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藏地原生态文化奇葩——雪热巴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晓勇 春梅措发布时间: 2017-04-04 15:01:27来源: 中国西藏

  2016年12月中旬以来,每天下午,西藏自治区老干部活动中心排练厅内,鼓声震耳,童声齐鸣。50多名孩子旋转着空灵的身影,舞动精灵般的表演,令人眼花缭乱。这群正值花样年纪的少年,是来自索县中学的50余名初中生和索县亚拉镇雪热巴队2名孩子。他们每日苦练,只为登上即将到来的藏历新年晚会,向全区电视观众献演索县原生态雪热巴舞。

  西藏地域辽阔,歌舞历史久远,是藏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历史上,祭祀曾是藏地古老宗教——苯教最主要的仪式活动,而歌舞则是祭祀活动中的主要手段,因此苯教一开始就吸收了大量原始舞蹈和图腾舞,形成了早期的巫舞。

  这些来自索县的孩子们正加紧排练的节目——西藏索县雪热巴舞正起源于苯教的巫舞或图腾舞。

  拉萨排练场地见闻:舞动的精灵,笑脸背后灵动的孩子们

  排练中,孩子们一张张脸稚气未脱。他们欢笑,透着调皮。他们用尽全力,随着铜铃与鼓声全身心投入舞蹈,认真可爱。他们中的每个人,对镜头都很敏感,有兴奋,还有难掩的羞涩。

  这些孩子中,除了顿珠次仁和索朗帕珠外,都来自索县中学。

  相比其他孩子,13岁的顿珠次仁个儿不高,却是他们中公认的舞王。到拉萨排练初期,国家一级编导、西藏舞协副主席、藏晚雪热巴编创白芨就对他赞赏有加,认为他是难得的舞蹈好苗子。

  生于索县亚拉镇雪村的顿珠次仁,从呀呀学步起就接触过雪热巴。他对雪热巴的喜好远远超出了其他同龄人。他说:“因为热爱,所以我放弃上学成为了一名雪热巴艺人。我坚信,将来总有一天,我会因为跳雪热巴而走出索县,走到更远的地方。”

  索朗帕珠,15岁。和顿珠次仁一样,是索县雪热巴队成员。曾经因为想跳雪热巴退学的他,今年又有了新想法。他说:“现在索县中学生每天也有一段时间专门跳雪热巴舞。等这次演出结束后,我希望还可以回学校继续学业。这样,两样都不耽误。”

  索县中学领队、县中学副校长普布次仁说,为弘扬和传承本民族文化,自2015以来,索县中学将索县雪热巴纳入校本课程。每天课间学生们都要跳一段雪热巴。去年11月,藏晚导演组到索县下乡采风,看到了中学生别样的课间操,孩子们的机会就这样来了。

  与藏地其他热巴舞不同,索县雪热巴只能是男子跳,这个习俗保留至今。作为藏晚原生态节目,藏晚节目组与索县相关部门从索县中学上千名男童中,挑出现在来到拉萨排练的这批孩子。

  顿珠群培,13岁。他是县中学50余名孩子中一员,他长相可爱、圆脸,表情丰富。因此,大家都叫他光头强,他也乐得其称呼。他说:“这个假期让我有了不一样的感觉,虽然累,但每天都可以和朋友在一起,而且还认识了很多新伙伴,住的吃的都还不错,所以更多的是一种快乐和收获。”

  歌舞的世界从来不分国界与民族,它会穿越历史、穿过时间,把文化内涵传递出来。看孩子们排练,这种感受极强烈。虽然舞步稚嫩,动作略不整齐,但雪热巴应有的亦歌亦舞、高超技巧、豪放粗犷的一面还是被少年们表达的淋漓尽致。尤其是在伴奏音乐高潮迭起的部分,你所看到的分明是一种来自原生态的力量,还有孩子们对雪热巴的爱。

  古寺、古村、古老信仰:独树一枝的索县雪热巴是藏地歌舞世界里的一朵奇葩

  连接藏北高原和藏东高山峡谷的藏北东部明珠索县,拥有广袤无垠的草原,牛羊遍地,雪山与丛林交织,雄浑的山峦与圣湖相辉映。史诗格萨尔与珠穆的美丽传说在此人尽皆知。也因此,这里的牧歌格外悠扬,牧人的舞姿洒脱奔放。

  这里也曾是唐蕃古道沿线。今天,穿过藏北蜿蜒的柏油马路,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被世人称为小布达拉宫的建筑群——赞丹寺。

  赞丹寺全名索秀甘丹培杰林。始建于公元1232年,是由噶举派始祖第一世大宝法王嘎玛堆松钦巴的弟子觉沃岗嘎修建。然而,五世达赖喇嘛时期被蒙古大军破坏。一同遭遇毁灭性打击的还有藏北东部多座噶举和苯教寺院。从此,在原有基础上,加上7座苯教寺院合并改教为格鲁派并取名赞丹寺,逐步形成了今日之规模。

  不少史书记载,赞丹寺乃至索宗所在地,吉祥殊圣。被称为索宗7姐妹的亚拉色沃等神山环绕四面,多处圣地,加上格萨尔王妃珠穆娘家之城堡,使这一带自古就充满了神性,传说与神话交织其间。

  远远望去,赞丹寺蜿蜒重叠,上下错层延伸数层,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给人一种信仰高高在上的凌空之美。依山由北向南再向东流淌的索曲,滋养了一代代仰赖其生存的牧家与村落。

