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文化

《功勋》:生活烟火气里的口碑之作

发布时间:2021-11-24 14:21:00来源: 大众日报

  作者:于国鹏

  电视剧《功勋》播出后,赢得超好口碑,豆瓣评分高达9.1分。如今,在一些网络平台和电视台的点播频道中,这部电视剧还延续着不错的点击量和收视率。剧中,那些功勋人物的传奇经历,融进了浓浓的生活烟火气,故事不虚不飘,人物可亲可敬,引来观众纷纷点赞,良好的口碑也吸引更多人“刷剧”。

  《功勋》由8个单元构成,每个单元6集。每个单元表现一位“共和国勋章”获得者,主角分别是李延年、于敏、张富清、黄旭华、申纪兰、孙家栋、屠呦呦、袁隆平。在6集的短短篇幅内,讲清楚人物的贡献与牺牲、优秀品质乃至其喜怒哀乐,非常不容易,而且稍有不慎就会掉进空洞化或概念化的误区。电视剧巧妙聚焦,叙事语调平实,在人物事业与生活的连接和冲突中,通过艺术化的对立与反差设计,塑造出一个个全面、立体、鲜活、饱满的艺术形象。

  善于在平实的细节中层层蓄力,牵引和强化情节的艺术张力。例如,《无名英雄于敏》单元,表现于敏在艰苦的环境中,隐姓埋名,献身科研,终于在重大科研项目中取得重大突破的历程。于敏是核物理学家,“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共和国勋章”获得者,也被称作“中国氢弹之父”。当初,因为工作的特殊性,需要严格保密,他到底在从事什么工作,连家人都不知晓。科研任务时间紧张,必须争分夺秒,于敏经常很长时间才能回一次家。电视剧有这样一个细节,完成一个阶段的任务后,满脸胡子茬的于敏回家,才知道妻子和孩子已经搬家了。他一路找过去,看到儿子在那里玩,欣喜地叫着儿子的名字“于辛”。意外的是,儿子不认识他了,还问了句“你找谁?”等一家人坐在饭桌前,小孩子禁不住好奇,又继续问道,“叔叔你是谁?”等知道这位“陌生叔叔”是自己的爸爸后,孩子一时间还是消除不了那种陌生感和紧张感,客气地对于敏说:“你好,能不能带我去放风筝?”小孩子和爸爸说话,还要先说一句“你好”,那种陌生感和距离感,一下子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了。这样一个小细节,看似平淡其实情感饱满,放在那个具体的时空环境中,把于敏的奉献与牺牲,家人的付出与支持,都充满张力地表达出来,震撼人心,催人泪下。类似这种近乎琐碎的生活叙事,叠加在一起,在一种对比与反差中层层蓄力,最终释放出来的时候,爆发出强大的情感冲击力,从而更鲜明地凸显出人物的性格和品质,更强烈地传达出人物身上蕴含的精神和力量。

  在人物群像的成功塑造基础上,形成群星灿烂、众星捧月的艺术效果。《功勋》每个单元的主角,都获得了浓墨重彩的表现。配角虽然着墨多少不一,但都个性鲜明,散发着独特的光彩。《能文能武李延年》单元中,几个配角都特别出彩。二班长陈衍宗,军事能力很强,在战场上是一个狠角色,打起仗来不要命,但是有个人英雄主义倾向,打着打着就容易单打独斗起来。就因为这一点,陈衍宗由副班长升任正班长时,七连指导员李延年还是表达了不同意见,要求连长一定要告诫陈衍宗一番。一场战斗下来,陈衍宗的班由于缺乏组织指挥,9名战士牺牲6人。李延年严厉批评,“你的手上有9个同志的生命”,要求他一定要树立好团队作战意识。五班战士罗厚财,战斗能力相当出色,但他原来思想境界不高,算是班里的“落后分子”,有时很“刺头”,与班长发生过冲突。在这件事上,李延年批评了班长,要求班长要懂得尊重战士,学会通过尊重和信任调动战士们的积极性,告诉他“尊重和信任也是战斗力”。罗厚财也渐渐有了很大转变。在后来的战斗中,罗厚财的特长获得充分发挥和展现,作为狙击手,打掉了敌人多个重要火力点,当大家对敌人的坦克进攻束手无策时,正是罗厚财提出了有效的对策。最终,罗厚财驾驶着缴获的坦克,与敌人的坦克对轰,壮烈牺牲。战士王毓文,因为识字,被安排写“战地日记”,为了把官兵们的英勇事迹保存下来,他冒着敌机轰炸去抢日记本,战斗越来越惨烈,他也毫不犹豫地冲上了前沿,人物的性格和在战场上的成长,通过这些情节自然生动地展现出来。这些有血有肉的配角,绝非可有可无,一方面,这些闪烁着个性光彩的配角串联起来,为刻画主角做了坚实的铺垫,起到了绿叶衬红花的烘托作用,把主要人物形象塑造得更加扎实;另一方面,通过他们的故事告诉大家,志愿军在条件远远落后对手的情况下能打胜仗,不仅靠勇气,同样也是靠团结、靠智慧,胜利都是能文能武、有勇有谋才得来的。

  通过巧妙的细节设计,用平实叙事把抽象的道理阐释清楚。例如,《能文能武李延年》不仅表现了战争的残酷,还把我们为什么要抗美援朝的道理真正讲清楚了,这也正是此剧高人一筹、备受称赞之处。对于战争片来说,自然需要展现激烈的战斗场面,但在这里就容易出现偏差,有的把重心完全放到战斗场面的营造上,认为把战斗场面表现逼真就万事大吉了,其他无足轻重。如此一来,就很容易成为内容单调的“炫技”之作,对战争的表现与表达必然流入肤浅。《能文能武李延年》显然跳过了这个“坑”,通过小安东战前试图逃跑的情节,来讲清楚我们为什么要打这场仗。小时候的小安东是个流浪儿,一次饿晕在野外,幸亏有二妞的照顾才转危为安,在相处过程中,二人互生情愫。战争爆发,小安东挂念着二妞,就想脱离部队,回去好好保护她。在战场上临阵脱逃,可是够得上杀头的大事。小安东被抓回来后,绑在树上,等候部队处理。李延年在这件事的处理上,很有策略,化危为机。他首先让大家充分了解清楚小安东的动机,事实上取得了大家的谅解。然后,李延年开枪,当然,子弹故意打偏,他告诉小安东,“作为逃兵你已经死了一次了。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为了一个二妞而活着,而是为了保卫千千万万个二妞,成为一名英勇的志愿军战士!”这何尝只是对小安东,而是对着所有战士讲的。接下来,李延年又说,战斗就会有牺牲,但是我们的亲人们知道,“是我们让他们过上了和平幸福的生活。”这样一个情节,把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意义一下子就讲清楚了。同时,也把我们的战士缘何能在战场上表现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勇气、坚毅,缘何能够做出常人难以想象的付出、牺牲,也都讲清楚了。整个情节的推进与转换毫不晦涩,自然而然地环环相扣,也让作品始终洋溢着一种迎难而上、积极进取的阳刚之气。

  《功勋》没有把功勋人物脸谱化传奇化,也没有刻意拔高无限突出,努力在人间烟火中表现人物,在平实叙事中表达主题。观众在生活的烟火味中,感受这些功勋人物的不凡人生。在这样的场景下,那些类似奋斗、奉献、理想、信念、情怀这样的宏大概念,也会润物无声地融入心灵深处,从这个角度说,这部电视剧确实无愧于“国家叙事,时代表达”。(于国鹏)

(责编: 常邦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