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文化

山西影视文学:走上自觉创作路

杨占平 发布时间:2020-05-15 14:44:00来源: 山西日报

  在现代社会,由于传播媒介的作用,电影电视剧在发展中融汇了文学的精华,反过来又以其自身的魅力和优势去影响文学。近几十年来文艺界的一大景观就是:文学作品被改编成影视剧后,原著的发行量大增,获得更多读者;而绝大多数有品位、上档次、能吸引观众的影视剧,则是来源于水准比较高的文学作品;同时,许多从事文学创作的作家也加入进影视文学剧本创作行列,有力地提升了影视剧的文学性,促进了优秀剧作的不断涌现。

  文学与影视的相互影响

  影视文学创作,既是文学事业中的一部分,又是前景灿烂的文化产业。在人类文明发展的进程中,文学就像一棵盘根错节、枝繁叶茂的大树,随着历史的演进结出了丰硕的果实,积累了富足的宝藏;而电影和电视剧却似运用科技手段培育的速生树种,短短几十年便以其旺盛的综合生命力茁壮成长,打出了自己的天地。覆盖面广、影响力大、渗透性强的影视艺术,在整个民族的精神文明建设和美育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当今,电影和电视剧已经成为人民群众精神文化消费的“主食”之一。

  文学与影视相互促进并达到双赢的现实,已经让许多作家从被动参与影视文学创作,逐步走上了自觉创作道路。过去,有不少作家声称:参与影视剧本写作,会对自己的文学创作造成伤害;更有作家认为:影视是大众娱乐文化,与文学的崇高精神是不能混淆的,宁可寂寞,也不去凑影视的热闹出名获利。然而,越来越多的事实说明,作家参与影视文学创作,对于文学创作的意义是不可否定的。作为一种具有现代意识的表达方式,电影和电视剧已经成为越来越重要的艺术。随着时代发展,作家靠文字本身传递信息,是远远不够的。从影视方面说,由于科技的飞速发展,影视的传播力量快速膨胀,影视从业人员素质急需提高。因此,影视要想长足进步,也必须向文学借力。

  山西作家的影视渊源

  山西作家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与影视的结合越来越密切。其形式表现为:第一,上世纪50年代至上世纪80年代,赵树理、马烽、西戎、孙谦、胡正、冈夫等老作家,都创作或者有小说作品被改编成电影。其中,《罗汉钱》《花好月圆》《扑不灭的火焰》《我们村里的年轻人》等都是家喻户晓、脍炙人口的影片。据统计,仅孙谦一个人就创作(包括合作)电影文学剧本21部,其中16部被搬上了银幕,这在那个时代是比较罕见的。

  第二,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山西作家创作的文学作品被改编成影视剧的,比过去有大幅度增长。其中影响大的有:由柯云路的长篇小说《新星》改编的同名电视剧,由钟道新的中篇小说《超导》改编的同名电影,由张平的小说《天网》《孤儿泪》《抉择》《国家干部》改编的电影和电视剧,由马烽、西戎小说《吕梁英雄传》改编的同名电视剧,由王永泰小说《一代廉吏于成龙》改编的同名电视剧,由刘慈欣小说《流浪地球》改编的同名电影等,标志着山西代表性作家的重要作品都在变为影视剧。

  第三,除了老作家,山西还有一大批作家直接从事影视文学创作,比如焦祖尧与人合作创作出《大树临风》,田东照创作出《李月生的大半辈子》,王东满创作出《点燃朝霞的人》《风流父子》,钟道新改编和创作出《黑冰》《天骄》《智慧风暴》等,张石山创作有《水浒后传》《兄弟如手足》《吕梁英雄传》《晋文公》,赵瑜创作出《内陆九三》《申纪兰》,周山湖参与创作出《赵树理》《黄河在咆哮》,梁枫创作出《杨家将》《罗贯中》《生死之恋》,于淑莲创作有《昌晋源票号》《驼道》,胡传阁创作出《嫂娘》,葛水平将路遥的名作《平凡的世界》改编为电视剧,张卫平创作的抗战电影系列,谭文峰创作的电视剧《阿霞》,杨志刚的农村题材系列电影等,此外,周宗奇、邓兴亮、马骏、杨茂林、王松山、陈亚珍等作家,也参与创作出多部影视剧;麦天枢、潞潞、梁志宏、孙涛、刘亚渝等,参与了多部电视专题片的撰稿工作。

  根据山西作家作品改编的影视剧和参与创作的影视剧、专题片,基本上都做到了主题思想健康向上;艺术表现手法多样,受到广大观众的好评,曾获得过“五个一工程奖”“飞天奖”“金鹰奖”等奖项。

  山西影视的文学特色

  山西作家在影视文学创作中,一直坚持表现社会现实中公众关注度比较大的题材,在作品中延续了文学创作突出时代特征,抒发人文情怀,挖掘人物性格,体现山西文化气息等风尚,努力以精品力作面世。

  具体来说,第一是充分发挥题材优势。比如,山西作家在农村题材小说创作上有很强的实力,出过许多优秀作品,这也就成为作家们在影视文学创作中的重点。

  第二是努力挖掘历史资源。山西历史上有许多人物和事件值得我们用影视的形式表现出来,比如曾经左右全国金融行业走向的晋商,比如在华夏文明进程中有过重要作用的黄河文化等都是值得作家用影视形式表现的好素材。

  第三是作家们通过实践,认识到影视文学创作来源于文学,但并不完全等同于文学,自身有一定的规律,要在文学基础上突出影视特点,研究影视与文学在叙事方式上的不同之处,特别是影视文学的故事性、悬念、矛盾冲突,要比文学作品更为重要,文学作品中的一些韵味、含义、心理因素,在影视文学中可能就要淡化。

  第四是作家们涉足影视文学创作后,比较注意研究观众的欣赏心理,对不同层次的观众欣赏要求有所把握,以此而确定自己创作的影视剧是让哪个层次观众观看的,这样,做到了定位准确,观众对象明确,有较高的收视率。

  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山西作家的影视文学创作成绩有目共睹。当然,影视与文学毕竟是两种艺术表现形式,要想不断适应观众的欣赏口味,就需要有效对接当今时代的观众群体,想观众所想,进而讲好有筋骨、有态度、有道德、有温度的故事,传递健康的精神价值,打造不负时代的电影电视剧精品,彰显中国影视的文化自信、艺术魅力和审美风格。

  近年来,全球化趋势与互联网浪潮相互交织,人才、技术、市场等条件日益成熟,赋予中国电影电视剧升级换代、结构调整优化的契机,多类型、多品种、多样化的姿态和格局,描摹时代气象与社会风貌,展现中国影视剧以“提质增效”为主调的繁荣新景观正在形成,昭示着中国由影视大国迈向影视强国的自信。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为山西作家从事影视文学创作提供了大好机遇,相信大家必定会以艺术品格担当为责任,以现实主义理念为创作底色,不断彰显人性力量和人文情怀,弘扬真善美的主流价值观,奉献出更多优秀作品来。

(责编: 常邦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