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我眼中的西藏和西藏文化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马克林发布时间: 2017-02-05 14:30:50来源: 中国西藏

  西藏自治区是一个风光绮丽的地方。我有幸四次访问西藏,也去过其他几个藏区,其中包括青海、四川、甘肃和云南,那些都发生在1985年至2011年间。

  尽管我在这些地方每次仅停留了几天,但有不少机会与当地各类人士交流,并采访了他们。我的总体感觉是,西藏普通百姓的生活水平在很大层面上得到了提升,社会正在走向现代化。但与中国的整体情况比较,西藏仍然还处于相对落后的状态,而且有些地区还比较贫穷。

  西藏的文化

  作为一名于1964年就来到中国学习中国历史和文化的学者,我对西藏的宗教和文化以及它们的发展情况情有独钟。我认为掌握这些信息很重要,原因是许多外界人士,特别是西方人,他们指责中国正在破坏西藏文化。达赖喇嘛曾许多次指责中国的西藏政策是在“灭绝西藏文化”,他曾在1996年伦敦英国议会上当众指责中国。

  我认为这种指责是无稽之谈,是不负责任的。在我访问藏区期间,我目睹了西藏文化和宗教活动所表现出的勃勃生机。同时,我也看到了现代化进程对传统所带来的弱化影响,特别是那些不和谐的现代化社会生活方式所带来的影响。

  宗教

  在我访问中国藏族居住地区时,我被藏传佛教的强大力量所感染。我所交谈过的藏族人几乎都告诉我说他们信仰藏传佛教,他们频繁地去寺院朝拜并捐赠钱物。我看见众多寺院里云集着朝拜者,一些寺院里甚至非常拥挤。

  大多数藏族人的房屋屋顶上都飘扬着经幡旗,室内专门设定一间用来祈祷和冥想的佛堂。墙上还悬挂着中国共产党领袖人物的画像,仿佛这些领袖人物与房屋的主人们生活在一起。在西藏自治区江孜县的一位藏族人家里,我采访了这家的父亲。他告诉我说,他本人是共产党员,所以他不信佛教,不过他的妻子和孩子们都信仰佛教,为此,他还是愿意为他们在家专门设立祈祷的佛堂。尽管共产党员们不信宗教而信马列主义,但还是允许在这个普遍信仰藏传佛教的社会生活中共存。

  为此,引出了宗教自由这个话题。根据我个人观察并认为只要藏传佛教对国家不造成危害,那么它便是自由的。任何一个企图将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佛教活动必然会被镇压。西藏的佛教组织包括寺院都有党组织以确保该地没有危害国家利益的活动。

  在我看来中国的领导人不仅有权力而且有责任来确保国家的统一。所以,我认为西方人权分子们努力将反分裂与镇压宗教自由混为一谈不仅是错误的而且也是不公平的。

  每一次我访问藏族居住地区时,我都感到藏传佛教正在增长的威力和影响力。比如,2011年我访问了青海同仁县, 我发现一座主要的寺院里拥有大约500名喇嘛,有些喇嘛还非常年轻。重要的是这些寺院都是新建的。其中一座寺院就建在城市的边上,是一位对藏传佛教和藏族文化崇拜并且很富有的香港人捐助建立的。目前,寺院的数量还在继续增长。

  另一个让人感兴趣的是从事宗教的人数。按西藏的传统,每个家庭会让家中的一个儿子去寺院当僧人。为此,一大批男人终年不结婚并居住在寺院里。许多年来我从很多信息中了解到,尽管这个数字比正常的数字要少很多,但给寺院提供一个儿子当喇嘛仍然是各个家庭中的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也就是说仍然有很多男子成为僧人。占据主流派别的格鲁派僧人是不允许结婚的,所以导致适龄结婚的女性人数多于男性人数。在青海我访问的一个大村子里,许多男人因为这个原因各自娶了两个妻子。

