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博览

索玛娅·阿米尼:只要有可能 我就会继续留在阿富汗教书

栾若曦 发布时间:2021-08-23 09:10:00来源: 新京报

  女教师索玛娅·阿米尼

  只要有可能 我就会继续留在阿富汗教书

  虽然阿富汗贫穷,但我们国家的民众都很善良,他们已经证明自己有能力给阿富汗带来繁荣和发展,现在我们需要的是耐心和团结,希望这个国家的下一代能有一个光明和美好的未来。

  ——索玛娅·阿米尼

  索玛娅·阿米尼(Somayah Amini)

  26岁,是在阿富汗喀布尔当地学校工作的一名教师,负责教授化学和社会科学,学生们的年纪在11岁到17岁。

  其实,阿富汗的女性很难受到正规教育,所以一想到我的微末工作能帮助教育和培养阿富汗的下一代,我就感到非常开心。

  无论如何我都爱我的国家,我也不会放弃,只要有可能,我就会继续留在阿富汗教书。

  塔利班进入喀布尔之后

  8月15日,塔利班到达喀布尔的那一天,我正在学校里工作。

  我和其他几名同事坐在一起批改学生们的试卷。这时候,校长急急忙忙跑进办公室,告诉我们塔利班到达了喀布尔,让我们放下手头上的工作,赶紧回家去。

  我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了许多和我一样惊慌的民众,他们正急匆匆地赶回家。当时的喀布尔十分混乱。

  事实上,没人能料到塔利班会来得这么快。此前,阿富汗总统加尼还在电视上声嘶力竭地喊着,不会抛弃阿富汗人民,随后他就不知所踪。

  我的房东原本住在外地,看到塔利班占领各大省会城市,以为塔利班暂时不会到达喀布尔,催我赶快搬走,他好回到喀布尔生活,可没想到这么快,塔利班也抵达了喀布尔。

  局势为何变得这么快,阿富汗政府至今欠我们一个回答。我认为,阿富汗政府的表现,就好像他们在每一个城市都欢迎塔利班的到来。加尼离开后,喀布尔几乎没有抵抗,塔利班便占领了这里。

  当天晚上,塔利班发言人在阿富汗电视台上发表讲话,告诉民众不要担心,“没有人会受到伤害”。

  不过,他的讲话没起到多少安抚作用。还是有数以千计的喀布尔民众跑到机场去,想要搭上一班飞机离开喀布尔,甚至有人攀爬机身,结果从飞机上坠落。

  我和家人也处于慌张和恐惧的状态,我们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无所知。我在家中存有一些食物,用电用水也暂时没有问题,我们尽量避免出门。

  意外礼貌的塔利班

  塔利班刚进入喀布尔的时候,部分物资的价格也上涨了,例如面粉涨到了1600阿富汗尼(约120元人民币),塔利班想要控制物价,要求店主把价格降到1000阿富汗尼左右,可能既是出于成本考虑,也是出于安全考虑,商店老板们关闭了喀布尔街头的大部分店面。

  随后的几天里,塔利班到处巡逻,寻找罪犯和抢劫犯。我本以为,民众会受到严厉的对待,但塔利班目前在喀布尔似乎对待民众还算有礼貌,这令我感到非常意外。

  商店也都陆陆续续开门,部分学校也开始复课,但仍有家长担心学生的安全,暂时没让他们回去上学。

  8月17日,塔利班举行了首场新闻发布会,宣布实施大赦,其中还谈到了女性权利和组建政府等问题。即便看到塔利班如此表态,我还是很难确信他们是否诚实。需要通过他们接下来的行动,才能了解和判断他们的真实意图。

  不过,相比过去,塔利班的确有明显改变,他们现在似乎很在意声誉,想修复自己在国际上的负面形象。而过去,他们并不关心国际社会的看法。

  希望国家的下一代能有光明的未来

  我并不是喀布尔本地人,我来自昆都士省,最近才搬到喀布尔工作。

  阿富汗是个饱受战争之苦的国家,在长达40多年的时间里,它都陷入了无穷尽的战争中,它的经济状况也不景气,贫富差距过大。

  就拿喀布尔来说,确实比其他城市更发达,也更多元化。但喀布尔的民众似乎过着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政府区域附近有漂亮的房子和别墅,而生活在贫困地区的人们,只能住在泥砌的屋子里。

  虽然阿富汗贫穷,但我们国家的民众都很善良,他们已经证明自己有能力给阿富汗带来繁荣和发展,现在我们需要的是耐心和团结,希望这个国家的下一代能有一个光明和美好的未来。

  我一直认为,我的工作能够为帮助培养阿富汗的下一代出一份力。

  今年已经是我搬到喀布尔的第四个年头了,每一天的教书工作都对我意义非凡。

  作为一名女性,在成长的过程中,我看到了这个社会对于女性教育的抵制,我知道在阿富汗,女孩子上学有多难。我的父母都没有受过正规的教育,所以他们非常重视我的教育问题,希望我不会重蹈他们的覆辙。

  因此,教书对我来说,不仅仅是一份工作,还关系到阿富汗同胞的教育问题。

  无论如何我都爱我的国家,我也不会放弃,只要有可能,我就会继续留在阿富汗教书。

  新京报记者 栾若曦

(责编: 王东)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