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文化

球铃叮当,勇士奔跑在绿茵场——中国五人制盲人足球队征战残奥会侧记

发布时间:2021-09-08 17:32:00来源: 光明网-《光明日报》

  东京残奥会特别报道

  光明日报记者 王东

  9月4日,东京残奥会闭幕前一天,在五人制盲人男子足球铜牌争夺战中,中国队以0比4负于摩洛哥,位列第四名。

  在20多天前的出征仪式上,该队主教练许宇飞曾表示:这次去东京,目标是至少登上领奖台。虽然最终成绩仍有遗憾,但他们仍然获得了社会各界的一致赞誉和褒扬。

  “我知道队友们还需要我”

  8月29日中午,东京青海城市运动公园,东京残奥会五人制盲人足球开赛,中国队的首个对手是巴西队。

  33摄氏度的气温下,身穿白色球衣的中国队五名小伙子站在了场内,他们胸前左侧是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

  赛场广播提示,东京残奥会五人制盲人足球A组比赛开始了。整个赛场安静下来以后,裁判吹响了开场的哨音。这时,场上能听到的只有球员、引导员以及教练的喊声,还有内置铃铛的足球滚动起来的响声。

  中国队一度取得压制优势,无奈连续多个角球机会未能觅得进球良机。第15分钟,巴西队取得进球。丢球以后,队长张家彬、守门员王圳和教练一起鼓励队友:“没关系,我们再来!”

  中场休息时间到,队长张家彬和队友们排队往休息区走。激烈对抗后,他们用来遮住眼睛的眼罩都有些脱落,浑身已经被汗水浸湿,晒得黝黑的皮肤,在汗水之下显得油亮。

  下半场中国队门将出现意外失误,巴西队获得点球机会后取得进球。这时由于拼得过于凶狠,张家彬出现抽筋,他试图通过按压跟腱部位来缓解疼痛,一分钟后,教练许宇飞不得不把他换下场休息。

  随后中国队再度丢球,场面危急,场上队友朱瑞铭喊道:“阿彬,你还能踢吗?”

  听到喊声,张家彬立即从替补席上站了起来,向许教练申请出战。作为这支队伍的队长以及核心进攻队员,“我知道队友们还需要我”。

  张家彬上场后进攻立竿见影。最好的一次机会出现在比赛结束之前两分钟,他突破到禁区右侧,摆脱!起脚!打门!遗憾的是,这次打门,球射得稍正,被巴西队守门员扑住了。这次进攻后,张家彬倒在了巴西队的禁区边缘,双腿都开始抽筋。队医随后对他进行了紧急医治处理。

  比赛结束哨声响起,中国盲人足球队0比3失利,没能拿下这场期待已久的比赛。

  在过去两届世界盲人足球锦标赛中,中国队都被巴西队在半决赛淘汰出局。来自足球王国的巴西队一直是盲人足球界的世界霸主,能战胜他们,是中国队的最大心愿。

  首战负于巴西队,意味着接下来与法国队和东道主日本队的比赛必须全胜方可出线。

  克服内心恐惧全力奔跑

  小组赛后两场,中国队重整旗鼓,先是以1比0战胜法国队,接着又以2比0击败日本队,取得半决赛的入场券。

  结束小组赛征程后,中国盲人足球队离登上领奖台的目标越来越近,他们渴望在东京能够获得一枚奖牌。

  盲人足球的规则大体上与五人制足球相似。不同的是,除了守门员之外,其他四人都是B1级全盲选手。为了防止有人对光有最低级别的感知,比赛中球员们还要戴上眼罩,以确保比赛的公平公正。

  在一片黑暗之中,盲人运动员要通过足球内放置的六组铃铛来辨别球的位置,运动员在防守时也要发出“喂喂喂”的声音提醒对手。另外,盲人足球还需要守门员、教练员和站在对方球门后的引导员分工协作,指挥场上的运动员进行比赛。

