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援藏工作者的真实写照——歌舞剧《圆梦》的创作故事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高艳鸽发布时间: 2015-11-02 16:31:02来源: 中国艺术报

“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忍耐、特别能团结、特别能奉献”的“老西藏”精神,几代建藏援藏工作者相继传承。在西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也是青藏铁路开通9周年之际,由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协会出品、圣频伽文化有限责任公司制作的藏歌乐舞系列之歌舞剧《圆梦》于10月13日在国家大剧院上演。该剧以青藏铁路通车为背景,运用西藏音乐舞蹈元素,讲述了一名援藏记者在暴风雪中被藏族同胞所救,随后他帮助这位同胞家中患病的藏女四处求医,终于在青藏铁路通车后,带着她前往内地治愈重病的故事。这部剧无论是从故事本身、表现的艺术形式,还是舞者,都追求西藏特色的还原。不仅邀请了在《中国好舞蹈》中一战成名的藏族男孩白玛次仁担任《圆梦》中主要角色,还邀请了21位来自西藏当地民间舞团的舞者,最大程度地展现了西藏舞蹈的艺术特点。

剧中的人物和情节均取材于真人真事。圣频伽文化有限责任公司总裁、《圆梦》的制作人张源介绍,当初接受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协会的邀请创作一部西藏题材的作品时,他找到了长期从事西藏题材报道的新华社北京分社摄影记者唐召明,唐给他讲了自己经历的和他知道的十几个发生在西藏的故事。“都很感人,我选择了其中的两个,组成了《圆梦》中的故事。”张源说,“一个平凡的记者的真实经历,很打动人。虽然故事简洁平实,没有波澜壮阔,人物也朴实无华,但这正是所有建藏援藏工作者的真实写照。”

《圆梦》的导演贾新民,在创作之初跟唐召明有过很多次的交流,看了他拍摄的关于西藏的大量照片,凭此捕捉到了他内心深处对西藏的情感。“他进藏的次数很惊人。一提到西藏,他总是很激动,眼睛放光。”

为创作《圆梦》,主创团队数次进藏采风,感受到了西藏音乐和舞蹈的魅力,最终将弦子、锅庄、堆谐、囊玛等藏族歌舞搬上了舞台,它们的表演者,是来自西藏班戈县的21名原生态演员。班戈县,就是剧中原型——身上长了一颗巨大肿瘤的西藏病女生活的地方。“西藏是歌舞的海洋,每个村的歌舞可能都不一样,为了力求准确,所以我们选择去班戈县挑选原生态演员参加演出。”张源解释。

贾新民回忆,今年6月份,他们奔赴海拔近5000米的班戈县选演员时,原本计划挑选5个男演员和5个女演员来北京训练演出。但看到21名年轻的藏族牧民在那么高的海拔上,一连跳了十几支舞蹈,在寒冷的天气里跳得满头大汗,用满怀期待的眼神看着他,有几个甚至还流了眼泪,贾新民没有和张源及舞蹈编导殷梅商量,就决定把他们全带回北京参加演出。在张源看来,这些原生态演员,“他们血液里流淌的文化,他们祖先流传下来的舞蹈,不是我们通过技术能复制出来的,这种精神的沉淀和灵魂的力量,已经超越了艺术的范畴”。

编舞殷梅曾获得美国国家福伯莱特学者大奖,致力于探索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现代意识和舞蹈艺术的交融。作为《圆梦》的舞蹈编导和艺术监督,在这部剧中,她将现代舞和藏族舞蹈在台上融合,来自西藏的原生态演员和北京的专业现代舞演员,轮番上台表演,共同讲述整个故事。比如,表现藏族人民日常生活和唱歌跳舞场景的,就是原生态演员上场,讲述摄影记者遇到藏羚羊兴奋地拍摄、遭遇暴风雪并最终被藏族群众救助的情节时,则用现代舞演绎。“我们在编创过程中充分发挥原生态演员自身的律动规律,他们的动作我们一个都不变,我们汉族的现代舞演员,也不破坏他们的规律,就这样把这场舞蹈组合起来。”贾新民表示。

由于生病的藏女的原型是脖子下长了一颗巨大的肿瘤,因为演员在台上要舞动,所以在舞台上呈现这一病症很有难度。“我们就用了红头巾,让演员在头上裹着,在胸前系个蝴蝶结。在剧中,再用情节、舞蹈等来表现这一信息,就把这个困难解决了。”贾新民表示。

《圆梦》有一个国际化的制作团队。张源邀请了好莱坞最大牌的作曲家之一——德国作曲家克劳斯-巴德尔特为这部歌舞剧作曲。“著名的《匈牙利舞曲》是谁写的?是德国作曲家勃拉姆斯。”在张源看来,这种跨国界和民族的创作完全可以尝试。他选择克劳斯,“是基于他的作曲技术和职业精神及态度。德国人对工作很严谨、一丝不苟,在创作过程中,他跟我和我们的音乐监制频繁地邮件往来,探讨创作、征求我们的意见。他自己也很虚心,称自己在西藏音乐面前是一个学生。”张源还表示,因为要将《圆梦》做成一部贴近市场的作品,克劳斯的音乐也符合他想达到的风格,“旋律和声都很好听”。

(责编: 王艺灵)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