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流浪者之歌——评《北京遥望香巴拉》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孙莱芙发布时间: 2016-07-12 15:30:23来源: 网易太原

流浪者之歌 ——评《北京遥望香巴拉》

  14年不见的宋晓俐发来她的长篇小说《北京遥望香巴拉》,我很意外。意外者三:她是个在北京流浪的人,生存压力很大;多年前她是个很普通的文学青年;现在的中国,到处心浮气躁,汲汲于功利,例外者几稀。

  我用很长时间阅读这部书稿,体味着她这些年的生活,她的情感,她的思想。

  宋晓俐代表了很多北漂者。他们人数众多,生活各异,载沉载浮。他们举目无亲,喘息奔跑,挣扎奋进。他们在工作、事业以及爱情和家庭问题上,都有着常人所难以预料的曲折和波澜。

  因为举目无亲,他们格外重视朋友。虽然有些朋友欺骗了他们,但他们寻找朋友的步伐一直没有停止。他们寻找着情,寻找着爱,感受着朝霞和落日。

  通过多年打拼,他们在北京有了遮风挡雨的房子,有了车,也有了爱人和孩子。但他们发现,北京还不是自己的家,北京还未能安放他们孤独的灵魂。

  千千万万类似宋晓俐这样的人,在红尘万丈的北京谋生存,求发展,演绎了多少爱恨情仇、悲欢离合。有多少不为人知的苦熬穷捱,失意彷徨,苦闷抑郁,灯红酒绿,物欲横流,争名夺利,机关算尽。

  原先我以为,宋晓俐会在北京沿着时代潮流狂奔,在世俗的漩涡中转个昏天黑地,在物质上极尽追求,乃至于声色犬马,乱梦颠倒。

  人海辽阔,世路多岐。可幸的是生于乡间的她,不忘清风,遽然一觉,剪烛西窗,重话巴山,乃至于借小说主人公之情愫,把西藏作为自己心灵的家园,蒹霞秋度,空谷传声,使人回首前尘,感慨良多。

  《北京遥望香巴拉》以三个女性为中心,她们都是大学生,毕业后在北京从事传媒。正如小说中说的:“定福庄附近聚集了北京许许多多传媒相关专业的年轻人,他们毕业之后怀揣着与现实极不相符的梦想,打死都不肯回到老家,心有不甘地留在北京,个个心怀梦想,就盼着有朝一日可以时来运转、飞黄腾达,实现人生理想。初一、月儿和卓玛就是这许许多多的寻梦者之一。初一不想回山西,卓玛不想回拉萨,而月儿干脆无处可去。”

  山西的初一,北京的月儿,西藏的卓玛,“大学毕业后十多年的时间里,初一、月儿和卓玛三个女生在北京和拉萨的3731公里间来来回回。”第一次到拉萨,初一放声大哭,说:“我这回知道了,拉萨,一定是我前世的家……”

  三位女的,自然还有她们的男友。初一和柳海峰,月儿和比自己大19岁男人潘谊和。潘是有家室的人,举家搬到了香港,一是为了宝贝女儿读书,二是 为了事业的发展。

  每年,潘谊和总要从香港回到北京集团的总部数次,一次大约半个月。十多年时间里,月儿与潘谊和相聚、别离和牵挂。而“与其说我拼命地想留在北京,到不如说我是拼命地想离开拉萨”的卓玛却深爱着海峰,拒绝了洛桑的求婚,最后却与汉族青年杨柳喜结连理。

  洛桑爱上了初一,二人花前月下,流连忘返。柳海峰追逐初一到拉萨,初一临产大出血死去,他又回到北京和情人高小筠走到一起。

  年龄悬殊的爱,藏汉男女的爱,婚外恋,朋友间串行的爱,以及在爱情之外忍受不了孤寂而产生的情外爱,构成了当代人灵与肉的多彩画卷。

  小说没有从概念出发,没有按照过去革命者对爱情的忠贞不渝这样的套路写,而是在展示纯洁爱情的时候,毫不回避人的动物性,以及爱的不确定性,移情别恋等,都为当代小说的人情、人性做出了可贵的探索。但是这些探索却因为浅尝辄止,没有深入挖掘,乃至于一笔带过,或者是用开玩笑的方式去展现,从而削弱了人生的悲剧感,沉重感。