  同样,在四川康定和木里,我拜访的家庭里有一名年轻的喇嘛呆在家中,他的房间就成为家中所有成员祈祷的场所。事实上,在家中专事修行僧人或许还多于寺院里的僧人。

  我非常好奇地想知道这些僧人入寺时的年龄以及他们中有多少能长期或者说终身待在寺院里。为此,我询问了一些佛教领导人,包括一些有名的寺院的主持。我得知,根据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结果,不过在四川木里的木里寺,孩子7岁就可以入寺了,而在西藏日喀则的扎什伦布寺则是10岁。

  不过这两个寺院都不允许这些孩子在十八岁之前做出选择宗教生活的承诺。通常这种承诺不仅要出自他们自己,同时还要征得他们的家庭以及社区的同意。这样做是为了确保他们不是被逼成为僧人的。扎什伦布寺一位资深的喇嘛告诉我,他们必须得到当地民管会的许可,同时还要通过熟背135章经文在内的考试才能成为僧人。考试的分数必须是95分以上,低于此分数,可以重新考试。

  在寺院的招募方面,从多次在藏区的访问中我得知有两种情况。其一,僧人的队伍从来没有短缺过;其二,不可能强迫任何人成为僧人。不过“离开家庭”以及加入僧人生活的相关要求与条件确实是严格的。对于我来讲,我是一个非常世俗的现代西方人,我认为,一方面,这么多既聪明又充满青春活力的年轻小伙子都献身给了宗教,未免有点太可惜了。另一方面,可以非常明显地看到,藏传佛教不仅很强大,而且如果不是用来从事非法的政治目的活动,藏传佛教还是很自由的。

  尽管藏传佛教在藏区是甚为流行的主要宗教,但也有一部分人信仰伊斯兰教。在拉萨,我拜访过一个香火十分兴旺而且保护的很好的清真寺。在青海,也有大量古老的清真寺为社区的伊斯兰教教徒们提供服务。我也听说在伊斯兰信徒和富商的资助下,许多新的清真寺正在建起。

  表演艺术

  西藏人拥有非常优美的传统表演艺术。总体来讲,我一直非常欣赏中国的表演艺术,而对西藏人的艺术就特别感兴趣了,为此我也试图去亲身体验。在此,我想特别谈及两种艺术。一是藏戏;另一个是羌姆舞。

  藏戏由三个部分组成:介绍、故事内容(也是主题部分)以及告别词。主体部分的表演可以延续几天,当然,现在的表演已经缩短了许多。剧中的故事大都来自西藏历史,讲有关仙女,国王和王子的故事,戏中神话和藏传佛教色彩贯穿始终。大量藏戏都富有喜剧色彩,没有悲剧内容,所有故事都是以喜剧的形式结束。藏戏的唱腔都很高亢,并且花腔式圆润,乐器主要是一个大鼓和两个古钹。演出在露天进行,通常搭建一个大的圆形开放式帐篷,演员们在帐篷下演出,观众们围坐四周。藏戏中通常会使用一些具有代表性的面具,代表诸神和魔鬼。剧中人物都是彩色装,红色代表勇士,黄色代表国王,炭黑涂抹的人物往往是流浪汉或者反派人物。

  我虽然在录音中听过藏戏许多次,但看藏戏表演仅有两次,都是在拉萨。第一次观看完全是碰巧,我也很激动。那是在90年代的一天,正当我步行回酒店的路上,忽然,我听见藏戏那熟悉的唱腔,我便顺着声音的方向走去,来到河边,表演藏戏搭建的帐篷正好在那里。

  第二次看藏戏是在罗布林卡的草坪上,罗布林卡是达赖喇嘛的夏宫。这里是表演传统藏戏的公共场所。在过去,达赖喇嘛有他自己的藏戏表演班子。这次看藏戏是我一个藏族朋友带我来的。

  在两次看戏过程中,我发现观众大部分是藏族(至少我所看到的)。各个年龄段的观众都有,似乎每一位观众都是那样的兴致勃勃。在我第一次看完藏戏走出人群时,我发现人们还哼着藏戏的小调,意犹未尽。