  在眼前一片漆黑的情况下奔跑,去争抢皮球,去尝试破门得分,其中的艰难所有人都想象得到。

  “想要体验这样的感觉也很简单,只需要戴上眼罩,任何一个人立刻就会不敢轻易迈步移动,因此,对于盲人足球运动员来说,战胜这种恐惧是他们需要克服的第一个障碍。只有克服了内心的恐惧感,他们才会在黑暗中学会带球奔跑和拼抢射门。”教练许宇飞说。

  张家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眼前都是一片黑,你还要跑起来,刚开始的时候确实害怕,不敢全力奔跑。”

  五年前备战里约残奥会时,张家彬在训练中和一名队员发生了碰撞,导致他的眼球破裂流血,最后只能进行紧急手术摘掉眼球。

  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张家彬没有将受伤的事情告诉父母。而他的膝盖、额头不知道被磕破多少次,嘴巴的同一个位置因为连续被撞,吃饭的时候都张不开嘴。

  张家彬说:“开始的时候跑起来大家都畏畏缩缩的,不敢全力跑,只能手伸在前面慢慢地跑,撞了一下碰到一下,就赶紧躲开。”

  想要战胜这样的恐惧,只能依靠一次次的训练。

  队员俞裕锬就曾说,自己是通过长期的训练之后才逐渐能够放开胆量:“第一年的比赛,我就基本上是在慌乱和不知所措中度过的。第二年比赛,经过差不多接近一年的训练,上场才能防守、能带球、能进攻。”

  这样一个从害怕到勇敢的过程,也免不了碰撞和伤病的侵袭。许多运动员在训练、比赛的过程中都受过伤,但他们用自己的勇敢和坚持战胜了恐惧,也战胜了自己。

  心存热爱逐梦赛场

  接连战胜法国队和日本队后,9月2日下午,中国队与阿根廷队在半决赛中相遇。五年前里约残奥会三、四名决赛中,中国队就与阿根廷队在常规比赛时间0比0战平。在点球大战中,中国盲人男足出场的三名球员都没有打入点球。最终,中国队获得里约残奥会五人制盲人男足比赛第四名,未能获得奖牌。

  此次与对手再度交手,中国队又一次不敌阿根廷队,无缘决赛。在接下来的铜牌争夺战中,中国队负于摩洛哥队,遗憾与奖牌失之交臂。

  教练员董俊杰说,东京残奥会结束后,这群小伙子大多还得参加10月份在西安举行的全国残运会,随后,他们又将开始为生计奔忙。“三年之后的巴黎残奥会,又将有新的球员入队,肯定也会有一批老队员退役,但对于这群小伙子来说,足球已成为他们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颗他们看不到却听得到的皮球,就像夜空中划过的流星,照亮了他们的人生。”

  足球,对于他们来说不仅是一个体育项目,更是一个追逐人生梦想的舞台。通过足球,他们找到了更高的目标,对生活也更加的热爱。“在一片漆黑的世界中,向前、奔跑、拼抢,他们实在太不容易了。”主教练许宇飞动情地说。

  此前在接受采访时,陈山勇就说自己是因为热爱而坚持:“如果不踢球,我可能一辈子就窝在老家。但就像踢球一样,一场比赛输了那就重整旗鼓,我们也要学会接受人生的遗憾。只要心中有热爱,努力生活,不管遇到什么坎,都能迈过去。”

  张毅说,盲人足球给参与者带来的不仅是生理上的改变,也有心理上的提升:“这个项目能够改变盲态,帮助树立正确的人生观,让他们更好地融入正常人的生活中。”

  “一般的盲人孩子比较自闭,很少能跟人交流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但是通过足球的训练,他们变得自信自强,有了团队荣誉感,就愿意把一些事情跟你分享。而且他们能够走出去,脱离自己固有的圈子去多见世面。”

  这些盲人球员,他们没有感叹人生的不公,身处黑暗依旧逐梦赛场;他们没有在困境中自暴自弃,用每一次精彩射门诠释着自强不息的精神;他们更没有忘记自己的责任和使命,为国家争得荣誉,也从中感受足球带来的“光明”。

  《光明日报》( 2021年09月08日 09版)

(责编: 常邦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