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九十载砥砺奋进 九十年不忘初心——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西藏情缘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苏文彦 赵钊 周晶 王茜发布时间: 2017-10-11 17:47:43来源: 中国西藏

  2017年8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

  从南昌城头的枪声到井冈山上的星火,自诞生之日起,这支队伍以国家和民族的命运为己任,北上林海雪原,南下椰林海岛,东进滔滔大海,西出茫茫戈壁,不畏艰险,扎根人民,勇于奋斗,不断前进,一次又一次获得胜利,在共和国的每一寸领土上都留下了浓墨重彩的足迹。

  在祖国西南边陲的西藏自然也不例外,自从60多年前踏上这片雪域高原后,“金珠玛米”便从未离开:解放西藏时是他们千里转进,保卫边疆时是他们挺身而出,修建川藏、青藏公路时是他们抡起工具开路架桥,发生地震、雪灾时是他们冲在救灾一线……从上世纪50年代进藏的十八军到21世纪的驻藏部队,他们将“红色基因”这一人民军队的内核染上了一层独特的“高原红”。

  不畏艰险,保家卫国

  60多年前,就在大家认为全国和平,部队也不会再打仗的时候,十八军接到了解放西藏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为了解放西藏,十八军的干部、战士们克服了思想上的动荡。军长张国华带头说,“我带着我的夫人,背着小女儿进藏”;政委谭冠三说,“我这把老骨头,扔也把他扔到西藏去”。

  后来,张国华三岁的女儿死在了进藏的路上,成为十八军进藏第一个也是年龄最小的牺牲者。谭冠三则“狠心”地将一双可爱的儿女就地送给了农民,带着夫人义无反顾地进藏。

  在这样的精神感召下,十八军爬冰卧雪,走上了漫漫进藏长路。一路上,他们经过了14座4000米以上的雪山和2座5000米以上的雪山,过了一百多条冰河,最多的一天蹚过24条。

  与此同时,十八军还要“背着公路进藏”,3000多官兵和1000多藏汉民工牺牲在两千多公里的川藏线上,平均1公里就要牺牲2人,更不用说施工过程中的百般艰险,人民子弟兵用巨大的牺牲换来了西南边陲的安定。

  1962年,对印自卫反击战打响,北京城内百名即将参加当年全国高考的应届高中毕业生毅然决然地投笔从戎,踏上了光荣的军旅征程。这群新兵入伍不到百天就上了前线,参加了这场在世界屋脊上的战争。

  山势陡峭险峻,长满荆棘无路可循,近300公斤重的120迫击炮,硬是靠炮团的战士们肩扛手台一步步挪上阵地的。新兵们背着重几十公斤的炮弹、引信在高山密林中往返,军衣背后留下一片片花白的汗碱。老兵们说,当战争真的发生在身边,这种震撼无法用语言表达,可是没时间想那么多,心里想的就是完成任务,把敌人赶出去,就是不怕死。

  这一场胜仗,让中印边境平静了几十年。

  时光流转,西藏获得了飞速的发展,但驻藏军人迎难而上的精神始终未变,在最高远的地方,最稀薄的空气中选择了坚守。

  海拔4600多米的詹娘舍哨所素来有着“云中哨所”之称,哨所完全被云雾包围,周围是悬崖峭壁,至今还没有完全通公路。每年10月至来年4月的半年时间,大雪封山,战士们只能呆在哨所里,吃囤积的蔬菜。

  年与时驰,意与日去,当一批批新兵成长为新一代新兵眼中的“老班长”时,他们的青春是否有悔?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大会上发表的重要讲话很好地指出了这些战士们坚守的意义所在:“我们绝不允许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政党、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块中国领土从中国分裂出去,谁都不要指望我们会吞下损害我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苦果。人民军队要坚决维护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坚决维护地区和世界和平。”

  军民情深,血浓于水

  人民子弟兵,军民鱼水情,在西藏的兵,更是如此。

  早在长征时期,藏族等少数民族地区人民就曾为长征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毛泽东主席在延安和全国解放以后,曾多次讲述,高度评价了红军长征翻雪山、过草地时期藏、羌人民的无私奉献,高度概括地比喻为“牦牛革命”,还曾一再表示说长征时期在川西北地区“我们是欠了番(藏羌)民债的,欠了债是要偿还的。”

  因此,十八军进藏时不仅不能再“欠债”,反而要“还债”。进藏先遣队宿营雪山时坚决不拿玛尼堆上的石头垫锅烧火,饥饿的战士不肯住牧民家的帐篷、不肯捞河里的鱼,十八军将士宁愿饿断肠也不违纪吃老百姓粮食,宁可挨冻也坚决尊重藏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绝不打一丝折扣,将“无私、忠诚、奉献”的钢铁意志带进了西藏。

