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国内

2018至2020年 全国遴选部分医院开展分娩镇痛诊疗试点

发布时间:2019-02-13 15:26:00来源: 北方网

  天津北方网讯: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是人生一大喜事,是一个家庭的新起点,但分娩之痛,又是每个产妇甚至每个家庭必须面对的挑战和煎熬。对于生孩子的痛,西方医学有这样的表述:疼痛分十级,极限疼痛是10级,分娩疼痛为9.7级,可以说迎接新生命到来的喜悦,伴随的是产妇撕心裂肺的疼痛。

  2018年底,国家卫生与健康委员会下发了《关于开展分娩镇痛试点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2018至2020年,在全国具备产科和麻醉科诊疗科目的二级及以上综合医院、妇幼保健院或妇产专科医院内遴选一定数量的医院开展分娩镇痛诊疗试点工作。消息一出,产科医生、护士和助产士仿佛打了兴奋剂,各种分娩镇痛常识、政策刷爆朋友圈;初产的、二胎的准妈妈们也是眼前一亮,“生孩子真的可以不痛吗?”“生孩子真的可以不撕心裂肺吗?”

  无痛分娩再登热搜榜

  2018年最后一个月,“无痛分娩”再次登上热搜榜,一个多年来反复提起的话题卷土重来。人们不禁要问,在科技发展到了编辑基因、登陆月背的今天,生孩子的痛真的是一个难题吗?喊了那么多年的无痛分娩为何总是“雷声大雨点小”“叫好难叫座”?

  我市一些三甲医院的麻醉和产科专家道出了无痛分娩发展缓慢的主要原因,一是麻醉医生紧缺,无法满足产科24小时麻醉进产房的需要;二是以往缺乏相关配套政策,产科重视度不够;三是公众的认识不够,很多孕妇和家属不知道有无痛分娩技术,而一些听说过无痛分娩的孕妇又会对其安全性产生顾虑。但他们普遍认为,随着社会文明进步、孕产妇及其家庭的医学知识储备增加以及各项配套政策的出台,无痛分娩将会得到极大推动直至普及。未来的生育应该是产妇分娩更舒适安全、产房更安静温馨、新生儿更健康。

  麻醉医生短缺成短板

  我市第一中心医院麻醉科主任喻文立说,人们常说的无痛分娩在医学上称为分娩镇痛,也就是说“无痛分娩”并非完全无痛,而是镇痛减痛。一般情况下经过分娩镇痛,产妇的疼痛指数会降低到可以忍受的3至4级痛。分娩镇痛分为非药物和药物两种。非药物主要有精神减痛分娩、水中分娩等,药物一般是指麻醉镇痛即通常所说的分娩镇痛。分娩镇痛在西方发达国家早已普及,美国产妇实施比例大概为85%,英国是98%,加拿大是86%,而我国实施不超过10%。我市的情况相比全国要好很多,总体可以达到21%,在我市中心妇产科医院等产科医院能达到50%以上。

  喻文立说,麻醉医生24小时进驻产房是分娩镇痛得以推广普及的前提。我市分娩镇痛一直没有大规模开展的原因之一是麻醉医生严重短缺,其缺口远远大于儿科医生。目前,天津注册麻醉医师从2016年的883人增至2017年的1062人,这只有北京、上海麻醉科医生的一半,更远远低于欧美国家每万人2.5个麻醉医师的标准。2017年全年,1062名麻醉科医生为天津市53万台手术保驾护航。分娩镇痛需要专业的麻醉医生进行操作并全程监控,而产妇随时可能进入产程,且产程较长,初产妇长达10小时以上,加之产妇分娩高峰时间是下午2点至凌晨0点,这就要求麻醉医生24小时进驻产房,很多医院难以做到。

