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文化

网络电影逆势上扬背后

张洁 发布时间:2020-06-23 13:29:00来源: 今晚报

  进入2020年,网络电影火了起来。近日,广电总局公布了2020年4月份重点网络影视剧规划备案情况,其中通过规划备案的网络电影共298部。因疫情的原因院线停摆,网络电影却逆势上扬,4月份更是创造了“重点网络影视剧信息备案系统”启动以来的最高纪录。

  疫情期间,各类“宅家经济”呈现出爆发式增长,电影观众纷纷从线下转移到“云上”,网络电影承接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居家观影需求,成为当前电影产业发展的新增量。

  产品思维为票房护航

  今年上半年,院线停摆,唯一的光亮来自于网络电影,3月19日上线的《奇门遁甲》分账票房突破5300万元,超越网络电影最高票房纪录的保持者《大蛇》(5078.4万元),登上分账票房冠军宝座;《倩女幽魂:人间情》上线14天,分账票房破3500万元……根据猫眼的数据显示,截至5月初,上线的网络电影中有25部分账票房破千万元,其中爱奇艺平台上线16部,数量同比增长300%。

  作为《奇门遁甲》的制片人,参与了院线版和网络版两个版本的魏君子表示,“2017年院线版的《奇门遁甲》,徐克导演与袁和平导演不满足于以往拍摄的作品,他们有更高的追求。但2020年网络版的制作方,他们有一股生猛的劲儿,网生代出身、美术出身,他们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里,把美术、服化道的优势放大,他们在以往《奇门遁甲》世界观的基础上,专注视觉效果,增加吸引力。这让我看到两代电影人的努力,两代人共同创造了《奇门遁甲》。”

  另外,与院线电影不同,网络电影在网络营销、消费渠道都发生了巨大变化,新片场影业总裁牟雪表示,因为网络电影的营销预算比院线电影低,所以要求网络电影的营销更为精准、营销周期需要更集中。因此网络电影在渠道上更加注重短视频营销,而片方对于营销的规划也越来越有经验。魏君子在跟项氏兄弟合作《奇门遁甲》时,就发现他们在创作早期已把营销点精确地预埋在作品里,而且他们了解自己的优势,懂得自己的“产品”在卖什么。

  魏君子表示,网络电影人往往以数据优先,是产品思维,院线电影更多的是作品思维,要求在创作、制作上有很高的自由度,“网络电影往往投资成本比较低,有很严格的拍摄成本和时间控制,这种严格的限制会激发他们很强的创作活力。网络电影马上要进入第三个阶段,在第三阶段需要在故事上、表演上有新的升级,不止停留在用噱头吸引观众,这是值得我们探讨的。”

  此外,2020年越来越多的用户选择大屏观看电影,电视端成为网络电影分账票房的新增长点。数据显示,爱奇艺网络电影电视端票房贡献量相比于2019年上涨了55%以上。比如,《狙击手》《特种兵王3》等中年男性向的电影,在电视端的观看量已经逼近50%。北京现代音乐学院互联网影视系教学主任柏宁表示:“疫情加速了网络电影向终端的普及,但最终是不是能让这些观众留下来,还是内容决定的。”

  因为疫情的原因,院线停摆,网络电影却发展迅猛。耐飞联席CEO、兔子洞文化创始人卢梵溪向记者表示,“网络电影有效补充传统影视题材缺口,短平快的制作特点可以快速适应市场变化,捕捉题材热点享受内容红利。另外,网络电影市场逐渐健康,‘提质减量’催生优质内容吸引更多付费用户,这都是网络电影如今发展的迅速的原因。”

  原创作品发展空间大

  去年10月,“网络大电影”正式更名为“网络电影”,从更大的层面获得了官方的认可。与此同时,2019年网络电影总体产量也大幅度下降,首次少于1000部。整个行业都形成了共识,网络电影到了“提质减量”的关键时期。而从全网上线影片的数量可以看出,今年行业继续延续这一大趋势。虽然数量减少,但市场表现居于头部的影片大增。

  从2020年分账票房破千万影片原创题材与IP系列题材的数量票房对比可以看出,上半年IP系列作品优势依旧,部均票房达到1900万元,展现出这类作品强大的市场价值。同时,原创题材发展潜力巨大,在整个的数量占比中,已经达到了44%。近些年的市场数据表明,原创作品潜力巨大,不时有精品冒出。爱奇艺5月上线的原创奇幻冒险片《双鱼陨石》,以其烧脑的剧情,多次反转的情节,赢得了观众好评,成为近期原创作品中的佼佼者。

