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地方

一瓶消毒液的“爱心账”

吴巧君 发布时间:2020-05-11 15:59:00来源: 天津日报

  原标题:一瓶消毒液的“爱心账”

  “积极配合我部做好漂白精保供工作,持续向周边省份供应漂白精产品,并向西藏自治区捐赠1吨漂白精,为疫情防控作出了突出贡献。在此,谨向你公司表示衷心的感谢!”天津市郁峰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广松拿给记者一份复印件,那是国务院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医疗物资保障组发给天津市郁峰化工有限公司的感谢信──

  “积极配合我部做好漂白精保供工作,持续向周边省份供应漂白精产品,并向西藏自治区捐赠1吨漂白精,为疫情防控作出了突出贡献。在此,谨向你公司表示衷心的感谢!”张广松拿给记者一份复印件,那是国务院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医疗物资保障组发给天津市郁峰化工有限公司的感谢信。

  张广松50多岁,身上穿着写着郁峰化工字样的工作服,他或许没发现,工作服衣袖上端与背部相连处已破了一个大口子。

  这位中年汉子是这家被致信感谢的民营企业的创始人、总经理。这家被致信感谢的民企虽然院落不起眼,又位于偏僻的乡村,却是年销1亿多元,产品销往全球100多个国家,在全球行业内技术位列前5的行家。

  离开体制自己创业,源于17年前那场SARS疫情

  感谢信中提到的漂白精,正式名号为次氯酸钙,是一种广谱、高效、安全的无机盐消毒产品。张广松告诉记者,目前全球可以应用他们企业钠法工艺生产次氯酸钙的国家仅有包括美、日在内的寥寥的几个,所以年产次氯酸钙3.5万吨规模的郁峰化工客户遍布全球,且主要以供应出口为主。

  “疫情发生前,除了销往全球的次氯酸钙,我们企业生产的次氯酸钠则主要供给天津市各大水厂做饮用水消毒,同时也供给一些国内知名品牌做84消毒液的原料,比如蓝月亮(天津)有限公司。”张广松说。

  说起来,张广松在36岁那年决定离开体制自己创业,是因为17年前的那场SARS疫情。“看准了未来市场对消杀产品的需求,所以2003年有了白手起家创建郁峰化工的勇气,17年过去,可以在此次疫情中为社会承担点自己的责任,也无愧于创业的初心了。”张广松说。

  创业的艰辛对经历过的人来说是永远不会忘记的。因为没钱,所以选择把厂建在了偏远的王稳庄镇东兰坨村;因为目标是走产品高端化,所以需要招纳大学毕业生,但当时没人愿意来这么偏远的小企业,经历过的几次校招,大学生要么来企业看一眼就走了,要么在来企业的半路就下车走了,最严重的一次,两个女大学生坐在企业来接她们的车上,看着越走越荒的道,厉声叫着要下车,否则就要报警;为了留住第一位大学生,企业使出全力,帮助这位外地大学生的亲戚在津就业、安家……

  “从创业开始,没有一刻是安稳的。2005年从加拿大引进当时国际上最先进的自动化设备,但因为自动化程度太高,并不适用于我们这样的中小企业,因为高自动化就意味着需要高端人才来操作,我们那时请不起高端的操作工。怎么办?就自己琢磨如何把技术分解了,加入本地化的一些创新方法,可以让工人简易操作。产品新工艺的研发更是没有过一刻的停止。”张广松说。

  放弃唾手可得利润,全力保供国内防疫需求

  17年的时间,从无到有,从非典到新冠肺炎,郁峰化工从没有像今年初这样被世人瞩目──

  疫情暴发的第一天开始,郁峰化工把疫情发生前积压的百万美元订单全部推迟,放弃眼前唾手可得的利润,全力保障供应国内防疫需求。“当时的订单有南美的,有东南亚的菲律宾、越南的,有俄罗斯的,当我们解释为疫情暂时停止接单时,外国客户们都非常谅解,并给我们许多精神上的鼓励与支持。”张广松说。

  过去是为84消毒液生产厂家提供原料,现在要抓紧自己生产84消毒液,怎么办?在王稳庄镇政府的协助下,3天时间,企业就建起了占地1200平方米的消毒液生产车间。休假的管理人员全部及时返岗,生产线24小时加班加点。厂门口排起了长长的前来采购的队伍,从清晨到黄昏、到深夜……当时正处于许多单位春节放假期间,财务没有上班,郁峰化工就决定客户可以凭白条买货,先用上消毒液,往后再结款;长长队伍中有许多是从遥远的市区赶来的老百姓。“超市里买不到消毒液了,超市门口卖高价的,500毫升一小瓶卖到了二三十元,这里一大桶25公斤只卖50元。”老百姓们一传十、十传百,排队的人更多了。

  张广松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市面上84消毒液(主要成分是次氯酸钠)每瓶零售价4至7元(500毫升),合计每吨销售价为8000至14000元,而郁峰化工每吨只售2000元。这2000元光是装25公斤的消毒液的桶每只就需要花25元,一吨需要40只桶,桶的成本就是1000元,一吨纯净水的成本是650元,剩下的350元就是24小时组织生产的人工费以及消毒液的原料费。企业在整个疫情防控期间共销售消毒液7000吨,以市面上最低8000元每吨计算,企业少挣利润4200万元。

  说不出豪言壮语,只有那句“不能发国难财”

  “以销售最多的几天计算,我们但凡跟随市场售价走,每天的利润可以达到200万元。但我们没有选择这样做,我们不能发国难财。”质朴的张广松说不出豪言壮语,他嘴边反复冒出来的只是一句“不能发国难财”。

  一边是大力度组织生产,以平价供应市场,一边是无偿向有需要的机构与组织捐赠──每天免费向王稳庄镇不间断供应消毒液,并无偿提供消毒作业车,在主干道路、主要垃圾点周边等公共场所进行喷洒;向湖北黄冈市浠水县、西藏疾控中心、天津市物业协会光彩事业部、市慈善协会、北辰区红十字会以及伊朗、中东和平发展基金会等捐赠共计价值百万余元的消毒水、消毒片。

  “你们都是英雄,向你们致敬!”“给我们化工企业长脸了,谢谢,英雄!”“够意思,是天津爷们儿!”在一条郁峰化工打白条向企事业单位销售平价消毒液的报道下面,网友纷纷留言。

  张广松告诉记者,疫情发生以来的短短两个多月时间里,企业忙不迭地从疫情市场需求中得到启发,已研制出胶囊状的漂白精,更利于人们储存及使用,既安全又高效,可以更好地服务于大众。

  “我们已经在南港工业区购置建设了新厂房,马上就要搬迁过去,企业面貌会焕然一新。”告别张广松前,他对记者说。(记者 吴巧君)

(责编: 李文治)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