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时政

“带着你的梦想继续工作”

发布时间:2019-06-26 21:07:00来源: 中国青年报

  “协助湖南警方办理公安部目标案件。”这是3月13日,倒在工作岗位上的禁毒民警韩顺军在工作日志上写下的最后一句话。

  6月25日,记者从韩顺军生前工作的四川省绵竹市公安局获悉,韩顺军最后办理的“10·11”制造贩卖毒品案中,最后一名嫌疑人已于当日落网。一条盘踞在四川和湖南之间的毒品输送链条被彻底斩断。韩顺军的英灵得以告慰。

  去年10月,韩顺军在绵竹调查另一起案件时发现了一条制造贩卖毒品的线索,报请上级公安机关后,于2018年10月15日立案侦查。韩顺军迅速投入侦查工作中,扑在办公室电脑跟前搞研判分析。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德阳禁毒支队及人民银行反洗钱部门的协助下,韩顺军根据一个电话号码,排查出马某(吸毒前科人员)系制毒高危人员,有重大嫌疑,“10·11”制造贩卖毒品案有了突破性进展。

  此时的韩顺军已成为一名出色的禁毒警察。而在2015年韩顺军申请来禁毒大队时,老领导、时任清平镇派出所所长陈涛担心他无法适应,因为他此前几乎没有办案经验。

  “2015年,小韩借调到禁毒队,钻劲足、爱学习,非常勤奋,3个月后就开始主办案件。”韩顺军在禁毒大队的师傅马伯荣说。禁毒工作专业性很强,一般刚加入的民警需要1年时间才能主办案件。韩顺军的勤奋刻苦让他从“一张白纸”迅速成长起来。

  除了外出办案,马伯荣每次到禁毒大队都能看到韩顺军,他不是在称量、分析毒品,检测嫌疑人尿液,就是在电脑前分析案情、排查线索,“把部队的战斗作风真实地带到了地方”。

  “10·11”制造贩卖毒品案进入秘密侦查阶段后,由于马某住在偏僻的村子里,附近生人、遮蔽物极少。韩顺军等到深夜潜伏到马某家附近的农田里盯守,任凭虫咬、风吹、雨淋,连续1个月密切注视着犯罪嫌疑人马某的一举一动。

  今年3月10日,韩顺军终于摸清了以马某为首的制贩毒品团伙成员构成、组织分工、活动规律、制毒窝点分布以及贩运方式等情况,收集确定了制贩毒相关证据,使案件取得重大进展。

  而就在此时,德阳市禁毒支队转来湖南省怀化市禁毒部门的请求协作函。他们这才发现,韩顺军主办的“10·11”制造贩卖毒品案与怀化市靖州禁毒大队正在当地办理的案件“撞线”——原来这是一起公安部督办的重大案件。

  3月18日,韩顺军因突发急性胰腺炎抢救无效牺牲后,他生前的同事、“10·11”制造贩卖毒品案专案组的民警们忍着悲痛继续对案件进行跟踪侦查、伺机抓捕。

  在韩顺军牺牲20天后,德阳市、绵竹市组织80余名警力、5个抓捕小组迅速行动,分别对“10·11”制造贩卖毒品案团伙实施围歼抓捕。

  除1名嫌疑人漏网外,公安机关将以马某为首的制贩毒团伙一网打尽,现场查获麻黄草457.9公斤、疑似液态冰毒27.65公斤、疑似成品冰毒82.5克、气枪1支、仿制式手枪子弹3发等涉案证据。6月25日,最后一名嫌疑人落网。

  韩顺军的忘我奋战精神,曾受到妻子的责备和领导的批评。

  一天深夜,韩顺军接到上级电话,需要他赶到某地去抓捕涉毒嫌疑人。此时,他7岁的女儿小依依正在熟睡,妻子陆彤在30公里外另一个镇上值班。

  韩顺军狠心“丢下”了女儿,锁紧门窗,迎着寒风赶往现场。

  次日清晨6时许,嫌疑人被抓获后,韩顺军向副大队长任群安请假半小时。

  “马上要突击审讯,怎么能离开呢?”任群安当时有些生气。

  当他听到韩顺军说“我女儿一个人在家睡,我去给她做个早饭,送她上学后就回来”,任群安眼眶湿润了。

  “嫁给警察就要有心理准备,警察这个职业有特殊性,有任务时必须随喊随到,加班是经常的事情,家里的事情只有靠你自己。”陆彤的妈妈在她恋爱时就叮嘱过她,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为了孩子陆彤还是和韩顺军大吵了一架。

  夫妻俩长年聚少离多,结婚以来,每个除夕夜,韩顺军从来没有准时跟家人在一起团圆过年。

  尽管如此,陆彤理解丈夫的拼命。韩顺军从一个士兵、辅警做起,因抢险救人被组织特批转为人民警察,“他珍惜身上这套警服、头上的警徽。”

  “不悔身上衣。”这是韩顺军的微信签名。他在教育转化吸毒人员时经常说,“少一个犯罪,就多一个完美的家庭”。

  “以后的每一天,我们将带着你的梦想,继续工作。”韩顺军牺牲后,禁毒大队的同事们在他的工作日志上续写上了这句话。

  在韩顺军工位对面的墙上,禁毒大队郑重地贴上24个大字:学习顺军精神,争当禁毒卫士,毒品一日不绝,战斗永远不止。

  (为保护禁毒民警及家属,文中任群安、马伯荣、陆彤、小依依均为化名)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耿学清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编: 于超)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