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藏线去西藏(二)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程德美发布时间: 2014-10-06 10:03:41来源: 中国西藏

  公元前五世纪,在青藏高原存在过一个发达的古象雄王国。传说中,象雄王国的国土曾西到克什米尔、拉达克,北到青海,东到四川盆地,其中心在普兰、札达一带,都城位于门士乡附近的穹隆银城。如今,人们把一些门士山里的残破寺院、一些奇异的巨石当作穹隆银城的遗痕。

  车队离开门士,几公里后过海拔4660米的山口,公路进入了笔直的庞大河谷,北方是冈底斯山脉连绵不断的雪峰,南面是飘渺的群山。大约15公里后,左前方的雪山群中,出现了人们向往已久的神山冈仁波齐。而海拔4537米的塔钦,就是通往圣地的大门了。

  塔钦本不是地名,是经幡杆的意思。在藏传佛教里,比较尊贵的地方,都会竖起一根高高的木杆,顶上缠满了牦牛毛,下面挂满了五彩经幡。冈仁波齐是藏传佛教信徒心中的神山,当然也少不了这样的标志。千百年来络绎不绝的信徒,千百年来亘古不变的转山传统,在这里形成了一个虔诚者的部落,他们搭起各式各样的帐篷,准备从这里走上朝拜神山的朝圣之路,于是也就有了塔钦镇的存在。

  人类因洁净的水而生存,而水来自河流,河流来自大山。所以崇拜山水的人们溯水寻源。探索生命源泉的先人们,无论是从印度次大陆的东端,溯布拉马普特拉而上,还是从印度次大陆的西端,溯印度河而上,都会绕过喜马拉雅山脉东西两端的尽头,追溯狮泉河、象泉河、孔雀河、马泉河(雅鲁藏布江)而上,经过千万里的跋涉,最终都不约而同地来到冈仁波齐的脚下。

  圣湖玛旁雍错就在圣山冈仁波钦的旁边,海拔4587米。印度人称玛旁雍错为玛纳萨罗瓦尔,意思是大梵天的灵魂,也有传说是湿婆神和他的妻子沐浴的地方。圣湖是一片晶莹的蓝,深蓝色的水面在斜阳照射下闪闪发光,海拔7694 米的纳木那尼雪山在湖的南岸拔地而起。人们在玛旁雍错边上堆砌了无数的小玛尼堆,湖边飞扬的哈达和五彩经幡在疾风中猎猎作响。印度教、佛教和藏传佛教的信仰者们认为,这里的圣水能洗掉人心灵上的“五毒”:贪、嗔、痴、怠、嫉。

  1907年,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来到这里,他对西藏西部,对冈仁波钦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已经从八个不同的方向、八次穿越过冈底斯山脉。他在《亚洲腹地旅行记》中回忆说:“几千年前,在古老的宗教颂诗上,人们就已经在赞颂这座湖了。印度经典里有这样一段话:‘凡是身体触到玛纳萨罗瓦尔的土地,或在它的浪潮中沐浴过,或饮过它的水的人,都将走进天堂,并解脱百次轮回的罪孽。即便是有负于神灵的畜牲也都会走进天堂。’西藏有众多的雪山和湖泊,但没有一处可以与喜马拉雅和冈底斯山脉相比,因为神山和圣湖就在这里。正如露水会被朝霞所蒸发一样,人类的罪孽也在对神山和圣湖的仰望中被涤荡”。

  接下来,我们的车队前往普兰。去普兰要在巴嘎岔路口离开新藏公路。巴嘎岔路口到普兰有82公里,从岔路口向南,要经过玛旁雍错和拉昂错之间的丘陵。拉昂错因为含盐量高一点,湖水显得更蓝,更静。尤其在傍晚的逆光下,显得更加寂静。在距离巴嘎70多公里的拉昂错边的小山丘上,可以眺望冈仁波齐。如果你运气够好,可以在这里看见真正的湖光山色。

  绕过拉昂错和纳木那尼,走向遥远的雪山群深处,公路一路下坡,从湖边到县城,80公里路,高度下降了800米。巨大的山,浓浓的云,山缝里有一座小小的城市,那就是普兰。因为圣山、圣湖都在普兰境内,所以普兰成为了西藏西部的旅游经典,每年从印度、尼泊尔来的朝圣者很多,尤其到了释迦牟尼佛生辰的马年,来转山的就更多了。

