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即时新闻 > 时政

【春天的列车】开往莫斯科郊外的班列

发布时间:2021-03-23 11:01:00来源: 央广网

  央广网东莞3月23消息(记者刘祎辰 周羽 张筱璇)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几天,又有一列中欧班列抵达莫斯科郊外的沃尔西诺货运站。截至目前,广东石龙站已开通“粤新欧”“粤满俄”两条通道,开行跨境班列600余趟。

  从广东东莞的石龙到莫斯科,全程12000多公里,是从广东石龙站出发的中欧班列中最遥远的一条线路。铁轨一头连接着制造业发达的中国南方热土,一头连接着物产丰富的俄罗斯腹地,双向班列就如同穿梭其间的红线,将两端连接得越发紧密。中国之声特别报道《春天的列车》,23日推出《开往莫斯科郊外的列车》。

  3月18日21时36分,一辆中欧班列缓缓驶入莫斯科的沃尔西诺货运站。

  此前13天,这辆满载电子产品的中欧专列从广东东莞的石龙站驶出,一路向北。在内蒙古的满洲里出境后,途经贝加尔湖,穿越广袤的西西伯利亚平原。全程12000公里,日均开行900公里左右。

  “这是全国最快的中欧班列。我们正常到满洲里要三天到三天半,精品班列可以做到两天半到三天。在西伯利亚大铁路,普通班列一天大概600公里,但是我们可以做到1000公里。这是我们中国铁路和俄罗斯铁路为了广东到俄罗斯的中欧班列所签的一个比较特殊的协议。”

  说话的人叫范勇剑,时任中欧班列石龙货运站运营公司负责人。五年前,他来到石龙站,最重要的任务只有一个——让这里的中欧班列稳定开行。范勇剑接手时,这条线路已经开行了三年多,但众多客户对它的速度以及准点率缺少信心。他告诉记者:“(我)过来就是要稳定通道、稳定线路、稳定客户结构。最关键的就是,区别于空运和海运,铁路这种运输模式很多业主认识不多,而且它不像空运,准点率很高。这样他就会有怀疑态度,当时很多客户都在观望。”

  石龙站建于上世纪七十年代。虽然随着个人进步,范勇剑如今已经不只负责石龙站,但他对石龙站的每一栋建筑都熟悉。他说,中欧班列的开行让这个小站有了更多的青春活力。他说:“你看这个仓库,电影《芳华》里面战地医院跟这个仓库一模一样,黄色的漆,然后铁路边上就是一个很短的站台……”

  要想让中欧班列稳定,赢得客户信任,就得尽一切可能保证列车准点。任何一个环节的延误,都可能影响货物交付。业务开展之初,范勇剑和同事们不仅要想方设法提高通关效率,还要争取比寻常的货运列车跑得更快一点。每一趟车发出,似乎都有新的问题要解决。2017年,石龙货运站的中欧班列实现稳定开行。2018年,包括广东石龙—莫斯科线路在内的中欧班列,开行数量实现大幅跃升。

  线路的另一端是沃尔西诺货运站。这个货运站位于莫斯科郊外,距离莫斯科大环只有65公里、45分钟车程。进口班列的货物清关完成后,可在1小时左右派送至莫斯科各大市场及仓库门店。

  伊琳娜·斯塔罗杜布采娃所在的均辉集团主要帮助货主取货配送,负责打通中欧班列在目的地货运的“最后一公里”。她介绍:“从2017年、2018年开始,中欧班列在俄罗斯的知名度逐渐提高,每周的货运量都很大。运输速度快、价格便宜,我们的客户都很喜欢这条线路。”

  俄罗斯的轻工业不够发达,来自中国的商品是俄罗斯的“俏货”。伊琳娜最近接的一单来自石龙的货物是美国品牌、中国制造的牙膏。她说:“很多民用消费品都是通过中欧班列运输进来的,衣服鞋帽、家居用品,这些对我们来说很重要。还有一些来自中国的原材料。”

  虽然没有经历过中欧班列“拓荒期”的艰难,但伊琳娜也曾为中欧班列的运行彻夜难眠。那是在2019年,西伯利亚的森林山火蔓延,中断了铁路运输。伊琳娜回忆说:“当时西伯利亚地区的火灾中断了铁路,很多列车无法运行,滞留在车站。所有的人真的都很着急,好在最后都解决了。中欧班列的平稳高效运行,中俄两国都给予了很多支持。”

  2019年,广东中欧班列“来而不往”的局面也被成功破局。满满一车来自白俄罗斯的木材先运到莫斯科,再搭乘中欧班列转运到石龙,给本就是家居建材集散地的东莞引进了一个大“外援”。东莞市某木业公司外贸经理于文海说:“我们现在越来越多地通过中欧班列运输木材,虽然比海运贵一点,但运输时间能减少40%,能够提升我们的资金周转效率。”

  蜿蜒的铁路线连接着沿线各国的经贸业务。铁轨两端的运营方、中间环节的协作者也被丝丝缕缕地连接着。这几年的工作,让范勇剑结交了越来越多的俄罗斯朋友。

  范勇剑说:“从刚开始大家沟通上存在一定障碍,到后来彼此之间相互支持、相互帮忙。其实‘一带一路’不只是货物的‘一带一路’,(他们)知道我们的农历年,还给我们寄贺卡,朋友圈里也会拜年,这个过程我自己感受挺深的。”

  石龙站位于东莞、增城和博罗交界处,不但有铁路,还有水路,铁轨旁边不远处就是河岸。原本需要通过大货车一个一个运输到堆场的集装箱,如今用水运,一船能装几十个。从码头上岸,再到装上中欧班列的平车,不过几次吊装操作。水铁联运是老石龙2020年才解锁的新“技能”,如今已经成为定制化专列的增长点。

  2021年年初,这里通过水铁联运发出了一趟定制专列。整整一列火车,装载的都是同一个家电品牌的产品。

  记者:从这条河下去,应该能去到不少广东知名企业吧?

  范勇剑:可以,美的就是从顺德装船过来的。减少了综合物流成本,效率会高。

  从货源青黄不接,到班列稳定开行;从日用百货、服装纺织,到运送电子产品甚至汽车整车,中欧班列让更多中国制造走出国门。精品班列的开行,更让铁路运输成为了广东高端制造品牌开拓“一带一路”市场的好拍档。

  未来,以中欧班列为主角的故事还将怎样精彩演绎?铁路这头的中国、铁路那边的欧洲,都有理由寄予更美好的期待。

(责编: 李雨潼)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