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深情援藏路 寂寞守繁华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6-10-18 08:38:20来源: 沪藏新语

  周五下午4点 日喀则市上海实验学校

  上课铃响了,蔡洪芳老师准时走进教室,开始上课。

  “同学们,今天我们一起来学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蔡老师边说边打开PPT课件,屏幕上显示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24个字。底下有学生小声地读出声来。

  “同学们,认识这几个字吗”蔡老师问道。

  “认识!”同学们异口同声回答。

  “那大家理解它们的意思吗”蔡老师继续问道。

  “有的理解有的不理解”......底下学生叽叽喳喳答道。

  “哪个词语不理解?”

  “和谐。”学生达瓦次仁大声说道。

  “好。那我们就从‘和谐’这个词讲起”,蔡老师点了一下鼠标,屏幕上出现“和谐”两个大字,继续说道,“‘和’字左边是个‘禾’子,表示庄稼、粮食,右边是个‘口’字,就是说人人都有饭吃;‘谐’字左边是个‘言’字,表示语言、讲话,右边是个‘皆’字,就是人人都可以说话。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人人有饭吃,人人能表达自己的想法,就是‘和谐’。”

  学生们专注地看着蔡老师,频频点头。

  蔡洪芳老师在日喀则市上海实验学校担任七年级两个班的政治课,由于政治课是中考科目,学校抓得比较严,每周两个班加起来有十节课,周五晚上还有晚自习。虽说在上海政治课是蔡老师的老本行,但西藏这里的教材和上海完全不一样,学情也不同,蔡老师原来的教案、课件都派不上用场,每节课都要从头备课、制作PPT课件。更令人头疼的是,西藏的孩子和外界接触较少,缺少一定的文化背景,因此对于有些名词如“理性、文明、客观、唯物、辩证”等无法理解。就像课上的“和谐”二字,蔡老师尽量用七年级学生能听懂的话来解释。

  但令蔡老师欣喜的是,这里的孩子都比较淳朴。记得有一堂课,叫《少年有梦》,当蔡老师问学生有什么梦想和理想时,有孩子表示长大了要成为国足运动员、医生、老师和科学家等,但没有一个孩子说要当老板、明星、有钱人,这和在上海上课时相比完全不同。晚自习,蔡老师给学生播放了“天宫二号”发射升空的视频,当火箭点火升空的一瞬间,全班学生都欢呼起来。看着全场学生欢腾的笑脸,蔡老师想起了习总书记讲的话“改变西藏面貌,根本在教育”,仿佛看到了西藏更加美好的明天。

  周六上午9点

  日喀则市第二福利院

  昨天上完晚自习,回到房间已经晚上十点多了,本来周六早上可以睡个懒觉,但一想到福利院的孩子们还等着他,蔡老师早早地起了床,带上为孩子们准备的小礼物,和同事们一起出发去福利院。和蔡老师结对的六个孤儿,有一个叫小珠扎的孩子,刚刚从牧区来到孤儿院,13岁了却连汉语都听不懂不会说,学习成绩很差。蔡老师特地为他制定了一对一帮扶计划,争取让他听得懂汉语,并会简单的对话。

  周一下午4点

  小学校门口

  “妈妈,今天你又迟到啦”萱萱嘟着小嘴,满脸不高兴。

  “哎呀对不起啊宝贝,路上又堵车了”妈妈一脸歉意地说道。

  “那你就不能早点下班来接我吗?”

  “没办法呀,这都是妈妈向单位请假,提早下班来接你了”,妈妈哄道,“别生气啦,萱萱今天晚餐想吃什么好吃的,妈妈带你去买。”

  “我要吃螃蟹!”

  “行!就吃螃蟹,走。”

  萱萱的小脸终于“多云转晴”,跟着妈妈向菜场走去。

  本来,接女儿放学、家里买菜做饭都是蔡老师的“任务”。自从援藏支教后,家里的大事小情都落在了他爱人身上。蔡老师的爱人单位离家有20多公里,下了班坐地铁还要转公交车,接孩子放学肯定来不及。为此,援藏工作队出具了蔡老师的援藏证明,他爱人的单位才特批允许她提早一小时下班接孩子。

  周一晚上7点

  蔡洪芳老师家里

  “萱萱,你自己赶紧做作业,妈妈要洗衣服打扫房间。”

  “好的,妈妈。”

  “爸爸不在家,你要乖乖的哦。”

  “嗯嗯。”

  “嘟嘟嘟......”视频电话响了。

  “宝宝,快来,爸爸和我们视频聊天啦。”

  “来啦!”萱萱放下手头的作业,飞奔过去。

  “爸爸!爸爸!”轩轩对着手机摄像头,甜甜地叫到。

  “唉!萱萱,你最近学习好不好啊?在家乖不乖啊?”

  “我这次考试考了100分呢,我在家可乖了。”

  “轩轩真是太棒了!”听到女儿的好消息,蔡老师开心极了。

  “爸爸,你为什么要去支教啊?”说着说着,萱萱又嘟起小嘴,眼泪汪汪。

  “萱萱,爸爸不是和你说过了吗,西藏那里的小朋友也需要老师,爸爸过去就是去帮助他们的,他们以后和你一样,都要上大学。”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想你啦。”

  “快了快了,等你快要放寒假的时候,爸爸就回来啦。”

  看着女儿委屈的样子,蔡老师只能忍住泪水,不断安慰她。

  夜深了,在日喀则和上海,蔡老师和他爱人都难以入睡。蔡老师看着天上点点的星光,想起上海夜里闪闪的灯光。这一条援藏路,注定是寂寞的、孤独的,多少个这样的漫漫长夜,都将默默度过。但心中的满腹深情,将守护上海大都市的繁华,托举起西藏孩子灿烂的明天。

(责编: 央卓)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