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博览

距离缩短合作“拉长” 西部陆海新通道五年来改变了什么?

蒋雪林 张广权 韩璐 发布时间:2022-09-19 08:54:00来源: 中国新闻网

  (聚焦东博会)距离缩短合作“拉长” 西部陆海新通道五年来改变了什么?

  中新社南宁9月17日电 题:距离缩短合作“拉长” 西部陆海新通道五年来改变了什么?

  中新社记者 蒋雪林 张广权 韩璐

  备受关注的第19届中国—东盟博览会正在广西南宁举行。中国和东盟相聚南宁谋划双边合作的同时,也将目光投向在疫情之下保障中国与东盟供应链畅通的通道——西部陆海新通道。

  五年前,西部陆海新通道将中国西部腹地与海洋顺利连接,五年来,西部陆海新通道改变了什么?对中国和东盟合作产生了哪些深远影响?这些问题备受外界关注。

  破解“西货东出”困局

  曾经,重庆等中国西部地区货物运往东盟国家,需要先通过长江黄金水道向东运至沿海地区,再转运至东南亚,动辄近两个月,农产品等生鲜货物难以运输,投资者也望而却步。

  随着西部陆海新通道开通运营,“西货东出”困局逐渐破局。中国铁路南宁局集团有限公司货运部物流市场部部长郭韬表示,以重庆为例,经西部陆海新通道到广西钦州港出海,比经东部地区出海节省10天左右。得益于此,五年来,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开行实现由线及面、渐成网络,并与中欧班列实现无缝衔接,中国西部地区和东盟国家的商品通过新通道快速抵达彼此市场。

  “在复杂严峻的国内外经济形势下,陆海新通道为破解西部地区国际物流困境、带动中西部地区开发开放提供了解决方案。通道沿线的重庆、成都、贵阳、南宁、昆明等城市产业聚集能力显著增强。”西部陆海新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主任刘玮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

  西部陆海新通道与中欧班列实现无缝对接后,中国西部地区从交通末梢一跃成为对东盟互联互通前沿地带。

  刘玮表示,新通道向南开辟了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成员国合作新路径。今年上半年,RCEP成员国通过陆海新通道发运货物的国家达13个;新通道向北拓宽亚欧大陆国家发展新空间。东南亚国家的服装、电子等产品,可经陆海新通道由重庆通过中欧班列运抵欧洲市场;德国汽车、西班牙红酒、波兰牛奶、保加利亚玫瑰精油等货物,顺势搭上中欧班列进入中国市场,并进一步通达东南亚市场。

  重构西部地区供应链

  便捷的交通,会带来物流,而物流会形成产业聚集。“广西便捷的海运就吸引了甘肃的金川集团铜业有限公司,该公司在广西防城港市投资建设了铜电解工程。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金川集团’落户北部湾。”广西社会科学院东南亚研究所副所长雷小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西部陆海新通道会重构西部地区供应链和产业链。

  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使中国西部对外开放的区位前移。“这有利于吸引部分产业从东部沿海向内陆腹地转移。”陆海新通道运营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刘义真表示。

  刘义真介绍,得益于陆海新通道的便利性,浙江正凯集团将位于浙江省海宁市的外贸出口业务逐步转移到重庆。未来,正凯集团每年将有超过百亿元人民币的货物通过西部陆海新通道发往全世界。

  “陆海新通道构建了开放发展的新格局,促进西北地区资源要素协同发展。青海的纯碱经西部陆海新通道运至广西支持玻璃产业,广西的玻璃经西部陆海新通道运至川渝支持汽车产业。”刘义真说。

  拉近西部地区与东盟距离

  从重庆出发,走水路到长江出海口有近2000公里,而到广西钦州港只有1000多公里。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拉近了中国西部地区与东盟之间的距离。

  距离缩短后,合作却“拉长”了。中国集装箱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李牧原介绍,新通道使中国西部与东盟的外贸依存度不断加强。2017年至2021年,中国西部地区对东盟的贸易额由724亿美元提升至1238亿美元。

  李牧原指出,西部陆海新通道为中国和东盟合作提供了更大空间。西部陆海新通道作为一条直接连通中国广大内陆腹地和东盟地区的贸易走廊,将迎来RCEP刺激下更多货物运输需求。西部地区作为当前中国劳动力成本洼地,将成为与RCEP成员国共同打造产业链,深化产业合作和供应链合作的重点地区。(完)

(责编: 王东)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