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文化

“古风”中的社会关系与工笔的逐层蘖生

发布时间:2021-09-08 17:39:00来源: 中国艺术报

  作者:张启忠

  古风3D网络动画《眷思量》自6月14日登陆腾讯视频以来,角色服饰的工笔风格的娟细与婉约、场景的清丽秀洁、色彩的绚丽清新、角色的深邃清淡,使得该片在玄幻、打斗、鬼怪等类型动画喧嚣的国产动画市场上,成为一股清新之风,值得深入品鉴。

  幻想作品中现代性场景的钩织

  当前,很多国产古风动画故事基本上都是为了“正义”与“自我”,对抗暴君或强权,本质上,这是一种简单化了的、封建宫廷戏的思维,即以权威作为唯一的强力意志,对被统治者进行单向度的杀伐。但福柯的权力谱系学认为:“任何社会的权力体系,总是包含统治者一方的多种内在因素同被统治者另一方的多种内在因素所组成的力量关系复合体。”

  《眷思量》打破了国产古风动画为了塑造矛盾而简化了的故事结构。《眷思量》的古风传奇背景设定中,存在着不同时空的神仙、谪仙和人族,神族掌管世间万物运行的法则;而谪仙则是因罪被贬至思量岛、被神族以结界封锁的族群,只能以凡人寿数经历生老病死,一旦沾染思量岛外的海水,便灰飞烟灭,谪仙通过每五百年一次的“天赎”,重返天庭。岛上唯一的凡人屠丽可以下海捕鱼且不死。

  《眷思量》中的社会结构很复杂,可见的形象有,有可能重归天庭的谪仙,包括半神半人的奉眠、镜玄以及因为被封闭了天眼、剔除了仙骨而无法飞行的程家、须家,凡人则包括岛内唯一的凡人屠丽以及岛外的凡人。不可见的形象,有隐形但法力无边的、负责奖惩的神仙以及凡人中的远隔重洋的南梁萧氏皇族。这些可见形象的矛盾、不可见族群的玄力,共同构成了相生相克的蛛网关系。

  如凡人屠丽,在岛内受尽折磨,但因恒老的庇护而得以生存。偶遇寻找仙岛的岛外凡人,萌生离岛而去、与同族共同生活的愿望。同样,被奉眠抚养成人的徒弟镜玄,有一定的仙法,变身为恒老而庇护屠丽,但对屠丽萌生爱慕的镜玄受到了“爱与不得”之苦;他执著调查父母被害的秘密,与奉眠又产生了悬隔。可见,《眷思量》中的角色自身就是多重矛盾的共同体,由此而生的相互关系,犹如蛛网般的黏连、抵触与震动,为矛盾的编织提供了丰富的触角和丝缕,为剧情的走向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这种仿制于现实社会的、交叠的社会关系所推发出来的任何一簇新的矛盾,都能够令观众更深地融入剧情。

  谪仙的静穆与心机

  《眷思量》中程家、须家的人都言行恭敬、待人亲善,以便功德圆满、重返天庭。他们清静娴雅、整肃恬淡,不出粗诳鄙语,符合中国传统文化中文人雅士或君子之风,他们的风雅根基于“谪仙”遗存仙人风骨的逻辑,这为全片的疏朗与雅致之风做了坚实的铺垫。

  毋庸讳言,全片的雅致风格,某种程度上也掩盖了该片动画技术的弱项。因该片角色都是长衫广袖,女主角又多钗环与配饰,若这些小的附件运动起来,既要符合运动轨迹,又要有自身的重力感,更要有配饰与服饰之间的光影,这需要很多的动画制作技术、成本和更长的周期。故本剧人物气质、举止的娴雅与端庄,既符合角色身份、心理、性格的设定,也减少了制作成本。另外,该剧多使用特异视角的降格镜头或者静态镜头。如屠丽为了赢得玉牌去钓大鱼。与两丈长的大鱼周旋时,屠丽在海面上凌空一甩鱼线,随后是慢动作,接下来是与海底的人鱼激烈互斗。

