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国内

元宵节站台上的一刻钟相聚:总能小别胜新欢,挺好

张蕾 发布时间:2019-02-20 15:56:00来源: 北京晚报

  他是北京铁路公安处的一名乘警,她是京广高铁车队的一名列车长,昨天(19日)傍晚在北京西站的站台上,乘客们目睹了这一对“双乘夫妻”站台相送的感人一幕。

  昨天17时50分,在北京西站S107次列车停靠的站台上,上演了今年央视春晚小品《站台》里感人一幕的现实版。“保温瓶里是煮好的元宵,路上记得吃。”身为乘警的雷波在元宵夜送别身为列车长的爱人谢丽君。开往通州的S107次列车即将于18时05分离站,站台上留给夫妻俩的相聚时间只有一刻钟,下一次见面又是两天后。

  “这是煮好的元宵 记得吃”

  送站时,雷波十分体贴,帮爱人拎着行李物品。两个人一路低声交谈,顺着S107次列车流线型的车头走到靠近中间的车厢才停下脚步。

  此时旅客还没有上车。雷波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他从兜里掏出手机,是母亲从山西老家打来的视频电话。视频中两岁多的女儿正坐在地上玩耍,小两口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叫爸爸、叫爸爸。”雷波横举着手机,夫妻俩一起对着屏幕跟女儿互动。屏幕那端,小姑娘自顾自玩耍着,偶尔抬起头冲着他俩乐一乐。雷波的母亲说,小孙女正忙着看动画片,让他俩好好工作,不用担心家里。

  雷波告诉记者,每逢春运都是他们夫妻俩最忙的时候,这段时间女儿就由母亲带回老家照看,他们想孩子了就打打视频电话。今年除夕前,他们难得碰上一个共同的三天轮休。两人回到山西老家,在腊月二十九那天,跟老人、孩子一起提前吃了一顿年夜饭。

  挂断电话后,雷波从包里掏出一只小巧的保温壶,他打开壶盖给谢丽君看了一眼。“今天是元宵节,这是我在宿舍给你煮好的元宵,你路上记得吃。”

  雷波今年30岁,是北京铁路公安处乘警支队的一名乘警。比他小4岁的妻子谢丽君则是北京客运段京广高铁车队的一名列车长。虽然夫妻俩主要负责值乘的都是北京西往返福田的G71、G72次高铁列车,但由于工作排班不同,两个人大多时候只能“擦肩而过”。

  “总能小别胜新欢,挺好”

  昨天是谢丽君在西站备勤的日子,值乘S107次列车是临时指派的任务。由于已连续上了三天班,车到通州后,谢丽君就可以回家休息了。不巧的是,谢丽君工作的这三天正赶上雷波的三天轮休。这种“完美的错过”每隔30天就会发生一次。

  今天一大早雷波就跟车值乘去了。为了能跟爱人见上一面,昨天雷波四点多就到了单位宿舍,一直等到谢丽君做好准备、拎着箱子物品进站前两个人才见着面。

  S107次列车上客人不多,此时已基本落座,距离发车时间越来越近。隔着车门,雷波大声叮嘱谢丽君,“家里的水闸、燃气阀门我都关了,你下班回家记得先打开。”“我这两天不在家,你记得按时吃饭。夜里关好门窗。” 谢丽君又反过来嘱咐雷波,“你值乘时下车前记得把帽子戴上,免得又受凉感冒。“

  车门关闭,两人挥手作别。注视着火车驶离站台后,雷波才转身对记者说,“这么多年其实我俩都习惯了。有时候觉得聚少离多也没啥不好,省得天天在一起容易起矛盾,这样总能小别胜新欢,挺好。”

  雷波告诉记者,由于两个人经常不在家,家里没人时,他总习惯把水闸和燃气阀门都关上。因此,每次见面他都要嘱咐谢丽君回家记得先把这些阀门打开。

  “你别看我长得壮,但我比她爱感冒。”雷波扶了扶头上的警帽接着讲,值乘时因为忙着帮旅客拿行李,出车厢时他总忘记戴帽子。“这样一热一冷,被吹感冒好几回。而且每次一病就是高烧好几天,在家也只能自己照顾自己。所以她每次也会嘱咐我戴帽子。”小两口的感情可见一斑。

