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改革日记(二)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魏克发布时间: 2014-10-06 10:37:53来源: 中国西藏

  1959年2月20日 星期五

  今天,政治部确定让我去北京参加共青团三届四中全会。虽然在1957年部队大精简时,青年部和组织部合并了,我已两年多不做青年工作了,但因为我是共青团三届中央委会委员,所以,不得不去。我准备好出发的东西。

  在我走之前,把我要办的事情和当前群众工作的意见拟定好,交由政治部部务会上讨论确定。

  1959年2月21日 星期六

  今天上午,我去联合治安委员会,向6 代本俊巴提出尽快释放14日被他们无理抓去的青藏公路管理局的两名工人。他们不但不放人,反而污蔑工人是西藏工委和军区派去刺杀达赖喇嘛的。我说:两名手无寸铁的工人,怎么能刺杀达赖呢,你们有什么证据?他回答不出,真是无事生非故意挑衅。并且,还向我们提出,为了保护达赖喇嘛的安全,要派兵占领大昭寺南边贸易公司的楼房。

  为了进行合理斗争,我们以西藏军区的名义,致函西藏地方政府:至今未把青藏公路管理局的两名工人放出;又造谣说,贸易公司的楼上架有机枪,正对着讲经台,要谋杀达赖,声言要占领贸易公司大楼。这些无理行为,究竟意欲何为?请西藏地方政府顾全大局,立即释放两名无辜工人;贸易公司的楼房不但不能占领,而且这座楼房的安全还要西藏地方政府负责维护。如果出了问题,应由西藏地方政府负完全责任。

  晚上,我正在看电影,政治部忽然通知,要我和外事处的杨公素处长,马上乘汽车去当雄机场,明天乘飞机去北京。给我个措手不及,连妻子陈荣林都来不及告诉,只好写了一张字条。我准备好东西,为防止叛乱分子的袭击,11点钟,我们在一个连队和三辆装甲车的护送下,向当雄机场出发了。

  1959年3月9日 星期一

  共青团三届四中全会结束了,各地的委员都走了。团中央为了照顾我们几位在边疆的委员,安排到北京饭店住。我住在新楼218房间,住这样豪华的地方,感到很别扭,心里也不舒服。下雪了,只好用电话同老战友联系。

  1959年3月11日 星期三

  上午,到总政治部群众工作部,向谷部长汇报了西藏地区的最新形势和群众工作情况。

  1959年3月13日 星期五

  今天,杨公素同志谈了拉萨形势,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在10 号发动了全面武装叛乱。并将爱国人士堪穷帕巴拉·索朗降措打死,然后拖尸示众;把西藏军区副司令桑颇·才旺仁增打伤。军区副司令阿沛·阿旺晋美当时见事不好,调转汽车返回,才摆脱了杀身之祸。同时,西藏地方政府召开的噶厦会议,公然宣布“西藏独立”,并派人到印度驻拉萨领事馆去谈判,让其支持。通知所有藏族干部的家属,一律将自己的孩子或丈夫从工作单位叫回来,同共产党和解放军断绝一切来往。否则,连同家属一起杀光。藏军和三大寺的喇嘛也都武装起来,在青藏公路和康藏公路通往拉萨的地段两侧修起工事,准备战争,还把我们的电线割断。索康·旺钦格勒、柳霞·土登塔巴、夏苏先喀·居美多吉全搬进了罗布林卡。这样一来,西藏的局势,已经从隐蔽而局部的叛乱,变为公开全面的叛乱了。

  为此,我和杨公素处长找到军区王亢参谋长处进一步了解情况和商定回西藏的时间。

  1959年3月14日 星期六

  今天,从早到晚上12点都是接待西藏在中央民族学院学习的藏族同志。早上,工布江达宗本(县长)江中·扎西多吉的妹妹阿旺卓玛和阿旺玉珍,以及工布江达房东佐扎·格桑银登的妹妹央金珠嘎来到了我这里。我向她们讲了西藏发生全面叛乱的情况,劝说她们应当站在中央一边,同叛乱分子作坚决的斗争。这是我对她们中肯的希望,希望她们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晚上,原来52师文工队的次仁卓玛、四朗巴姆、曹正芳三个小同志来,我也向她们说明西藏发生的叛乱,她们听了,感到气愤,一直到12点才回去。

  1959年3月19日 星期四

  从15日至今天,我都在焦急地等待着去西藏的飞机,以便早日回到拉萨,参加到这场疾风暴雨的斗争中去。

  西藏上层反动统治阶级已公然撕毁了和平解放西藏的协议,公然背叛了祖国,背叛了西藏人民,掀起了全面叛乱。对于西藏的叛乱,毛泽东主席早在1958 年6 月24 日,批转青海省委《对全省镇压叛乱问题的请示》中,就有预见性地指出:“西藏要准备对付那里的可能的全面叛乱”;“只要西藏反动派敢于发动全面叛乱,那里的劳动人民就可以早日获得解放,毫无疑问。”毛主席在今年1 月22 日又说:“现在他们有了一支斗志较强的万人叛乱武装,这是我们的严重敌人。但这并没有什么不好,反而是一件好事,因为有可能最后用战争解决问题。但是(一)必须在几年中将基本群众争取过来,孤立反动派;(二)把我军锻炼得很能打。这两件事,都要在我军同叛乱武装的斗争中予以完成。”这就是说,只要上层反动统治集团掀起全面叛乱,西藏的百万农奴就要彻底翻身解放了。

  毛主席指示西藏:“敌人向你们进攻,你们坚守下去,事情就好办了。西藏工委目前的策略,应在军事上采取守势,政治上采取攻势,目的是分化上层,教育下层,争取更多的人站在我们一边”

  1959年3月20日 星期五

  早上,在北京饭店吃过早饭,赶到西郊机场。上飞机前,听王亢参谋长说:“拉萨已经打起来了。叛乱分子向我们发动全面进攻,我们已被迫开始反击了。”大家听了都很焦急。返回拉萨的还有吕义山主任。12点到达西安。下午,气流颠簸厉害,未能飞西宁,只好到达兰州。

  我们住在兰州军区招待所,甘肃省委和兰州市委设宴招待准备进藏支援平息叛乱的部队,也邀请我们参加了。

  1959年3月21日 星期六

  因为西宁天气不好,飞机从兰州起飞,直达格尔木。当晚,我们住在青藏公路管理局,得到确切消息:“拉萨叛乱分子一万多人,20日凌晨从东西和北郊向我驻拉萨部队、机关进行了进攻,部队才被迫开始反击。拉萨形势紧张,要求空军支援。”

  1959年3月22日 星期日

  早饭后,到了机场,飞机不能起飞,等去拉萨执行任务的飞机回来带来消息:“拉萨叛乱分子已被消灭,机关已开始工作,市民已恢复正常生活。”

  回到格尔木,看到各机关都在忙着为进藏参加平叛的部队赶做大饼和熟食,运输机也从兰州空运大饼来,到处是一片支前的繁忙景象。401团已从格尔木乘车向拉萨出发了。

  1959年3月23日 星期一

  早上从格尔木起飞,10点钟,安全到达当雄机场。这里已被阻200多人,有从阿里返回的工作组,有工委和军区的干部,都等着拉萨派部队掩护他们返回拉萨。

(责编: 陈濛濛)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