  喻文立所在的医院是亚洲地区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每天都有极其复杂的手术和情况危重的病人等待麻醉科医生全程应对。对于分娩镇痛的推广普及,喻文立认为社会意义与医学意义并存,特别是2018年有两件事让他对分娩镇痛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一件是2018年底国内著名麻醉医学专家用“产妇的痛,我们的错”来形容麻醉科医生在产妇分娩中的责任,另一件是他看到不足剖宫产手术十分之一的麻醉药量,仅仅十分钟,让眼前的产妇从痛苦呐喊到理智配合,判若两人,生产的尊严才是分娩镇痛的真正意义。他坚定地认为麻醉医生再少,分娩镇痛这件事也一定会发展下去,这毕竟是社会文明的进步。

  产房故事

  那一天,我从“地狱”到“天堂”

  王原(化名)的宝贝女儿已满两个月了,小宝宝每天都带给她惊喜,那些生产的痛也都成了“浮云”,被王原抛在了脑后。偶尔王原也会和老公谈起生孩子前的种种心态,尤其是越临近分娩就越紧张越容易焦虑,两人还常常脑补影视剧中生孩子的画面。那天在产房,她觉得自己的痛苦远远超过影视剧,而麻醉医生的出现彻底改变了她对生孩子的认知。

  王原是初次做妈妈,怀孕39周到了预产期,小宝宝还迟迟没有动静。为了宝宝的安全,她住进了我市第三中心医院产科待产。2018年12月3日,小宝宝终于按捺不住,准备和爸爸妈妈见面了。清晨5点多,王原开始出现间歇五六分钟的规律宫缩,每当新一轮的宫缩来临,她都如临深渊,紧张到几乎窒息。然而规律的宫缩一次比一次来得更猛烈,安静的病房中不时传出王原的呻吟声,助产士每隔一段时间都来给王原做检查。随着产程的进展,王原的呻吟变成了呐喊,她觉得自己要被撕裂了,她从病床上跪到了地上,脑子里只有看不到希望的痛,丈夫、妈妈、医生、护士的话一句也听不见,她开始不断地央求医生:“给我剖了吧,求求你给我剖了吧。”就连丈夫也开始央求医生给她做剖宫产。

  宫缩间隙,产科医生李嘉检查了王原的宫口已开3厘米,评估宫缩强度、产程进展都非常好,王原完全有条件自然分娩。然而此时的王原情绪异常激动,坐立不安,随着越来越频繁的宫缩痛苦地扭动着身体。这对李嘉是再熟悉不过的场面了,每天都有像王原一样的产妇无望地拉着她的白大褂央求做剖宫产。作为产科医生,她无权意气用事,一切要从临床角度评估。李嘉说,王原当时的情况非常适合顺产,没有剖宫产指征,但作为一名医生又不能忽视产妇强烈的主观要求。于是李嘉把王原的情况向产科主任宋淑荣教授做了汇报。

  在国家卫健委下发《关于开展分娩镇痛试点工作的通知》之前,宋淑荣已经在医院的孕妇学校向准妈妈们详细讲解了分娩镇痛,医院同期还进行了包括产科、麻醉科、检验科等多个部门的联合会议,为产科开展分娩镇痛保驾护航,麻醉科专门为产科制定了麻醉医生24小时值班表,可以说医院和医生为分娩镇痛做好了充分准备。宋淑荣清楚地记得自己讲课时准妈妈们的眼睛都亮了,那节课上了整整两个小时,关于分娩镇痛,她们似乎有问不完的问题。宋淑荣用最简单易懂的语言向王原解释了分娩镇痛,恰巧王原在孕妇学校已经听过宋淑荣的讲解,她毫不犹豫地要求实施分娩镇痛。家属同意后,宋淑荣立即联系麻醉科,华伟副主任和冯磊医生随即来到产科,对王原情况评估后觉得非常适合椎管内阻滞分娩镇痛。王原在护士的帮助下,蜷缩成虾米状,华伟立即为她实施了腰椎穿刺、置管、外接镇痛泵,连续泵入镇痛药物等一系列操作。

