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国内

多地老年人尝试“抱团养老” 民政部养老服务司:有其优势和不足

车丽 张建亚 刘悦 发布时间:2019-11-18 09:51:00来源: 央广网

  央广网北京11月17日消息(记者车丽 安徽台记者张建亚 河南台记者刘悦)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快速发展,一些新的养老方式也不断涌现。除了原有的家庭养老、社区养老、机构养老外,最近,我国多地老年人自发尝试“抱团养老”,也就是相熟的老同学、老同事、老朋友生活在一起,互相陪伴共度晚年生活的图景正走入人们的视野。

  据《“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显示,预计到2020年,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增加到2.55亿人左右,特别是独居和空巢老年人将增加到1.18亿人左右,使得“抱团养老”有了更多的可能。这是一种怎样的生活体验,民政部对此有哪些表态?

  走进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帝景南苑小区,一套位于二楼的三居室里,生活着四位老人,68岁的郭本荣和冯桂英、67岁的马守华和72岁的刘仁兰,家里常会传出她们的欢声笑语。郭本荣正忙着收拾行李,几天后,她要和好姐妹一起飞赴海南过冬了。郭本荣说:“我们几个老姐妹都是几十年的朋友,在商丘租个大房子,每到冬天都去海南玩,在那租房子住,一去都是住四五个月,天暖和的时候再回来。”

  厨房里,冯桂英和马守华正在洗菜、做饭。她们告诉记者,由于配偶去世、子女在异地工作等多种原因,几位老人此前都是独自生活。去年,大家商量决定“抱团取暖”共度晚年,一日三餐之外,几位老人一起跳舞、唱歌、逛街、旅行,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冯桂英说:“现在和几个老姐妹们在一块结伴,关键有一个精神需求,要有能说话的。”

  夏天在商丘,冬天去海南。生活中,日常采购、做饭、打扫卫生等几位老人各有分工,房租、物业费、水电费、伙食费各项费用采取AA制。即便有点小摩擦或意见相左的时候,很快也能“翻篇”了。马守华说:“有一次买菜的时候,我不太喜欢吃肉,有人喜欢吃肉,这个事中间产生了一点小摩擦,后来各退了一步,问题就解决了。”

  郭本荣说,“抱团养老”最大的好处就是在一起能互相有个照应,不给子女增加负担。郭本荣表示:“桂英有时候心脏不是很好,去年天冷了,突然间心脏有不好的征兆,几个人赶快给她拿速效救心丸吃,心脏慢慢恢复正常了,如果是她单独在家,犯了心脏病,那是不可想象的。”

  “抱团养老”最早起源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丹麦,之后推广至瑞士及荷兰,并在欧美各地流行起来。民政部养老服务司副司长李邦华表示,已对“抱团养老”加以关注,它本质上属于“互助养老”,有其优势和不足。李邦华说:“优势在于大家相互熟悉,人情化很浓,相互帮扶,在一起交流沟通也很顺畅,是很和谐的一种养老方式。不足就是抱团养老更多的适合于自理的老人,如果有一个人生活不能自理的时候,这种抱团养老可能解决不了,他需要专业的服务来支持。另外一家人还会经常在一起吵架,朋友之间难免因为生活在一起磕磕碰碰,到最后会不欢而散,但也有一直都相处得非常好的,这方面非常个性化。”

  随着我国老龄化速度加快,特别是明年独居和空巢老年人将增加到1.18亿人左右,“抱团养老”在我国各地也有不同形式的尝试,甚至出现了专门的互助养老社区,为抱团养老服务。

  丁东即将从安徽铜陵学院退休,两年前,她在位于黄山脚下的国内首家按照互助养老模式打造的小区——黄山互助公社购置了一套小户型住房。和她一起落户的亲朋好友有20多位。他们计划退休后在一起生活,抱团养老。丁东说:“‘亲人在家里、在身边,朋友在隔壁’的生活模式都是人人向往的。我现在生活中就是闺蜜开始抱团了,子女大部分都不在身边。到老了,我想打牌了喊一下就过来了;我老得不行了,我转着转着就过去了,看着别人玩就像自己在玩一样。”

  公社建有公园、医疗中心、食堂、社员活动中心等各类设施,组建了琴棋书画、太极、瑜伽、声乐大大小小10多个兴趣团体;每家每户还可以免费使用一块60平方米的菜地,体验农耕之乐。空闲的时候,丁冬做起了义工,赚取的工分可以存在公社的“时间银行”兑换相应的报酬和服务。丁东说:“互助包含着方方面面,比如在我群里面爱唱歌的,他们平常是乱唱,到我这来一唱,觉得还有这样专业的,‘我能不能学会?’‘能啊!’从头开始,一点一点学,当他掌握到一点点专业的东西的时候,他就很快乐。”

  和丁冬一样,入住公社一、二期的社员已达900多户,分布在安徽、北京、上海、河北、江苏等地。黄山互助公社社长李俊平说,公社在日常生活互助、心理健康互助、健康管理互助、兴趣爱好互助、健康生活方式、义工及志愿者服务六个方面,引导老年人互相帮助、高度自治。这不仅使银发劳动力发挥余热,而且也使参与其中的老人找到生活的目标和方向。李俊平说:“我们也解放了一些年轻的劳动力,他的养老成本会降低,会种菜的我去种菜,那么我提供给食堂的菜会比较便宜,我是医生我去看病,那么我们提供给他的服务也会价格比较便宜,这是个循环往复的系统;老年人都在有事可做,有一种被需要的感觉。”

  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党俊武认为,老年人自愿聚在一起,探索共度晚年的方式是时代的进步,也是物质生活到达一定程度后对精神需求的满足。李邦华表示,对抱团养老持肯定的态度,这是人们在自愿的基础上自主选择的一种互助式的养老,在社会功能方面是对以前依靠家庭养老的一种弥补。李邦华说:“我们对抱团养老持肯定的态度。抱团养老,我们也在观察,看看它究竟能走多远,毕竟还是个新鲜的事物。同时在抱团养老过程中还存在各种法律关系、契约关系等,我们也在观察它有没有可能进一步的规范和长效化。”

(责编: 郭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