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甲玛赤康的历史记忆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噶哇扎西发布时间: 2017-02-05 14:33:18来源: 中国西藏

  2016年初春的一天,我和旅伴因人所托,赶往了离拉萨市区70多公里的甲玛赤康庄园。“甲玛赤康”是藏语,甲玛意为百里挑一的富地,古时为群山环绕、水草丰足的圣地。赤康意为万户之所。这个庄园位于甲玛乡,记得最早来的时候,庄园周边的围墙已经坍塌,庄园内部的房屋已经破败的比较严重,甲玛的村民们混居在庄园里。除了那几座很有名的噶当佛塔,其实已经看不出庄园的样子。但是这一次不一样,因为当地政府的保护工程,甲玛庄园的围墙已经重新按照原貌建了起来,混居在庄园里的老百姓已经迁了出去。庄园为下一步的旅游开发,为促进当地经济的发展做好了准备。我和伙伴从庄园的正门进去了,可能因为是旅游淡季,也没人售票,只有几条野狗悠闲地进进出出。我们一走进庄园,跟我几年前第一次来时相比,庄园已经得到了保护性的整修,可以看出已经尽了很大的努力让这个历史遗迹恢复原貌。

  睹物思史,看到这些历史遗迹渐渐现出原貌,我的大脑就被甲玛赤康遗址及其周边地区所蕴含的丰富历史信息震撼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其实这片不算大的地区,可以说凝聚了西藏历史从唐代吐蕃王朝的建立到西藏近现代史中的多个重要历史节点,细细梳理,西藏历史的万千气象扑面而来。

  藏王松赞干布诞生地

  在甲玛赤康庄园西南方向,有强巴敏居王宫遗址。在吐蕃王朝藏王松赞干布的父亲囊日松赞当政时,这里曾建有强巴敏居宫,松赞干布就出生在这座宫殿里。斗转星移,一千多年过去了,原来的建筑早已不复存在。为了纪念松赞干布,如今在他出生地的草地上,建造了一座仿古宫殿,以紫红色为主调,庄重雄伟气派,表达了对一代藏王丰功伟绩的缅怀。

  从甲玛赤康的地名就可以看出,这里曾经是一片水草丰美的兵家必争之地,吐蕃王朝还是雅砻部落的时候,这里曾被苏毗部落联盟占据,而翻过位于甲玛地方南面属于冈底斯山脉余脉的几座大山后,就是当年吐蕃王朝建立者雅砻部落的所在地泽当。可以想象当初囊日松赞正是施展雄才武略占据了甲玛地方,才为后来他的儿子松赞干布建立统一整个青藏高原的吐蕃王朝打下了雄厚的基础,或者说没有这一步,雅砻部落还只是屈居一隅的小部落联盟,后来被苏毗、象雄等强大部落吞并也是很有可能的。从一定意义上讲,甲玛地方是吐蕃王朝真正走向强盛的关键一步,是吐蕃王朝的兵粮仓库。公元6世纪时,松赞干布的父亲囊日松赞越过雅鲁藏布江北面的一道山口,来到墨竹工卡甲玛地方,在此暂作小居,一举兼并了拉萨以北的苏毗部落,并建立强巴敏居王宫。1640年,蒙古族贵族首领固始汗入藏,甲玛的万户长与之兵戎相见,诸多古建筑遭到焚毁和破坏。6世纪的强巴敏居王宫已然不复存在,但现在的城堡(1960年还在)也相当古老,有人认为有近千年的历史,应当是苏毗部落防御南来之敌而建的工事。其城墙上有无数的射箭孔,城门外有一片片的陷马坑和护城河遗迹,使人联想起那硝烟弥漫的古代战场。

  十三万户

  甲玛赤康可以说是西藏目前仅存不多的古代“万户府”遗址。万户制度源于元朝在统一西藏的过程中建立的制度。成吉思汗时,以掌握兵力的多少来确定该部落首领的爵位,其中能掌握一万兵员的首领,就被称为万户。吐蕃王朝时期,西藏并不存在万户一级的地方行政机构,在西藏建万户是元朝时蒙古人的创举,它是元朝蒙古统治者针对当时西藏地方分裂、割据的客观形势,因地制宜地采用的一项颇为策略的政治措施。

  元沿金制,全国均设万户官职。内地诸路万户为军职,分属各行省而总辖于枢密院;藏族地区各万户军民通摄,分属各宣慰司而总辖于宣政院。前藏、后藏各万户,始置于至元五年(1268 年)。据《西藏王臣记》载:前藏有六:嘉玛、止贡、蔡巴、塘波且巴、帕竹、雅桑;后藏有六:拉堆洛、拉堆绛、古尔摩、曲弥、襄、霞鲁;前藏、后藏间有羊卓,共计十三。其他藏文典籍有不同说法。其中“嘉玛”即我们所说的甲玛赤康。

