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次仁罗布小说《祭语风中》获季军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兰虎义 整理发布时间: 2016-02-01 15:22:23来源: 西藏商报

近日,由中国小说学会举办的“2015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出炉。西藏作家次仁罗布的《祭语风中》问鼎长篇小说“三强”,获得季军。这部长篇小说,今年还入选了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组织评选的“中国文艺原创精品出版工程”。

2015年,次仁罗布的长篇小说《祭语风中》在湖北的文学杂志《芳草》第3期上刊载,读者对神秘的西藏有了全新的了解。这部力作是作者次仁罗布经过多年中短篇小说创作沉淀之后,历时多年创作的一部优秀的长篇小说。作品以第一人称“我”——一个一心向佛的主人公僧人晋美旺扎在灾难岁月里无奈被迫还俗,在晚年时他悟透人生再次选择出家的生活经历为主线,在历史的宏阔和生活的细致方面呈现了近半个世纪西藏历史风云巨变和社会人文变迁。这部作品因其恢弘的历史叙事、深刻的灵魂刻画、独特的文化意蕴和精湛的艺术构思而具有独特的魅力。

历时三年 创作小说只为给读者一个交代

记者还清楚地记得次仁罗布老师的长篇小说《祭语风中》在《芳草》杂志刊登后,他接受西藏民族大学文学院教授文学博士徐琴的采访时说这部小说他构思花了三年多的时间。

为了把小说写得有血有肉,这三年时间次仁罗布收集资料,阅读、记录重要文献。同时,他还亲自下乡采访一些经历过历史变迁的老人,向他们了解人们的心理以及生活现状。尽管在小说开篇前次仁罗布做了大量的采访、资料收集,据次仁罗布回忆,小说开头自己写了好几遍,每次开头写到几千字总是感觉不太满意后全部删掉重新写。直到他读了略萨的《酒吧长谈》,他仿佛茅塞顿开,里面的叙事手法让自己豁然开朗,忽然一下子找到了自己认为是最好的叙述方法,整部小说的架构思路清晰。从那一刻起,小说的故事就像一股溪流淙淙地流淌在次仁罗布的脑海里,虽然有时会停滞不前,但最终还是比较顺利地完成了整部作品。

在谈到自己为何要创作这样一部作品时,次仁罗布向西藏民族大学文学院教授文学博士徐琴介绍,自己创作这部小说是为了完成一个心愿。次仁罗布说:“自己拜读过很多藏族作家的作品,在《祭语风中》问世之前,没有一位藏族作家全方位地反映过西藏和平解放、民主改革、文革时期及改革开放这段历史,反映巨大历史变迁中最普通藏族人经历的那些个体命运起伏,表现整个民族思想观念是如何发生转变的,没有将一个世俗的西藏画卷呈现给读者。自己这样的叙写是为给读者一个交代,也是给自己一个交代。人们常说文学就是一个民族的心灵史,我希望《祭语风中》也能成为表现藏民族心灵史的一部作品之一。”

抽丝剥茧 小说被认为是“民族的秘史”

《藏地密码》《冈底斯的诱惑》《无性别的神》等一系列的作品都描写过西藏的神秘和人文风俗,然而对于从西藏和平解放、民主改革、文革时期到改革开放这样历史跨度如此之大的屈指可数。《祭语风中》一经刊载,就被读者称为“民族的秘史”,这既是对次仁罗布三年呕心沥血著书的肯定,又是从历史文化上对大美西藏的推介和赞扬。

鲁迅先生在《且介亭杂文集》中说:“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不管是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这些畅销书还是其他作品,只有融入各种民俗元素,读者才会认同它、喜欢它。相反,一部作品脱离实际,没有任何历史、民俗、生活等元素,任凭作者辞藻华丽、天马行空,它终究会被时间的溪流冲淡甚至被读者遗忘。

当徐琴教授问及次仁罗布在《祭语风中》为何选择通过一个僧人的角度来刻画和描写,有何艺术构想时,次仁罗布回忆很多年前他去过一次帕崩岗天葬台,当时一位老僧端坐在棚子下边诵经边摇动鼗鼓和铃铛,老僧的形象和那种氛围一下子牢牢地镌刻在了自己的头脑里,一直挥之不去。创作时主人公僧人晋美旺扎这一人物形象也就信手拈来。

徐琴教授在笑谈中了解到次仁罗布童年、少年的记忆中,对八廓街措那巷子里生活的那些还俗僧人身影依然记忆犹新,一直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其中有些成家的有些孑然一生走向生命终点的。次仁罗布儿时各类僧人的形象垒叠,最终也丰满晋美旺扎这一主人公。

除此之外,僧人在整个藏区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受人尊敬,有知识,又懂佛法,但他们的日常生活对于世俗的人来讲是一个不可知的领域。所以次仁罗布选择僧人来充当小说的主人公,让读者走进他们的日常生活和精神世界里,只想通过一个小的视角——晋美旺扎个体命运的沉浮来构织那个大的时代,以及人们错综复杂的情感,以此尽可能地给读者还原那个时代和那个时代人们的所思所想。

洗涤心灵 以主人公经历传递正能量

上世纪50年代,西藏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巨大的时代转折所带来的变化虽然也曾在小说和电影中得以呈现,但大多是从意识形态的角度阐释新旧社会的对比。

徐琴教授和次仁罗布谈到小说《祭语风中》与一些宏大革命叙事作品有何不同时,次仁罗布坦言《祭语风中》不是主旋律的作品,他想自己的作品跟文学尽可能贴近些,是讲小人物在重大的历史进程中个体命运的起伏和喜怒哀乐,是讲传统文化怎样抚慰人心、给予精神宁静的一部作品。他努力写的是人,通过重新叙写历史事件,让更多的读者读懂藏族人的心灵。通过人们对遭遇的自我反省,从而让心远离仇恨、远离苦难,让心归附平静。所以《祭语风中》的精神更接近于一脉相承的藏族文学,那就是人世的不完美,一切皆无常,人在这样的世界里就是历练心智,间接完成一种正能量的传播。

著名学者刘小枫曾说,“信仰直接关涉到人的本真生存,它体现为人的灵魂的转向,摆脱历史、国家、社会的非本真之维,与神圣之言相遇。”《祭语风中》米拉日巴大师一生受尽磨难,但是在通往佛的道路上,苦难是唯一的通行证。作品写出了灵魂的深度,在面对死亡、面对苦难时,灵魂是有担负的。正如曹雪芹在写《红楼梦》小说一开头就点出来的 “我之罪固不免”。次仁罗布也感慨不论怎样,战争和征讨、暴乱只能带来仇恨和对峙。只要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人都希望生活安定富足,人与人之间和睦,这就需要彼此间的包容与宽恕。

(责编: 于超)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