  在此方面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为我们树立了榜样。这部作品中令人难忘的女性形象,一个是主人公格里高力的妻子娜塔莉亚,一个是他的情人阿克西妮亚。格里高力和阿克西妮亚逃婚私奔后,格里高力参加了红军,他们的孩子得病死了。在此情况下,地主的少爷李斯特尼次基勾引了阿克西妮亚,格里高力知道后放弃了她,回到老婆身边。格里高力和阿克西妮亚分离了,但偶然的机缘,他们又走到一起。娜塔莉亚知道后,她已怀孕。但她坚决不给格里高力往下生这个孩子,她找了个庸医,用钩子往下钩孩子,结果导致大出血,她死了。

  临死前,她把自己的孩子(一儿一女)中的儿子米沙特卡叫到跟前,拉到怀里。

  “把耳朵凑近来,孩子,凑近点儿!”娜塔莉亚说。

  他对着米沙特卡的耳朵悄悄说起话来,后来把他推开,用探寻的目光看了看他的眼睛,闭了闭打哆嗦的嘴唇,很费劲儿地笑出一副又可怜又痛苦的笑容,问道:

  “不会忘了吧?会说吗?”

  格里高力接到电报回家后,已是娜塔莉亚葬后第三天。

  儿子见了他,畏畏缩缩走到桌子跟前。他爬到父亲的膝盖上,腼腆地用左手搂住他的脖子,使劲亲了亲他的嘴。

  米沙特卡低声说:“妈妈躺在房里的时候……她还活着的时候,叫我对你说:‘你爹回来,你替我亲亲他,告诉他叫他心疼你们。’她还说了些别的话,可是我忘了……”

  宋晓俐的小说提出了人的动物性,也写出了情感的多面性、复杂性,已经打出井,见水了,但没有继续掘进。

  第二、 小说写了当代藏汉青年的友谊、婚恋,小说展示了北漂族纯真的友情,以及在商品经济大潮下人与人之间纯真的感情。无论男女,不论民族,都使人产生了美好的情愫,使我们在人与人关系愈来愈紧张的社会中感受到一种清凉,些许安慰。

  我们的时代,人与人之间愈来愈难以交流。当我们一旦善良的时候,一旦同情的时候,就有人践踏。很少有人懂得感谢人,回报人。恩将仇报,好人灰心成为常态。宋晓俐的小说给我们展示了藏族人民善良美好的情怀,表现了他们因付出而心安的慈悲胸怀。卓玛一家把来自遥远北京的女儿的朋友当成自己的孩子和亲人,为他们的幸福祈祷,为他们的一切忧心。这种情感在我们的社会中特别缺乏。是藏传佛教给予了西藏人高远伟大的精神,这种精神理应成为我们中华民族发扬光大的滋养。

  小说每节的开头,都用藏族伟大的精神领袖,伟大的诗人、作家仓央嘉措的诗句作为引子,有一种尘埃落定,水静沙明的气象,潆洄连贯,真纯始见。他的诗句华妙庄严,溯往追来,低徊吟味,使苍茫六合,万千世界尽收眼底。

  感谢14年未见的宋晓俐,给我送来的精神食粮,使画地为牢的我看到了北京青年开拓的新生活,新境界,更让我对西藏文化充满美好的向往。《北京遥望香巴拉》是她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未能说实大声宏,老树参天,但初试啼声,仿佛使我们看到墟落炊烟,城市灯火,人间哀乐,世事沧桑。

(责编: 于超)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