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地方

江苏“水下庞贝城”泗州城遗址谜团待解

发布时间:2020-12-29 14:32:00来源: 新华日报

  原标题:唤醒千年记忆,古城出水重生

  意大利的庞贝古城因火山喷发而被掩埋,在江苏也有一座古城在清康熙年间被整体淹没于洪水之中。江苏的“水下庞贝城”究竟在哪里?这座沉入水底的古城又和运河有什么关系?带着疑问,记者走近中国大运河沿线唯一一座消失并定格在历史长河中的州城。

  繁华古城,

  定格在文人诗词中

  在隋唐大运河通济渠和淮河的交汇处,是盱眙县城。县城西郊的淮河镇,四面环水,一片农田中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写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泗州城遗址”。

  “别看这里现在杂草丛生,在古代它曾是一座繁华都城。” 盱眙县博物馆馆长张春鹏介绍。泗州始设于南北朝时期的北周大象二年,州治初在宿豫(今宿迁),唐开元二十三年(公元735年)移临淮(今天的位置),宋代扩建,明代达到鼎盛(也有说宋代达到鼎盛)。

  唐代崔颢、李白、白居易,北宋的苏轼、林逋、范仲淹、王安石等都曾在泗州流连。历代文人墨客争相造访泗州,这也间接说明泗州城交通便利、知名度高。而他们游历后留下的诗作,成了后人回探历史的“渡船”。

  北宋诗人梅尧臣在《泗州郡圃四照堂》中用舻、艑、车、马等交通工具的来来往往衬托泗州的繁华,留下了“官舻客艑满淮汴,车驰马骤无闲时”的佳句。

  苏轼则在《行香子·与泗守过南山晚归作》中写道:“望长桥上,灯火乱,使君还。”据考证,在唐代,泗州有东西两座土城,中间隔着汴河。明初,更砖石为之,合为一城。而从泗州城到都梁山淮河上一座长二里许的浮桥就是词中所说的“长桥”。

  据《泗州志》记载,泗州“天下无事,则为南北行商之所必历;天下有事,则为南北兵家之所力争”。鼎盛时期,泗州城中居民9000余户、3.6万余人,房舍密集,交通便利,商贾云集。

  明代,明祖陵就在泗州城北侧不远的地方,让这里政治地位更加独特。此外,古泗州城还曾是我国历史上著名的佛教圣地,全国五大名刹之一的“僧伽塔”就建在城内。

  因漕运而兴,

  又因漕运而废

  南北会要、依山俯淮、风光旖旎,一座名城后来怎么就被淹了呢?

  “渺渺孤城白水环”,秦观在七言绝句《泗州东城晚望》的开篇即点明了泗州城的地理位置:一座被河水环绕的孤城。

  “古人择址改造环境的能力相对较弱,而泗州城当时所处的位置虽然常有水患,却是四方经济往来的交汇地,处于南北大运河和淮河的交叉口,是一座重要的都市。”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所长林留根说。

  隋唐大运河主要由通济渠、邗沟、永济渠和江南河四条运河组成,连接黄河、长江、淮河、海河和钱塘江五大水系。而泗州城便坐落于通济渠(唐宋时期称为汴河)与淮河的交汇之处,扼守淮河两岸及南北大运河由淮河入通济渠的南端口岸。

  张春鹏告诉记者,泗州城在历史上占据如此重要地位,与通济渠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通济渠的漕运量,唐代年平均三四百万石,最高六百万石。北宋的漕运量,年平均六百万石,最高八百万石。泗州城扼通济渠南口,与首都物资供应有着密切关系。隋唐时期来自江淮的粮食、物资漕运自邗沟到淮安,在此处中转过泗水到黄河,最后到首都。此外,通济渠的客运量也不小,南来北往都经过泗州。唐人有诗曰:“东南四十三州地,取尽脂膏是此河。”宋朝人认为“汴河乃建国之本”。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传统戏《虹桥赠珠》,讲的就是洪泽湖中的水母娘娘因爱生恨水漫泗州的故事。传说归传说,据地方志记载,1194年黄河夺淮成为泗州城命运的拐点。黄河带来的大量泥沙,淤塞了黄淮交界处,导致淮水难以下泄。明末,黄河泥沙淤塞京杭大运河,危及朝廷经济命脉,万历六年(公元1578年),总理河漕的潘季驯推行“蓄清刷黄济运”的方针,高筑堤坝抬高淮河和洪泽湖水位,让泥沙沉积后再以急流冲刷黄淮入海水道,以保证京杭大运河畅通无阻。千里通济渠因水位抬高、河床淤积而荒废。原本的小湖群被连成一体,形成今天的洪泽湖,而泗州城和明祖陵成了湖中孤岛。“清代不像明代,有保护明祖陵的使命,为了保证漕运,泗州城陆沉的命运也就在劫难逃。”明祖陵景区一名工作人员说。清康熙十九年(公元1680年)夏秋,连续70多天的暴雨使淮河水位暴涨,洪水淹没了泗州城。而1963年大旱,让淮河几乎断流,有人看见明祖陵的石人石马露出河滩。根据史料,明祖陵就在泗州城北13里处,于是考古人员根据这个线索进行了多次勘探,寻找泗州城。几百年来,湖水中大量泥沙淤垫,又使得湖底抬升水位退却,一座沉没在湖底的城市最终重见天日。

  重新发掘,

  揭开古城神秘面纱

  2010年11月,江苏省考古研究所启动南水北调东线工程二期文物保护控制性项目——泗州城遗址的考古勘探工作。勘探从香华门遗址的大致位置入手,逐步进行钻探。2011年4月,南京博物院在遗址西部进行了第一次发掘,发掘面积2000余平方米。2012年,由南京博物院、徐州博物馆、镇江博物馆、淮安博物馆、盱眙县博物馆组成的联合考古队对泗州城遗址先后发掘2.5万余平方米,目前发现5处建筑基址及城内1条东西向的主街道,发掘出南城墙一段、城门一处、月城一处,并对城墙局部和城门进行解剖。

  眼下,大运河文化带建设正在加快推进,泗州城遗址成为全省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22个核心展示园之一。而2.46平方公里的泗州城遗址目前发掘面积仅有古城的1%,很多谜团有待进一步揭开。

  “泗州城挖出来容易,但如何保护是个难题。这是一个系统工程,必须有一揽子计划。”林留根说,泗州城遗址规模大、保存好,布局清晰,原真性强,是中国大运河沿线唯一一座消失并定格在历史长河中的州城。“泗州城遗址在江苏大运河文化建设中十分重要,含金量极高,应尽快进行下一步的考古挖掘。”(薛颖旦 陈 洁)

(责编: 李文治)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