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文化

想拼团?长安名媛给你一个眼神自己体会

陈品 发布时间:2020-10-29 15:47:00来源: 北京青年报

 

  深夜,大唐长安翰林院画室正在轰趴,“嗨,姐妹们,听说了吗?隔壁上海名媛群拼团上热搜了……”说这话的是《簪花仕女图》中一位摇扇小姐姐如花。“啥是拼团?” 《唐人宫乐图》中稳稳占据C位的女子不急不缓地问。“21世纪的人都流行这个,据说打卡皇家下午茶,人均只要几两银子……” “切。”坐在“宝马”上的虢国夫人冷冷哼了一声,“我差那点钱吗?”“像您身份如此高贵之人,自然是不差钱,可是……”话还没说完,只听“啪”的一声, “假名媛”如花已经被人一脚踢出画来。“真丢人!”“上不了台面……”人来人往的街头,如花一人哭唧唧:“长安名媛圈不好进啊,我太难了——”

  名媛集体出游拍照,主角竟然不在C位?

  在《虢国夫人游春图》中一共有九人,其中一妇人怀抱小孩。画中人物皆衣着华丽,坐骑无不肥美彪悍,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阵仗。你可能要问了,乌泱泱一群人,哪位才是虢国夫人呢?在探讨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来了解一下,虢国夫人,何许人也?《旧唐书》中记载,“玄宗并封国夫人之号:三姨,封虢国……并承恩泽,出入宫掖,势倾天下。”虢国夫人同杨玉环一样,极受唐玄宗的宠爱,不仅封之国号,衣食住行无不比肩王公贵族,甚至脂粉钱也由国家供给。据说连她府里的奴才都敢抽公主鞭子,本尊出行时,更是珠宝首饰走一路丢一路,常有人专门跟在车队后面捡漏。这么看来,虢国夫人是顶级真名媛没错了。

  热播剧《三十而已》里顾佳成功打入“太太团”,从被裁减出照片的边缘末位一步步走到了画面正中间的C位(即中心位),可见,在现代社会,名媛们的合影C位就是身份地位的象征。“没错,俺们唐代也是一样的规矩,我就是虢国夫人。”说这话的,是最中央的蓝衫红裙的女子,从位置来看,她正好位于北斗构图的画面中心。“是的,我能作证。”另一位红衫蓝裙的女子往后扭着头说。这两位浑身散发着名媛气质的,正是虢国夫人和秦国夫人(杨贵妃的八姐)。

  仔细看她们的穿着打扮,妥妥的闺蜜装,上身短衣,下身长裙,腰部和肩部裹一条长围巾,正是唐代最流行的襦裙装,当季高级定制无疑。两姐妹的发型,也是唐代贵妇最爱的“堕马髻”。不对呀,唐朝女子不是最爱涂粉的吗,个个恨不得刷好几层白墙,连旁边的侍女都白成一道闪电,为何那位自称虢国夫人的女子却是一脸蜡黄?皮秒、水光针……了解一下?

  “哼,我是不稀得抹粉。”红裙女子冷冷地说。“你们不知道吗?21世纪的女神都崇尚素颜自然美。”敢素颜上街的,必然是对自己容貌极其自信之人,而据史料记载,虢国夫人就是这么一位不喜涂粉只简单描个眉毛就出门的人。有诗人张祜的诗为证:“虢国夫人承主恩,平明骑马入宫门。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蛾眉朝至尊。”唉,没办法啊,老天赏饭吃,谁让人家有那资本呢!

