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文化

力与美的交响

阿果 发布时间:2020-10-27 16:19:00来源: 北京日报

  作者:阿果

  贝多芬脍炙人口的钢琴奏鸣曲《致爱丽丝》,按史料记载,是“致特雷泽”。贝多芬的生命里有过好多个恋人:女学生、仰慕他的贵族小姐等等。贝多芬一生未婚,却一辈子在恋爱。恋人中有特雷泽,也有爱丽丝,时间一久,就混淆了。据说贵族小姐特雷泽与贝多芬订过婚,两人的关系持续了四年之久。那是贝多芬一生少有的甜美时光,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是那时候写下的,降b大调第四交响曲也是。大家都觉得,是爱情塑造了这部交响乐的基调,雄浑中不失柔情,奔放中见摇曳,整部作品勃发着生命的喜悦和诗意。法国作家罗曼·罗兰认为此作保存了贝多芬“人生中最明朗日子之芬芳”。的确,与“贝五”充满命运的抗争很不同,“贝四”温暖而放松。

  其实“贝四”是贝多芬的应酬之作,并不单单是他内心戏的袒露。不过,想想也正常,韩愈有篇《送李愿归盘谷序》,被苏轼认为是唐代文中第一,说起来也只是应酬之作。李愿是谁?不知道啊,到现在都还是个谜,这个面目从来没有清晰过的人,因为这篇序流芳千古了。

  “贝四”上有献辞——献给西里西亚贵族弗朗茨·冯·欧珀斯多夫伯爵。这个伯爵长什么样,我们一概不知,只知道这部交响乐是为他而写的。1806年,贝多芬在当时的赞助人李赫诺夫斯基亲王家度暑假,期间,亲王的亲戚欧珀斯多夫伯爵来访,伯爵很喜欢贝多芬的第二交响曲,所以请作曲家为他写一部新的交响曲,并答应会付一笔数目可观的酬金。贝多芬暂停了手头正写着的“贝五”,开始处理这部能给他带来丰厚报酬的“订单”,短短几个月时间就完稿了。

  舒曼曾说“贝四”是“两座北欧大神之间的温柔希腊少女”。那么,也可以说“贝四”和“贝五”是音乐大师同时期的双生子?作品都承载了大师生命与情怀的痕迹,却被赋予截然不同的性格定位:“贝四”发育自爱情的芬芳,乐曲细微的轻漾都是甜蜜的,没有人生深一脚浅一脚的泥泞,大师已将海利根施塔特遗嘱留下的伤痕全部翻过,如暴风雨过后架在西天的一弯虹,天朗、风润、气清,人间胜景不过如此;另一部,贝多芬咆哮着对人生的不满,用音乐最紧张和酷烈的力与命运抗争,绝不向人示弱。像被压制着火焰的炉子,外表威严冷峻,但发烫的四壁,却让人感受到内部温暖而强劲的力量——听着,默默为之感动,并深深地觉知,有这么好的音乐陪着,凡俗如我等,该有多么幸运。

  音乐让我们懂得,人生有值得享受和品尝的快乐,也有不得不面对与克服的艰辛。无论在怎样的境遇下,都要保持精神的明亮和高贵——贝多芬以生命和性情铸就熠熠生辉的乐章,陪伴一代又一代人成长,把高贵和美好的品质传递给无数的后来人,这正是大师最迷人和最让我们尊敬的地方。(阿果)

(责编: 常邦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