  因十三万户具有一定的可行性,在后来得到了元明两代统治者的青睐,这种行政体制一直延续到明代万历年间方被废除。可以说,十三万户的建立是中央政府有效统治西藏地区的开始,也为之后历代中央王朝在这一地区的进一步施政奠定了牢固的基础。因此,作为目前西藏为数不多的万户府遗址,也作为古代西藏十三万户中排在首位的万户之一,甲玛赤康可以说又承载了一个重要的、具有时代象征的历史见证。

  颇罗鼐

  说到甲玛赤康,就不能不提一下西藏历史上的颇罗鼐。因为甲玛赤康庄园还有一个名字叫霍尔康家族庄园。1730年,西藏地方和不丹之间的发生了几次冲突和战争,其中有位叫热丹顿珠的贵族青年立了大功,被清朝雍正皇帝授予扎萨头衔,当时西藏地方主政的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将甲玛赤康等地区分封给霍尔康热丹顿珠家族,从此甲玛庄园便成为霍尔康家族庄园。“霍尔”在藏语里是蒙古人的意思,但这位热丹顿珠本身并没有蒙古血统,是后来和父亲、兄弟一起入赘到霍康家族的,据说当时霍康家族在那一代没有了男丁继承头衔和庄园,这在旧时代的西藏贵族家庭间是一种很常见的现象。而这位热丹顿珠的哥哥就是西藏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颇罗鼐。西藏有本历史书 《颇罗鼐传》就是专门讲他的,他在清代被封为了郡王。

  颇罗鼐(1689年—1747年)是西藏江孜人,本名琐南多结,出生西藏贵族世家。雍正六年,阿尔布巴兵败被执,清廷任命颇罗鼐协助驻藏大臣总理政务,并封其为贝子。颇罗鼐执政期间,设置常备军,练兵设卡,整修驿站,发展贸易,合理摊派差役、赋税,尊重西藏各派喇嘛教,修复各派寺院,是那段时期一位难得的贤明政治家。雍正八年(1730年)颇罗鼐在拉萨主持雕印藏文大藏经甘珠尔(佛语部)、丹珠尔(论部)。乾隆四年(1739年)颇罗鼐被封为郡王。颇罗鼐执政期间,实行了安定西藏社会秩序,促进藏族政治、经济、文化发展的措施。他设置常备军,练兵设卡,整修驿站,发展贸易,合理摊派差役、赋税,尊重西藏各派喇嘛教,修复各派寺院。西藏“政教蕃盛,人物庶富,百姓安乐”,多次受到清政府嘉奖。

  1747年,颇罗鼐病故,其次子珠尔默特那木札勒袭封郡王。珠尔默特那木札勒“素不信奉达赖喇嘛,心怀仇隟”,表面上顺从驻藏大臣,暗中联络蒙古准噶尔部,伺机起兵反叛。1749年,珠尔默特那木札勒攻杀其长兄“阿里公”珠尔默特策布登,控制了阿里。1750年,驻藏大臣傅清、拉布敦迫於情势,诱杀珠尔默特那木札勒,随后为其党羽卓呢尔(官名)罗卜藏札什所杀。随后,清朝廷派四川总督策棱领兵入藏平叛。清政府驻藏大臣制度最终确立,成为定制,不再册封噶伦为札萨克,防止权力集中于世俗贵族之手。

  1751年,清朝颁行策棱所奏的《西藏善后章程》十三条。章程扩大了驻藏大臣的职权,并首次正式规定了达赖喇嘛的世俗权力,形成了驻藏大臣、达赖与班禅的僧官系统、噶厦俗官系统三者制衡的状态。正式设立噶厦政府,驻地在拉萨大昭寺,长官为噶伦,秉承驻藏大臣、达赖喇嘛旨意办事。

  因此,甲玛赤康庄园过去的主人族系中的这位人物颇罗鼐,牵涉到了西藏历史上的几个重大事件和转折点。其次子珠尔默特那木札勒事件的解决,直接促成了我们后来耳熟能详的西藏历史上的驻藏大臣、达赖与班禅、噶厦地方政府等制度的形成。

  阿沛•阿旺晋美

  说到霍尔康庄园出过的又一位重要人物,就是曾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的阿沛•阿旺晋美(1910.2- 2009.12)了。