  县城吉让还是一条街,一片政府和部队机构,一排旅店、饭店。唯一与众不同的地方,是街上多了许多深眼窝的异族,那就是在这里做生意的尼泊尔人。普兰旅店很多,有些可以上网。街上的饭馆也很多,很方便。闻名的“国际市场”不过是一圈杂货铺,或许是世界上最简陋的“国际贸易市场”了。尽管多是印度和尼泊尔货,如香料、布料、首饰、咖啡和糖果等,但大多数游客选择的很有限。

  普兰的清晨,窗外一片碧蓝,四面都是雪峰,云在雪峰上流动。走出吉让,公路贴着孔雀河的东岸蜿蜒而下。孔雀河在中国境内干流全长只有110公里,却使普兰成为了阿里地区最富庶的农业区,使普兰县的粮食总产量达到全阿里地区的51.96%。走到孔雀河边,可以看见许多蔬菜大棚,现在,普兰人种了西瓜、西红柿、大白菜、青椒、黄瓜、油菜等许多蔬菜。如今普兰的饭馆里,随时可以吃到最新鲜的蔬菜了。

  下一程,我们将前往科加寺。去边界小村科加村的路很好走,行程14公里,经过一个大下坡就到了。科加寺很古朴,建筑形式特殊,是两个阶梯式的方形建筑,主体部分错落着,绛红色墙面坑洼不平。正门处,粗糙的石阶,飘逸的经幡,都使科加寺显得格外沧桑。

  普兰很小,但它与洋溢着吐蕃文明的的象雄王国、古格王朝联系在一起。当吐蕃贵族后裔在普兰扎根后,用印度僧人给的7大包银子,请尼泊尔和克什米尔工匠到定日制作了一尊文殊菩萨像,3年后,请托林寺的仁钦桑布大师为菩萨开光。在运回札达王宫的途中,车子在杰玛塘被神奇的圣石拦住,这尊世间罕见的菩萨像开口说“科加”,科加在藏语中是“依附这里、在这里扎根”的意思。于是菩萨留在了这里,于是就有了科加寺。

  科加村的古老服饰已经罕见了,科加妇女的服饰包括了边镶水赖皮的绸缎藏袍,锦缎披风,月牙形的珠冠,额前垂挂一排银链来遮住面部。成百块老蜜蜡、数不清的珍珠、红珊瑚、绿松石以及精细的真金白银饰物,都挂在了脖子上,镶挂在头顶,披在肩膀上,有20多斤重。每年藏历1月12日,在纪念仁青桑布大师的仪式上,妇女们要穿上这套服饰,在神舞的间隙表演鲜舞,向人们展示她们祖传的财富。

  从科加寺到斜尔瓦口岸(Hilsa)只有8公里,路也是新铺的,在那里你可以走近难得一见的中国界碑。

  普兰地处喜马拉雅山区,有丁嘎山口、强拉山口、斜尔瓦、甲尼玛等21处可以通行的山口,科加村下游15公里处的斜尔瓦口岸是最重要的通道。关外是尼泊尔,两国边民可以在边境线两侧各30公里范围内自由往来。除了官方组织的印度香客团可以从附近的强拉山口进入外,第三国的游客只能从斜尔瓦进关。

  普兰是西藏西部重要的门户,有中国的海关和边检,但斜尔瓦山口不是中国正式出入境口岸,想从普兰去尼泊尔,必须在申领尼泊尔签证时注明,否则即使有尼泊尔签证,也不让出境。普兰口岸外是尼泊尔的khojamath 山区,出境后,还要在喜马拉雅山里的小路上徒步走两天,才能到达有公路的城镇。

  从普兰边境返回巴嘎岔口,重上新藏公路。从巴嘎路口过霍尔村、公珠错,上马攸木拉山,到山口约150公里。一路上缓坡,路很好,海拔逐渐上升,直到海拔5211米马攸木拉山口,这里便是整个新藏公路的最高点了。

  大约在七千万至六千五百万年前,印度板块与欧亚大陆板块发生了大碰撞。如果我们能站在太空里鸟瞰雅鲁藏布江大裂缝,就会看到,在冈仁波齐面前,有一条可以想象出来的东西方向的线,这条线从拉达克开始,与狮泉河、噶尔藏布、玛旁雍错、公珠错、马攸木拉高地、马泉河、雅鲁藏布江连成了一条线。它几乎是一条与喜马拉雅平行的一条弧线。

  雅鲁藏布江和噶尔藏布(印度河)就像冈仁波齐的两只手臂,拥抱着世界上最高的山系——喜马拉雅山。在这两条大江的广阔流域,成长出了西藏文明和印度文明,而它们源头的分水岭正是这一片小小而缓缓的凸起——马攸木拉山。(未完待续)

(责编: 陈濛濛)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