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时政

【我和我的祖国】壮志凌云

杨宁 贾铁生 发布时间:2020-10-16 10:13:00来源: 央广网

  央广网北京10月16日消息(记者杨宁 贾铁生)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中国之声特别报道《我和我的祖国》,16日推出《壮志凌云》。

  1953年10月1日,国庆四周年阅兵,天安门观礼台上,一群观众格外引人注目,他们是从朝鲜战场凯旋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代表团。上午10点45分,空军轰炸机群、战斗机群共96架飞机准时划过天安门上空,接受检阅。米格-15比斯战斗机编队里,24岁的空军飞行员那启明紧盯着长机,牢记纪律——“不准往下看”。“有一条规定——‘不准往下看’,为了集中精力,编好队,接受检阅的时候其他私心杂念都没有。通过复兴门,落地以后,受阅任务完成了。这个时候,大家的心情才是胜利了,凯旋而归。”那启明说。

  那一年,国庆阅兵和游行队伍的主题是“保卫和平”,刚从抗美援朝战场归来的那启明深知这份和平来之不易。

  1952年3月,那启明第一次驾驶战斗机飞过鸭绿江,从朝鲜上空望向地面:满目疮痍,一片焦土。他回忆说:“一过鸭绿江以后,是愤怒的心情,见不到一个完整的城市,没有一个完整的村,到处都是烟火,当时朝鲜确确实实很困难。”

  抗美援朝战争之初,志愿军在没有任何空中掩护的情况下连续发起两次战役,将敌军赶回到三八线附近,但志愿军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此时,人民空军还不满周岁,年轻的志愿军空军多数都和那启明一样,从零开始,速成培训,这些毫无空战经验的飞行员,凭借内心莫大的勇气,毅然走向战场。

  在飞行中学会飞行,在战斗中学会战斗,志愿军空军以惊人的速度成长。初上前线,那启明所在的空十二师由最早抵达朝鲜的空四师带飞,但仅仅3个月之后,空十二师就迎来了独立的战斗。1953年6月10日,那启明所在中队第一次单独编队从鸭绿江口出发,飞过大同江上空时,听到无线电耳机传来的情报。“地面指挥所喊我们团长,‘162号,注意搜索,我们听到了敌机的声音。’这就是当时的指挥口令,没有高度、没有方向。结果我们8架飞机编队转向西南方向的时候,一下就发现两架飞机——美国的F84,一边报告一边我就转过去了,我说,‘发现敌机,请求攻击。’”那启明回忆。

  在僚机的掩护下,那启明成功咬尾一架敌机,抵近,开火,第一次打偏,那启明又拉近距离,再次开炮。只见随着一团火球升起,敌机顷刻间从半空中掉了下去。那启明告诉记者:“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僚机(飞行员)忍不住兴奋,在无线里面喊开了,‘打掉了、打掉了’!这么喊是违规的,平常都是保持肃静,听地面的指挥的,但他(僚机飞行员)这个时候就喊起来了。”

  这是那启明经历的第一次空战,也是空十二师的飞行员第一次击落敌机。那启明首开全师入朝参战击落敌机的纪录,极大地提振了士气,师首长为那启明的战机描上了一颗空心的五角星,以资奖励。“叫零的突破,也叫打响第一炮。给我飞机上画上了一颗红五星。这是学苏联的,击伤的红五星是实心的,红五星光是一个框框,这是击落的。”那启明说。

  首次击落敌机40天后,那启明又以“空中拼刺刀”的方式打了一场漂亮仗。在三八线附近,那启明发现敌机后迅速转弯,回旋,连续两次开炮,击落了两架英国战机。地面人员后来根据战斗机判读器冲洗出来的胶片发现,那启明两次开火,距离敌机分别只有260米和100米。100米,如此近距离地歼灭敌机,创造了志愿军空战中最近的歼灭纪录之一。那启明说:“我们去的时候苏联顾问还跟着去了,看到这个照片以后觉得这个太珍贵了。”

  这一场空战,那启明荣立二等功,他的战机上再添两颗红色的空心五角星。三颗闪亮的五角星,记录着那启明初出茅庐的斐然战绩,但空战中,胜负只在一瞬间。十天后,那启明便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考验,也永远地失去了这架战机。1952年8月20日,在一次与美国空军的大机群作战中,那启明的飞机被一发炮弹击中,座舱里顿时浓烟滚滚。“中弹以后,我的飞机进入了失速螺旋,座舱里面全是烟,仪表都看不清楚了,我是在这种情况下决定跳伞的。”那启明回忆说。

  跳伞逃生对于飞行员,往往是一场豪赌。但当时,那启明没有想那么多。他说:“我一进到树林,伞挂在树上了。离开伞,出了森林,就看到一个农家院。有一个老太太,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然后我把志愿军的证拿出来给他看看,上面是三种文字:朝鲜的、中国的、还有苏联的,我就开始比划,说我的降落伞还在树上……”

  落难异国他乡的飞行员和家园被毁的朝鲜青年素昧平生,语言不通,只因一张志愿军空军飞行员证立刻建立起信任。那启明被留宿一晚,朝鲜青年一家拿出了最好的饭菜招待,第二天又借来一头牛,驮着降落伞包,走了整整一个上午,把那启明安全送到了镇上的指挥所。太多死里逃生的细节已被时间冲淡,但那一碗热乎乎的小米稀饭和烤玉米的香气那启明永远不会忘记。

  在整个抗美援朝作战中,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取得击落敌机330架、击伤95架的辉煌战绩,但也付出了牺牲116名飞行员的惨痛代价。他们多是二十多岁的年纪,在朝鲜空战激烈时,几乎每天都有飞行员牺牲。刚刚诞生的中国空军就这样雏鹰展翅,浴火成长,奇迹般地成长为一支令世界瞩目的空中力量。

  “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每每回忆起这场和平保卫战,那启明有着和战友们不同的情感,每次驾驶战斗机飞过鸭绿江口,他都会不自觉看一眼江边的家乡。“‘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对我来说,这应该是最现实的,跟别人不一样,这是我的家乡。当时已经打到鸭绿江边了,也可以说‘保家卫国’是真正起到‘卫国’的作用了。”那启明说。

  硝烟散去,光辉的航程仍在继续。1956年,那启明被调入空军战斗飞行学校从事培训飞行干部的教学工作,自此,他先后为共和国培养出200多位歼击机飞行员。

  2019年10月1日,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仪式上,那启明坐着“致敬方阵”的礼宾车驶过天安门。那启明说:“第一次是天上飞过的,第二次是致敬方队,第二次比第一次感到更光荣。”

  那一天,当歼-20梯队从天安门上空呼啸而过,90岁的那启明缓缓抬起右手,向蓝天敬了一个军礼。

  “抗美援朝战场上,我曾和我的战友们在空中和敌人拼杀,那么多战友牺牲了,但没有人害怕。和平年代,我教出了许多飞行员,能够为共和国平安飞行近30年,我很感恩。军人,就是守土有责,而我作为一名飞行员,守护祖国的蓝天,我感到很光荣。”那启明说。

(责编: 李雨潼)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