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洱海边的爱心图书馆:一场与书有关的阅读公益活动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上官云发布时间: 2016-03-15 09:41:53来源: 中国新闻网

  

  大理小邑庄完小的孩子们。

  “目前,推进全民阅读的着力点还是在城市。我希望更多人能关注边远地区孩子们的阅读情况。很多时候,他们不是不爱读书,而是没有合适的书可以读。”近日,《全民阅读促进条例(征求意见稿)》公布,截止3月15日,面向社会征求意见。提及此事,供职于北京出版集团的毛雷谈起了自己积极参与的阅读公益活动,“在促进全民阅读的一系列活动中,对于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书籍的质量是相当重要的”。

  洱海边的旅行和有关读书的对话

  毛雷口中的阅读公益活动始于一次云南之旅。2015年初,毛雷休年假,并选择在云南度过这8天的时间:从北京出发,到昆明、大理、丽江、西双版纳。由于行程有别,毛雷与同行的三位伙伴约定于昆明暂别,一人来到大理。也就是逗留在大理这一天,改变了毛雷整个休假计划。

  当天,毛雷投宿在大理洱海旁边的一家客栈。逛完了古城,他打开了话匣子,天南海北地和客栈老板闲聊。就在这个空当,一个名叫“树涛”的孩子跑了进来。当时,他是大理镇小邑庄完小的五年级学生。客栈老板娘对他的印象是“特别聪明,但成绩不好,不爱看书”。

  “我问树涛为什么不爱看书,他就反问我‘书有什么好看?没意思,不喜欢’。”这句话让毛雷十分诧异:先不说别的,现在的国内外童书绘本琳琅满目,连大人都愿意翻一翻,何况对新鲜事物充满好奇的孩子们呢?

  还是老板娘揭开了谜底:树涛学校的书都太老旧了,不怪孩子们不喜欢看。同时,她建议毛雷“有时间,你可以去看一看”。

  “我说,有机会,就去看看。”毛雷说,就在两个人对话的时候,树涛已经不声不响地拿起他放在一旁的一本书认真翻看起来,不久就没了动静。

  第二天一大早,毛雷离开了客栈,来到丽江与同伴汇合。但他却怎么也放不下洱海边上的事情了,眼前总是浮现树涛认真看书的样子,耳边响起的是孩子的话,“树涛在那天晚上回家之前悄悄跟我说:叔叔,你有全是狗的书吗?我喜欢狗,我希望全世界的人都养狗”。

  “我跟他说,有。”毛雷说。

  大理小邑庄完小崭新的图书室

  一场助益全民阅读的公益活动

  或许是因为这个承诺,将同伴送至西双版纳后,毛雷改变了休假计划,重新订了机票,第二次来到大理。毛雷说,他想弄清楚为什么树涛嘴上说着不喜欢,但看起书来还是那么认真,“苍山洱海,如此美丽丰饶的地方,为什么学校的书无法吸引天真烂漫又朴实的孩子们”。

  看到这位去而复返的旅客,客栈老板娘笑了笑。毛雷说,他能领会这一笑的含义,“也许曾经住在这里的很多人都知道这样的事情,也都许诺过‘有机会去看看’,但行程匆匆,最终未能实现”。

  老板娘带着毛雷去了树涛就读的学校——这是一所位于洱海之滨的完全小学,6个年级,158名学生,7位老师,条件有限。至于学校图书馆的藏书,毛雷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大量纸页泛黄、油墨模糊的十几、二十、三十年前的出版物摆在摇摇欲坠的书架之上。倒是也有看起来比较新的书,但作为出版业的业内人士,我可以分辨那些名为‘馆配’的产品质量有多差。”毛雷很无奈地透露,他甚至在图书馆里发现了一本《无线电学》,“这根本没法让孩子们爱上阅读”。

  毛雷将眼前看到的景象拍照发了朋友圈,并提议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孩子们。“那条朋友圈获得了很多点赞,哈哈。”毛雷回忆道,“再后来,我在北京电视台工作的师兄给我打了电话,聊了很多。我们决心一起为孩子们做点儿什么。”

  回京后,毛雷向自己供职的北京出版集团领导汇报了开展阅读公益活动的想法,得到了大力支持,“再后来,北京出版集团和北京电视台携手合作,发起了‘带本书,给家乡的孩子们’大型公益活动”。在多方努力下,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这场有关全民阅读的公益活动中来。

  “去年3月31日,第一座‘爱心图书室’在河北省唐山市高淑珍爱心小院建立。对了,期间树涛也得到了那本‘全是狗的书’,他很高兴。”毛雷回忆道,2015年12月4日,小邑庄完小孩子们期待已久的爱心图书馆也建成了。

  “那天,我突然觉得所谓的辛苦都不算什么。”仿佛卸下重担的毛雷,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偷偷哭了一把。

  小邑庄完小的学生们正在看书

  优质馆配图书从何而来

  捐建爱心图书室的公益活动还在继续,在这个过程中。除了前后奔走之外,毛雷有了一个更深的体会:现在推广全民阅读着力点和着眼点主要还是在城市,或者说大城市,“我们能看到一些送到基层乡村的图书,无论是农家书屋还是中小学馆配图书,这些书的质量实在不能令人满意”。

  在《全民阅读促进条例(征求意见稿)》中,第二章第十二条明确提出,公共图书馆、中小学图书馆(室)、农家书屋、职工书屋、社区书屋、基层综合文化中心、公共阅报栏(屏)等全民阅读设施管理单位应当保障和满足公众的基本阅读需求。对这个条款,毛雷觉得“很及时”。

  “对于全民阅读,国家一直在不遗余力地推广,也取得了成效。但仍有少数专门做馆配的书商以低成本、低折扣、高码洋的图书以次充好,从中牟利。”毛雷有些担忧地说,在一系列促进全民阅读的活动中,对于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来说,书籍的质量十分重要,“否则,他们还会喜欢阅读吗?”

  “人,生来平等,在阅读上也是如此。不能因为空间与地域的差别,让孩子们失去生命本该丰富的维度。”毛雷说,这种基层的全民阅读推广工作一定要做到实处,其中一个重要的要素就是配给图书的质量要高,“‘给孩子带本书’的公益活动,也还会一直坚持下去的”。

(责编: 央卓)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