  网络电影和院线电影的热门题材也有所差异,梳理院线电影票房过千万,网络电影正片播放量过500万元的影片,可以发现动作、喜剧、奇幻、爱情、武侠是网络电影题材占比中的前五位,网络电影在剧情、动画、科幻等题材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而院线电影有五分之一的选择是剧情片,近几年院线电影的爆款恰恰是现实主义题材,这也表明观众喜欢与自己有共情的电影作品。

  网络电影热门题材中,爱情等情感题材偏少,25部破千万元影片当中,只有两部是爱情题材,而面向女性用户的网络电影比较稀缺。牟雪表示,从目前整个网络电影的制作周期、从业者的过往经历来看,情感表达是更难的,相对于后期、视效来说,非量化的情感表达对创作者的要求更高。所以过往网络电影更多的资金投入都在美术、道具、后期特效等方面,让女性观众最在意的情感表达上花费的精力还不够,牟雪表示,“未来我们网络电影想要破圈,还是要男女观众兼顾。”

  爱奇艺电影中心项目合作部总监张依诗认为:“网络电影从1.0时代走向了2.0时代,它的工业水平有了一个大幅度的提升,审美水平也在提高。但如果你问身边的人,这一年内真正影响到你的电影作品,几乎没有人会提及网络电影。虽然第一季度网络电影市场有了一个很好的数据走向,但它还没有达到3.0的质变。”造成网络电影瓶颈的原因,是因为它走的是商业产品路线,而不是有思想深度和人性表达的“作品”。另外,她表示,类型化或题材的丰富是一个电影市场健康的基础,网络电影领域的题材类型还需要不断丰富。另外,网络电影现阶段如何体现年轻人的态度和创意也至关重要。

  猫眼的调查显示,在经历了全球性灾难后,用户的题材偏好将向喜剧片、动作片、犯罪片、真实人物传记片倾斜,打破已有题材的桎梏,寻找下一条内容的跑道,成为今天的新赛点。

  制作水平更新迭代推动升级

  据爱奇艺数据显示,2019年院线电影票房前十的影片平均评分9.2分,9分以上的院线电影贡献了65%的票房,影片评分是用户选择到影院观看影片的重要影响因素。2020年,线上观影用户对网络电影的讨论度正逐步提升,讨论热度最高的内容为演员、角色,同时用户对于影片制作的相关评价占比提高,体现出用户对网络电影制作水平的更高要求,网络电影被历史机遇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需要自身的升级和质变。

  卢梵溪从事网生内容多年,谈及网络电影从2013年发展到今日的变化,他表示,早期网络电影大多粗制滥造,蹭IP的现象屡见不鲜。如今,具有真正的IP属性的《鬼吹灯》《火神》等原版IP入场网络电影,可见网络电影在内容上的不断完善和更新。另外,参演人员和制作班底也发生了变化,“演员从早期网红加入,如今传统影视艺人、院线级别的制作团队加入网络电影,这也使往日的草台班子走向制作升级。”如今,更加多元的题材类型亮相网络电影中,比如商业主旋律作品《奇袭地道战》逐渐掀起赛道新一波热潮。卢梵溪说:“网络电影市场从竞争走向竞合,从单一发行平台走向多平台发行,这使得网络电影初具网络院线规模。”

  卢梵溪认为,传统电影人内容经验与生产的资金体量均属于行业头部水平,善于在内容上精耕细作,但传统电影人对垂直观众圈层了解程度比较低。“网络电影补充冷门赛道、面向垂直人群,具有在垂直赛道中快速摸索、快速生产、快速升级的特点。比如,院线电影一部作品通常2-3年完成,网络电影2-3年可以完成2-3次迭代升级。另外,眼下网络电影的迅速发展对从业者提出了更多挑战,要求从业者适应市场变化、理解用户圈层的变化。”

  在今年春节档中,《囧妈》《肥龙过江》等几部院线电影转网上映,“院网同步”“先网后院”“院网融合”再次成为整个电影行业热议的话题。卢梵溪认为,未来网络院线潜力巨大,“院线电影一年600亿元票房,20亿元购票次数(平均计算每张电影票30元)。视频平台付费用户已经接近3亿,3亿人次的付费能力与线上消费频次拥有巨大的想象空间。”此外,他表示,传统电影创作团队入场,网生创作团队的快速更新迭代会推动网络电影不断升级。网络院线与网络电影相辅相成,网络院线不断向网络电影提出更高的内容要求,反之,网络电影的内容迭代也会助于网络院线快速形成规模。

  电影形式千变万化,但归根结底仍然以内容为本。柏宁认为,未来网络电影真正的“出圈”,靠的是人才上下游的流动,电影明星演员、院线电影创作人才的加入,都会助力网络电影真正实现出圈。

(责编: 常邦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