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文化

粤版经典图书盘点:纪念鲁迅 阅读鲁迅

发布时间:2021-10-25 14:45:00来源: 广州日报

  作者:吴波

  粤版鲁迅类经典图书盘点

  纪念鲁迅,广东有传统。

  广东出版的鲁迅类著作,最大的特点就是强调、突出了鲁迅与广州的互动关系,有着鲜明的广东烙印。在楠枫书院正在举行的纪念鲁迅诞辰140周年专题展中,出版最早的是《鲁迅在广东》(钟敬文编,北新书局 1927年出版),收录鲁迅到广州后他人所作关于鲁迅的文章13篇及鲁迅的演讲稿3篇、杂文1篇。鲁迅曾在一封信中提到这本书:“看见有《鲁迅在广东》的一个广告,说是我的言论之类,都收集在内。后来的另一个广告上,却变成‘鲁迅著’了。我以为这不大好。”

  今年是鲁迅诞辰140周年,各出版社推出鲁迅著作达千余种,相关文创成为“最硬核周边”。据报道,今年1~8月,各出版社的鲁迅著作动销品种共1500余种,总销量逾200万册,销售码洋近8000万。

  今年是鲁迅诞辰140周年,各出版社推出鲁迅著作达千余种,相关文创成为“最硬核周边”。据报道,今年1~8月,各出版社的鲁迅著作动销品种共1500余种,总销量逾200万册,销售码洋近8000万。

  1977年出版、汤小铭创作的水粉连环画《鲁迅在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是鲁迅题材绘画的经典之作。

  《论鲁迅在广州》(广东鲁迅研究小组编,1981年出版)一书为1981年1月广东鲁迅研究小组召开的“鲁迅在广州”学术讨论会论文集;《我们心目中的鲁迅》(1988年出版)是广东第一本面向全国公开发行的鲁迅研究论文选;《人间鲁迅》(林贤治著,花城出版社出版)则是20世纪90年代广东出版的鲁迅研究的代表作。

  2001年,鲁迅诞辰120周年之际,花城出版社曾出版两卷本《鲁迅集》,该选本除了突出鲁迅小说创作、提升注释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之外,在鲁迅形象的展现上也有重大突破,封面第一次使用了漫画,其作者是日本肖像漫画家堀尾纯一,1936年1月作于上海,并在画的背面题词:“以非凡的志气,伟大的心地,贯穿了一代的人物。”这幅画尘封65年之久,乃至现当代的绝大多数鲁迅研究者在此之前都没见过。

  2016年还出版了《在钟楼上——鲁迅与广东》(广州鲁迅纪念馆编,岭南美术出版社)。

  最新粤版纪念鲁迅书籍

  2021年新校粤版《鲁迅全集》

  重现1938年初版的原貌

  为纪念鲁迅诞辰140周年,今年花城出版社推出的新校版《鲁迅全集》最大限度保留了1938年初版的文字内容和整体风格。鲁迅先生的作品历久弥新,就如初版参与者之一胡仲持先生所感叹的那样:“寂寞时读它,我就不寂寞了;情绪恶劣时读它,我就神清气爽了;糊涂时读它,我就知道自己是谁了;思想阻塞时读它,我就豁然开朗了。”

  1936年10月,鲁迅先生在上海逝世。鲁迅先生纪念委员会为“扩大鲁迅精神的影响,以唤醒国魂,争取光明”,耗时近两年时间,于1938年6月出版了首部收全鲁迅著译作品的《鲁迅全集》。这部权威版本的《鲁迅全集》,由蔡元培任鲁迅先生纪念委员会主席并亲自作序。编校工作由许广平和鲁迅先生纪念委员会负责。

  初版《鲁迅全集》甫一面世便得到社会各界的肯定,时至今日仍是不可替代的经典版本。全书大致分为创作、古籍校辑、译作三大部分,各部分内容均按时间先后排序。全书总计六百余万字,分为二十卷。本次重版除了将原版的繁体竖排转换为简体横排之外,仅改正了原版里个别的文字、标点和知识性的错误,统一了一些经常出现的前后不一致的人名和地名等。原版中大量鲁迅的习惯用字、用词和翻译名词等,均按原样保留。

  鲁迅研究专家孙郁新作

  《在鲁迅的余影里》

  在今年的鲁迅作品出版热中,广东人民出版社推出的新书《在鲁迅的余影里》是中国鲁迅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孙郁先生的最新研究成果。

  该书以受鲁迅影响的著名作家作品为例,考察现当代文学的历史变迁、追踪现当代文学的时代热点、直面现当代文学存在的问题,为当代中国文学反观自我提供了借鉴。书中各篇侧重点虽有不同,但都关涉到中国现当代文学中的鲁迅传统,观点公允、论述得当、文字平实、可读性强,是一本经得起推敲和考验的文学著作。

  【延伸阅读】

  鲁迅在广州的253天

  1927年,鲁迅在广州居住生活了253天,弹指一挥间,那段鲁迅在广州的日子,距今已经过了94年。鲁迅之于广州,有革命,也有生活。

  今年9月,华南农业大学中文系主任傅修海在广州举办讲座,带领读者重读鲁迅,重温广州历史。傅修海表示,“鲁迅在1927年的时候曾经来广州,从1月份到9月份,他在这里一共待了253天,而且在这253天里,鲁迅经历了一次思想和生活中巨大的转折和变化。”

  傅修海介绍,按照鲁迅自己的想法,他来广州想做两件事,一件事是他公开说的,就是“与创造社联合起来,造一条战线,更向旧社会进攻,我再勉力写些文字”;另外一件事情就是跟许广平在广州团聚。

  鲁迅在广州做了哪些事情呢?

  首先是演说,鲁迅在广州做得最多的就是关于革命的演讲;第二就是教书,中大给他安排了课程表,一周15节课,15节课还不是同一门课,是4门课;第三是他做了中大的教务处主任;第四就是写了很多东西。他4月中辞职,9月份才离开广州,在这5个月不到的时间里面产出了大量的东西,序文6篇、译文附记3篇、札记3篇、通信3篇、其他2篇,演讲7篇、杂文27篇、历史小说1篇,书就有4种(《野草》《朝花夕拾》《小约翰》《唐宋传奇集》)。

  鲁迅在广州有革命的一面,但他也是来过生活的,跟许广平汇合。鲁迅说他来广州怀抱着“和爱而一类的梦”,“抱着梦幻而来”,所以鲁迅在广州对生活的热爱那也是超出一般人想象的。鲁迅长孙周令飞曾说:“在许广平的陪伴下,鲁迅迎来了他一生中最柔软的时期,也是最浪漫的时期”。确实是这样。鲁迅在广州游小北、到东郊花园小坐、游海珠公园、游越秀山、到中大北门外的田野郊游、游沙面……

  鲁迅在广州也带火了两家照相馆。一次是在艳芳照相馆。在《鲁迅日记》里,对这件事有确切记载:“九月十一日,晴,下午蒋径三来,同往艳芳照相,并邀广平。”另一次便是1927年8月19日他和许广平、廖立峨、何春才到西关的图明馆照相馆拍照。

(责编: 常邦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