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阿来的诗”重新结集 那是一份青春的纪念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张杰发布时间: 2016-11-10 11:08:17来源: 华西都市报

很多人认识著名作家阿来的文学世界,都是通过他的小说,比如《尘埃落定》,以及长篇历史非虚构文学《瞻对》等。但了解阿来文学创作脉络的读者还知道,阿来还是一个优秀的诗人。

1982年,阿来的一首名为《母亲,闪光的雕像》的诗歌获了奖,这是他第一次得文学奖。之后,他还写出《草原回旋曲》、《梭磨河》两组诗百余首。近日,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了阿来的一部诗集——《阿来的诗》,并将于11月12日(本周六)在成都东湖公园举办“群山与自己的歌者”《阿来的诗》新书发布暨诗歌朗诵会。喜欢阿来文学作品的读者,可以现场感受阿来的诗意世界。

《阿来的诗》是出版社将阿来早年写作的诗通过各种途径搜集起来,其中也包括阿来自己也从早年存留的旧期刊中找了十来首的补遗。阿来说:“补遗的这一部分,都是初学写作时的不成熟之作,但我还是愿意呈现出来,至少是一份青春的纪念。我写过十年的诗,作为我文学尝试的开始。我想把这些诗收拢来,正可以看到一个人如何从幼稚走向成熟,如何从一个文学的门外汉渐渐摸索到文学的门径,而这个过程又需要怎样的耐心。对于今天这个乐于并急于看到成功的社会来说,十年确实显得过于漫长。”

在阿来的青少年时代,在川西高原寂静的冬夜、漫长的春天里,阿来从诗歌开始了自己的文学创作,“我从辛弃疾、聂鲁达、惠特曼的诗歌中,打开了诗歌王国金色的大门。”另外,“在爱上文学之前,我爱上了孤独时的音乐。在音乐声中我开始欣赏。然后,有一天,好像是从乌云裂开的一道缝隙中,看到了表达的可能,并立即行动,开始了分行的表达。”之后阿来又将这种文学能量转向了小说,以及其他不分行的文字。

但阿来对诗歌的激情并没有磨灭,“在我心中,诗情并未泯灭。我只是把诗情转移了。我从来不敢忘记亚里士多德在《诗学》中说过,‘诗比历史更接近于哲学,更严肃。’我要把我的写作带向更广义的诗。这些努力,我感觉我的读者都有所理解。”

(责编: 于超)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1
  • 4
  • 3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