  1910年2月,阿旺晋美诞生在霍尔康家族,至今甲玛赤康庄园中仍保留有他出生时的那座建筑。阿旺晋美在庄园中度过了他的童年,玩友全是农奴子女。童年时的阿旺晋美在拉萨一家私塾学习藏文。14岁时,拜在格西喜饶嘉措门下,学习文法、诗学、历史和哲学。3年后,又拜三岩地区红教活佛大苍为师,修习佛学经典。格西喜饶嘉措和大苍活佛都是学识渊博、品德高尚的佛学大师,阿旺晋美从他们的言传身教中,不仅学到了知识,更学会了做人。格西喜饶嘉措大师是位刚正不阿、嫉恶如仇的人,他热爱祖国,反对“西藏独立”,鄙视贵族们尔虞我诈,这些对少年时期的阿旺晋美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使他逐步养成了独立思考,敢于担当的性格。而他聪颖过人、勤奋好学的特点,又深得格西喜饶嘉措大师的青睐。

  17岁时,阿旺晋美回到甲玛庄园。此时他已是一位心胸开阔、藏文水平较高,并有一定历史知识的青年,以庄园主少爷的身份,代替母亲管理庄园。他对农奴和奴隶从不吆三喝四,对那些曾是幼年玩友的青年农奴更是一如儿时,密切相处,这使他对农奴和奴隶的苦难有了深切了解,感到长此下去,农奴死光了,贵族也活不成,从而萌生了旧制度需要改变的想法。20岁时,他应征进入藏军“仲札兵营”当兵,在很短的时间内,从班长逐级升任为营长,官阶五品。1935年,阿旺晋美与年方17岁、出生于宇妥家的阿沛•才旦卓嘎结为伉俪。婚后,他以阿沛家族继承人身份向西藏噶厦政府申请出仕获准,正式承袭了阿沛名号,改名为阿沛•阿旺晋美,进入贵族官员行列。他先后担任西藏地方政府昌都粮官、民事法官。1945年,35岁的阿沛被提升为孜本(审计官)。1936—1952年西藏地方政府昌都粮官、民事法官、孜本(审计官)、昌都总管、噶伦。1951年任西藏地方政府赴北京谈判的首席代表,同中央人民政府代表签订了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

  霍尔康•索朗边巴

  说到甲玛赤康近现代历史上的重要人物,还有一位必须要提提,那就是霍尔康•索朗边巴。霍康是西藏显赫一时的大贵族、旧西藏地方政府的四品官,担任过古松如本、粘谢巴、山南多瓦宗宗本、昌都颇本、扎萨等职,昌都解放后,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十八军军需财务处副处长、昌都解放委员会委员、西藏军区藏干校教员。在当时的西藏,霍康•索朗边巴不但是学识渊博的学者,而且还是一位令人敬重的名人。他身居高位,家道殷实,但在社会交往中,从不以金钱和地位取人。他是一位特别喜爱结交学者、帮助学者的藏族上层贵族。旧时的西藏,贫富悬殊,阶级分明,贵族和平民之间,思想感情、生活境遇、甚至语言谈吐无不大相径庭。那时的许多贵族官员,大多一身霸气,骄奢淫逸,霍康却不然,生活简朴,平易近人,嫖赌烟酒他一样不沾,读书学习却是他的所好。常为人们称道的,是他经常毅然解囊,资助知识分子朋友和民间艺人。他自己就是一位满腹经纶的文人,深知对方学问的深浅,需要什么样的帮助;那些穷困的书生,也乐于和他交友,得到他的支持。因此,霍康家经常是宾朋满座,络绎不绝,有着各个阶层的朋友。正是他的善举,才使得根敦群培、格西曲扎等西藏近代史上赫赫有名的学者的著作得以问世。

  格西曲扎

  如果学过藏文的人,应该都对一本1946年出版的《藏文辞典》有印象,这本词典的编撰人是一位蒙古族学者格西曲扎。在后来张怡荪出版《藏汉大辞典》之前,这本词典是用来学习藏文的唯一一部藏汉大型词典。可以说《藏文辞典》是西藏文化宝库中一颗璀灿的明珠,其内容十分丰富、准确,直到现在,仍为人们使用。这是格西曲扎用了20余年的时间,几易其稿,留给人间的一份珍品。

  格西曲扎1898年出生在俄国斯贝亚一个布里亚特蒙古人家庭。格西是他编纂了《藏文辞典》之后得到的学位,曲扎是他的简名,真正的名字叫曲吉扎西。

  格西曲扎在六、七岁时到家乡当地的措卡林为僧,因该寺为藏传佛教寺院,僧人要用藏文背诵经书,所以格西曲扎努力攻读藏文。1923年,格西曲扎25岁,他和同寺一些教友按照当地人的习惯,秘密离乡,来到拉萨,进入色拉寺修行。当时生活极为艰苦,靠化缘和当藏文教师维持生活,从那时起,格西曲扎就开始搜集词汇,准备编纂词典。他的生活十分简朴,房间的陈设,除了经书外,只有一付旧卡垫和一张小方桌,一个木碗和一把茶壶。他的性格十分坦率,从不弄虚作假。

