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爱教的居里·却吉降措活佛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李豫川发布时间: 2014-10-31 11:41:29来源: 中国西藏

 

    居里·却吉降措,又名朗卡降泽,四川省木里藏族自治县人。生于1920年,三岁时被认定为西康省康定县居里寺第三世居里转世灵童。12岁时跋涉万里,渡金沙江,越横断山,远赴拉萨哲蚌寺求学。在哲蚌寺的七年里,他在经师的严格教授下,孜孜不倦地苦读修持。19岁那年,他考取了藏传佛教的最高学位——拉然巴,赢得了僧俗群众的爱戴尊敬。

    1940年,却吉降措回到康定居里寺后,多次应邀到西藏昌都地区的察雅县,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的中甸县、德钦县,西康省的稻城县、乡城县等地讲经说法。所到之处,均受到热烈欢迎。他在佛事活动中,不分民族、教派,对信徒都热情接待,一视同仁。汉族的信徒都亲切地称他为“西康法海活佛”。

    1950年3月,却吉降措的故乡木里县解放。

    1955年10月,西康省划归四川省。

    1956年,却吉降措参加少数民族参观团,受到了毛泽东主席等中央领导人的接见,并合影留念。此行使他了解到党和政府十分重视民族宗教工作,尊重宗教界人士的宗教感情,实行民族平等和保护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从而消除了他思想上的疑惑。在参观中,他看到了祖国建设的伟大成就,看到了新中国的美好前景。在一次发言中,他说:“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领导英明正确,所制定的政策全是力图把国家尽快治理好,让各族人民摆脱贫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造福人民。有这样的政府领导,我们的祖国能振兴,民族有希望,宗教也有盼头。我们佛教界,是社会主义大家庭中的一个组成部分,离开了这个大家庭,谈不上弘扬佛法。”

    1966年6月,“文化大革命”浩劫起始,宗教信仰自由政策被践踏,寺院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佛教徒被牵涉其中,却吉降措也深罹其厄,遭到了残酷的批斗折磨,但他以宗教家宽广的胸怀,忍辱负重,处之泰然。

    春风新宿草,魔氛摧伏之后,丽日蓝天。1980年12月,中国佛教协会第四届代表会议在北京举行,却吉降措被选为理事。

    1981年10月,四川省佛教协会第三届代表会议在成都举行,却吉降措被选为常务理事,并担任甘孜藏族自治州佛教协会会长。同年,他得知康定、雅江等县不少群众听信谣言,惶恐不安,担心灾难降临,就问:“你们这种担心有什么根据?”群众答:“这是‘天书’上说的,今年是凶年,一村一村的人都要死绝。”当时临近春耕季节,许多群众却无心耕种,而热衷于到寺院去求神保佑。却吉降措想:如果不把“天书”的谎言揭穿,群众的思想安定不下来,就会严重影响到春耕生产。于是他便给群众做工作,明确指出:“世界上不存在什么‘天书’,这全是骗人的。即使出现什么大灾大难,也能克服。死人是正常的事。现在的生活、医疗条件较好,绝不会发生整村人都死去的情况。不要耽误了农时,要抓紧时机播种。农民不种地,到头来吃亏的还是自己。”

    1982年3月,62岁的却吉降措被选为第四届四川省政协委员,并担任甘孜藏族自治州政协副主席。他胸怀坦荡、直言不讳地向党和政府反映民意,积极参政议政。有人提醒他发言时要留有余地,他说:“我相信党和政府,我们爱国就要向政府说真话,讲实情。”

    1983年,康定县、乾宁县等地的一些群众担心党的宗教政策有变,在思想上产生了混乱。却吉降措开导他们说:“共产党能够实事求是地总结经验教训,绝对不会走回头路。若说党的政策会变,我认为只会变好,不会变坏。我信得过党的宗教政策,你们还疑惑什么?应该放心,要相信政府,对政府不要三心二意。正常的宗教活动可以搞,但不要影响农牧业生产。”

    1987年9月,却吉降措应邀去云南德钦县乌波寺讲经说法。途中听说西藏分裂主义分子连续在拉萨制造骚乱事件,而川、滇、藏交壤地区亦受到影响,一时间社会上人心惶惶,有的人蠢蠢欲动,准备上山叛乱。却吉降措不顾个人安危,在信徒和群众中现身说法,结合历史与现实,鲜明地表示自己的态度,说:“这是分裂祖国,破坏民族团结的行径,我是坚决反对的。西藏是祖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种企图只不过是鸡蛋碰石头,成不了气候。”他嘱咐人们安心在家搞好生产,不要做违法的事。一些骚乱分子恶语中伤,说却吉降措是替汉人说话的亲汉活佛。他听到后说:“这是破坏民族团结的言论。谁妄图同人民政府较量,除非太阳从西边升起,永远也不可能得逞。唯一的出路只有安分守己,及早悬崖勒马,归向人民政府。

