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时政

你说话时带“这个”吗

发布时间:2021-01-15 09:17:00来源: 光明网-《光明日报》

  你说话时带“这个”吗

  ——由王力“棕榈轩詹言”佚文《“这个”》说开去

  作者:刘飞(厦门实验中学)

  《龙虫并雕斋琐语》收集了著名语言学家、战时学者散文三大家之一的王力先生1941年至1946年间在《瓮牖剩墨》《棕榈轩詹言》等专栏发表的小品文。1949年1月,上海观察社结集出版,其后香港波文书局、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商务印书馆、北京联合出版公司等先后再版发行。2015年中华书局《王力全集》版《龙虫并雕斋琐语》“以1993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为底本进行了整理和编辑,增加了《中国人和法国人》《名词的把戏》《谈科学的文学院》《岭南大学员生工友协商会议开幕词》《法语的起原及其最早的史诗》《谈谈怎样读书》《我所知道的李石岑先生》《我所知道闻一多先生的几件事》《祭父文》《“作家生活自述”特辑:王了一》《我的治学经验》《我是怎样走上语言学的道路的》《我和商务印书馆》等十余篇文章”。

  《王力全集》编者大力搜罗文献,将王力先生不同时间段的佚文充实到《龙虫并雕斋琐语》之中,尽可能恢复王力著作全貌,但遗珠之憾在所难免。孟丽、宋雪先后发现不在《王力全集》之内的佚文多篇。笔者在从事王力生平和学术思想研究并撰写《王力年谱》的过程中,也发现王力在求学和任教期间的佚文多篇,其中既有日常演讲稿,也有谈《马氏文通》的论文,还有文艺小品。现将王力1944年7月2日发表在昆明《中央日报·星期增刊》第22期的文艺小品抄录如下(漫漶不清处以□表示),以丰富我们对王力小品风格的认识,兼纪念王力逝世35周年。

  小品文《“这个”》系《棕榈轩詹言》专栏第七篇文章,这篇文章一如既往地延续其“借时情以发论,寄隐讽于其中的独特创作风格,正可为抗日战史做‘注疏’”。文章最后一段蕴含许多隐讽与寄托。

  1943年,王力兼任粤秀中学校长,住在这间中学里,房子虽然仍旧陋小,但是比龙头村那房子好多了。小院子里有一棵棕榈树,且《庄子·齐物论》云“大言炎炎,小言詹詹”,所以有了《棕榈轩詹言》这个小品文专栏名称。仅目前所见,王力共在《棕榈轩詹言》发表文章19篇,依次是《灯》(1944年5月14日《中央日报·星期增刊》第15期,以下从简)、《虱》(5月21日第16期)、《衣》(5月28日第17期)、《食》(6月4日第18期)、《住》(6月11日第19期)、《行》(6月18日第20期)、《“这个”》(7月2日第22期)、《疏散》(7月16日第24期)、《题壁》(8月6日第27期)、《手杖》(8月27日第30期)、《西餐》(9月24日第34期)、《失眠》(10月15日第37期)、《小气》(10月22日第38期)、《排字工友的悲哀》(11月5日第40期)、《清洁和市容》(11月12日第41期)、《老》(11月26日第43期)、《结婚》(12月3日第44期)、《证婚》(12月17日第46期)、《应酬文字》(12月31日第48期)。除《棕榈轩詹言》专栏文章外,王力还在昆明《中央日报·星期增刊》发表小品《说闲》和波特莱尔译诗8首。

  关于《棕榈轩詹言》专栏,还有一特殊之处需要交代。不同于《瓮牖剩墨》和《龙虫并雕斋琐语》等约稿专栏,《棕榈轩詹言》是王力先生在自己主持的《中央日报·星期增刊》中开设的专栏。昆明《中央日报·星期增刊》1944年2月6日创刊,每周日出刊。王力是否从《中央日报·星期增刊》创刊开始就主持编务暂不得而知,但王力写《棕榈轩詹言》专栏文章时主持《中央日报·星期增刊》是确定无疑的。写《棕榈轩詹言》专栏文章的同时,王力曾多次为《中央日报·星期增刊》向叶圣陶、朱自清等约稿,这些在叶圣陶和朱自清的日记中都有明确记载。叶圣陶1944年5月4日日记“晨拟作文,应王了一之嘱”。5月5日“午睡起来,续作昨日之文,到晚得千言,完篇。题曰《邻舍吴老先生》,系想象之材料,不成小说,殆可谓之杂记。即作书致王了一,以稿寄与之”。5月16日“睡一时许,起来以前日所作《辞职》寄与王了一”。5月18日“了一来书,寄示其所主之副刊,余前寄一稿已登出”。6月27日“作书复王了一,以前作《春联儿》重抄一过,寄与之,并附小墨之《话剧》一篇”。8月5日“又作一文,应王了一之嘱,曰《八一三随笔》,仅千三百字,即寄与”。从日记中可以看出,叶圣陶的《邻舍吴老先生》《辞职》《“八一三”随笔》均系应王力约稿而作,这些文章后来也都刊登在《中央日报·星期增刊》上。

(责编: 李雨潼)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