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博览

阿富汗在华留学生沙克尔:我的家人没有离开,他们仍在等待

谢莲 发布时间:2021-08-23 09:09:00来源: 新京报

  阿富汗在华留学生沙克尔

  我的家人没有离开,他们仍在等待

  我的家人都在观望,如果塔利班真能建立一个包容性政府,那么他们可能还会愿意在新政府中工作。但如果塔利班仍排除其他民族,那么阿富汗可能会爆发新一轮内战。——沙克尔

  沙克尔

  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留学生,2019年9月从阿富汗来到中国求学。

  我叫沙克尔,今年27岁,是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一名留学生。2019年9月,我从阿富汗来到中国,开始了新一轮求学生涯。

  8月19日是我们国家的独立纪念日。我想起以前,每到这一天,整个喀布尔、整个阿富汗都是欢呼雀跃的。有的人会在楼顶挂上国旗,有的人会在升国旗时自拍,街上还会有小朋友拿着小旗子在玩儿。军人出身的我,在路上看到国旗也会敬个礼。

  然而现在,坐在相隔万里的另一个国家的学生宿舍里,我几乎无法忍住内心的悲痛。

  我也是一名军人,但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塔利班进入首都、看着阿富汗国旗被降下、看着阿富汗人民争相逃离自己的国家。而我,什么也做不了。

  最近几天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如果没有了国,我该何去何从?

  最担心家人的安全,他们拒绝离开阿富汗

  8月15日,透过电脑屏幕看着视频中阿富汗国旗被一点点降下来,我的眼泪不知不觉流了下来。那一刻,我觉得我的心都碎了。

  可我现在至少是安全的,我最担心的是仍在喀布尔的家人们。

  我家有10口人,爸爸妈妈以及8个兄弟姐妹。在中国,这听上去有点不可思议,但在阿富汗,这样的家庭非常正常。

  我家算是军人世家,大部分人都有较高的学历,此前要么在阿富汗政府工作,要么在军队中任职。我的两个妹妹目前在上大学。

  从塔利班拿下大部分地区以来,我就非常担心家人的安全。阿富汗政府垮台,对于在政府部门、军队中工作的他们来说,打击非常大。

  最近,我每天都保持和家人的联系。隔着电话,我都能感受到他们对当前局势深深的失望和无奈,以及对于人身安全的担忧。

  8月15日开始,我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几个哥哥就开始赋闲在家,他们遣散了之前的保镖等工作人员,让他们也能回家保护自己家人的安全。昨天和哥哥通话,他还调侃说,以前天天忙到顾不着家,现在终于可以在家休息了。

  我两个妹妹所在的学校没有停课,但家人还是让她们先待在家中,减少出门。其实她们是最忧虑的,塔利班上台,或许她们以前相对自由的生活再也没有了。

  事实上,我多次提出,希望他们能暂时离开阿富汗,等到局势完全稳定下来再回去。但我家人拒绝了,一是不知道现在这样的局势下能去哪里,二是内心里仍然抱有期待,希望局势能够好转。

  最近几天,我的家人也有出门,购买一些生活必需品。大街上到处都有塔利班白色的旗子,人流车流比较少,民众的生活看着正常,但我们都知道,大家只是把恐惧埋在了心底。

  希望努力学习,将来为阿富汗的稳定与和平做贡献

  2013年,我第一次来中国求学。毕业之后,我回到阿富汗短暂工作了一段时间。直到2019年,我再次来到中国求学。但这次,我选择了国际关系专业。

  转变主要来自工作中的一次经历。有一天,我在美国巴格拉姆空军基地机场工作时,有一个人指着天上的飞机问我,“作为阿富汗军人,看着飞来飞去的美国军机,你不难受么?”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我当然是难受的,只是我也很无力。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军人,还没有上过战场。我的哥哥们曾经上过战场,但对于当时的局势也是无能为力。

  不过,这个人的这句话让我改变了想法。从军事层面,也许我永远无法改变阿富汗的状况,但也许我可以去外交部工作,从国际关系层面来改变阿富汗的现状,从而实现稳定。

  我希望能努力学习,将来成为阿富汗外交部长,为阿富汗的稳定与和平做出自己的贡献。

  只是,我没想到,才2年不到,我的学业尚未完成,这个梦想就被彻底打破了。我们国破了,我的梦想再也不可能实现了。

  如果塔利班排除其他民族,未来可能爆发内战

  作为一名阿富汗人,今年以来,看到美国军队一点一点撤出阿富汗,我是非常开心的。我们不支持任何外国军队存在于阿富汗境内,因为我们清楚地知道,他们的目的不是帮助阿富汗重建,而是出于自己的利益考虑。

  然而,看到那些骑着摩托车、开着坦克的塔利班武装人员占领阿富汗,我们也很绝望。

  最近这段时间,塔利班作出了很多承诺,包括建立包容性的政府、保障女性权利、赦免所有人等等。但是,他们作出承诺可能只是为了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未来很可能会反弹。

  其实,还是有一部分阿富汗人没有完全屈服于塔利班的。我有个舅舅是一名将军,目前仍在潘杰希尔省(Panjshir)坚守。最近几天我还和他通过话,我半开玩笑地说“投降吧”,舅舅直接挂了电话。

  阿富汗是一个有着很多民族的国家,作为塔吉克族,我们无法接受一个全是塔利班成员的政府。在阿富汗历史上,没有一个民族能统一阿富汗,单一民族组成的政府也无法持久。

  我的家人都在观望,如果塔利班真能像承诺的那样建立一个包容性的政府,那么他们可能还会愿意在新政府中工作。但如果塔利班仍然排除其他民族,那么阿富汗可能会爆发新一轮内战。

  还有一点,国际社会很关注阿富汗的局势,但我觉得目前最重要的,不是接受阿富汗难民,或者是安抚阿富汗人民,而是要施压塔利班,继续和塔利班展开谈判。

  因为塔利班和恐怖组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若是国际社会无法切断塔利班和恐怖分子的联系,阿富汗未来可能会成为地区甚至世界的威胁,这是我们所有阿富汗人都不愿意看到的。

  谁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我仍然为我的祖国祈祷。

  新京报记者 谢莲

(责编: 王东)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