    1990年,却吉降措在北京出席全国民族团结进步表彰大会,被国务院授予“全国民族团结先进个人”光荣称号。

    却吉降措活佛一生严以律己,乐于助人,才华横溢,淡泊名利。日常生活中极为简朴,以素食为主,养心修性,平日结跏趺坐,念佛参禅。他对公益事业十分热心,哪里出现灾害和困难,他总是慷慨解囊相助。在其一生中,共收到群众自愿供养的人民币近百万元。他本着收在哪里、捐在哪里的原则,除小部分用于维修寺院和佛塔、为寺院添置经书法器外,大部分均奉献给社会兴办教育,兴修水利,筑路造桥,建设电站,为边远山区的贫困户购买良种……他经常教导僧侣不要向群众索取过多的供养,说:“这些布施是老百姓用劳动挣来的血汗钱,如果据为己有,是不符合佛教教义的。”他经常对施主说:“你们的钱用在你们自己身上,比我独自享用要好一百倍。好比树叶落下来,为树根提供养料一样。”有人问他:“你每到一地总忘不了给学校捐钱,这是为什么?”他答道:“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要发展,首先必须重视教育,所以在教育上花点钱值得。再说,我们这一代人一天天衰老,希望下一代人有文化。办好教育,我们的子孙后代掌握了科学文化知识,才能建设好国家和自己的家乡。我把群众布施的钱,用在他们的子女身上,是完全应该的。”他经常劝告群众要把眼光放远点,把子女送到学校去读书。鼓励边远山区的教师们安心教好书,育好人,并在生活上予以关照。

    每当群众朝拜他,要求他摸顶赐福,念经祈祷,为他们祛除病害的时候,他总是说:“我给你们摸顶、念经可以,但不能祛除病害。我病了几次,都是靠医生治好的。你们要相信科学,有病找医生。”

    却吉降措外出,从不白吃白住,食宿费用均如数结清,从不拖欠。凡是群众替他服务,他都要付给报酬。他应邀去云南省德钦县乌波寺讲经时,那里不通公路,骑马也不方便,当地青年自愿用滑杆椅抬他到寺院,付费时,人们死活不收,他再三说服,直到对方收下为止。

    1993年6月,四川省佛教协会第五届代表会议在成都文殊院举行,却吉降措被选为第二副会长,负责全省藏区的佛教工作。

    却吉降措数十年如一日,为佛教事业忘我地操劳,积极协助党和政府宣传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维护寺院和僧侣的合法权益,引导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同时,他还对寺院管理提出了一整套完整的规章制度。认为寺院要自觉地接受当地政府的领导,严格按照党的政策办事。僧侣要严持戒律,勤学文化,懂政策,有教养。提倡以寺养寺,争取自食其力,减轻群众负担。要美化寺院环境,搞好绿化,把寺院建设成庄严肃穆、清洁幽雅的道场。他还在居里寺创办了一所学校,使用全国统一教材,汉、藏文同步进行授课,并亲自对年青活佛进行重点培养。却吉降措本人道行高洁,持戒精严,勤于修持,具有很深的佛学造诣,为弘扬藏传佛教贡献了毕生精力,深受广大僧侣群众的爱戴和尊敬。

    1994年12月19日,却吉降措因病医治无效,在四川省泸定县逝世,终年74岁。圆寂前,他对青年活佛云登嘉措(现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四川省佛教协会副会长)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今后弘扬佛法,要靠你们这一代了。”他指了指身后的经书,爽朗地说:“我去世以后,很简单,寺院把我这些书收去就完了,后人不必为遗产争吵不休。我除经书和身上穿的袈裟外,什么也没有。哈哈哈!”

    却吉降措圆寂后,其法体从泸定县迎请回康定县居里寺。沿途,各寺院喇嘛组成仪仗队,烧香礼拜。群众手捧哈达,肃立在寒风中,迎送灵车,为失去了这位爱国爱教的高僧而悲伤不已!如今,在却吉降措遗体火化处,甘孜州政府拨款200多万元建成了一座白色灵塔,供四众弟子瞻仰朝拜。

 

 

 

(责编: 陈濛濛)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