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东南:高山深谷中的秘境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雷辉志发布时间: 2014-10-01 11:13:59来源: 中国西藏

 

    藏东南,一片神奇壮丽的土地。喜马拉雅山和念青唐古拉山在此相遇,成为南北走向的横断山脉,形成中国地图上褶皱最多的地貌。世上海拔最高的大河——雅鲁藏布江自西向东奔流至此,在南迦巴瓦山脚下拐成U 形大弯,在折返向南流入印度洋之前,切割出地球上最深最长最曲折的峡谷。印度洋的水汽沿着峡谷氤氲而上,孕育出浩瀚的雨林。无数条小河从雪山上翻滚而下。这里是山的海洋,冰川的故乡,高原植物的宝库。

    飞行在中国最美的航线上

    我们的西藏之行始于成都,短短2小时的飞行旅途精彩纷呈。起飞时,成都平原雾气弥漫,很快曙光初现,窗外展现横断山脉的千山万岭。随着地势抬高,下面的山谷、村庄、九曲回肠的河流和318国道,历历在目。318国道上川藏线一段,穿山越岭,迂回曲折,但始终竭力与飞行航线保持一致。岷江、大渡河、雅砻江、金沙江、澜沧江、怒江,激流汹涌,依次在南北走向的横断山脉中切割出一道道深邃河谷,形成令人叹为观止的高山峡谷地貌。

    不知不觉中,飞机临近念青唐古拉山和喜马拉雅山的会合处,两山交汇,形成壮观的雪山群。一簇簇冰峰雪岭,刀削斧劈,高耸入云。雪峰上拖下一条条冰舌,冰川从冰斗中倾泻而下,蜿蜒流下山谷。这里发育有6000多条冰川,是中国海洋型冰川最密集之地。这里的山,海拔多在5000至6000米,其中最高的当属南迦巴瓦峰,海拔7782米。虽然与西藏西部一系列海拔8000米以上的高山相比,这里的山势不是最高,但由于受印度洋西南季风的影响,降雨丰沛,雪线海拔低,是地球上低纬度冰川作用最活跃的地区之一。

    最为惊喜的一幕是,云雾散开处,神秘的帕隆藏布惊现谷底,它流入然乌湖的一刻,极其动人!帕隆藏布是雅鲁藏布江最汹涌的支流之一,然乌湖是个高山堰塞湖,两者都是川藏线上的亮点。帕隆藏布大峡谷以幽深险峻着称,它的两侧山峰壁立,高耸峻峭,是藏东南最人迹罕至的地区之一,有“隐秘的莲花”之称。不仅地面上人们难以进入,这朵“莲花”的上空,也终年云雾缭绕,难现花容。

    觅雅鲁藏布峡谷 寻南迦巴瓦神山

    终于,远处出现了绿色的尼洋河,它的辫状河道和两岸的村庄清晰可见。它是西藏最美的一条河,藏人称之为“神的眼泪”。我们的飞机开始盘旋低飞,转过一道山脊,看见了浑浊的雅鲁藏布江主流,飞机钻入河谷,小心翼翼地贴着河谷飞行。由于林芝机场隐蔽在狭窄弯曲的雅鲁藏布河谷中,加上低云多、风速大、风向紊乱,因此林芝机场被称为世界上最难起飞和降落的机场。

    机场到派镇的80公里一直沿着雅鲁藏布江走,河谷开阔,水流舒缓,江面时常有沙洲露出。经过尼洋河和雅鲁藏布汇合处,远远可见两股水一清一浊,泾渭分明。途中我们在一处叫" 佛掌沙丘" 的景点稍作停留。这一带河岸绵延几十公里均被茂密植被覆盖,唯对岸这一处突兀呈现一片规模不小的沙丘。一行人中的地质学家解释沙丘的成因,是风在枯水季节将河床中的沙扬起,堆积在对岸。沙丘下面曾有一个村庄,但经年累月后,积沙竟然不偏不倚地掩埋了该村庄。

    过了“佛掌沙丘”,河谷渐窄,河床下切渐深,道路攀升。转过一道弯,进了大峡谷景区入口。天色黯淡,飘着小雨,在前方黑黝黝的两山之间,露出一个金字塔形雪峰的模糊轮廓,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南迦巴瓦峰了,被《中国国家地理》评为中国十大最美雪山之首! 8月正是西藏旅游旺季,到处是身穿冲锋衣的游人。景区观光车身上书写着激动人心的大字:“在世界最大峡谷,看中国最美雪山”。后来证明入口处那黯淡的一瞥是我们在藏东南唯一一次看见南迦巴瓦。喜马拉雅山东段的这座最高峰海拔7756米,终年云雾缭绕,难见真容。后来到了观景台,连神山的轮廓都看不见了。