  我观看羌姆表演是在2011年的11月。一位朋友告诉我在青海同仁县附近大约半个小时车程的小村庄里有羌姆表演。虽然是提前计划好的内容,但直到表演那天我们才确切知道表演的具体场所。除我之外,有一部分外来的观众,不过几乎所有的观众都是藏族人。表演在村庄寺院前,长达一天的日照时间。村民们都出来观看,女性观众和男性观众是分开坐的,也有一部分人坐在附近房屋的屋顶上观看。整个演出是免费的,不过如果人们愿意,他们可以自愿做出贡献。村庄承担演出的大部分开支,昂贵的演出服存放在村子的寺院里,一旦演出,就可以拿出来用。

  所有的演员都是男性,多数是僧人和村里的男人们,还有一些小男孩。这些孩子以及那些没有表演技能的演员由一个或多个僧人来对他们进行训练。事实上,对于这些僧人来讲,表演仅仅是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在演出开始之前,我走进这座寺院。让我吃惊的是我看见一位僧人仿佛处在精神恍惚状态,如同神灵附体的样子,他已失去对自己行动的控制,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并且无条理的呐喊着。

  演出时间很长,几乎用了一整天的时间。内容以叙述的方式展现出正义与邪恶之间的斗争。乐器主要是钹、鼓、扎年琴、藏式唢呐等,由喇嘛们吹出很低沉的声音。这些喇嘛、男人和孩子们穿着非常传统的演出服。他们的特点之一就是用面具来展示戏中各种正反面人物的性格以及道德品质。

  对我来讲这是我人生中一次非常好的实践。对于村民们来讲这个活动是他们社会交往中的一部分。这种演出并非精心设计专门用来给外界人士展示藏族的文化有多么强大。我向村里几位热情高涨的负责人们咨询后得知,这类活动在当今作为宗教庆典活动十分平常。这让我再一次体会到中国当局正积极地保护着传统的藏族文化。

  结论

  以上内容仅仅是我有关西藏文化的一小部分理解。 在雄伟的布达拉宫以及其它古老建筑的保护方面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来赞赏中国所取得的成绩。作为一名布达拉宫的参观者,我认为这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建筑之一,是藏民族创造力和文化的真实体现。

  国际和中国国内的旅游业在保护与发展西藏传统文化为目标的政策指引下对西藏给予了极大地帮助。当然,对西藏文化的发展而言这并不是唯一的途径。我们需要对那些普通百姓的热情和辛勤工作者给予信任和支持,给予他们承诺。我还认为也应该给政府和当局一个公正的评价,因为他们确实为西藏文化的保护做了大量的工作。

  当然,也有一些不利的因素存在,其中之一就是现代化。整个中国处在现代化进程中,当然包括藏区。现代化带来的科技让人们去做那些从前想都不敢想的事。电子产品和现代化交通让世界变得更小,比如广播、电视、网络和国际国内消费品。现代化也影响着人们的思想,影响着人们之间的交流。越是人们喜爱的艺术,人们在他们的生活中就越有可能去改变它。现代化的社会力量比起传统的东西来讲更让社会趋于良性发展。这种趋势在藏区会继续甚至加速发展,会弱化传统的东西,但这并不意味着传统文化就会被破坏掉。传统的东西会发生变化并且成为全球化的东西。但在一定程度上,人们会去其糟粕而把喜爱的精华部分保存下来。

  在我看来,现代化不仅仅是不可避免的,而且也是人们所期待的。它或许对那些传统主义者们有所影响,让他们不喜欢,但整体来讲它对社会的发展是有利的。现代化在中国的藏区继续进行着,给社会带来的是积极的正能量,提高了人们的生活水平。许多和我一样曾访问过藏区的人绝不质疑关于藏文化保护方面的问题,事实上中国藏区藏文化保护的非常好。在我看来,藏文化有非常好的前景,而且永远不会面临灭绝的危险。

(责编: 于超)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