  “别看后面那两位打扮得花枝招展,我才是虢国夫人。”画面最前面那人语出惊人。“别闹了,兄弟,你明明是个男的啊!”“睁开你一厘米宽的大眼睛仔细瞅瞅,我可是女的。”只见这位“小哥”面颊丰润,眉清目秀,樱桃小口,脸上妆容也是当时女性流行的 “三白法”。但是,虢国夫人这样的名媛贵妇竟然女扮男装?其实,这搁在唐代倒也算不上什么头条新闻。

  唐朝开放,女性地位比较高,女着男装最先在宫廷流行起来。《新唐书》有记载,太平公主曾在宴会上穿男装歌舞,而高宗也只是笑着对武则天说了一句“女子不可为武官,何为此装束”。虢国夫人也喜欢穿男装,走的是如今女性的性感中性路线。还是那句话,有颜就是任性。

  不知您发现了没有?打头阵这人的坐骑似乎也与众不同,不仅个头最大,最为名贵,装饰也是最高贵奢华的。它的马鬃剪成三花状,这种三花马是从西域进贡来的,身形巨大肥美,在当时只有权贵可以骑,唐太宗陵前的“昭陵六骏”就都是三花马。为了彰显主人的尊贵,古人还会在马胸前系上华丽的装饰品,叫做“踢胸”。另外,为了防止马鞍磨损马背而垫在马鞍下面的垫子叫鞯,而鞯下面还有一层用来遮挡飞溅的泥土的垫子,叫障泥。您看最前面这匹马,它的踢胸是鲜红的缨穗,鞍鞯障泥也比后面的几匹马华丽,依稀可以看到被云纹所丛叠环绕的老虎纹样。坐骑堪称顶配版“劳斯莱斯”,而且是一人一马,绝无“拼车”那回事,那么它的主人身份尊贵也是说得通的。

  “可笑!哪有主角走在最前面打头阵的呀?不知道大人物总是压轴出场的吗?”这时,画中抱小孩的妇人开口了。只见她的坐骑也是三花马,所梳的高鬓也不同于他人,怀中所抱的女孩俨然是众人关注的焦点。可是,要说她是虢国夫人,从年龄上来看,似乎有些说不过去。虢国夫人虽然早早没了丈夫,可是受封时依然年轻貌美,而这位贵妇明显已是半老徐娘。

  “我占C位,我才是女主角。”“我是宝马女,我最牛。”“麻烦尊老爱幼一下,我才是主角,谢谢。”眼见这边吵成一锅粥,《唐人宫乐图》里有人不干了:“没看见我们开派对吗?一边玩去!”

  名媛聚会秀的是才艺,下午茶概不拼团

  那边热热闹闹游山玩水,这边的名媛们也没闲着。参加聚会的是一群雍容华贵、衣着艳丽的贵妇人。相比现代“名媛圈”里动不动晒包、晒车、晒五星级酒店,唐代名媛们的休闲社交活动多了很多文化气息,品茶、斗棋、抚琴、奏乐……玩得花样翻新,乐此不疲。“是的,俺们唐代美女个个都是文化人。”一位小姐姐骄傲地说。

  “咔嚓!”这位可怜的小姐姐还没转过身子,画面就已经定格了。和今天的名媛们聚餐一样,摆拍(入画)是必不可少的一项内容。只见正面镜头的四个人,每人手里拿着一个乐器,从右到左分别是筚篥、琵琶、古筝和笙。吹笙的贵妇后面站着一位侍女,正在轻敲牙板,为她们打着节拍。“姐姐,您吹得真好听!”左边那位头戴云翠的女子发出真心的赞美,听得如痴如醉。

  唐朝可以说是中国古代音乐的黄金时代,开放包容的社会风气、畅通的丝绸之路使得西域的外来音乐不断融入,胡曲胡舞从宫廷到民间都颇为流行,比如画中的筚篥就是一种从西域龟兹国传入中原的簧管乐器。您可能会问,这些乐器看起来一点也不简单啊,难道当名媛还得去报个乐器速成班不成?事实上,在唐代的上层社会,对女子的音乐教育,是与女红、诗文等的教育同等重要的,属于贵族女子的基本能力。可见,没点技术傍身,您恐怕很难在唐代的名媛圈立足呢。

