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地方

编纂《玉台新咏》的郯城人徐陵,被誉为"天上石麒麟"

发布时间:2018-12-05 14:49:00来源: 新锐大众

  盛行于南朝的宫体诗,一贯被人视作“软媚、冶艳、轻浮”的代表。而创作宫体诗的文人,也经常被看作“外无事功可表、内乏气节可陈”。但作为南朝宫体诗代表人物的郯城人徐陵,其品格风骨傲然,着实出人意料。

  徐陵的父亲叫徐摛,以才华被推荐为梁简文帝萧纲的陪读。他与萧纲共倡“宫体”诗风,是当时名满天下的大学者。而儿子徐陵,更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徐陵少年聪颖,数岁时高僧宝志曾摩其顶,称赞道:“天上石麒麟也。”徐陵日后的人生际遇,正好印证了这句断言。

  徐陵八岁能属文,十二岁通老庄,后博涉史籍,纵横有口辩。

  萧纲担任皇太子后,徐陵中选东宫学士,机敏才干日渐显露。

  徐陵后以散骑常侍出使东魏。碰巧那天天气酷热,北朝史学家魏收借机调侃道:“今日之热,当由徐常侍来。”言外之意就是徐陵此来并不受主人欢迎。徐陵应声对曰:“昔王肃至此,为魏始制礼仪;今我来聘,使卿复知寒暑。”点睛之语,当即让魏收尴尬不已。

  第二年,侯景作乱,梁魏断交,徐陵遭羁留。后来梁元帝登基江陵,徐陵多次请求归国,均被拒绝。他激愤之余,写下了文采斐然的《在北齐与杨仆射书》,对阻挠他归国的理由加以驳斥。该文情感充沛,文字优美,读来令人叹服,如其中道“……岁月如流,人生几何!晨看旅雁,心赴江淮;昏望牵牛,情驰扬越,朝千悲而下泣,夕万绪以回肠,不自知其为生,不自知其为死也……”

  绍泰元年(公元555年),徐陵终于回国。陈朝建立后,徐陵官至五兵尚书、御史中丞。虽然官场阅历日多,徐陵却没有变得圆滑世故,坚守独有的刚正与清肃。

  天康元年(公元566年),徐陵官任吏部尚书,着手整顿吏治,授官务求名实相符。面对高官厚禄,徐陵坚守淡泊清醒。陈宣帝时,朝廷授其尚书左仆射,徐陵一再请辞。

  徐陵生活俭朴,俸禄总是与亲族共享,从未想过为儿孙积聚财富。当时邑户送来稻米,徐陵通知贫困的亲戚来取。几天之内颗粒无剩,以致徐陵家中无米可炊。府僚大惑不解,问他为何如此。徐陵回答:“我有车牛衣裳可卖,余家有可卖不?”

  徐陵在“道德”方面堪称清白,而在“文章”方面更是当时非常人能及。他编纂《玉台新咏》,收录了许多民间歌谣,其中有被誉为“乐府双璧”之一的《孔雀东南飞》。自陈开国后,凡是文檄军书及禅授诏策,都出自徐陵一人之手。他的文章,“缉裁巧密,多有新意”,每有新作出炉,天下竞相传诵。

(责编: 李文治)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