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地方

瓦屋山的杜鹃

发布时间:2019-06-20 16:10:00来源: 中国文化报

  原标题:瓦屋山的杜鹃

  照理说五月天气不该这么潮湿,雨水淅淅沥沥,三五天不见晴。文友催稿,越催越无着落。黄梅呢?情绪呢?我觉得自己快成入夏的累赘,也许我不可逆转地老化了。

  来瓦屋山吧!家乡洪雅的文友发来邀请。八百米以上的海拔,两千米以上的落差,或许可以拯救你。

  我渴望大山,渴望在那些郁郁葱葱中找寻记忆。人过五十,据说自信心会下降,一个对垂直高度并不畏惧的老人,一定是不甘颓废的。我的老家在盆周山区,海拔八百米,而瓦屋山足有两千米高。

  我怀着有些忐忑的心情,和朋友们踏上了攀登瓦屋山的山路,一路伴行的,还有很多俊男靓女。

  山间那些杂花生树,让人一见如故。季节仿佛又重回三月,草木被任性地装扮。即便老去经年的枯木,也好似童心萌发。爬满童话的松萝,也叫海风藤、云雾草,一种好似婚纱的地衣。久违了,想起孩提时候,曾和小伙伴玩的结婚游戏。在爬山的过程中,更多的千头万绪,在向上延伸,跃跃欲试,三百米……五百米……一千米……我们离山脚越来越远了,种种迹象提示,我们正从五月朝着四月、三月行进。

  爬山累了,我们俯下身子,蹲下来,与叫不出名字的植物拉家常——那些挺拔的树,窈窕的藤,蓬勃的草,神秘的灌木,鲜亮的菌苔……那些聊以自慰的青春记忆,迎面而来,让人恍惚陶醉。童年、少年以及那青春的二十五岁,都曾在树林中奔跑,青涩而微甜。

  凤仙最先从记忆里冒出头来,可惜现在还没有开花。山腰上,报春花星星点点,绽放出五种颜色,如一把把精巧的碎花阳伞。堇菜或者地丁,像扑地的蝴蝶。八角莲,墨紫的花瓣,向下一合拢,变魔术般,就是一盏袖珍的灯笼。荒野里的灯笼,呜呜响,“聊斋”里的狐狸,又来搞怪了?好在有花南星,高擎着火把,比火柴的火头大一点点,也能照亮一小片,使儿时的我们胆子更大了。

  大花万寿竹,似竹有节。草本的竹,应该归在百合科里,比百合小许多,姿色也不差。紫色的花影,怯怯地开,如一串悬垂的小铃铛。紫堇的风姿,似有钱人家女人插在头上的步摇,这一点跟八月瓜正好相对。白芨——“竹鸡娃”,显然是一种雅俗共赏的园草,随便从林子里扯几棵回来,种在檐下,过几天就热闹地开放了,晚霞中,飞来好多红蜻蜓……

  还有覆盆子,或者悬钩子,一想起它们,肚子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朋友说,如果运气好的话,还会碰上白莓。说话间,似有股牛奶的幽香由远而近。小时候,我们结伴上山去玩儿,寻覆盆子不得,就拿白莓充数。白莓藏在悬钩子和刺苔密密实实编织的藩篱下,要找到它,会被悬钩子的“钩”、刺苔的毛划破手指。有一次,我就不小心被刺伤了,疼得大叫起来,我的同桌起初吓傻了,待回过神来,她麻利地跑到向阳的林坡,扯回白芨和七星莲,和了口水给我敷上。又从荷包里变戏法一样掏出一捧半熟的白莓……我破涕为笑,发现同桌长得比白莓还美。

  在五月的瓦屋山与白莓的故事,终是一场孩提时代的美好回忆。就像此刻的雨雾,让人摸不着头绪。海拔继续升高,我们继续向上攀登,看到一些更为野性的草木:猕猴桃、连香、泡桐、绣球、珙桐、杜鹃、红豆。

  老家老屋的后面也有一座山,比瓦屋山矮一些,在上山砍柴的年纪,我曾爬过。我想起大舅家的大女儿连香,不到十八岁就嫁到了瓦屋山下。很多年后,我去瓦屋山,无意中碰到了她,已经发福的她,与儿时印象中那个俊俏的表姐完全对不上号。我对珙桐没有太深的印象,只觉得它的花像三姐的白毛巾,三姐在山外上高中,每次回家,老远就看到书包上,用白毛巾捆了个白瓷缸,随着三姐快速的脚步,一上一下地翻飞着。

  泡桐是不是青桐的姊妹,我不确定,泡桐不合群,比青桐花开得迟些。泡桐开花时春寒料峭,让人想起村里那位誓言不嫁的女子,终于还是被父母逼着远走了。其实倘若真是不嫁也没什么不好,远离世事纷纭,在山林里,多么逍遥自在。

  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快爬到山顶。两千米大山的高度,仿佛拉长了春天的长度。其实,季节没有停滞,我的青春也没有逆袭,只是高海拔上的温度,让人产生了错觉。

  这里还有很多红豆和杜鹃。红豆是不开花的植物,它心形的形状,总让人想起“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朋友说起一种高山杜鹃,与老家山里被称为“羊不吃”的黄杜鹃一样,模样像木莲、八角那样的乔木,附着在老树上,是“寄生子”。朋友说,瓦屋山有四十多种杜鹃,包括美容杜鹃、大叶杜鹃、麻花杜鹃、绿点杜鹃、团叶杜鹃、金顶杜鹃、问客杜鹃……朋友如数家珍,他说,瓦屋山的杜鹃,美就美在它与世无争,无论是否有人欣赏,它们都依然热烈地绽放。

  我很想说,记忆里的杜鹃,也叫映山红,还是一种南归的鸟,瘦骨嶙峋,形容憔悴——不是一对,是一只,站在四月的枝头,在叫“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责编: 李文治)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