    看世界最深峡谷,比看南迦巴瓦峰还要难。在派镇直白村,极目远眺的游人,无论如何努力,看见的只是峡谷入口。只见雅鲁藏布江滚滚东去,隐入山后不见了。500公里长的大峡谷,全部隐蔽在险恶的高山深谷中,难以涉足。要去峡谷大拐弯所在的扎曲村,走最短的捷径,也要翻山越岭跋涉2天,来去4天。没有健壮脚力、充足时间和扎营准备的人,只能望山兴叹。

    大峡谷的神奇,也许并不在于它奇特的U 形大拐弯。金沙江和帕隆藏布的U 形拐弯也毫不逊色。大峡谷最神奇之处,是它作为青藏高原的水汽通道。印度洋的水汽,正是借大峡谷为通道,穿越喜马拉雅山的千山万壑,源源不断来到高原。这股暖湿气流带来充沛的雨水和能量,也带来藏东南温和的气候、茂密的雨林、密集的海洋型冰川、湍急的河流和多样化的动植物景观。

    想像一下,雅鲁藏布江从直插青天的冈底斯山和喜马拉雅山的古冰川中流出,在它流下青藏高原,滋润了广大的印度平原后,难道不应该再回到产生它的高原上来吗?

    大峡谷的另一神奇,在于它是一条地质上罕见的构造河谷,它恰巧是印度洋板块和亚欧板块碰撞的缝合线!试想,雅鲁藏布江自西向东的奔流,乃是顺应了一条天造地设的大裂谷,而峡谷大拐弯则是适应了碰撞线的转折而形成,这是多么神奇!

    喜马拉雅山的雨林秘境

    印度洋的水汽在一个叫南伊沟的地方,发挥到淋漓尽致。这地方,雨仿佛是与生俱来,空气潮湿得都能拧出水来!下午我们来这里时,雨下个不停。南伊沟是米林县境内一条横切喜马拉雅山的40 公里长的峡谷。南伊河从谷底湍急流过,进沟的路一直与它相伴,我们一路见识了它的活泼,它的无与伦比的清澈。由于印度洋的水汽逶迤来到这里,峡谷内呈现典型亚热带雨林景象。低坡上是桦树、柏树,往上是清一色的喜马拉雅松,再往上是皑皑雪峰,只是这个季节云雾缭绕看不见。从南伊沟往南一公里,是中印边境线,两边都有重军把守。所以进南伊沟,要经过边防哨卡检查。

    若不是中印战争,这里遗世独立,极为隐秘。密林中居住着一支中国人数最少的民族,叫珞巴族。珞巴人信奉原始巫教,一直保持着刀耕火种、结绳刻木记事的原始生活习俗。在藏语中,“南伊”意为仙境,如今,仙境开发成了收门票的景点,并被冠之以“小九寨沟”的称谓。森林中开了一条栈道,通往密林深处一片恬静牧场,见过的人,无不赞美。

    从南伊沟出来,马不停蹄,赶往鲁朗。过林芝县后,道路之字形攀升,从海拔2400米的雨林一直爬升到4728 米的色季拉山口。山口已在植被线之上,光秃秃,又冷又荒凉,短短一小时中让你充分体验所谓“一山有四季”的垂直自然带。色季拉山是尼洋河与帕隆藏布的分水岭,也是看南迦巴瓦峰的两个最佳地之一。不用说,我们再一次与神山真容无缘。

    暮色中到了鲁朗,一行人早已饥肠辘辘。放下行李,即刻去鲁朗镇吃名闻遐迩的石锅鸡。鸡是藏香鸡,辅以当地的松茸、菌、参等各色山珍,大家品尝之后,赞不绝口。沉甸甸的石锅来自墨脱,石料取自南迦巴瓦山上的一种皂石。虽然一整天都没看见南迦巴瓦,原来还是与此山有缘。

    鲁朗是“色友”的天堂

    高原上的第一夜,令人难忘。鲁朗平均海拔3380 米,比林芝高,比拉萨低。这一夜,倾听窗外彻夜传来的河水奔流声,大山深谷的夜深沉静谧,我们在久违的流水声中安然入睡。

