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文化

“直播卖书”的喜与忧

周慧虹 发布时间:2020-05-15 14:34:00来源: 江西日报

  在刚过去不久的世界读书日,国内文学界、出版界出现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直播卖书”,不少好书借助直播形式,与广大读者相会于“云端”。

  作为一种新的推广方式,“直播卖书”的确带来了显而易见的喜人成效。它不仅帮助疫情影响之下的实体书店稳住了阵脚,重新凝聚起了人气,而且,使得更多读者足不出户便能广泛、深入地了解书业动态,便捷地找到自己想读的书。

  “直播卖书”的阵容中,既有“网红”和明星,也有相关作家。尽管,与以往线下营销模式相比,直播带货的总体效应令人欣喜,不过,细究不难发现,不同直播主体的带货差异令人惊异。

  今年世界读书日当天,作家雪漠开启了一场直播。在两个小时的时间内,在线观看人数超过9万人,共获得近20万个赞,雪漠新书《山神的箭堆》单日销量过万册。4月19日,畅销书作家沈石溪开启了直播形式的线上课程,累计有超过14万人观看,当天他的作品《狼王梦》卖出了1万多册,码洋超过30万元。

  作家们“直播卖书”,能取得这样的成绩难能可贵,尽管如此,与“顶流”主播的“带货”数量相比,依然是小巫见大巫。今年1月中旬,作家薛兆丰应邀来到知名主播薇娅的直播间。此次直播中,他的《薛兆丰经济学讲义》很快卖出约65000册。而统计数据显示,这本书的当月销量超过80000册。也是在前不久,直播间里随着主播薇娅“一声令下”,麦家的小说《人生海海》在直播间上架,一万册“秒空”,加仓两万册,依然瞬间卖完。

  广大读者积极参与“直播卖书”,有意识地亲近书香的姿态令人满意,然而,如此疯狂的购书举动,如此悬殊的直播带货差异,真的正常吗?正如有读者对此感叹,“相对而言,图书是很小众的,这样的带货能力简直‘可怕’!”也有业内人士针对“直播卖书”劝诫买卖各方,不能只是一味跟风,“别让追新潮,最后成为一地鸡毛。”

  说到底,读书“不是为了应付外界需求,不是为人,是为己,是为了充实自己,使自己成为一个明白事理的人,使自己的生活充实而有意义”(梁实秋语)。“直播卖书”当中有些读者的表现,恰使人感觉他们就是为了应付外界需求,不是“为己”,而是“为人”。可能有些人也想着通过直播来买书读充实自己,但更重要的一面未免在于,他们是主播的“铁粉”,主播推销什么他们就不假思索地购买什么,买日常生活用品如此,即便买书亦难跳出这一窠臼。自己的读书选择,完全听凭他人左右;不是遵从自己的阅读所需,而是盲目地赶潮流,仅凭一时的头脑发热。如此读书,难称理性。至于读书效果,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说一千道一万,最为关键的,还是读者自己要逐渐养成良好的读书习惯,始终保持阅读理性。读书过程中不能完全闭目塞听,又不能任由自己的阅读地界沦为了别人的跑马场,唯有进退有度,方能读得其所。

(责编: 常邦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