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时政

【我和我的祖国】英雄的诞生

吴菁 贾宜超 发布时间:2020-10-16 10:20:00来源: 央广网

  央广网北京10月15日消息(记者吴菁 贾宜超)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特别报道《我和我的祖国》,15日推出《英雄的诞生》。

  1951年4月,温暖的春风吹拂着朝鲜大地,战火中的树木顽强地吐露出嫩绿的新芽。此时,入朝半年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经过四次战役,将以美国为首的联军打回到“三八线”以南。

  “在朝鲜的每一天,我都被一些东西感动着;我的思想感情的潮水,在放纵奔流着;它使我想把一切东西都告诉给我祖国的朋友们。但我最急于告诉你们的,是我思想感情的一段重要经历,这就是:我越来越深刻地感觉到谁是我们最可爱的人!”

  作家魏巍从朝鲜战场归来,将前线志愿军的英勇事迹融情于一篇《谁是最可爱的人》,刊载在4月11日的《人民日报》上。随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将这篇战地通讯传遍全国,感动了无数国人,激励起更多的青年踊跃报名参军。这当中,就包括四川省南部县度门乡立石村的18岁青年林炳远。

  林炳远告诉记者:“我家里就报了两个,一个是报了我,一个是我二哥。我妈有个‘歪心眼’,也就是我二哥年纪要大一些,就把他排在第一名。不知道怎么搞的,什么风一吹,把我的那个(报名)表弄在前面了。”

  因为一阵风的巧合,林炳远代替了二哥,如愿成为一名志愿军战士。入伍那天,家人和乡亲们一路簇拥,把他送到了村口的灵官庙。林炳远说:“共产党、毛主席解放了我们,只有保了国,才有家。”

  林炳远和战友在东北接受短暂的军事训练后,旋即跟随志愿军的滚滚铁流,奔赴朝鲜前线。林炳远说:“开始把我分到炮兵,我个子小年纪轻,拿不动炮弹,人家就叫我回国。我说我不能回国,你炮兵用不上我,我可以到步兵去。”

  1952年秋,正值美国大选。但美军在朝鲜战场上却屡屡受挫,美国国内的反战厌战情绪日益高涨。美军著名“山地战专家”、第8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提出了一项以上甘岭地区为主要目标的“金化攻势”,计划以200人为代价,在五天内扭转当前战局。

  1952年10月14日凌晨3时30分,上甘岭战役正式打响。美军依靠强大的炮火攻势占领了表面阵地,但志愿军却创造性地运用和发展了坑道战法,以守为攻。上甘岭阵地在这段时间里反复易手,直至10月30日夜间,中国人民志愿军发动决定性的大反攻。林炳远所在的9连得到的命令是,夺回597.9高地2号阵地和8号阵地。林炳远说:“在炮火的掩护下,我在的连就冲上去了,用手榴弹、机关枪把敌人的一个连消灭了,阵地拿回来了。这一天我这个连打退敌人17次冲锋,消灭了1000多个敌人。”

  美军不甘心丢掉阵地,很快对2号阵地实施了反击,用密集的炮火向这里倾泄了数千发炮弹。林炳远与班长等共4人负责守卫坑道口,他们刚刚来到坑道口,敌人一发炮弹就打了过来,班长和另外2名战士当场牺牲,林炳远走在最后,也被震晕。紧接着,又一发炮弹打过来,把他震醒。林炳远说:“我说我要死,也要在阵地上去死,我就爬到前面阵地上去了。听说美国人是大鼻子、红眼睛、红头发,个子高高的。我就看看敌人进攻没有,(情况)是啥样的,这一看,我的妈呀,敌人一个连上来了!”

  1952年11月4日天黑,林炳远打退了敌人的3次进攻,才终于有了短暂的休息时间。凌晨,他判断敌人不会再冲锋,便回到连里报告情况,请求增援。这才得知,连队只剩下了指导员和几名伤员,其余战友都已经壮烈牺牲。

  第二天天刚亮,敌人的又一个连开始进攻了。在几名战友相继牺牲后,再度孤军奋战的林炳远,抱着必死的信念,用手榴弹继续阻击敌人。林炳远说:“就这样的一个连,打退了10多个人。以后到公路上,炮兵一打,基本上一个连就完了。”

  直到11月5日下午3点,增援部队赶到,只有林炳远一人坚守的2号阵地始终未被敌人攻下。《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英模卷》中对林炳远歼敌有如下记载:“1952年11月1日,上甘岭战役中,林炳远所在连反击597.9高地。他在这次战斗中共毙伤敌140余人。立特等功,获二级英雄称号。”林炳远说:“我要和敌人同归于尽也行,就没想到活着下阵地,就是精神力量。”

  1952年11月6日,美国第八集团军新闻发言人向记者坦言,美军在上甘岭597.9高地的战斗失败了。这一天,也恰好是艾森豪威尔正式当选美国总统的日子。在此后的战场上,美军再也没有发动过营以上规模的进攻,上甘岭成为了装备精良的美军心中的“伤心岭”。多年后,作家魏巍在回忆起这群最可爱的人时,感慨万分。他说:“我想了解的就是,为什么他们在朝鲜这么英勇?因为我们的装备跟美国人的装备差得很悬殊,所以我就在挖掘他们这个思想,他们这个灵魂,这个勇气是从哪里来的。”

  在上甘岭战役发生的43个昼夜里,拉响手榴弹、手雷、爆破筒与敌同归于尽,舍身炸地堡、堵枪眼的志愿军烈士留下姓名的就有38位之多,这种视死如归的壮烈与坚守阵地的顽强,使得上甘岭精神成为一代人学习的榜样。毛泽东曾评价说:“上甘岭战役是个奇迹,它证明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的骨头比美利坚合众国的钢铁还要硬。”

  林炳远是邱少云烈士的战友,从朝鲜战场回国后的40多年的军旅生涯中,他一直在邱少云部队里。同样作为战斗英雄,林炳远始终以自己是邱少云的战友而自豪。林炳远说:“我这个英雄称号不是我自己的,有多少革命的先烈用生命和鲜血把阵地交给我了。”

  1953年6月26日,林炳远从朝鲜前线回到北京,出席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当这位年轻的上甘岭英雄在主席台上向大会作报告时,台下响起了如雷般的掌声。《人民日报》记者现场采访了这位传奇式的“孤胆英雄”,随后发表了近4000字的长篇通讯《英雄是这样诞生的》。

  多少年以后,在林炳远的人生记忆中,那一天雷鸣般的掌声又曾无数次响起,每一次都是那样清晰,每一次都是那样令人心潮澎湃。林炳远说,那掌声不仅是为他个人,更是为所有为国捐躯的志愿军战士响起的。

  “我那时就没想到我能活到88、89(岁),我出来的时候,我是为了祖国而当兵,我是为祖国而打仗,我是为祖国而冲锋,我是为祖国、为人民流血牺牲,所以我不怕死。为中国而战,为人民而战,有无穷无尽的力量,我愿意去牺牲!”林炳远说。

(责编: 李雨潼)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