  值乘中结下的缘分

  谢丽君是个身材高挑的大美女,尤其当薄施淡妆、换上制服后,更是让人眼前一亮。难怪当年雷波对她一见倾心。

  夫妻俩虽都是山西人,但却是在工作中结成的缘分。2013年5月,雷波调到北京南至福州的D365次列车值乘,当时年仅21岁的谢丽君是这趟列车上的乘务员。

  乘警席设在7号车厢,谢丽君刚好负责的就是5到7号车厢。因为工作关系,雷波跟谢丽君的班长接触比较多。一次值乘中,班长得知雷波是山西人,便随口说了一句,“我们班上的谢丽君也是山西的,我帮你们牵个线搭个桥怎么样?”班长半开玩笑的一句话,雷波却当真了。

  “我那时候动了心思,所以经常跟她搭话。”雷波比谢丽君大4岁,人很健谈,说话也风趣幽默,但那时候的谢丽君对感情之事有些迟钝,压根儿没往别处想。

  捅破那层窗户纸是因一次相约去欢乐谷。当初好几个人都说要去,结果就到了他们两个人。这一次雷波的胆子又大了些,借着游玩,几次想牵谢丽君的手。虽最后没得逞,但谢丽君终于明白了雷波的心思。

  2014年年初,因谢丽君工作调整,俩人不再值乘同一趟列车。雷波通过QQ断断续续地跟谢丽君保持着联系,其间三次表白,但三次被拒绝。谢丽君说,那时候她还年轻,还没想着谈恋爱结婚这件事。

  三次求爱被拒,雷波就像霜打的茄子,两人持续一周没有联系。后来,谢丽君因为工作上的事打来一通电话,又让雷波鼓起勇气,最后一搏。

  这一次谢丽君竟然同意了。这一天是2014年的3月4日,雷波将这个好日子记在了心底。2015年两个人领证结婚,成为一对“双乘夫妻”。谢丽君说,她最看重的就是雷波对自己好,小两口的家远在燕郊,结婚三年多,只要赶上雷波没有值乘工作,他都会大老远赶到北京西站接谢丽君回家。

  火车上过日子 “聚少离多”

  “双乘”夫妻,总是聚少离多。刚结婚那会儿,小夫妻新婚燕尔,但两人值乘的列车却不是同一趟,而且分别从北京南站和北京西站出发。那段时间,夫妻俩每个月能在一起的时间不足五天,没有花前月下,也没有烛光晚餐,他们的小家成了名副其实的“旅馆”。

  雷波笑称,那时候他最大的开销就是电话费。两个人总是见不到面,只能靠打电话一解相思苦。谢丽君只要一上车就要按照规定上交手机,只有列车到站值乘任务完成,才能拿回来。所以,夫妻俩打电话大多是在夜里,通常一聊就是一个多小时。

  岳父岳母担心女儿、女婿都在列车上工作,顾不了家,长此以往会影响感情,多次劝说雷波写请调报告。但雷波总是推托,因为他舍不得离开乘警这个岗位。

  2016年9月,女儿降生。夫妻俩享受了初为父母的喜悦之后,摆在面前的却是残酷的现实。四位老人中只有雷波的母亲赋闲在家,其他三位老人都要上班。因此带孩子的重担便落在了奶奶的身上。平时奶奶过来帮小两口带孩子,到了春运和暑运的时候,奶奶为了让小两口安心工作,便将孙女带回山西老家照看。

  去年,谢丽君由于工作表现突出,被车队提拔担任北京至福田的G71/2次的列车长。得到喜讯的那一刻,雷波喜笑颜开,心里盘算着终于可以和老婆在一趟列车上工作,相互照应,休假还能一块带孩子。

  美好的愿望很快化为泡影。根据各自的工作安排,雷波和谢丽君每隔30天才能赶上一次在同一趟列车上一起值乘。同样每隔30天,夫妻俩才能赶上一次同时在三天里轮休,这三天成为夫妻俩最开心的时候。

  其余日子里,经常是雷波拖着疲惫的身子刚刚到家,谢丽君马上又要离家启程奔赴工作岗位。有时候两个人在北京西站的站台上不期而遇,总要互相嘱咐一番,内容翻来覆去还是那些,但两个人却总说不腻也听不腻。

 

(责编: 郭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