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13年,深情牵动海南与西藏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侯赛发布时间: 2015-11-09 10:13:36来源: 南海网-海南日报

从南海之滨到高原之巅,13年来,来自海南的援藏导游志愿者们已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因高原反应而彻夜无眠;有多少次因旅游中遭遇泥石流,与死神擦肩;有多少回因旅游车中途抛锚,借宿在藏族同胞家中,得到亲人般的热情款待;还有多少次他们在“转山”途中,身体乏力时,藏族同胞们热情地帮他们扛起行囊……

在西藏的这道风景线上,来自海南的援藏导游们不仅流了汗,流了血,也流了泪,而汗水和血泪凝结的是永不磨灭的西藏情深。

难忘高原艰苦磨砺“无论身体有多好,到了青藏高原,每一位援藏导游志愿者都要接受高原的‘礼物’,那就是一系列的高原反应——头痛、呕吐、失眠,还有强烈紫外线照射下痛苦的‘换脸’经历。”2003年首批入藏的援藏导游志愿者朱珺,难忘刚到西藏时,痛苦的高反经历。“鼻子里,眼睛里,都是血痂,头又重又沉,半年来,几乎没睡过一个踏实觉。”

每次提到最艰苦的带团经历,援藏志愿者们都会不约而同地提到冈仁波齐山。冈仁波齐山,是一座被称为世界中心的神山,海拔5000多米,常年在此处“转山”的国内外信徒不断,转山一圈53公里,一般要花上3天功夫。

“脸上的皮肤火辣辣的疼,洗脸时,用手轻轻一搓,皮肤就像污垢一样掉下来!”对于曾先后两次援藏的李业丰来说,那种疼痛是一辈子的深刻记忆。

难忘数次惊魂之旅“在西藏,身体上的疼痛根本不算什么,那些‘要命的事儿’,才是一辈子烙在心里的。”曾先后4次公派援藏的王大栋,历过过不下于5次惊魂之旅。

2005年,王大栋第一次入藏。一次,他带团从西藏樟木口岸去尼泊尔,不料路上下起倾盆大雨,发生泥石流。“我坐在最前面的车子带路,我们的车过去后,不到30秒,跟在队伍最后面的5辆越野车全部被泥石流冲到100多米深的山涧中。”王大栋回忆起来当时情景,声音依然有些颤抖,他亲眼看着20个人大喊着被冲下山涧,最终无一幸存。

当记者问他,这么多次死里逃生,为什么还一次次申请援藏时,王大栋告诉记者,“虽然路途艰险,但每当夜晚,抬头看喜马拉雅山那璀璨的星空,美丽的星空下,还飘着鹅毛大雪,那是一种幸福,就感觉一切惊险都值了!“

难忘藏胞深情厚谊

除了这里迷人的风景和璀璨的文化,淳朴的藏族民风,也让无数援藏导游在这里找到归宿。

“虽然我们不懂藏语,但藏族同胞脸上真诚质朴的笑容,就是最好的语言。”多次入藏的王大栋,已经与每一条旅游线路上的藏族同胞结下了深厚的情谊。王大栋永远记得艰苦岁月里,在惊险的带团路上,藏族同胞们给予他的无私帮助。在援藏的前几年,西藏的路况依然很差,半途旅游车抛锚的情况时有发生,因此,他不得不向居住在附近的藏族同胞借餐借宿。

“在藏族同胞家里吃饭,他们总是端上最好的酥油茶,最好的风干牛肉给你,他们的热情让人感动。”王大栋告诉记者,为了表示感谢,他经常给藏族同胞家里留一点钱,但他们拒收。王大栋总会在再一次路过的时候,带上小孩子的衣服,还有文具等礼物,力所能及地帮助他们。

而对于2013年被公派援藏的志愿者周传海来说,他最难忘的,就是已经数不清多少次,在“转山”途中,得到藏族同胞的热情帮助。

13年援藏,刻骨铭心,虽然西藏气候恶劣,生活条件艰苦,但还是有不少优秀的援藏导游志愿者纷至沓来,为了心中的那份信念和理想,也为了架起西藏与外界沟通的那座桥梁……

(责编: 王艺灵)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