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时政

大宝山生态修复难,经济与生态平衡任重道远

于平 发布时间:2020-09-22 14:32:00来源: 光明网-时评频道

  作者:于平

  大宝山,是广东省北部一座大型资源型矿山,由于周边长达三十余年的无序开采,导致地质破坏、水土流失严重。2013年,广东省政府要求对大宝山矿区周边环境问题进行综合整治。原先就参与开采的省属国有企业——广东大宝山矿业扛起这一责任。记者近日调研发现,大宝山矿区及周边区域,生态修复初见成效,下游河流水质改善明显。但部分环境隐患亟待重视,近几年行业不景气,大宝山矿业负债率高,不知道未来环保经费投入是否可持续。

  上世纪80年代初,大宝山的矿产开采可谓欣欣向荣,白天,上百台挖掘机、运输车在矿区来回穿梭,到了晚上,矿区依旧灯火通明、一派繁忙。由于滥采无度,这里的矿窿达到119条之多,纵横交错像一座迷宫环境。当地生态环境不断恶化,河里的水“黄水混着泥巴,冲厕所都嫌脏”。2000年初进行的监测显示,新山片区被污染土壤含铝超国家标准44倍,含镉超标12倍。

  大宝山的生态修复,虽然历经8年的艰难修复,投入了高达10多亿元的治理费用,但生态前景仍不容乐观。当年非法滥采遗留的上百条矿窿,大部分一到雨天,仍源源不断产生大量酸性废水,下游李屋拦泥库内的巨型酸水坑,依旧是个巨大的环境“包袱”。修复资金匮乏的资金问题,已成为制约矿山生态修复的瓶颈。

  大宝山“生态修复账”的无疑是一个警示。中国是一个采矿大国,几十年经济高速发展,催生了对矿产资源的巨大需求,促使许多地方大规模、无节制地开采矿产资源。这样的掠夺式开采模式,使得矿山、矿区的生态环境问题触目惊心,水土流失,生态恶化,环境污染危及公众健康。然而,矿山、矿区的生态破坏易,事后的修复却难于登天。

  这样的结果告诉我们,生态环境一旦破坏往往是不可逆的,矿山的开采切不可只追求经济效益,需要在经济与环保之间寻求一个平衡。应当说,总体而言,这样理念正在深入人心,但在局部地区,依然存在着传统思维的惯性。比如,今年8月曝光的青海木里矿区非法开采煤矿,就是一个典型,在通报追责高压之下,当地大规模、破坏性的煤矿露天非法开采始终持续,威胁着祁连山的生态安全。类似个案不断提醒我们,一些地方“重开发、轻保护”的观念尚未完全转变。

  大宝山“生态修复账”,也是我国矿山修复的一个缩影。由于历史的原因,矿山修复往往难以锁定所有破坏者。比如当初参与滥采大宝山矿产的企业个人其实有很多,但如今很难一一追根溯源,最终只能政府和作为国企的大宝山矿业共同出资,成为大宝山生态修复的责任主体。据大宝山矿业负责人透露,仅仅污水处理费一项,平均3元一吨,高峰时每天仅污水处理费就高达18万元。在政府资金投入有限的情况下,企业显然难以不可承受其重。

  据统计,我国大约有80万座矿山,其中约40万座矿山因生态环境破坏而需要修复或恢复。即便按每座1000万元的保守成本估算,全部修复完成也需要4万亿元资金。如此沉重的负担,令企业和地方政府头痛不已。类似的困境不仅在我国,也在许多国家出现。比如,美国自1977年通过并颁布《露天采矿管理与复垦法》,但直到2007年,30年间历史采矿破坏的土地也仅有20%得到了复垦。面对矿山生态修复资金匮乏,固然需要理顺环保投入机制,比如明确谁破坏谁修复,尽一切努力锁定污染企业和个人,也要政府财政加大对矿山修复的支持。同时,矿山生态修复也要鼓励新技术的探索和应用,以减少修复成本,提高修复效率。

  此外,要充分借助市场化手段,形成可持续的生态修复机制。对此,德国的经验值得借鉴。对于地下采矿形成的矿洞,德国将其分别开发成作为存储物资、固体废弃物等的储存空间,开展深地植物种植实验、大型物理实验等的实验空间,建设地下抽水蓄能电站、地下压缩空气储能电站等项目的能源转换空间,建设采矿博物馆、地下游泳馆、地下探险基地等设施的文娱空间,利用深地盐穴开展呼吸道以及敏感性疾病治疗研究的医疗空间,以及实施地热、残留矿产资源开采的矿产资源利用空间等。其中,鲁尔区煤矿区现已成为德国最具特色的工业景观和工业遗迹,并入选世界文化遗产。

  总而言之,矿产的生态应当实行“保护优先”策略,尽量在开采利用中减少对生态的破坏,对于大量废弃矿山的历史遗留问题,则需要向技术、向市场要效率,让每一笔修复资金,发挥其最大的使用效率。大宝山“生态修复账”,对我们既是一个警示,何尝不也是一个启示。

(责编: 李雨潼)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