    翌日早晨,掀开窗帘,窗外是不折不扣的仙境。白云缭绕在青翠的山际,山间伸展出一片葱绿的草甸,一条雪山融水汇成的小河正从坡度不小的草甸中央奔流而下,汇入鲁朗河而去。早饭后,我们驱车来到一个地势更高的大草甸。四野无人,只有几间原始木屋,点缀空旷如画的牧场。空气清新纯净,旷野寂静无声,牛儿马儿在山坡上低头吃草,藏香猪在溪边觅食。这种猪,生性活泼,体格娇小,大的比狗还小,小的还没有猫大,像牛马一样自然放养。

    这个季节,草甸上开满野花,夹杂着可爱的小浆果。俯身细看,草的种类繁杂,一米见方的草地上,你可以数得出几十种植物。一行人中的植物学家在林中找出松茸、多种菌菇和手指参等。由于独特的地理环境和呈垂直分布的自然带,藏东南是丰富的野生动植物的产地和栖息地,仅菌类品种就占全国的60%。

    从空中看,鲁朗是被高山环抱中的一片大约15 公里长的狭长草甸。数不清的涓涓细水流下雪山,汇入鲁朗河,从谷底中央欢快地流过。谷中星罗棋布地散落着十几个村落。鲁朗的一千人口,一半是牧民,一半是农民。如果说,鲁朗的牧场是天堂,那么鲁朗的田园村庄则是十足的人间仙境。木篱笆围起一块块耕地,耕地上种植着青稞和荞麦。眼下,青稞正在成熟,散发着金黄色的魅力,而荞麦正在开花,成片的水红色把大地装点得如痴如醉。

   高地上飘扬着五彩经幡,经幡上写满了祈祷文,每一阵风吹过,便向天神祈祷了一次。行走藏东南,感受很深的一点是,藏民们都是天生的艺术家,生来就懂得如何与自然融为一体,村庄本身,就是一道绝美的风景。

    藏东南的民居,坚实高大,呈四方形,外墙和窗框向上收缩。一般为二层,底层住牲畜和贮藏用,上层住人。窗框和外墙以红、黄、绿的图案装饰,与绘制唐卡的颜色一模一样。下午我们走进一户人家,厨房餐厅是房子的中心,大得足以容纳几十人。上上下下有十多间卧室。为适应旅游热,多余的房间都铺了床,成为家庭客栈,一张床10元人民币,很干净。

    这天下午,我们再次翻越色季拉山,途径鲁朗林海,这里凌空修了一高一低两个漂亮的观景台。站在观景台上,只见满山郁郁葱葱的松林,山谷深不见底。离开林海,前方又有观景台,聚集了不少游人。我们停车观看,万分惊艳!山谷中静卧着一个清新美丽、风姿绰约的小村庄,看到的人无不为之倾倒。这个名叫纳麦村的山村,是一个真实版的世外桃源,它使人再次惊叹藏民的浪漫情怀和爱美的天性。

    翻过色季拉山后,山道在原始森林中一路下滑。进入巴结村时,看见大片参天古柏树林。其中一棵古柏,树龄高达2500年,被尊为神树,树上缠满白色哈达。相传古柏是苯教始祖辛饶米保的生命树,所以信徒们络绎不绝前来朝拜。

    看完" 神树",当晚宿在林芝八一镇。八一镇是内地援建的新城,近年一跃而成继拉萨和日喀则之后的西藏第三大城市。城里布满酒店、餐馆、土特产和旅游纪念品店。林芝谷地是青藏高原海拔最低的地方,“林芝”在藏语中意为“太阳的宝座”,气温确实很暖和。

    第三天一早,告别林芝,前往“日光城”拉萨。一路沿318国道溯尼洋河而上,清澈碧绿的河水,连绵起伏的群山,还有磕着等身长头前往圣城的虔诚信徒,这些都充满了浓厚的西藏意象。经过工布江达、中流砥柱、茶马古驿站等景点后,前方出现巍峨的雪山。汽车一路之字形攀爬,到达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口。我平生第一次站在海拔5000米之上,得意之余,惊讶地发现,在这高可攀天的隘口上,竟有如此之多的兴高采烈的游人,而且没有一个人因高原反应而奄奄一息。

    米拉山是尼洋河与拉萨河的分水岭,也是拉萨地区与藏东南的界山。印度洋的水汽苟延残喘至此,终于偃旗息鼓。山两边的地貌气候和植被截然不同。山的东面,森林茂密,烟雨蒙蒙,一派水墨江南;而山的西面,植被稀少,晴空万里,一派雄浑大气。此前,我们是在高原的边缘,至此,我们进入青藏高原的腹地。

 

 

 

 

(责编: 陈濛濛)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