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文化

革命历史题材创作上玩套路,此路不通

发布时间:2020-11-26 14:41:00来源: 解放日报

  作者:曾于里

  日前,以“《亮剑》3”为卖点的抗战剧《雷霆战将》停播并在相关视频平台下架。该剧讲述的是八路军独立团团长王云山与“老对手”教导团团长杜德勇、“宿仇”川军178师师长郭勋魁,联手抗击侵华日军保家卫国的英雄故事。一经播出,就遭到舆论广泛批评。观众质疑其将抗战剧拍成了偶像剧和抗日神剧;《人民日报》直指该剧“‘偶像剧’套路用错了地方”。

  弊病:抗日剧被套路化

  《雷霆战将》首先让人感到刺眼的是,这部抗战剧几乎没有什么战争的既视感。

  八路军团长衣着崭新整洁,发型时尚帅气,发胶清晰可见。川军师长在战场上气定神闲地喝咖啡、抽雪茄。战地护士们妆容精致,身着崭新长裙,脚踩小高跟。一场残酷的战争下来,他们顶多就“灰头土脸”一会儿,旋即一个个恢复到时髦模样。不仅剧中人物这般脱离实际,剧中场景的设置同样令观众瞠目:八路军指挥部精致奢华,独立团团部设于豪华的欧式别墅里,野战医院敞亮规整……

  男女主角的相知、相识过程,也完全沿袭偶像剧“不打不相识”的套路,各种嬉闹误会,从中丝毫感受不到战争的残酷性和紧迫性。有人会说,20世纪30年代的“左联文学”也有“革命+恋爱”的套路。但二者之间有着本质差别,那些小说是满怀革命热情,希望动员更多青年参加革命,而这类偶像剧则是直接把“霸道总裁爱上我”挪到战场上,丧失了思想性,只剩娱乐至死。更离谱的是,这部剧还把青春的张扬无畏,刻画成了无组织无纪律的“自我”。王云山脾气很“冲”,常常乱放炮;普通战士咋咋呼呼,竟然还贴着门偷听首长谈话……

  《雷霆战将》把“青春万岁”拍成了“偶像秀场”。表面上是在讴歌革命者的青春,实际上贩卖的仍旧是偶像剧的俗套范式,这不啻对民族苦难史的一种消费。

  几年前,抗日神剧一度甚嚣尘上。其之所以被观众讥为“神剧”,就在于相关剧情超出常识的范畴,打着抗日的旗号,内里的情节却逻辑混乱、胡编乱造,比如徒手抛手榴弹打下飞机,一支弓箭连射多人,双手一使劲把鬼子撕成两半,裤裆里藏有手榴弹……此后,在政策的限定与观众的批评声下,抗日神剧才逐渐偃旗息鼓。

  然而,《雷霆战将》中竟然闪现着抗日神剧的“幽灵”。在枪林弹雨、刀光剑影、沙石横飞的战场上,主人公不像是在打仗,而像是来“走秀”的。动作要拽、表情要酷、身板挺直、目不斜视,头顶“主角光环”,敌方的枪炮都绕着他走。只要一声令下,战士们跟着他往前冲,连掩体都不需要,就把日军杀个片甲不留。而日军在剧中已被脸谱化,他们存在的功能就是“被打”,无论人数、武器上占据怎样的优势,都被我军轻而易举逆转局势。

  残酷的战争,成了打怪升级的爽剧。表面上看,抗日神剧渲染的是我军的英勇,但它的效果是相反的。因为当抗战剧成了暴力爽剧,战争的惨烈、日军的暴行、群众的参与,反倒被观众所忽略,民族所经历的痛苦和体现出的顽强都被抛诸脑后。而当战争被剧情呈现得如此简单轻飘时,战争就成了“过家家”般的存在,观众也会对战争里的壮烈与牺牲变得麻木,甚至对战争产生一种轻佻的态度,历史因此被解构。

  探因:历史与艺术的双重误区

  艰苦卓绝的抗战,怎会拍摄得如此“奢华”“浮夸”?

  从片方的宣传和回应中可以看出,片方的本意是把《雷霆战将》拍成一部“青春化”的抗战剧,在礼赞青春、歌颂英雄的同时,吸引年轻观众的注意,让更多年轻观众了解这一段历史。

  抗战剧考虑到年轻人的观赏习惯,意图创新表现方式,这本无可厚非。事实上,“以青春引导青春”的确也是当前主旋律创作的一个重要趋势。一方面,请更多年轻的、有流量的演员来出演角色,一定程度上有助于提高严肃题材影视剧的接受度和话题度,吸引更多年轻观众的关注。另一方面,在风云际会的大革命时代,许多革命先驱和领袖们当时风华正茂。还原这些历史时,我们自然不能忽略青年的身影,不能忽略青春的理想、热血和激情。

  问题是,歌颂青春万岁,“以青春引导青春”,并不意味无底线地“讨好”年轻观众。无论是抗日偶像剧还是抗日神剧,都是为了博得观众注意赚取收视率,而堕入历史与艺术的双重误区:空有一副历史的架子,却无基本的史实和合理的逻辑,胡诌八扯、天马行空。既篡改历史,消费历史,也失去了艺术底线,没有真正的审美价值。

  对此,知名导演阎建钢的批评一语中的:“我们决不能把革命历史的红色当作偶像剧的口红来涂抹。这种红色是整个民族用前赴后继的牺牲换来的。它是一种英雄色、热血色。”

  破题:正确的史观是创作前提

  抗战艰苦卓绝,其间有着太多可歌可泣的英勇事迹和悲壮事件,值得大书特书。此前也推出过不少优秀影视作品,或书写正面战场的宏大悲壮,或书写敌后游击战的多重形态,或书写谍战风云的斗智斗勇……尊重史实,精心创作,最终帮助观众抵达历史深处。

  成功的抗战剧,虽然风格和表现手法各异,但它们成功的前提是一致的,即创作者有着正确的历史观。诚如学者指出的,历史意识是一个中轴,民族共同体就是围绕这根轴形成的。英雄记忆、英雄精神、英雄文化,无疑是历史意识中重要的支撑。如果一个国家的英雄历史被肆意书写,就会扰乱人们对历史的正确认知,模糊一个国家的集体记忆。

  因此,严肃对待历史,是任何革命历史题材创作首要、也是最重要的任务。创作者要加深对革命历史的了解,尊重最基本的历史事实,在此基础上,加强对艺术规律的尊重,实现从历史思维到艺术思维的转变。可以创新,但不能罔顾文化精神,肆意篡改历史;不妨追求戏剧性,但不能为了过瘾刺激而牺牲合理的逻辑;要与时俱进满足年轻观众的审美需求,但不能为了迎合观众趣味,娱乐至死,误导观众……

  革命历史题材作品,不是简单的娱乐消遣产品,它也是观众了解历史、抵达历史的重要路径,承担着传播主流文化、弘扬民族精神的重任。一个民族的正义抗战,不应该被艺术创作套路化——或沦为玩闹、游戏、悬浮的偶像剧,或沦为刺激生理、满足猎奇的庸俗“神剧”。在这样严肃的主题面前,套路化这条路是行不通的。我们呼吁创作者要慎之又慎,了解历史、尊重历史、敬畏历史,在抵达历史与艺术效果之间找到恰如其分的表达。(曾于里)

(责编: 常邦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