  听说,派对上,茶和音乐更配哦!没错,名媛们最爱的下午茶,其实早在一千多年前就已经流行起来了。比如,唐代著名宫廷画家周昉的《调琴啜茗图》,就描绘了几位唐朝贵妇在林中石上抚琴品茗的场景。其中一位贵妇坐在石板上抚琴,旁边两位面对面坐着听她弹琴,身边的侍女正端着茶盘。回到这幅《唐人宫乐图》,我们可以看到,方桌中央放了一只很大的茶釜(即茶锅),画幅右侧中间一名女子端坐在桌案边,正专注地用长柄茶杓从茶釜中盛茶汤,分入茶盏以备饮用。茶杓柄杆有一臂之长,方便每人使用。

  我们并不知道,画中贵妇们的茶究竟是何滋味,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此“下午茶”非一千多年后的彼“下午茶”。《唐人宫乐图》是晚唐时期作品,当时正值饮茶风气昌盛之时,“茶圣”陆羽的《茶经》便完成于这个时期,画中饮茶的方法正是陆羽所推崇的“煎茶法”场景的部分重现。只不过,在煮好的茶汤端上桌之前,漫长的备茶、炙茶、碾茶、煎水、投茶、煮茶等流程只能让后人凭空想象了。

  大唐版蒂芙尼随便戴,宠物狗都是舶来货

  团扇轻摇,品茗赏乐,好不自在。那边正陶醉着呢,《簪花仕女图》里的如花走来了:“呦,宫廷下午茶呢,这么高级,多少钱团的?带上我呗!”“哪里来的土包子!”“拼团拼到我们这里来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众人纷纷唾弃之。

  “真是丢人!”“姐姐,你把这个讨人厌的如花踢出去吧!”《簪花仕女图》中正在陪汪星人玩耍的贵妇说道。她口中的“姐姐”正是画面中居于C位的女子,身披白色薄纱,手指间正沾弄着一朵花。也难怪这几位贵妇对如花口中的“拼单”深恶痛绝,单看她们雍容华贵的装扮、气定神闲的姿势,足以看出这是一场真2.0版名媛赏花游园会。

  首先是服饰。在周昉的仕女图中,许多贵族妇人都穿着“裸露装”,这些服装的基本构造是长度一直从脚到胸部的裙子——束胸裙。这些贵妇的长裙外罩着半透明的薄纱,肩上还有披肩,应该是用丝绸制作的,而且丝绸的纹样、款式各不相同,绝对算得上是“白富美”们的最爱了。

  小姐姐们的发饰也非常人可以比拟。诗人白居易在《长恨歌》中用了七个字来形容唐代贵妇们的发饰——“云鬓花颜金步摇”,堪称大唐版蒂芙尼和卡地亚。您看,画中贵妇高高的云髻间,有着满头华彩的饰物,一种是在发髻前方,画家用金粉描绘出不同花饰的金步摇。这种发饰插在发髻中,行走时,一步一摇,非常妩媚招摇。此外,五位贵妇还在头上分别插着大朵的芍药、海棠、荷花、蔷薇和牡丹作为装饰,华贵之极。长安名媛们用实力身体践行“高调的奢华掺杂低调的奢华”。

  画中除了贵妇人,还有两只奔跑的小狗格外引人注目。值得一提的是,这可不是一般的宠物狗,而是漂洋过海的外国纯种狗。这种狗和现在的哈巴狗有些类似,名叫“拂林狗”,体型不大,嘴尖卷毛,希腊、罗马的贵妇曾以此为宠物。《新唐书》记载,“武德五年。献狗,雌雄各一。高六寸,长一尺余。中国有拂林狗,自此始也。” 《酉阳杂俎》唐玄宗弈棋的故事颇有意思,据说杨贵妃在观棋时,怀中抱着“康国”猧子,眼看着玄宗就要输了,贵妃将猧子放下,猧子上前一下将棋局弄乱了,玄宗大喜。这里的“猧子”即为拂林狗在中唐以后的称呼。

  最特别的是,画面中还有一只白鹤。看到没?现代名媛们养只猫猫狗狗是标配,而人家长安名媛则厉害了——拿白鹤当宠物。就问你服不服?

  本报记者/陈品

(责编: 常邦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