  当王原按下镇痛泵启动键的那一刻,她说:“我真的拿到了救命稻草,整个人瞬间被希望点亮。”李嘉、宋淑荣、华伟守护着王原,五分钟内她的疼痛明显减轻,十分钟后几乎感觉不到宫缩疼痛,王原说,那才叫从“地狱”到“天堂”。随着疼痛的缓解,王原越来越能配合医生和助产士的指导,产程进展异常顺利,很快宫口开到8厘米,她被推进了产房。在下午3点,王原顺利分娩了第三中心医院第一例分娩镇痛婴儿,母婴平安。宋淑荣说,王原表情轻松,生命体征平稳,完全不像是刚刚分娩。王原和刚出生的女儿一切情况稳定后,抱着女儿和在场所有医护人员合影,她说要让朋友们看看自己生宝宝也是美美的。

  王原说:“我发自内心地感激产科医生、麻醉医生及助产士的努力,在自己几乎绝望,情绪濒临崩溃时带来福音,还好影视剧里场景最终没在我身上回放。”现在王原跟别人谈起分娩经历时还是经常会说,“那一天,我从‘地狱’到‘天堂’”。

  高剖宫产曾令分娩镇痛停滞发展

  我市中心妇产科医院在国内较早开展分娩镇痛,该院产科主任崔洪艳说,陕西榆林孕妇跳楼事件是每一个产科医生心里的痛。其实,新中国成立后2年,“无痛分娩”已被提到议事日程,其后发展缓慢甚至停滞。直至上世纪末本世纪初,北京、南京、上海开始发展分娩镇痛,但仍没有在国内广泛推行。这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国内各地出现了高剖宫产率,我市也不例外。WHO的一项调查显示,2010年我国剖宫产率为46.2%,世界第一位,远远高于WHO推荐的15%。剖宫产成为当时大多数产妇的首选分娩方式,这样的选择一度令很多自然分娩相关岗位和技术处于停滞甚至倒退状态,很多医院的助产士闲置和转岗,分娩镇痛技术也难有用武之地。

  崔洪艳说,近年来,社会多方力量都在努力推行分娩镇痛。积极降低剖宫产率首当其冲。天津市采取了很多措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近两年全市剖宫产率基本控制在40%以下。但是大量调查发现,经过各方努力,剖宫产率降到一定区间后,会遇到瓶颈难以继续走低。综合分析认为,大约20%的有自然分娩条件的产妇会在临产前或产程中强烈要求剖宫产,产科医生们期待着分娩镇痛会解决这部分产妇的焦虑和恐惧,让生产更为顺利。另外,2016年二胎政策开放,2017年我市分娩量处于高位状态,约为13万新生儿出生,二孩比例达49%。值得关注的是建册孕妇的平均年龄已达29.25岁,35岁以上孕妇比例达12.09%。高龄生育面临的危急重症增多,特别是高剖宫产率导致的瘢痕子宫等高危孕妇增多,给产科医师也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和挑战,产科发展自然分娩相关技术也随之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很多初产妇也因为有生二孩的想法,积极控制体重科学孕期管理,为自然分娩努力。

  此外,采访中无论产科专家还是麻醉专家都提到了“无痛分娩中国行”活动。“无痛分娩中国行”是2006年由美国西北大学发起的公益性医疗活动,旨在推行安全有效的椎管内阻滞分娩镇痛,改变中国高剖宫产率和低分娩镇痛率的现状,提高产妇、胎儿及新生儿的安全性。该行动在10年内,帮助国内建立了10多个培训基地推行分娩镇痛,每年约有150万产妇受益。我市中心妇产科医院与该行动计划长期合作,已经连续3年邀请美国无痛分娩中国行专家团队到医院进行现场培训指导讲座,今年该院还获得了现代产房四级认证。专家们认为,有了该行动计划在国内对无痛分娩的铺垫,国家此次大力推行分娩镇痛也将更为顺利。

