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文化

民族文化是流行乐创作的源泉

发布时间:2021-12-29 16:50:00来源: 辽宁日报

  作者:白丽萍

  12月下旬,第九届“韩国春川国际声乐比赛”在沈阳落下帷幕,100多名青年歌唱家及歌手参赛,这是第一次加入了流行乐项目的比赛。

  本次比赛一个显著特点是参赛作品大量融入了中国民族音乐和民间音乐元素,让人眼前一亮。针对当下流行音乐,表现力缺乏、同频共振的动力不足、无法满足多元化市场需求问题,记者在现场对话国内流行乐坛专家白丽萍、金兆钧。

  记者:流行乐坛很久没有举办这样有影响、专业性强的大赛了。你从事流行音乐教学30余年,作为本次大赛评委会主席,请谈一下本次比赛给你留下最深印象的是什么?

  白丽萍(中国音协流行音乐学会理事):此次大赛选手的演唱能力超出我们的想象,无论是驾驭作品的能力,还是音乐和舞台表现力都非常强。尤其A组,18岁到24岁的选手基本是在校生,在这个平台上得到很好的锻炼,让人看到流行音乐的希望,演唱水平超出想象。

  记者:你如何看中国流行音乐未来的发展方向?

  白丽萍:首先离不开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继承,其次是对国外流行音乐应该持有一个扬弃的学习态度,决不应简单的照搬。借鉴与吸收是个老话题,今天仍有谈的必要。对国外流行音乐的养分我们仍要吸收,特别是吸收国外先进的音乐创作理念和表现手段。如本次比赛参赛曲目《缘分一道桥》,既带有中国的民族音乐风格,又借鉴了国外音乐强烈的主观表现手法,使之达到了较高的审美层次。《缘分一道桥》这首歌是张艺谋导演的电影《长城》片尾曲。歌曲借鉴唐代诗人王昌龄《出塞》诗篇的气势,渲染铺垫,搭配上千军万马、战场厮杀的电影画面,将歌曲主题表现得淋漓尽致。编曲上,把古调转成流行曲,呈现出汉唐盛世的宏大气势。

  记者:你是中国当代流行音乐的经历者,当下中国流行音乐前行的动力何在?

  金兆钧(著名音乐评论家):中国的流行音乐要发展和繁荣必须从中国的民族音乐和民间音乐的文化中寻找创作源泉,关注时代、关注社会,反映普通人的喜怒哀乐。流行音乐在强调流行音乐娱乐功能同时,也应该注重对当代生活和社会心态的表现,反映人民的心声。

  记者:梳理中国流行音乐发展的脉络,对今天的音乐创作有哪些启示呢?

  金兆钧:从历史上可以看到,流行音乐是大众喜闻乐见的一种文化娱乐形式。围绕它进行的种种争论既是雅俗之争的延续,又是现代生活方式变革中不同价值体系冲突的表现。乐见的是,中国流行音乐创作既具有浓重的民族意识,又具有包容世界的胸襟。这为它进入世界文化提供了可能。

  上世纪80年代中国流行音乐的崛起,如谷建芬、傅林的一些作品也向流行音乐风格靠拢,大批歌手、乐手纷纷涌现。郭峰作曲的《让世界充满爱》,由100多位中国流行音乐歌手共同演唱。这在中国流行音乐史上留下了令人难忘的一笔,标志着内地流行音乐创作群的崛起和流行音乐成为社会音乐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时期的到来。接着,1987年,乔羽作词、谷建芬作曲的《思念》,林汝为作词、雷蕾作曲的《少年壮志不言愁》,陈哲作词、苏越作曲的《血染的风采》和《黄土高坡》等。之后,上世纪90年代流行音乐的表现题材虽仍以情歌为主,但也出现了许多在反映时代、反映社会、反映人生的深度和广度上进行了更大拓展的作品。艾敬的《我的1997》、李春波的《一封家书》和何勇的《钟鼓楼》等城市民谣真实贴切地表现了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和喜怒哀乐。《弯弯的月亮》在赞颂美丽家乡的同时,也表达了“今天的故乡还唱着昨天的歌谣”的惆怅。前辈的创造实践,都值得今天的流行音乐工作者去思考。

  同时我们也必须直面当下流行乐坛存在的问题,在强调流行音乐娱乐功能时,对表现当代生活和社会心态、反映人民的心声方面有所忽视,在强调专业化的“包装”“制作”时,对于流行音乐的民间根基的重视和开掘上更是普遍滞后。整个行业面临着创作风格相对单一,优秀作品匮乏等问题。(白丽萍)

(责编: 常邦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