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住院分娩“零支付” 5年间甘孜县孕产妇死亡率降为“零”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刘锟 雷兹发布时间: 2017-04-18 08:37:16来源: 四川新闻网

医生回访白玛拉姆,了解她和孩子的近况。

春季的高原小城甘孜县,暖阳照耀大地,春意盎然。该县人民医院三楼妇产科的一间病房里,一缕透窗的阳光带来温暖,22岁的赤称志玛望着熟睡中的初生婴儿,脸上漾开幸福的笑容,再过几天,她和孩子就将出院回家。赤称志玛说,自己生宝宝没有花一分钱,还能享受现代医疗和悉心照顾,这让她充满感激。

赤称志玛是甘孜县每年住院分娩的几百位妈妈中普通的一员,也是甘孜县健康扶贫工作的一个缩影。2012年以来,在成都龙泉驿区的对口支援和甘孜县的努力下,甘孜县农村孕产妇住院分娩率提高23.87%,孕产妇死亡率由2011年的160/10万降低到2016年的零死亡,“零”的支付,创造了“零”的奇迹。

回顾:

经济困难是主因 农村孕产妇多选择在家分娩

说起过去和现在孕产妇住院分娩的情况对比,甘孜县人民医院院长周林勇深有感触。周林勇说,过去甘孜县的农村孕产妇,有相当多的比例选择在家分娩,而不是到医院。“即使是在2009年国家对农村孕产妇住院分娩实施补助政策后,也有不少农村孕产妇不愿意到医院,这里面有观念问题,有习惯问题,也有经济问题。”周林勇说。

数据可以提供佐证。据统计,2011年,选择到正规医疗机构进行住院分娩的甘孜县农村孕产妇仅占总数的69.92%,远低于当年全国98.7%的平均水平,这直接导致了很大一部分农村妇女得不到有效的孕产期保健,孕产妇死亡率和婴幼儿死亡率均超过当年全国平均水平。

农村孕产妇为什么不愿意到医院分娩,而宁愿冒着危险在家分娩?甘孜镇瓦巴村村民,同时也是两个孩子母亲的白玛拉姆有过切身体会,她的第一个孩子就是在家中分娩,第二个孩子则在县人民医院出生。

“我们农村人长期以来的习惯,就是在家里生孩子。我们也不懂多少科学道理,只知道到医院是要花钱的。”白玛拉姆说。她是瓦巴村建档立卡的贫困孕产妇,在她看来,即使国家对住院分娩有一定补助,但也有一部分需要自己支付。缺乏医疗卫生知识,又难以承担经济上的负担,让她选择在家分娩。

挂任甘孜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局长助理的龙泉驿区扶贫干部张体延,总结了之前几任扶贫干部的调查结论。他说,农村孕产妇不愿意住院分娩,主要与其经济收入、生活习惯、民族风俗和缺乏科学认知等因素有关,“其中,绝大部分农村孕产妇家庭经济收入较低,支付住院分娩医疗费用困难是主要原因。” 张体延说。

转变:

住院分娩实现“零”支付 5年间孕产妇死亡率降为“零”

改变要从5年前说起。

2012年,成都龙泉驿区开始对口支援甘孜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工作。保障贫困农村地区的基本医疗卫生服务,成为一项迫切任务。而在卫生服务的主要指标中,孕产妇死亡率、婴幼儿死亡率、平均期望寿命又是最重要的三项。

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一项针对农村孕产妇的健康扶贫新政策得以出台。2012年,龙泉驿区和甘孜县卫生计生行政部门通过探索,制定了《成都市龙泉驿区对口援助甘孜县农村孕产妇住院分娩补助项目实施方案》,在国家住院分娩补助政策上,对甘孜县农村住院分娩孕产妇额外再补助500元/人,补助资金来自龙泉驿区财政对口援藏项目资金,每年合计约30万元。

扶贫更要扶技术、扶思想、扶习惯,当年起,一批批专业的妇产科、儿科、超声等相关领域医生,从成都平原千里驰援,为雪域高原上的妇产科、儿科专业技术人员提供免费进修学习、专题培训。新闻报道、政策宣传、公益广告等宣传形式,免费的超声检查,经常性的孕产妇随访、健康教育,引导更多孕产妇走进了医院,白玛拉姆就是其中之一。

第一个孩子在家分娩,历经过生命危险,更难言母婴保健。2016年底,了解到政策的白玛拉姆怀着二胎住进了甘孜县人民医院,在医生的帮助和照顾下,她顺利产下一名男婴。说起这项政策,白玛拉姆脸上堆满了笑容,“现在到医院生孩子,自家一分钱也不用出,医护人员对我们很照顾,孩子很健康,我作为母亲也恢复得很好。”白玛拉姆说,村里的很多妇女如今都愿意到医院去生孩子了。

据介绍,通过龙泉驿区和甘孜县5年的共同努力,甘孜县农村孕产妇住院分娩率从2011年的69.92%提升到2016年的86.61%。孕产妇死亡率由160/10万降低到了零死亡,婴幼儿死亡率由27‰降低到了4.5‰,均低于2016年全国平均水平。(甘孜县委宣传部供图)

(责编: 央卓)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