  相关知识

  分娩镇痛的好处

  第一是能让准妈妈们不再经历剧烈疼痛的折磨,在时间最长的第一产程得到休息。特别是患有妊高症的产妇,也可以生产过程中保持血压稳定,有助实现自然分娩;第二是当宫口开全时,产妇因积攒了体力而有足够力量完成分娩;第三是现在的分娩镇痛几乎不影响产妇运动,准妈妈们意识清醒,可以进食流质和功能饮料,能主动配合、积极参与整个分娩过程。一旦在分娩过程中出现紧急情况,可以直接进手术室抢救,为母婴安全赢得更多宝贵时间;第四是减少了产妇分娩时的恐惧,提升准妈妈们在生育过程中的幸福感。

  老观念 不愿分娩镇痛仍存在

  据了解,我市现有医疗助产机构91家,其中三级助产机构6家,中心妇产科医院、第一中心医院、第三中心医院已经具有完备的人员、技术和组织架构开展分娩镇痛,可以做到24小时麻醉医生进驻产房,为产妇实施安全、有效、舒适化的无痛分娩。我市中心妇产科医院从2013年开始开展分娩镇痛工作,2015年9月起逐步实现麻醉医师24小时进驻产房。目前,分娩镇痛率已达到50%以上,每月有300多名产妇在分娩镇痛下顺利生产,既减轻了产妇痛苦又保证了母婴安全。我市第一中心医院、第三中心医院自2018年11月开展分娩镇痛,一个多月均有100多位产妇自然分娩,其中40%以上都进行了分娩镇痛,两家医院近期均有体重200多斤的超重产妇,在分娩镇痛下自然分娩出重达9斤的小宝宝。

  产科专家们认为,60%自然分娩没有实施分娩镇痛的主要原因,一是产妇具有分娩镇痛禁忌症;二是有些经产妇没来得及镇痛就已经分娩,还有一部分就是不愿接受分娩镇痛。第一中心医院产科副主任医师刘艳在美国学习后认为,国内分娩镇痛发展较晚与传统观念有很大关系,有些老人甚至丈夫都固执地认为打麻醉会影响胎儿,影响产妇恢复,甚至认为生孩子就必须痛,不疼怎么能生下孩子。她分享给记者朋友圈里一段产妇和丈夫的对话,丈夫因担心孩子健康不同意妻子分娩镇痛。尽管如此,她依然相信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与医学模式的转变,追求一种舒适的分娩方式必将成为未来产妇分娩的趋势,也是社会文明进步的体现。

  刘艳说,分娩镇痛在发达国家已经践行百年,产妇除非宗教信仰等因素,绝大多数会不假思索地接受分娩镇痛,产妇和家属都不会对分娩镇痛有所顾虑。产房中很少有撕心裂肺的喊叫,更多的是产妇与产科医生、助产士和谐地交流。现在在工作中每每看到产妇因疼痛失去理智失去尊严,她更加坚定了要对产妇进行分娩镇痛宣教的决心。

  可喜的是,现在大多数医疗助产机构都建立了自己的孕妇学校,帮助准妈妈们减少分娩的焦虑,增加分娩信心。很多医院还增开了孕妇分娩体验课。在我市中心妇产科医院、第一中心医院,通过体验课,准爸爸和准妈妈们可以了解分娩的相关知识,提前感受分娩疼痛及减痛措施,比如呼吸减痛法、自由体位(分娩球等)、导乐仪和分娩镇痛效果等等,这些简单的接触体验也都有助于消除产妇临产后面对分娩的恐惧,增加自然分娩信心,减少剖宫产率,提高母婴安全。刘艳现在要利用大量的业余时间制作各种宣教PPT、写科普文章,为孕妇学校的准爸爸准妈妈们普及分娩镇痛等各种孕期知识。她也感觉到现在的准爸爸准妈妈拥有的孕期知识越来越丰富,沟通已经越来越顺畅,门诊中约有90%以上的产妇都会登记有自然分娩、分娩镇痛意愿。同样小夫妻的观念改变也影响着老一辈人的观念一起进步。