  雪,在藏语中有下面的意思。顾名思义,雪村就座落于赞丹寺山脚下的亚拉镇。而索县雪热巴就出自这个因寺而存活近千年的村落里。

  “有了赞丹寺才有了雪热巴,它因寺而存在。在此之前,这一带应该也有热巴歌舞传统,但名称不详。”关于索县赞丹寺雪热巴,雪热巴自治区级传承人索朗老人如是解释。

  史料记载,热巴舞的前身是西藏原始宗教“苯”教的“巫舞”或“图腾舞”。形成今日之规模的各派热巴舞则多起源于公元11世纪,由藏传佛教噶举派第二代祖师米拉日巴所创建。流传至今的热巴舞分布于西藏昌都、工布、那曲等地及云南、四川、青海、甘肃等藏族聚居区。

  索朗老人的弟子索朗亚次说,索县“雪”热巴属铃鼓舞,是民间歌舞的表演形式。是融说唱、谐(歌舞)、杂技、气功、剧目于一体的民间综合性艺术。从内容分类有讲述藏族历史、传说故事等,以宗教信仰与说教向善为主。代表性剧目有《曲杰诺桑》(诺桑王子)等三十多部,每个传统节目的跳法和姿态则各不相同。

  其舞蹈内容丰富,有较完整的结构,具有历史代表性。从舞蹈动作上来讲,既有当地牧民舞蹈的动律,又借鉴了昌都一带热巴铃鼓舞的舞姿。可以说,几百年来,“雪”热巴在民间艺人们的共同努力下不断得到改进。

  索朗与弟子索朗亚次:曾经的流浪乞讨艺人,今日的非遗传承人,他们为弘扬民族文化不懈努力

  每天,当第一缕晨光照耀前,索县亚拉镇的老人们已经走出了家门,沿着赞丹寺的石阶步入转经队伍。高高在上的赞丹寺则在檀香四溢与清幽肃静中,俯瞰人间百态。

  雪热巴非遗传承人索朗老人便在其中,沐浴着初阳,和老伙伴们一起转经,这是他享受晚年生活的一部分。

  记者在拉萨排练场地见到索朗老人时,他着一身藏装,已是耄耋年岁,头发花白,但精神矍铄。

  作为雪热巴传承人,当得知索县的孩子们要参加藏晚时,老人非常高兴,他二话没说跟着大部队来到拉萨,和孩子们一起排练,他将参与这个全区观众期待一年的盛会。

  索朗,索县亚拉镇雪村人。生于1936年,表演雪热巴舞从翩翩少年到须发苍苍,超过了一个甲子又十年。

  在他的家族里,祖父、父亲和他三代人都曾是雪村雪热巴表演者。从藏地古老宗教苯教巫舞到民间流浪艺人班子为生活而表演,雪热巴的经历,仿佛也见证了索朗老人在新旧西藏的生活。

  小时候,他和爷爷、父亲从赞丹寺脚下的雪巴村前往各地表演,用脚步和古老的热巴技艺奔走乡村、田间、牧场,卖艺与乞讨并行,整个家族以此谋生。在旋转空灵身影的同时,经历过风餐露宿和挨饿受冻的日子,那些快乐与清苦一并交织的往事,似乎永远定格在记忆中某个碎片里,一生无法抹灭。

  2013年,雪热巴被纳入第四批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索朗成为一名传承人。这让他以及那些雪村年老或年轻的雪热巴表演者及其后人感到欣慰。

  索朗亚次,索朗老人为数不多的年轻弟子,正着手写一本关于雪热巴的书。他说,雪热巴是一种师徒口耳及肢体传承的技艺。雪热巴历史以及36项表演内容和技艺,至今没有文字记录。这正是他这两年着手做的事情。

  现在,留在雪热巴艺术团的艺人都是索朗老人的徒弟。而与索朗老人同一时代的雪热巴舞者则大多已离世。今年32岁的索朗亚次,从12岁起便跟着索朗学习雪热巴技艺。那些当初和他一起学习雪热情巴舞的同伴中,很多人离开,另谋新的生活。

  传承人索朗表示,索朗亚次是他徒弟中雪热巴技艺不错、文化程度又最高的一个:“我为索朗亚次做的事感到高兴和自豪。我相信,如果书出了,一定会为发扬、传承雪热巴起到更好的作用。”

  按照传统,一年中,赞丹寺要举办包括燃灯节、伏魔仪轨、坐夏即夏季安居等诸多佛事活动。其中,坐夏结束后的藏历7月29日至8月6日间,就是由雪村雪热巴队举行的为期7天的精彩演出。

  对索县乃至周边区域的百姓来说,这也是赞丹寺僧众难得一见的喧嚣热闹时节。人们带着食物,举家出门,只为一睹雪热巴艺人的风采。

  击神鼓、吹海螺、蹈神舞,网状的裙穗与牛尾摇摆飘动,雪热巴艺人们身手矫健敏捷,唱腔铿锵有力,在一浪接过一浪的掌声中,舞者的表演进入高潮迭起的部分,观众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这就是雪热巴舞者的世界,他们是舞动的精灵,用充满灵性的技艺,表达着深入骨髓的民族文化。如今的雪热巴艺人再也不是街头卖艺、流浪的艺人,他们依然为生活而演绎。更为重要的是,他们的表演,人们的观赏,相互呈现的是一种文化,感染和教化着乡民,也为继承、弘扬民族文化贡献着一份自己的力量。

(责编: 于超)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