  根据《藏文辞典》木刻版上霍尔康•索朗边巴亲自写的序,我们可以知道,当时1936年他们会见时,格西曲扎就曾提出他一直以来都有编写一部藏文辞典来便利大家学习的愿望,曾经尝试了很多次,但都因为物质条件上的困难和学经不暇中断了。霍尔康•索朗边巴听到后,认为这件事情意义非凡,也很认可格西曲扎的学识,当即就表示可以为这项事业提供一切条件。因此,几经中断的编撰辞典的事业得以继续并最终完成。1946年,在霍尔康•索朗边巴全方位的支持和资助下,《藏文辞典》编著完成,1949年制成木刻版,并在拉萨印行。因为在这些方面的突出贡献,格西曲扎也得到了拉让巴格西学位。

  根敦群培

  根敦群培是 20 世纪藏族史上的佛门奇僧、学术大师、启蒙思想家,是西藏人文主义先驱和藏传佛教世俗化的先驱,是朴素的唯物主义者和爱国主义者。1903年藏历3月23日,更敦群培出生于青海热贡。1928年,到达拉萨,为了谋生,更敦群培干起了绘画的行当,但由于天赋过人,不久他的画就在拉萨出了名。1929年,入哲蚌寺果莽扎仓,学习《释量论》、《中论》等。在哲蚌寺期间,更敦群培以雄辩著称。1934年,印度学者罗睺寺到达拉萨,根敦群培接受了罗睺寺的邀请,在西藏合作进行了寺院、梵藏经典的考察。1934年11月,更敦群培到达印度,住在大吉岭,学习梵文、英文、巴利文等。这一时期,更敦群培的许多作品发表在《明镜》杂志上,将《入行论》翻译成了英文,完成了《欲经》的创作。与罗列赫合作,将藏文史学名著《青史》翻译成英文。将《法句经》由巴利文译成藏文。更敦群培在印度参与了西藏革命党的组建,离开印度时,还特别考察了印藏边界,并绘制了地图。1946年,更敦群培到达拉萨。不久,更敦群培就被捕,安的罪名是印造伪钞,但实际原因是更敦群培与革命党的牵连。更敦群培被关押,一直到1950年才获释,期间养成了喝酒的习惯,由于悲观失意,最后常酗酒。这段时间的主要著作有未完成的《白史》,弟子根据其讲义印刷出版的《中观甚深精要嘉言•龙树密意庄严论》。1951年8月,更敦群培去世。

  根敦群培,满腹经纶,字字珠矶,在解放前的旧西藏,怀才不遇,过着衣不御寒,食不裹腹的穷困潦倒的生活。是霍康•索朗边巴慨然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派人按时给他送去所需钱物,解除其后顾之忧,为他一心修史创造了良好的写作环境。特别是旧西藏地方政府以参与组织“西藏革命党”和宣传布尔什维克思想的莫须有罪名,将安多•根敦群培逮捕入狱时,霍康挺身而出,对狱中的根敦群培送去关怀和温暖,才使得《白史》的前部分得以在狱中竣稿。后来,《白史》全书撰写完毕,霍康又慷慨解囊,出资木刻印刷,正是这样,安多•根敦群培毕生呕心沥血的代表著《白史》才得以问世。这些事迹,在旧时的西藏文化界,成为佳话。

  在西藏的各处旅行,经常会经过一些风景壮丽雄浑抑或毫不起眼的高原山水和小镇,其中会残留着一些充满沧桑感的古堡和建筑遗迹。如果你是个对西藏历史不很了解的人,这些风景和遗迹,只是从外观打动你的心灵,你会拍拍照,或一看而过。如果是对西藏历史稍有了解并充满好奇的人,一定会想知道这些遗迹后面蕴含着怎样动人的故事,但往往人的想象有时候根本比不过历史的传奇和丰富。而对我这个对西藏历史稍有了解的游历者,在西藏的行走中遇到的一些雄浑壮观或毫不起眼的景点遗迹,经常因为背后所含历史信息的丰富和分量,让我的头脑感到发晕,眼前看到的遗迹,或者仅仅是一个地名,都经常因为后面蕴含的巨大信息量,让我激动莫名。在高原这片土地上发生的故事,是这样的具有诗意和传奇,经常让人感慨万千。

(责编: 于超)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