  新技术 产妇可自己控制痛感

  初次听说分娩镇痛,担心分娩镇痛的安全性,担心对产妇和新生儿有不良影响是产妇和家属最普遍正常的反应。对此,我市第三中心医院副院长、麻醉科主任王海云说,“分娩镇痛”是运用科学有效的手段使分娩时的疼痛减轻甚至消失。分娩镇痛方法有两种,一种方法是非药物性的,包括精神减痛分娩、水中分娩,可以通过产前训练、指导子宫收缩时的呼吸等来减轻产痛。另一种是药物性的,是在维护产妇及胎儿安全的原则下,通过正确应用麻醉药或镇痛药来达到镇痛效果。包括局部神经阻滞法、笑气吸入法、肌肉注射镇痛药物法、椎管内阻滞镇痛法。椎管内阻滞分娩镇痛技术又是迄今为止所有分娩镇痛方法中镇痛效果最确切最安全的一种,也是此次国家推广应用的主要分娩镇痛方法。

  椎管内阻滞分娩镇痛需由有经验的麻醉医师操作,其过程是麻醉医师在产妇腰椎间隙穿刺成功后,注入少量局麻药或阿片类药物,并在硬膜外腔置入一根细导管,导管的一端连接电子镇痛泵,由产妇根据疼痛的程度自行控制镇痛泵的按键给药。给一次药,药效大约持续一个小时,甚至更长,待有了疼痛感觉后产妇可以自我控制镇痛泵继续给药镇痛,如此反复,直至分娩结束。麻醉医师已经设定好了每小时的限量,其间产妇不必担心用药过量。在整个过程中,麻醉药只阻断产妇的痛感神经,而不妨碍运动神经,产妇在产程中能够保持清醒合作并且能自由行走活动。目前国家已经出台了《分娩镇痛技术操作规范》《分娩镇痛技术管理规范》《试点医院基本条件和考核要求》等相关文件,进一步规范我国分娩镇痛技术,使该技术的实施更加安全有效。

  准爸准妈关心的那些事

  问题一 分娩镇痛会有腰痛的后遗症吗?

  在腰椎与腰椎的间隙穿刺过程中肯定会存在损伤,麻醉后腰痛也是必然的,但一般疼痛会在一周内消失。打屁股针也会存在损伤,疼痛也是必然的,一般三五天疼痛消失。产后腰痛,跟生理性缺钙、劳累过度、哺乳姿势不当、产后受凉等因素有关,是一种生理病理过程,跟麻醉没有必然关系。

  问题二 分娩镇痛会影响孩子健康吗?

  分娩镇痛技术最核心的内容是母婴安全。分娩镇痛过程中使用的药物浓度和剂量都很低,相当于剖宫产麻醉时的1/5至1/10,仅仅起到镇痛作用,而且药物在体内会不断分解代谢排出体外,不足以对母婴产生不良影响。

  问题三 分娩镇痛能将疼痛降低到什么程度?

  分娩镇痛并非完全“无痛”。因个人体质和生理条件不同所达到的效果也不尽相同。医生会根据孕妈妈自身特点,精确给予定量镇痛药物,设法减轻疼痛,让疼痛变得容易忍受。通常在大约给药10分钟后,产妇就感觉不到宫缩的强烈阵痛了,能感觉到的疼痛就好似来月经时轻微的腹痛。经临床证实,绝大多数孕妈妈在打完镇痛后数分钟内,就会有“轻松一大截”“总算舒服了”“不怎么疼了”的感觉。

  问题四 什么情况下才能开始打镇痛呢?

  首先,产科会给孕妈妈评估是否符合顺产条件。在符合顺产指标的前提下,到宫口开大两指左右,有规律宫缩,就可请求助产士通知产科医生和麻醉医生进行评估。麻醉科评估内容主要包括病史、体格检查,以及相关实验室检查,存在合并症或其他异常情况者可能还需要进行相应的特殊实验室检查。如有妊娠合并心脏病、药物过敏、腰部外伤史、特殊服药史等需要告知医生,有凝血障碍的产妇不适合分娩镇痛。确定适合进行分娩镇痛后,签署知情同意书,准备相关物品,在胎心监护反应良好的情况下,进行分娩镇痛操作。

(责编: 郭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