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文化

“你听懂了没有”出书了 “网红教授”戴建业细说古文如何读出新意

周满珍 发布时间:2019-08-21 14:11:00来源: 长江日报

华中师范大学教授戴建业 受访者供图

  18日,华中师范大学博导、数千万人点赞的“网红教授”戴建业作品集在上海书展举办首发式。20日,回到武汉家中的戴建业,接受长江日报记者专访。

  戴建业告诉记者,最新推出的《戴建业作品集》包括6本学术专著,2本文学史论和社会文化随笔《你听懂了没有》,其中《文本阐释的内与外》《论中国古代的知识分类与典籍分类》《六朝文学史》《两宋诗词简史》《你听懂了没有》,是首次出书;《戴建业精读世说新语》《戴建业精读老子》《诗囚》,是旧作的修订改写。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澄明之境——陶渊明新论》是这20年来的第五版。

  “何曾料到我的普通话会成为我的特色”

  学术著作等身,却成为大众心目中的“网红教授”“段子手”“金句王”,戴建业坦言自己不是很在意各种称谓。“也无需正名。我是华中师范大学学术带头人,这就够了。至于才华、学问、见识,读读我作品的序言,就知道我是不是水货。名气再大,读他的文章死气沉沉的,就知道他没有才气。”

  对被“网红”遮蔽的学者身份,戴建业在《美好的人生才开始》一文写道:“我只是想给大家呈现一个真实的戴建业。我连白头发都不染,是什么样的人就是什么样,不太在乎别人怎样看我,一旦把自己写的和讲的公之于世,就让人批评,任人指点,由人笑骂,赞美固然温馨,批评更当感激。”

  不少年轻读者,是从头条号、抖音等平台认识戴建业。其实,从2011年开始,他就在网易博客发文,3年时间写了400多篇文化随笔和社会评论,并获得网易“2012年度十大博客(文化历史类)”称号。“我听说是网易创始人丁磊很喜欢我的文章,发话说,戴教授的文章要重点推送,我的文章才得以常被推送到头版重要位置,广为传播。”戴建业说。

  他说自己写得特别快,有时甚至一天可以写3篇,几年下来,综合数据在文化类博客上排第一,“把柴静都打败了”。

  戴建业说自己的文化随笔,是在见识的深度之外,追求笔墨趣味。

  文章很早就受欢迎,麻城味普通话也很受欢迎,戴建业不禁对自己幽了一默:“普通话一直是我的短处,以前我的课受欢迎,那是在课堂上,学生不懂举个手,我可以在黑板上写出来;视频时代,何曾料到我的普通话会成为我的特色。”

  对大众贴在自己身上的标签,如“被大学耽误的段子手”,戴建业直言是“现场效果”,听众很热情很激动,就特别有灵感,容易说出朋友们喜欢的金句。他说自己的段子都是随机的,和当时心情、激动的程度等有关,“像种个鬼田,就来自现场感叹,我自己都没想清楚,脱口而出。”

  古代文学读出新意读出共鸣

  戴建业将读古代文学社会事件和文化世情相结合,从独特的文化视角进行审视,尽可能见人之所不曾见,言人之所未尝言。比如,他将李白与白领996工作时间结合,写出《工作不称心?别学李白“耍大牌”》,他写道:“我们都想当李白,认为李白可能很快乐,他说‘人生得意须尽欢’。但是我告诉大家,李白还说过‘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而且他说‘行路难’的时候比‘人生得意须尽欢’的时候更多。”

  此外,李白还说过“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就是说今天我过得不开心,明天我就不干了。像李白说的这种态度,我叫他“耍大牌”,不可效仿,随便辞职。

  面对年轻父母在育儿问题上的焦虑,他以陶渊明的《责子》诗来探讨“下一代不争气?看看有5个熊孩子的陶渊明”。大意是陶渊明“虽有五男儿,总不好纸笔”,即五个儿子全部不读书,不好纸笔。“阿舒已二八,懒惰故无匹”,阿舒已经16岁了,他懒惰起来天下无敌。还有不爱文术的阿宣等五个熊孩子,但陶渊明最后却能自嘲地接受,“天运苟如此,且进杯中物”,意思是老天送给了我这几个宝贝儿子,有什么办法呢?还是喝酒吧。

  戴建业借此建议时下的年轻人,人生不如意时,不妨借鉴陶渊明、苏东坡的自嘲态度,“经典之作就伟大在每个时代都能让读者读出新意,读出共鸣。”

  婚礼致辞阅读量逾千万

  他也是个“劝婚”高手

  戴建业最近有两篇爆款文章。一是他2018年在儿子婚礼上的致辞——妻子永远是丈夫“最美的风景”,至今仍被网友疯狂转发,目前在今日头条上的阅读量已逾1100万。

  “这里我要特地叮嘱新郎新娘,爱情不只是短暂的两性吸引,更是相互长期的包容,双方天长地久的关爱。从来没有爱过别人,又从来没有被人爱过,无疑是人生最大的不幸。双方既要学会奉献,也要懂得感恩。人们可以量身定制自己的鞋子和衣服,但无法量身定制自己的太太或丈夫。夫妻来自不同的家庭,双方都有不同的个性,差异可能造成相互冲突,也可能变为相互补充,关键要看能否接受这种差异,能否欣赏不同的个性。是爱情让你们迈入婚姻的圣殿,但是婚姻并不仅仅只有爱情,它更多地意味着承诺和责任。父母今后只是你们生活的配角,你们要共同面对生活的艰辛……”

  “我想特别提醒新郎,‘好男人沿途都有好风景’纯属一派胡言,妻子永远是丈夫‘最美的风景’。有些异性远处看优雅迷人,走近相处可能难以容忍。”致词中的婚恋观打动了很多人,不少婚姻情感作家还专门撰文探讨,传播了婚恋正能量。

  其二是他为华中师范大学深圳校友会做演讲时所写的《中国古典爱情诗歌中的灵与肉——结婚吧》,“我得知我的很多年轻校友,还是剩男剩女。我是搞古代文学的,便谈谈‘中国古典爱情诗歌中的灵与肉’,劝我的校友结婚。”

  这篇长文既有“合昏尚知时,鸳鸯不独宿”等古典诗词,也引用了西方大儒罗素的经典名言,学识含量高,戴建业却说自己全程不查资料,“都是名诗,烂熟于心。”(长江日报记者周满珍)

(责编: 常邦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