  该剧中的“静穆”不是空虚的装酷和麻木,而是一种文化修养和美德,是心有灵犀的洞察与伺机而动的机敏。这集中体现在了镜玄身上。 《眷思量》第7集中,恰逢屠丽推门进入恒老的房间,在镜玄扮演恒老的秘密暴露瞬间,忽然而至的奉眠喊住了屠丽,支走了屠丽,给镜玄恢复恒老的时间。随后,二者进行了充满机锋的对话。镜玄对爹娘的死因耿耿于怀,而奉眠则尽量回避,甚至用其父母“死不无辜”来削弱镜玄的执念。闻此,镜玄未锋芒毕现,而是以退为进,说出自己破坏了藏典阁的行为,以达到回避奉眠的轻蔑的目的,却被奉眠断然否决了。于是,镜玄自叹自哀起来,而奉眠提出屠丽需要保护,貌似好意,实际上是变相的要挟。这段对话中,二人都屏声静气,但有两次,处于画幅左边框的、镜玄的半边脸和半身都出画了,凸显了镜玄内心的逃脱、变形与分裂等意味。而奉眠因浮在半空,高高在上,没有与镜玄同处于同一画框。可见,这种画面充满了对抗——表面是古井无波,但是人物内心却是惊涛骇浪。

  画幅边框人物被切割,形成的半身入画、半身出画的画风并非独创。法国画家爱德华·马奈1862年创作的油画《杜伊勒里花园音乐会》中,左侧就有被裁切的人物,有人这样评价这幅画:“边缘还有被裁切的人物,似乎在强调我们目之所见只是生活的一小部分……这种构图方式对于绘画界早已根深蒂固的整体观无异于一种背叛。”同样,《眷思量》中半身裁切的镜头的创意,与欧洲美术史上的技法相互衔接,增加了动画镜头技法的中西文化的多维性。

  古风与流行的互映

  剧中的场景宛如明丽的诗画。恒水居的竹楼有大斜坡的屋顶,呈楚越建筑风格。竹楼,因为竹筒的隆起,本身就有明暗和曲线,虽是竹楼,但具有包豪斯风格的隔窗及门廊。竹楼左侧有一株暗红粉的、低矮的玉兰花,右侧则有一株明粉的花木,斜倚着一株高大的热带绿植;从上到下,因为彼此的暗影,花树上留下了蓝色斑驳,树根部有一朵蓝色、不显眼但相呼应的小花。可见,《眷思量》的色彩点染极其精细。同样,屠丽的服饰也是粉色主调。屠丽的室内,还有串串蓝花穗垂悬的紫藤。粉色色调暗示:屠丽是一个可爱、温馨、娇柔、青春、明快、浪漫、愉快的形象,且粉色是由红色和白色混合而成,在不同时刻的明暗中,会显示淡红色或不饱和的亮红色等不同情绪。

  为了淡化屠丽形象过于明显的暗喻,也为了塑造一个明丽山水、闲情逸致的雅居,竹楼的右侧是一股蓝绿的溪流,打破了颜色的单调。全景中的竹楼旁边、溪流之上,还有一座木色水车。尽管没有水车的近景,但水车吱吱呀呀的悠闲意味,自在不言中。

  上述设计如果还是中国古代园林风格,那么,夜半时分,镜玄给受伤的屠丽疗伤之后,楼下的镜玄拿着一页阵法图深思,镜头摇起来,一轮红彤彤的月亮悬挂在竹林枝头,这画面简直与月悬地平线的微信的徽标异曲同工。屠丽的主楼外,时而有浅蓝色的纸花、千纸鹤,点染了古风空间的时尚性。

  中国工笔画,线条优美、色彩丰富,对细节的关注与精雕,追求“形似”与“逼真”,创造出情景交融、意兴充实的意境。《眷思量》中的女性服饰多绮丽的绫罗绸缎,色彩艳丽、质感轻飘,不同服饰之间的荧光相互润透、晕染,画风犹如国画中的工笔,令人拍案称奇。

  该剧中的建筑与服饰是在古风基础上的流行设计,角色的设定方面也是如此。谪仙的行为准则是求彻悟己过,执迷不悟者将永堕此劫。这种自我救赎的道德意识,历久弥新。《眷思量》将流行元素植入古风之中,而古风被流行文化浸润之后又形成了文化再生;面对这种再生的魅力,观众不再外在地寻找参照和理解,而是不断内寻与释义,并发现更多的意义。

  结语

  《眷思量》第一季的成功,不仅仅在于画面的繁华与绮丽,还有各种外在的服饰、角色、场景等动画符号的运用。它们作为手段和形式,在表达、沟通、协调和理解意义结构的过程中,传达了内悟、自立、救赎等文化精神与哲思。这些符号的每个部分都成功地折射了整体的意涵,不同符号之间的意蕴传达能力又相互交叉、相互渗透;在展示精美的同时,也随着剧情的推进、角色情绪的变化而产生多意义性和多诠释性。

  (作者系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副教授张启忠)

(责编: 常邦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