

上,他们积极参政议政,建言献策。

十一世班禅成熟参政 中国各界寄予厚望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学诚法师说,十一世班禅虽然年轻,但非常沉稳,又很谦和,展现出过人的气质和风范,也体现出慈悲的涵养和戒定慧的功夫。“用佛教界的话说,是大德再来。这是藏族人民的幸事,也是佛教界的荣耀。”[详细]

 

四川藏传佛教界抗震救灾纪实

  旦增·龙多尼玛说,虽然当时身上只有3万块钱,但只要见到一个老百姓,他就给钱,每人100块。一家一户地问,有人员遇难的,只要家人同意,就在他们门前念一会儿经,超度遇难者。在他的倡议下,竹庆寺已向灾区运送了价值20余万元的救灾物资。[详细]

结束语

在当今快速发展的时代,藏传佛教僧人的生活也随之发生了很多变化:他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电视、网络、广播走进寺院,“博客”、“微博”、“微信”也成为他们口中经常出现的词汇,智能手机、单反相机也经常应用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在与外界联系越来越紧密的同时,寺院内僧人生活的平静并没有被打破。在寺外年轻人正在忙着谈情说爱、玩网游、看电影电视的时候,僧人们的主要功课则是学经,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选择成为一名僧人,便意味着选择了平静、安宁的生活。

  本期责编:翟新颖 录入:翟新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