  “金珠玛米”是和平解放西藏后,藏族百姓对解放军的专有称呼,本意为“拯救苦难的菩萨”。1952年4月的一天,一个满心焦急的藏族汉子向十八军年轻的女军医王季秀求救——他患有重症脓毒血症的妻子就要临产了。王季秀每天都在孕妇身上排摸,摸到肿块就切开,伤口上的蛆虫爬到了她身上也毫不在意。一个多月后,孕妇痊愈,生下了一个胖小子。这个藏族家庭感激不尽,从此这位汉族军医就有了一个藏族干儿子。

  这只是军民情谊的一个缩影。

  在1962年对印自卫反击战中,部队打到哪里,支前的藏族同胞们就出现在哪里。他们不怕牺牲,千方百计克服一切困难将弹药和给养及时运送给作战部队。战斗打响后,他们又要几个人一组抬着担架往山下送伤员。

  在下山坡度太陡的地方,为了减轻伤员的痛苦,前面的老乡都要双手高高举起担架,后面的老乡则要全蹲下来或深深地弯下腰抬着担架往山下一步一步地滑着走才能保持担架平稳。每当见到这样的场面大家都会感动不已,老兵们说,藏族同胞以实际行动诠释了汉藏兄弟民族间的深情厚谊,这场战争的胜利离不开广大藏族群众的积极支持和帮助。

  时至今日,高原上深厚的军民情谊始终未变。年轻的驻藏官兵们在这里度过了最美的青春年华,一去便是几年、十几年。地震了,他们马不停蹄千里驰援;青稞熟了,他们赶去帮忙收割;边远地区有了危重病人,他们义无反顾帮忙转运;血库告急了,他们撸起袖子踊跃献血;公路塌方了,他们不顾自身安危赶去抢修……情感的清泉流淌了六十多年从未枯竭,人民解放军的西藏情缘愈加深长。

  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当年进军西藏的老十八军后代中,有不少人都选择继承父辈的遗志,继续在西藏发光发热。代代传承,是他们的坚守。

  当年率军入藏的18军政治委员谭冠三的长子谭戎生,在父亲去世当年请命前往西藏到边防第一线,继承遗志;十八军宣传部长夏川的女儿卢小飞北京大学毕业后就到西藏支援建设。夏川为此题诗一首,表达对女儿的支持:“阔别雪域二十载,山河依旧入梦来。女儿接我移山志,憾恨顿消心花开。”

  2010年,西藏军区有关部门在摸底调查时发现,当年冬季入伍立志到雪域高原从军报国的年轻人中,有132名西藏边防军人的后代。他们从小听着父辈的戍边故事长大,高原军人的价值追求、奉献意识和英雄气质给他们打下了深刻烙印,激励他们作出了应征入伍、到西藏服役的人生选择。

  除了这些追随着父辈足迹来到西藏的军人,更多的驻藏官兵虽无历史渊源,却把自己的青春奉献给了这片美丽却艰苦的地方。

  “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忍耐、特别能团结、特别能奉献”“长期建藏,边疆为家,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艰苦不怕吃苦、缺氧不缺精神……”六十多年过去了,这些令人心潮澎湃的语句依然激励着年轻一代的驻藏官兵。

  海拔5318米的查果拉哨所是全军最高的驻防点之一,这里风无一日停,几乎每周都要换下一面被狂风暴雪撕裂的国旗。设点以来,哨所已经更换了1300多面国旗。冰峰雪岭中,飘扬在查果拉主峰的五星红旗鲜艳夺目,这里的官兵把国旗视同生命,身许边关,誓死捍卫每一寸国土,这是战士们雪山一样纯洁的忠诚。

  2015年4月,受尼泊尔大地震影响,中尼边境小镇樟木成为“孤岛”。为防止余震和次生灾害,上级决定实施樟木大撤离,7000余名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官兵投入了这场“孤岛”救援。部队医护人员“逆行”徒步30公里进入樟木:“我们早一分钟到达,灾区人民就多一分安全!”群众撤离后,留在山上的房屋由日喀则边防支队机动大队二中队的官兵守护着。他们在完成好各项边境防控工作的同时,也会定期到群众留下的空房去看一看,帮忙打扫门前屋后的卫生……这是战士们火焰一般炽热的情怀。

  传承,为了延展精神的长度;坚守,是为了巩固先辈的信念。

  西藏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它的胸怀感召人,它的美丽吸引人,它的精神激励人。这种魅力始终存在。

  九十年的精神接力,积蓄力量,写就忠诚;

  高原上的红色基因,代代相传,薪火相递。

(责编: 于超)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